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五章 莅临弱水川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林秋风撤掉择天兵器坊的防护,与龙择天等人走出了大院,带领龙择天向自己的根据地神农山进发。

    龙择天意味深长的看着林秋风,问道:“林兄,你怎么不问问我就这么轻易地让你放弃兵器坊?你甘心吗?”。

    林秋风粲然一笑,说道:“凡是你做的决定我都无条件执行,不问为什么,再说,择天兵器坊在大冶城影响力太大,已成树大招风之势,各方势力虎视眈眈,这不符合你的低调发展策略,所以,我没意见。”。

    龙择天看着林秋风,感觉一阵温暖,到底是自己的兄弟,凡是都能理解自己,这份情谊十分难得。于是说道:“其实,也不完全是为了避免树大招风,可能我的方略与你们理解的有所不同,我想的是,我们发展的方向其实在广大的乡村地区,城镇的发展是为这一目标服务的过程。你想想,龙洲大陆九成人口在乡村,地盘面积也在九成,我们打天下一统龙洲大陆,不是为少数人特别是少数城里人打天下,而是为了大多数的乡村百姓,我们主要依靠的力量也在乡村。所以,我们发展的重点要放在乡村,在乡村建立公正平等的社会秩序,只要广大乡村支持我们拥护我们,剩下那一成的土地和人口就像被包饺子一样被我们包起来,到时候,那些高高在上的高门大阀就像失去了水的鱼儿,不得不向我们低头,那样我们的愿望就可以实现,我们建立的新社会才有深厚的根基,你说对不对?”。

    林秋风听罢此言,顿感茅塞顿开,看着龙择天说道:“我怎么就没有这样的见识,呵呵,为兄惭愧!”。

    龙择天哈哈一笑,问道:“林兄,我考你个问题,你所在的神农山,共有多大地盘?人口多少?有多少城镇多少乡村?每个乡村又有多少人口?多少耕地?多少牲畜?多少家禽?百姓的收入来源依靠什么?田租多少?生活怎么样?有多少贫困人口?多少财主豪强?”。

    林秋风汗如雨下,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似乎琢磨着什么,良久,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深刻检讨,道:“你问一个问题,原来是这么多问题,为兄惭愧,这些问题,我回答不上来!”。

    龙择天看着林秋风,意味深长的说道:“这些不了解不行啊,我们要借助百姓的力量实现一统龙洲建立新龙洲的目标,不了解他们的情况,不了解他们的所思所想怎么行呢?我们要取得百姓的支持,就应该了解他们的所思所想所求,然后真心实意的为他们做事,只有这样才会赢得他们的心,赢得他们的支持。比方说,一个乡村,有一个以势压人的豪强,其余百姓都挣扎在死亡线上,我们就应该除掉那个豪强,把利益分配给大多数百姓。另外,我们要了解百姓的生活所需,比如谁家没有耕田的牛,谁家缺少农具,谁家生活有困难,我们都应该了解清楚,并且真心实意的帮助他们,对他们好,你说,百姓会不支持我们?如果我们一开始打江山就在城镇与那些庞大势力争权夺利,我们即使坐了天下,与那些皇帝诸侯又有什么区别?林兄,你出自神农派,自小在大家族长大,一直锦衣玉食,你对底层百姓不了解,更谈不上和他们有什么感情,但是,我给你的建议是,从此开始,你要把根扎在百姓中间,详细了解他们的情况,并且心甘情愿的为他们做事情,惟其如此,你我才会在一条道路上并肩前行,否则,你我兄弟早晚有分道扬镳的一天,其他兄弟也一样。林兄,我这样说话不知你是否能承受?”。

    林秋风深受龙择天大道之法的教化,已经理解了龙择天为什么要一统龙洲大陆以及建立一个什么样的社会秩序等问题,于是说道:“天下为公,公平平等,我理解我们的目标,只是,我做的还不够,为兄定然沉下心来,仔细琢磨你这番话,把心静下来,贴近百姓,在乡村站稳脚跟!”,林秋风目光坚定,语气诚恳,全然没有了玩世不恭装逼充楞的神态。

    “但愿你们都能理解我的志向,但愿我们兄弟齐心协力实现夙愿,但愿我们一个都不要掉队!”,龙择天感叹道。

    一行人一边闲聊一边前行,半日后,神农山近在眼前。龙择天仔细打量,神农山位于香北北部,东西走向,植被茂密,气象万千,期间峰峦叠翠,山脊纵横,整个山体被浓雾笼罩,显得神秘莫测。作为龙择天香北据点的发展重点,龙择天要求林秋风把香北择天阁总部放在神农山,一方面是远离各方势力倾轧的城镇,另一方面,神农山周边地广人稠,资源丰富,众多条水系,江河湖泊交错,再加上地形千变万化,容易隐蔽发展。林秋风带领龙择天等人经七拐八拐的山路前行,然后延弱水河向西,终于到了据点的山口。山门高耸,威严矗立,“择天阁”三个大字熠熠生辉。进入山门,豁然开朗,一片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平原展现于眼前。龙择天惊叹:没想到在这群山环绕之中竟然有这么一大片平原,再加上平原内水系发达,整个一个鱼米之乡。林秋风说道:“这里是神农山的核心地带,也正因为地处群山环抱的中间,交通不方便,虽然是鱼米之乡,但是通商不便,各方势力也很少涉足,平原内有人口大约二百多万,与外界很少来往,基本上是自给自足,恍如世外桃源一般。但是,我们来了之后,先前这里的人很抗拒,后来我们利用飞舟等工具与外界通商,运来不少当地缺乏的各类物资,而且,我们做到了不扰民不害民,平等相处,公平交易,这里的人也就接纳了我们。但是,距离你要求我们的与他们交心,让他们从心里边亲近我们这一目标还相差很远,我们还应该努力!”。

    龙择天看着择天阁这几个大字,问道:“此地原来的名字叫什么?”。

    “原来叫弱水川”,林秋风答道。

    龙择天想了想,一挥手,“择天阁”三个字瞬间抹平,接着运指如飞,“弱水川”三个大字龙飞凤舞一般金光灿灿。龙择天看着惊愕的林秋风,说道:“择天阁不应该刻在这里,这里是人家老百姓的地盘,你的择天阁只在你的基地,而不是用择天阁三个字占地盘!”。

    林秋风迅速反应过来,低头道:“择天说的极是!”。

    延弱水川一路前行,正是农忙插秧季节,道路两旁整齐的田地有的农民正在灌溉,有的正在插秧,一片忙碌。龙择天饶有兴致的看着忙碌的农人,心道:但愿天下百姓都是如此这般忙碌安详幸福。有的农人看见正在观望的龙择天等人,都放下了手中活计张望,有胆子大一点的年轻人跑了过来,看见龙择天英俊潇洒,见龙儿心儿玄儿如仙女下凡,不禁惊呼不已:哪里来的仙子?农人纷纷跑过来,也不顾及自己浑身泥巴,痴痴的看着几人,浑然忘了手中的活计,一些少妇姑娘更是如痴如醉的看着龙择天等人,脸上的羡慕神色一览无余。有的农人认出林秋风,喊道:“这不是择天阁的大掌柜林秋风大老板吗?”。

    一瞬间,林秋风又恢复了装逼神态,抽出羽扇,一张一合,轻轻摇动,满脸笑容,向众农人拱手行礼,道:“各位父老乡亲好!”。

    农人们纷纷嬉笑着借故挤到林秋风的身边,表面上是与林秋风寒暄,其实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玄儿龙儿心儿。林秋风面上和蔼可亲,对一位老农道:“炎伯,今年这些农活农具物资够不够?秧苗够不够?忙得过来吗?”。

    那位叫炎伯的老农挤着眼睛一笑,显得有点受宠若惊,道:“承蒙林大老板关切,今年都准备得齐全了。”。

    几个人正在闲聊,龙择天挽起裤腿,直接下到农田里,从一位姑娘手里结果秧苗,插了起来。心儿见过龙择天插秧,龙儿和玄儿及林秋风未见过龙择天干农活,不禁有些大惊小怪起来。心儿轻声一笑道:“择天插秧苗干的好着哪!”,众农人也是面露奇怪之色,炎伯说道:“这天仙似的人儿还会干农活?”,再看龙择天,弯腰撤步,一会儿工夫,一块稻田插秧完毕,那横平竖直,那叫一个规矩好看,令人赞叹不已。炎伯竖起大拇指,道:“这位小哥可是不简单,就冲这干活的实在劲儿,一定能成大事!”,众人也都称赞,一些少妇小姑娘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看着龙择天,目放精光,一脸的崇拜。

    龙择天一连插了两块地,这才直起腰,看着围在他身边的人,说道:“你们给评判一下,我这秧插得怎么样?”。

    那位给龙择天递秧苗的小姑娘脸一红,害羞说道:“你插得太好了,比我爸爸哥哥插得都好!”。

    “哈哈,是吗,你可别顺着我说,有不足之处,尽管指出来!”,龙择天迈出稻田,来到小姑娘身边,问道:“妹伢子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

    小姑娘羞涩道:“我叫玲玲,今年十二岁了!”,又看看龙择天问道:“那几个神仙姐姐是你什么人?都是你老婆吗?”。

    龙择天哈哈一笑,用手揉了揉玲玲的脑袋,说道:“她们不是我老婆,我老婆在很远的地方呢!”。

    龙儿瞪了龙择天一眼,道:“我们不是你老婆,我们是谁?”,又走到小姑娘面前,说道:“玲玲,别听他胡说,他是个坏人,到处勾引小姑娘,你可别上当!”。

    玲玲羞涩一笑,小声嘀咕道:“我看哥哥是好人,长得又好看,你们也好看,与哥哥天生一对,不,是天生好几对,也不对,反正挺般配的,姐姐,你真好看!”。

    玄儿看着龙儿逗弄玲玲,心有不忍,将其轻轻搂在怀里,柔声说道:“小妹妹,姐姐喜欢你,跟着姐姐好不好?”。

    玲玲眼神一亮,问道:“神仙姐姐,当真吗?”。

    “当然是真的,你问问你爹爹,同意不同意你跟着我?要是同意,你就跟着我走吧!”,玄儿搂着玲玲,爱抚的抚摸着玲玲的一头秀发。

    一旁的老农接过话茬,说道:“我就是他的爹爹,若是仙子真的喜欢我家这丫头,那是她的造化,我岂有不同意之理?我老炎在此谢过了,愿这丫头跟了仙子从此飞上枝头变凤凰,哈哈,求之不得!”。

    玄儿看了一眼心儿,戏谑道:“心儿,人家要变凤凰,要不跟了你吧!”。

    心儿嫣然一笑,没有吭气。

    龙择天看着玲玲,想起了周德旺,不知那小子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意中人,想放出鹰隼打听打听,又一想,好像有点小题大做,而且自己这一次的行程本就有黔宁一行,带着玲玲也是好事,于是笑道:“炎伯,未知我们这些人到府上打扰一番可以吗?”。

    炎伯一听,高兴道:“求之不得,求之不得!”,于是招呼一些相亲同去,要与龙择天家中欢聚一番。

    正在一些人准备妥当返回家中,一个小伙子火急火燎的对炎伯说道:“不好了,不知是谁,将村口山门的择天阁改成弱水川了,是不是外边来人搞破坏?”,接着看了一眼林秋风,继续道:“这事一定不是我们村人干的,我们村和择天阁的人想来交好,不会做这种事情,林大老板你要相信!”。

    炎伯一听,也有些急,喊道:“快去一些嫰伢子,把那匾额再换了,择天阁是我们的后盾,没有择天阁哪有我们的太平日子?”,看得出来,众人都很慌张。

    龙秋风一笑,安慰道:“众位相亲不必惊慌,那择天阁换成弱水川是龙择天阁主亲自换的,他说不能和乡亲们抢地盘,你们就放心吧!”。

    众人一惊,有人高喊道:“龙择天阁主来了吗?他在哪里?我们要见他!”。

    林秋风刚要开口,龙择天赶忙开口道:“炎伯,先回家吧,到家再说!”。

    炎伯一听,也连声说道:“先回家先回家,今天几位仙人驾临,再加上林大老板大驾,是我们老河口村几世修来的福气,万不能错过的,乡亲们,把你们好吃的好喝的都拿出来,到我家小院与仙人团聚一番如何?”。

    众人一呼百应,高高兴兴的簇拥这龙择天等人返回小村。

    原来,若水川内的第一个村庄叫做老河口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