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二章 蓟城风云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择天看着同和帝,看着他清澈透明的眸子,龙择天突然感到有一种拨开云雾见天日的感觉,“是滴,我为你搬掉绊脚石,你为我以后铺路:先夺了皇权,在放弃皇权,改良从皇权开始,以消灭皇权结束,不正是自己希望的吗?”,龙择天沉思了一会儿,对着同和帝会心一笑,说道:“不错,太后搅乱朝纲几十年,也是该有个归处了!”。

    两人哈哈大笑,一场狂飙天下的风云在这一笑间开始酝酿,一旦刮起,势必天下震惊!

    ………

    皇都蓟城,一场骚乱式的大清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狂飙突进:六部几乎所有巨头被下狱的下狱,抄家的抄家,除了皇族一脉,几乎所有的太后一系尽遭灭门。朝堂只余不足二十个人。同和帝雷厉风行,从各部年轻的一代中提拔好多年轻才俊,他们无一不是太后一系的受害者,是皇上的忠实拥趸。同和帝又与令狐超五人商议,组建内阁,任命令狐超为总理大臣,尽快从三大书院擢拔有为之辈充实各部衙门和地方衙门。坚决在短时间之内,建立属于自己的嫡系队伍。同和帝发布一系列诏书:开办议事堂,广纳贤才,不拘一格;收归太后一脉所占的全国各处田产归国有,由朝廷统一分配给桑农自主管理,只需缴纳一定的地租;改良学堂办学方式,废除八股,多学实用农桑技术;开办武学堂,引进外大陆火器和舰船,打造新式军队;自主开放沿海口岸,收取来往船只港口停泊费和海关税,但是废除一切以前签订的各种不平等条约;开放科举,不看出身,只看成绩。这所有的举措,顿时在龙洲因其巨大的轰动,人们仿佛一下子看到了希望。人们奔走相告,龙洲因为一纸诏书而陡然焕然一新。

    龙择天也没闲着,此刻他想起吕尚、龙儿和心儿,又放出鹰隼给他们报信,让他们来蓟城。

    龙择天又想起噶赤山八仙,可惜因为走的匆忙,没有来得及给他们留下鹰隼,要不然绝对是一股莫大助力。龙择天想起卫无影,不知道他在涿鹿怎么样了,那里战事正酣,就算能通知他,龙择天也不忍心。

    但是,龙择天始终没有打几个兄弟的主意,因为,他们是他最后的保留力量。

    夜晚,龙择天正在蓟城的一家客栈休息,窗外一阵嘻嘻索索的声音传来,龙择天听了听,心中莞尔,只听一个细声细语的声音轻声道:“龙择天,我来找你了,你想不想我?”。

    龙择天突然推开窗户,大手一抓,将来人直接抓进屋子,往地上一扔,道:“你要是说话再这么恶心,小心我扒了你的皮,把你扔到妓院去!”。

    这时,窗外又有七个人一个个飞进屋,一个个人模狗样的坐在房间内,看着龙择天。

    龙择天笑道:“别说,心中所想,事竟有成,刚才想起八位仙人的音容笑貌,果然夜不能寐,这一想,你们就来了!”。

    来人正是八仙!

    “奴家就知道你…,”,“闭嘴!”,龙择天怒斥小燕子,眼露凶光!

    小燕子噤若寒蝉,委屈的似乎要流泪,真像一个受气的小姑娘,双手挫着衣襟,手足无措,“人家,真的想你嘛!”。

    龙择天再也不看他,而是转头看老大百家食神百味子,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百味子满不在乎的说道:“蓟城乃是皇帝居住的地方,皇宫中御膳珍馐数不胜数,当然不能便宜你一个人,老夫既然已经沾染了尘世之缘,这美味不可不尝,不可不吃!”,说着,竟又将手伸到腋下,来回搓揉,见龙择天微微皱眉,只好作罢,讪讪而退。

    老二观天神眼神珠子两眼看着顶棚,一言不发,仿佛顶棚上有一只蚊子,正在研究怎么抓住。

    老三吞八方吞云子手里拿着龙择天喝水的杯子,正在对着自己的大嘴,好像在研究能不能一口吞下去!

    顺风耳耳顺子手捂住双耳,吵吵道:“太吵了,皇都果然太吵了,本该夜深人静,没想到各种声音震得人心慌意乱,怎么还有床叽叽嘎嘎的声音,这声音怎么那么叫人心慌?你们听见了吗?”,众人无语。

    一阵风穿云子一阵风似的飞到窗外,又一阵风似的飞回来,顺便带好窗户,神秘道:“小心隔窗有耳!”,众人更是无语!

    雨尘子风尘子没有躲避,来到龙择天面前,一本正经的道:“那六个怪物非要来,我们俩只好跟着来了,要不,凑不齐八仙,我们岂不是罪过?”,众人目光不善。

    龙择天却心有感动:这几个人真的对自己动了感情,他们一定是偷偷摸摸跟着自己来了蓟城,还不想让自己承情,顾左右而言他。

    龙择天看着这几个人,突然凭空摆上九坛美酒,说道:“诸位对龙择天有情有义,今夜,我们痛饮,不醉不归!”。

    龙择天挨个打开泥封,酒香四溢,霎时间充斥房间。龙择天挥手将房间封闭,这一方独立的空间,哪怕是闹翻天也不会传出一丝声音。

    众人眼神发亮,这是龙择天第一次对他们如此动感情,他们就在这一瞬间被龙择天感染,纷纷抓起酒坛,眼中发红,一连胜喊道:“干,不醉不归!”。

    “醉了也不归,我要和择天睡一起!”,小燕子叫道。

    龙择天也没有问他们怎么来的,都去过哪儿,众人也不说这些,只管喝酒,仿佛其他的都是多余。

    一夜的酒,众人横躺竖卧的躺在龙择天的床上地上,手里抓着酒坛,兀自喃喃自语:择天兄弟,择天兄弟!

    龙择天极为感动,短短相处,而且是被他用诡计抓进乾坤图,可是这些人居然浑不在意,从汴京一路跟随,不离不弃,怎能不令人动容?龙择天运起九阳神力,催动紫色灵气,将自己世所罕有的紫色灵气注入到八仙的身体,侵入他们的筋脉,洗涤他们五脏六腑。八仙悠悠转醒,看见龙择天对他们运功,知道他们再一次得到了择天的雨露滋润,运功检查一下身体,顿时欣喜莫名:不但醒酒了,而且,自己体内又被注入了罕见的灵气,这对他们以后都有诺大的好处。众人感动,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龙择天。百味子道:“你又让我们欠了你一份人情,我们可不是知恩不报的人,你说吧,我们能为你做些什么?”。

    龙择天一笑,道:“蓟城千万人口,名胜古迹众多,地方特色菜肴美味更是数不胜数,八位何不尽情留恋玩耍,逍遥自在的品尝?只要你们在蓟城,我有什么消息是你们不知道的?到那时,自然是你们与我并肩,而现在,诸位尽管在城内尽兴,不要耽误了大好时光!”,说着,一声长笑,推门而去!

    面人犹豫片刻,接着一哄而去:“择天说的有理,先去享受人间美味,再说其他!”,百味子哈哈大笑,率众而出!

    一天无话,翌日凌晨,皇都蓟城刚从沉睡中苏醒,血红色的太阳射出一缕晨曦将皇都染成一片血红色。这鲜艳的血红色说不出的怪异,血色清晨,是不是昭示这一日的残酷和冷血?

    龙择天突然有一种预感,这种预感促使他悄无声息的来到养心殿,并且隐于这片空间中。他看着同和帝忙碌而又孤单的背影,突然产生一种由衷的同情,他有时感叹同和帝有些不走字,作为师父先遣来到龙洲的试验品,他的命运结局难以揣测,但是显然,自己出世后,他的命运已经注定,只是在心有不甘之余,悲剧的同和帝还想着走完最后一步。

    龙择天同情这位没有名分的师兄,作为探路者,他孤立无援,深受太后等奸佞的挟制迫害,以至于他甚至四十岁仍然在这世上没有留下一丝血脉,虽然三宫六院,虽然嫔妃众多,但是属于他的乐趣因为宫斗残酷,已经被剥夺。此刻他孤身一人,尽心尽力的探索着,哪怕是后来者踏着他的尸体,他也要给后来者留下以资借鉴的经验教训。而这个后来者,就是他关注了十年的龙择天。

    他不记恨龙择天,有的只是兄弟般的亲情和无私奉献,现在这一切,该兑现了!

    果然,层层的守卫没有一点警觉的情况下,太后、独孤秀、申破天还有一些龙择天不认识的人就这样静悄悄的站在同和帝身后。同和帝似乎没有察觉,依然翻阅他的奏章,笔走龙蛇,心情平静,然后似乎是自言自语又似乎是意有所指,说道:“要是太后在此,此事该怎么办?”。

    太后那贺兰转到同和帝身边,似乎疼爱的端起同和帝的脸,仔细端详:“没几天时间,你居然恢复了精气神,看来,过去是我逼你太甚,没了我,你很逍遥!”。

    同和帝笑了笑,拿起一本奏章,道:“外大陆十六国联军以大鸡威士兰为首,已经从海上攻破津浦萨胡沿海城防,剑指蓟城,看来,太平王金福顺还是败了!”,心情平静,似乎完全没有在意其他人的存在。

    太后接过奏章,粗略看了一眼,道:“看来,你的改良变法注定要失败了,我不知是该同情你还是该杀了你!”。

    同和帝面色如常,只是眉毛紧锁,似乎有什么难题解不开,沉吟了半响,终于开口道:“听说左少荃临阵倒戈,杀了红巾军首领周恺风,又挥军直取汴京,放任外大陆异族舰船从运河北渡,直指蓟城,太后,难道真要借异族人之手翻覆我大顺江山?这样对你和帝国有什么好处?”。

    太后那贺兰嗤笑道:“借异族人之手?你亲政不过四五天,废了与异族签订的一系列条约,又以残酷手段杀戮了朝中五成以上的官员,还抄家灭族,造成蓟城官员十室九空。你对外惹怒异国,对内打压功勋元老,造成天怒人怨,你岂不知皇室靠的是什么生存?难道靠那些贱贼刁民?我所依仗的元老忠臣你一个都不放过,任用一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书生,这大顺江山岂能不败坏在你手里?看在你我毕竟名义上母子相称几十年,我准你自我囚禁在冷秋殿,自我反省去吧!”。

    同和帝依然面不改色,看了看周围的申破天独孤秀和另外一些人,只见申破天正在修剪自己的指甲,独孤秀两眼看着窗外,另外一些人都在注视自己。同和帝瞬间做出判断:申破天和独孤秀没有出手的意思。

    同和帝对太后问道:“就在这里,你我母子一战?”。

    太后突然感觉有些心慌,同和帝太平静,这和几十年唯唯诺诺反差实在太大,难道,他有什么依仗不成?

    太后左右看了看,确认同和帝确实孤身一人,说道:“儿大不由娘,看来你是铁了心要忤逆与我,也罢,几十年母子情恩断义绝,我们娘俩就在这儿了断吧!”。

    同和帝“哈哈”大笑,气息鼓荡,龙袍飞舞,那个唯唯诺诺的皇帝再也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可一世的远超当世极峰的强者,那状态,那气势,简直不可阻挡。

    太后露出震惊之色,随后居然退后一步,她身边的六个陌生人一步靠近,将同和帝围了起来。同和帝眼眉微皱,浑身散发金光,竟是九阳神功,一掌拍出,气势恢宏,那一掌变幻莫测,瞬间掌势变幻,整个大殿似乎充满了掌影,毫无差别的同时攻向六人。那六人刚要举掌相迎,同和帝已在转瞬间竟驾起御风诀,风声呼啸,凌厉的身影如同利剑一般直冲窗外,瞬间消失在高空。

    太后命令:“追!”,那六个人闻言,毫不犹豫追了出去。

    太后看着仍然一动不动的申破天和独孤秀,不满的问道:“二位何故无动于衷?”。

    只是,两个人仍然没有动静,申破天依然精心修剪他的指甲,独孤秀仍然望着窗外,一动不动。太后不解,一跺脚,消失在窗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