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九章 龙择天初见令狐超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令狐超越说越激动,一股漫天的威压不知不觉充斥朝堂,令文武百官顿时几乎大小便失禁,当众出丑。独孤秀施展神功,将令狐超的威压盖过,慢条斯理的说道:“令狐超,你有些过分了!”。

    太后那贺兰怒视同和帝:“这是你请来的?”。

    同和帝脸色微变,小声说道:“我觉得他说的有理!”。

    太后不屑地看了一眼同和帝,说道:“朽木不可雕也,如此迂腐之言你竟如听天籁,亏你还是一国之君!”。

    同和帝面红耳赤,却张口结舌。

    太后那贺兰看了看独孤秀,说道:“独孤爱卿,你几年来呕心沥血,为朝廷削藩撤爵立下了不世之功,如今龙洲恢复一统,天下一家,正该是励精图治之时,如此需要安定的情况下,各地暴民作乱,扰乱朝政,该不该平叛?”。

    独孤秀向太后一拱手,说道:“太后言之有理,当初我按照太后吩咐,到各地游说各地藩侯,请他们自动削藩撤爵,对对抗朝廷旨意的地方诸侯,以武力镇压,现在终于四海清明,实现一统。可是这种时候各地暴民作乱不断,干扰朝廷施政,其心可诛。请太后发出懿旨,责令会稽总督左少荃出兵三十万,端掉红巾军老巢太平派,并兵发闽侯、南越、香南香北,一路端掉另一股势力择天阁,同时,我愿亲自带兵,前往泰鲁蓟蔡,讨伐涿鹿汴京的红巾军,请太后下旨!”。

    “很好!就按独孤爱卿说的办!请皇帝下旨吧!”。太后命令道。

    “且慢!”,令狐超向前:“请问,这个朝堂是皇上说了算还是太后说了算?”。

    群臣寂静无声,大殿落针可闻,人们被吓坏了,这个令狐超胆子实在太大了!

    太后盯着令狐超,两眼发红,那冲天怒气令人胆寒,群臣俯首,不敢直视。但是,令狐超直接怼了过去,深邃的目光湮灭了太后的怒火,那不卑不亢的气势惊天动地。

    独孤秀走到令狐超的面前,小声说道:“你要干什么?不要命了吗?”。

    令狐超看着独孤秀,直截了当的说道:“早闻朝廷分两党,一党为皇帝党,一党为太后党,想必独孤兄是太后党无疑。我很奇怪,你一直以尊礼守德自居,难道不知千年古训后宫不得干政?如今,这太后不但公然在朝堂大呼小叫,更是将皇上逼得唯唯诺诺,如此一个不尊立法,恬不知耻的女人,居然出现在朝堂,还把持朝政,你甘愿做狗,有何脸面在我面前居功自傲?你只要回答我,这个朝廷是皇上说了算还是太后说了算!”。

    整个大殿瞬间一片死寂,群臣束口,气氛恐怖而压抑。片刻之后,一声震撼九重天的尖叫声像是要把整个大殿掀翻一样。太后浓郁的黑发像炸了毛一般直冲而起,斑斓的宫袍烈烈鼓荡,一双手变得如同妖魔的利爪,苍白的毫无血色,毫无征兆的向令狐超抓来,声势浩大,迅雷不及掩耳。令狐超立即运气神功,浩荡罡气随心而发,正面迎击太后的利爪。只听“轰!”的一声,大殿瞬间一片狼藉,浓烟升腾,伸手不见五指。伴随着一声“不可!”的断喝声,一道人影冲出浓雾,瞬间消失在天空。

    浓烟消散,大殿塌了半边,群臣狼奔豕突,哀嚎连连。皇宫一片混乱,皇帝卫队冲进如同废墟一样的宫殿,将一身灰尘的皇帝救了出来,待再找太后,人已经无影无踪。

    那一声“不可!”是独孤秀叫出来的,此后,他也马不停蹄,追随前两道黑影消逝而去!

    令狐超本就对太后一党有着百般瞧不起和刻骨之恨,如今见太后在朝堂耀武扬威,丝毫不把皇帝看在眼里,冲动之下,不顾君臣礼仪,辱骂太后,虽已犯滔天大罪,然而他恨意未消,见太后终于撕下面皮袭击于他,也就再也不克制,发动声势浩大之罡气,正面相抗,意图一了百了,一举击毙太后。然后万万没有想到,太后竟然修为旷达天下,差点将他击毙现场。他也只好接力使力,一击无用,立刻退走。

    太后哪里会放过他,兔起鹘落,随后追击,而独孤秀挂念太后和令狐超安危,随后冲出。皇帝猝不及防,被压在废墟里,但是很奇怪,却安然无恙,浑身似乎纤尘不染。看似惶恐不安,却眼角不经意露出一丝冷意,闪瞬不见。他看着从大殿里狼狈逃出的群臣,竟然吩咐群臣:“摆驾光明殿,继续议事!”。

    不说同和帝摆驾光明殿继续议事,却说令狐超、太后、独孤秀三人你追我赶,片刻来到蓟城郊外的一处沙丘,这里虽然临近都城,但是由于北接丹吉沙漠,自然环境恶劣,人烟稀少。令狐超出城后直接向这里逃命令人狐疑。但是太后那贺兰却已经被气愤冲昏头脑,不管不顾,一路尾随。入沙漠中心,令狐超站定,也不逃命,只是冷眼看着怒发冲冠的太后和尾随而来的独孤秀。太后也不废话,纵身而起,幻化千道幻影将令狐超围拢在垓心,一股极致阴寒的气息瞬间笼罩这一方空间。令狐超不敢大意,他知道,太后的修为已经是人间难以想象,但是他自认自己也不是白给的,自己这一生学贯内外的修为就算独孤秀也不遑多让。他有这个自信,所以,不慌不忙正面迎敌。两人不再保留,各自施展自己的绝学,在这一方空间展开了旷世决战。

    独孤秀已经来到现场,却环抱双手饶有兴致的观看起来。

    太后这一身阴寒阴狠毒辣至极的武功修为与申破天如出一辙,只是奇怪,太后入朝做起码四十年之久,而申破天进入这个大陆满打满算只有不到五年,而且,这五年申破天只来朝中几次,见太后的面更是屈指可数,但是为什么两人如此相像?申破天虽然有意一统天下,但是他本人无丝毫觊觎龙洲帝位之心,只是单纯的想捣乱龙择天,不让他完成道祖的宏图大志,怎么,这太后。啊?!难道?细思极恐!

    现在独孤秀已经迷茫:我千辛万苦假意效忠的人难道是申破天的棋子?但是不能啊,申破天才出现五年的光景,难道这太后背后另有其人?他是谁?

    再仔细一想,被龙择天打败后消失的几个皇上身边的宫女,难道,她们是嘎赤山圣母九霄娘娘的人?我一心效忠的太后究竟是什么人?

    独孤秀陷入无边无尽的纠结彷徨和徘徊不定的思维变幻之中。这时,现场打得仍然难分难解,太后如同癫狂,一招一式诡异非常。令狐超罡气纵横,呼啸风雷。这一片沙漠,如同沙尘暴,遮天蔽日,沙丘如同玩具一般忽而被挪到东忽而被挪到西。远脚行人远远看见这一片沙漠黄沙漫天,早就停滞不前,疑心又赶上了沙尘暴天气。

    独孤秀内心非常纠结,一方面是与他齐名的老同学,一个是他发誓效忠的当朝太后,帮谁?一旦立场确定便万死不辞,而且这是一生最大的赌注,一旦押错万劫不复。太后给了他无边无尽的权力和荣耀,老同学带给他的是无尽的麻烦和冲突,按说这种选择一目了然。可是自己还在彷徨,彷徨什么?难道自己内心还有一丝如龙择天所说的天下为公的理想信念?不不,那太遥远,最起码,不是我现在要的,我现在要的是权利,高高在上的权利,有了权利,才有改变一切的可能!

    但是,我真的要出手吗?真的将令狐超埋葬这荒漠?

    独孤秀踌躇万状,裹足不前。那边,令狐超与太后的决斗已经进入到分际。令狐超施展通天秘法,将沙漠凝聚成一股浩大的龙柱,肆意挥舞,将太后逼得连连后退。眼见一时不慎,太后哪怕被剐蹭一下便香消玉殒,芳魂飘散。独孤秀不再犹豫,先救了太后再说,一声呼啸,携带磅礴气势就要攻向令狐超,就在此刻,空中一声尖厉呼号:“小子,拿命来!”。

    空中一只黑色大手铺天盖地向令狐超抓来,令狐超眼神放出骇人的厉光,直穿天际,身影如箭直冲空中大手,想要破掌而出。然而,那大手一张一合,凝为实质,气息浩荡,毁天灭地一般改抓为拍,凌空抓来,眼见令狐超无路可逃,只好拼了命直冲,眼见一场灾难可想而知。独孤秀闭上双眼,泪水夺眶而出。

    就在这时,天空突然想起一阵悦耳的梵唱,七彩之光照彻寰宇,一只金色大手自空而下,抓住铺天盖地而下的大手,一个用力,那已经凝结为实质的黑色大手突然消失。令狐超死里逃生,马上退避三舍,逃到一边直接瘫坐在地上,大口喘气,顾不上太后和独孤秀,自顾调息。

    天空中,七彩光芒之下莲花宝座之上端坐着一个亘古未有过的俊秀之人,他慈眉善目普度众生,潇洒自然英华盖天,梵唱之下,漫天飞花,天边彩虹缭绕,祥云流溢。他收回黄金巨手,变作兰花绕指柔,另一只手却手持黄金巨笔,浑身散发的却是紫色的大道之光,眉眼一闪一合,却是光华四射,洞穿宇宙,坐下莲花旋转,如同琉璃之光,更让人痴迷。空中响彻的梵唱荡涤灵魂,令人如痴如醉,就连现场四位已经超脱了当世极峰的四人,一时片刻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来人正是龙择天!

    他手掌一伸,将令狐超抓在手里,往后一带便消失不见,随后远远传来一个悠长的声音:“保住他的家人,否则,那氏一族灰飞烟灭!”。

    霸气!十足的霸气!

    前来解救太后要抓令狐超的正是申破天,此刻,他早已目瞪口呆,看着龙择天自顾离去,心中喃喃自语:“那个皇帝到日子了!”。

    此刻,申破天飘然而落,来到太后面前,问道:“你还好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