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八章 陷入迷茫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随同宋喆来的众官员和兵将一个个面面相觑,看见这一幕吓得目瞪口呆,如遭雷击。见龙择天问话,反应快的急忙跪倒磕头,反应慢的也随后匍匐倒地,连声说道:“请大人责罚,请大人开恩!”。

    龙择天看着这些人,轻轻问道:“我是该责罚还是该开恩?”。

    众人磕头如捣蒜,连忙说道:“请大人开恩,请大人饶命?”。

    龙择天在空中站起身,凌空而立,背负双手,如神仙驾临,目光深邃的看着众人,叹了一口气道:“你们这些官员兵将,人家打上门来你们不但没有丝毫反抗防御,反而问罪抵抗之人,认贼作父自甘下贱无耻之尤!不用调查我就知道,你们这些人平时对自己的百姓威风八面欺压良善,对内横征暴敛对外奴颜婢膝。禹河本是我龙洲的母亲河,你们任由他们肆意践踏,炮火轰击汴京城,杀我百姓夺我财富,还助纣为孽,口口声称洋大人,你们有何脸面面对汴京城父老?有何面目对面天下人?”。

    围观的百姓早已经被被龙择天的神圣形象所征服,早已经倒地衲拜。此时,见龙择天训斥那些官员兵将,纷纷哄堂叫好:“神仙大人说的对,请神仙大人为我们百姓除了这些祸害!”。

    龙择天眉头紧锁,见这些跪在地上的平民百姓心里悲哀:这些百姓难道就真的高尚到哪儿去了?他们从众,狡猾多变,还有落井下石的德行,只会令人更加失望。先贤圣人,包括自己都一直强调为天下苍生奋不顾身,难道就是为了这些人?他们不也是只顾自己不顾其他吗?如果今天让他们成为一城之主一国之君,他们的德性能够支撑天下为公的理想吗?确定无疑的是,他们不能。他们被欺压被玩弄,但是一旦反过来,他们就会成为新的欺压者,不会例外。没有教化,不让大多数百姓得到教化,新的公平立不起来,新的制度也就没有生存的土壤。只会一轮又一轮重复兴衰罔替的历史。所以,要想建立一个全新的社会,全天下的百姓都要受到教育,让他们接受理念,接受天道法则:人人为己,己为人人!

    龙择天心思不属,神念早已魂游物外,他有些迷茫:令人纠结的是,他到目前为止,所利用的所有势力都是各大家族门派和一些贵族的势力,然后利用他们的势力反过来推翻他们自己的势力,为贫苦百姓建立平等的社会秩序。且不说这些门派家族贵族是否心甘情愿,但是从最终结果来说,这些门派家族贵族完成暴力推翻朝廷以后,必然要继续争取自己的利益。试想,人家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胜利果实,凭什么要分给那些什么也没干的老百姓?只要老百姓继续成为历次斗争的看客,老百姓就不可能争取到自己的利益,天下人也就不可能真正的觉醒,这是几千年的教训。但是,像现在这些普通百姓一样,大多数百姓都是看客,他们随波逐流,有的随遇而安,有的无奈的发泄,最终,他们或者被送上战场成为大势力之间争斗的牺牲品,或者心甘情愿的被另一股胜利的势力所征服,没有例外。

    龙择天沉思不语,对看客们的鼓噪充耳不闻,他一方面为这些人感到悲哀,另一方面为自己今后的作为感到茫然:为了谁,依靠谁?

    历史如一幕幕血染的画卷在龙择天脑海中反复闪现,那些被无数百姓鲜血染红的历史画卷告诉他,最彻底的方式就是:为了百姓,依靠百姓!

    龙择天只觉得东方的天边如同一缕晨曦将厚重的天幕撕开了一道缝隙,那微弱的光芒透过天幕给大地带来了一丝光明,虽然很微弱,但是,希望的曙光已经展现它的力量,未来的天空一定被阳光照耀,光明终究会到来。

    龙择天突然觉得,他现在真的需要重新寻找一些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来实现共同的理想,这些人只能来自百姓,为了百姓,就要依靠百姓,同时要相信百姓,任何依靠其他势力得来的江山都不是百姓的江山!

    龙择天突然间觉得豁然开朗,然后哈哈大笑,带领着吕尚龙儿和心儿飘然离去,丢下无所适从的官员兵将和看客,飘然离去。此刻,龙择天心态的转变让他有机会成为一名真正的忠实于天下苍生的圣人,而这个机会竟然是那些鼓动他杀了所有官员兵将的看客百姓给他提供的,这是多么具有讽刺意味的事情。

    龙择天的转变,是一个影响龙洲大陆命运的一次巨大转变,三十亿在这片大陆上生活的苍生,因为他的心态转变而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历史的轨迹从此出现了拐点。

    “从此,我不过问江湖事,不过问择天阁,我要从现在开始,寻找一些真正志同道合的朋友,开始全新的历程!”,龙择天轻声说道。

    “那我们怎么办?”,龙儿焦急道。

    “你,心儿,吕师兄,你们现在可以离开了,你们有你们自己的事情,本来师父把你们留给我是协助我完成他们心中所想但是未来得及完成的事业,但是现在,我突然觉得我过去这几年所做的一切即使不全是错误的,也是走向了歪路,如此下去,我就实现不了我的理想,我要重新找一条路,一条既适合与我又适合于天下苍生的路,请你们给我一点时间和空间。”,龙择天沉重的说道。

    “不不,我们绝不离开!”,龙儿和心儿满眼泪水,拉住龙择天大声吼叫,连一贯沉默文雅的心儿都急的不顾形象的喊叫。吕尚也是一脸迷惑:“为什么让我们离开?”。

    龙择天叹了一口气说道:“也许师父他老人家考虑得太周全,但越是如此,我感到迷惑,我的理想和师父他老人家留给我的教诲越来越格格不入,当然不是指修为方面,而是对这个社会如何改造,我们理念不同,从现在开始,我要开辟一条新路,不想借用你们的力量,因为有你们在,我就会陷在原地打转,对不起师兄,我让你失望了!”。

    吕尚沉思,久久未发一言,可是龙儿和心儿一直哭泣伤心,龙择天心头如同被拨动一般,如论如何也不能平静。心儿道:“如果你实在不想要我,把我再一次封闭在乾坤图吧,没有了你,这个尘世就没有我们可以留恋的事情了!”,说着说着痛哭失声。

    龙儿也是大哭,说要回归大海。

    龙择天想了想,说道:“吕师兄、心儿、龙儿,要不你们全部去盘龙川吧,那里有我的家人,你们在那里等我,相信我,我很快就会去找你们!”。

    龙择天劝慰三人好久,三人终于答应去盘龙川等待龙择天。龙儿和心儿和龙择天缠绵了好久,才终于在吕尚的劝说下,依依不舍的跟龙择天告别,千叮咛万嘱咐:你一定尽快回来!

    龙择天与三人告别,毅然决然朝京都蓟城方向开拔:众位兄弟,对不起了,我不是不相信你们,但是,依靠你们,未来取得天下,你们一定会为了你们的家族门派势力和我分道扬镳,并且极有可能我们会刀兵相见,如果你们真的被我的大道法则感染,和我有一样的理想,将来我们还会在一起,为了这个天下共同奋斗。只是此刻,我们要自己去寻找一条新路,一条为天下最普通百姓打江山的路。

    ………

    京都蓟城,此刻一片混乱。

    威士兰和大鸡的舰队在汴京被阻击后,两国联合舰队炮轰津城,一夜占领了津城,并且兵发蓟城,直接威胁皇都安全。

    借口是,帝国舰队在汴京被屠杀,红巾军在汴京和涿鹿分两路大军沿运河水道和陆路逼近蓟城,在这个过程中,见到外大陆异族就杀,不管是军队的还是普通商人,杀人劫货,无恶不作,要求大顺皇帝陛下尽快平乱捉拿红巾军首犯,还两大帝国一个公道。

    此时,大顺朝朝堂也是争论的异常激烈,观点泾渭分明:一派认为外大陆异族这几十年来在龙洲嚣张跋扈,犯下的罪孽罄竹难书,朝廷不仅不应该出兵平叛红巾军,而是应该与红巾军一道向异族宣战;另一派认为,红巾军内乱朝纲,如果任其坐大,则大顺朝朝基动摇,应该趁此机会联合异族并借助异族力量一举靖平龙洲,至于外族,终究是疥癣之疾不足为患,待到内部安攘,再与外患决一死战。

    同和帝金同光和太后那贺兰端坐龙椅,仔细静听两派争辩。同和帝看了一眼太后,小声问道:“太后有何懿旨?”,太后那贺兰一脸不耐,没好气说道:“不会先听听吗?”,同和帝脸一红,低下头,不再言语。

    此时的独孤秀已经濯拔提升为朝廷太子太傅,天下兵马总都督,一品大员,在朝中与太平王金福顺平起平坐,势力雄厚无比,风头一时无两。而与他齐名的令狐超,因远足海外,不涉朝堂之事,从海外回来后继续担任他的龙华书院院长,但是今天却也在朝堂,是同和帝特意叫人请来的,因为令狐超名气太大,虽无官职在身,但是光是一个龙华书院院长就足以让人心生敬畏,所以,对于他的到来,群臣并无异议。

    同和帝看见站在群臣中的令狐超,眼睛一亮,说道:“令狐爱卿,你对此事有何看法?”。

    令狐超见皇帝动问,只好趋步上前,手持白玉牍片,向皇帝行礼,道:“启禀皇上,草民乃一介书生,承蒙皇上恩典,登堂入室,本不应该夸夸其谈,但是,此事乃是涉及到我朝颜面和国本,作为大顺子民,天鉴衷心,草民也只好勉为其难,一吐心声:外大陆异族,对我龙洲大陆虎视已久,武瀛矮族变法图新,改政体,推新政,厉兵秣马,一心发愤图强,如今兵强马壮,对我龙洲更是枕戈待旦,意图有朝一日侵占我龙洲;西部外大陆不但大鸡威士兰以东方羌独公司的通商名义,逼我开放各沿海码头港口,更是在龙洲大陆贩卖极乐膏,杀人不见血,致使我龙洲无数家庭家破人亡支离破碎,更是在龙州境内耀武扬威杀人越货,其行为令人发指。特别要指出的是,我朝近十年以来,迫于异族威逼,不但开放口岸码头,更是以条约的形式侵犯我主权,逼迫我赔偿各种名义的损失费,仅此赔偿一项,何止万亿白银?如今,朝廷国库空虚,军饷更不足矣支撑数百万军队的消耗,再加上将无战心兵无战意,整个军队军心涣散,毫无战力,这样的军队怎会保家卫国?如今,龙洲各地百姓组发组织抵抗军队,奋力抗击异族,其保家卫国的衷心热血可歌可泣。值此关头,朝廷要做的应该是如何支持我龙洲子民的抗战,而不是如何消灭他们,如此数典忘祖悖逆无道之事怎能宣之于坐堂诸位大人之口?我为你们感到羞耻!自古道官逼民反,红巾军自组建到现在,没有杀过一个朝廷命官,没有干一件反对朝廷的事,他们只是杀了一些地方豪强劣绅,截获了一些不义之财,怎可称为匪类而加以清缴?特别是他们不顾身家性命义无反顾的在多个地方与外族进行战斗,仅汴京一战,就将大鸡威士兰联军打个落花流水,又在涿鹿消灭两国联军二万人,大涨了我朝气势。这种时候,你们有些人要求朝廷不但不嘉奖,还要与外族联合对其进行清缴,试问如此龌龊卑鄙的想法你们有何脸面说出来?这殿陛之间难道真的满是禽兽?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何况你们这些食君之禄之人,本应该在外敌当前为君分忧,却在这个时候蛊惑皇上出兵清缴红巾军,你们还有何脸面立于朝堂?”。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