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四章 龙择天扬威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择天一招手,一股沛然宏大的气息铺天盖地遮住六人,同时,将这一方天地固定,不至于气息外泄,给外界带来重大伤害。六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得有些犹豫不决。龙择天根本不管他们是否犹豫,体内九阳神功爆发,足下莲花宝座升腾,头上三花聚顶,手挽气流,形成一个紫色气团,第一个轰向小燕子!

    小燕子惊呼:“为什么是我?”,一边高喊,一边连滚带爬,急迫下,竟然化身一团肉球,腾空旋转,向气球一般东飘西荡,躲避龙择天的攻击。可是他哪里躲得过,紫色气团“砰!”的一声撞在他身上,龙择天随后赶到,一把抓起肉团,手腕一拧,那肉团消失不见!

    其余五人大惊失色,齐声高呼:“休伤我兄弟!”,大呼之后,齐齐上前。百味子一张口,一股极其恶臭的气息扑面而来,龙择天一惊,心道:这百味子身有剧毒,连体内的气息都是剧毒,喷出来的气息能毒死一片生物。龙择天再一次凝聚紫色气团,化成一小团,手指一弹,准确弹入百味子张开的嘴巴。那百味子刚要呕吐,却莫名其妙感到舍不得,两眼圆睁,显得不可思议,还没等进一步反应,又被龙择天抓住后衣领一扔,又一个人消失不见!

    神珠子两眼圆睁,两道刺眼的白光直刺龙择天,龙择天躲避,两道白光轰击到对面的一堵墙,两声巨响,二十几丈墙壁轰然倒塌。龙择天心惊:果然是奇能异士,果然是神珠子!

    龙择天手中紫色气团凝聚,一挥手,两颗夺目的紫色明珠一样的气团攻向神珠子的眼睛,神珠子躲避不开,一声惊叫,也是没等反应过来,神珠子被轻轻提起,也是突然莫名其妙的消失。

    吞云子耳顺子穿云子更是惊骇得目瞪口呆,吞云子长大嘴巴,一阵狂嚎,声震八荒,整个空间如同地震一样地动山摇,耳顺子长耳如同两条巨棍,随着他身形高速旋转将这一方天地搅得风起云涌,穿云子惊声尖叫,破空而起,手中宝剑闪着阵阵寒光直冲而下,对着龙择天的头顶直刺而来。

    龙择天哈哈一笑,一团气体掷入吞云子的大嘴,浑身七彩光芒笼罩,直接进入耳顺子搅动的气旋,头顶莲花托住当空袭击的穿云子的宝剑,一团气体袭入耳顺子的耳蜗,另一团气体轰入上方穿云子的顶门,身体飘摇,一拉一拽一托,三人一瞬间尽皆消失!

    旁边观战的雨尘子和风尘子傻了一样看着这一切,这突然发生的一切,这还没来得及仔细观看的一切,不到四个呼吸,六个人,而且是六个号称已经修行到散仙级别的人,没了!真的没了,消失了!

    太可怕了!

    雨尘子和风尘子战战兢兢,一顿后怕:亏了我们哥俩明智,明哲保身,观棋不语,不然,这消失的人中,肯定包括我们兄弟!

    哎妈呀!谢天谢地!

    但是还没等侥幸完毕,龙择天也是一瞬间将他们二人收进乾坤图。

    龙择天收起气势,将风声平息,然后饶有兴致的观看众兄弟等人与十八名黑衣人的决战。

    十八人初始结成的姜氏密阵已经被众兄弟等人截成六堆,恰好每堆三人。刘白衣林秋风司马环宇聂风公孙虎公孙峰六人每人对付一组,其余人也是饶有兴致的在旁观看,并不时指指点点。司马云修为最高,作为解说向周德旺韦青武中奇马半平陈潮夏等人解说:“你看看,这些人虽然用的是姜氏阵法姜氏剑法,但是内功催发的是一股阴寒之气,剑招毒辣,混合了申破天大仙人独门阴寒神功,可瞬间令敌人体寒气虚,招式滞涩,然后发动突然一击,再加上三人联手,互为犄角,独立形成防御空间,很难攻破。但是,你们看啊,刘白衣出身香南衡香派,向来以身法轻灵著称,再加上他的祖传剑法衡香剑法也是轻灵飘逸,走的是缥缈迷踪步,这三股阴寒剑气倒也奈何不得刘白衣,刘白衣有择天阁主的九阳神功为基础,又有浩然宏大的大道之法为加持,这一战,再也不会多出十招,刘白衣可轻易击杀三人;林秋风不得了啊,居然不用神农九剑,居然纯用九阳神功以阁主的大道之法催发剑招,你看那一串串金色字符,有没有阁主的影子?我的天,这林秋风领悟能力太强,这方面甚至已经超过了刘白衣!我的天,简直妖孽!那边司马环宇,我的后人,居然也在剑招中加持了大道之法,本门的辟邪剑走的也是阴狠路子,但是在环宇身上居然变得堂堂正正,大大方方,一剑轰出,堂皇大气,不下于林秋风的神农剑。感谢阁主,我司马家族后继有人了,脱胎换骨了!再看聂风,龙岩派的剑招中正淳厚,却过于拘谨,用我们的话说就是不求上进,但是,你看看,加持了阁主的大道之法,这剑招金光闪烁浩荡无匹,一招一式都有天地风雷之声,堂堂正正,仿佛教化不听话的孩子,耐心而又庄重,令人忍不住臣服;再看看公孙兄弟,我的天,公孙虎的剑招我们已经见识,这公孙峰更胜一筹,足下居然有气团凝聚,头顶有灵光加持,手中不持宝剑,一双肉掌带动周边风云,一掌拍出,携带雷霆之势,他居然是最接近阁主气势的人,我的天,公孙峰是真正的天才,这些年轻人都是真正的天才!可是,他们都是阁主的结拜兄弟,阁主慧眼识人,当世第一,我老司马五体投地五体投地矣!”

    众人边听他解说,边观看场上形势,竟一时忘了这是生死战场。

    另一边,龙儿和心儿早已经制住了姜氏一门九长老和三十六堂主,也是饶有兴致的观看刘白衣等人的鼾斗。

    柳依依、小健、绿萝、上官小翠、孟晓星、公孙媚瑜等众女刚开始都胆战心惊的看着现场,听着司马云的解说,那担心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异口同声喊道:“加油!加油!”。

    一场生死杀戮居然演变成一场竞技比赛。

    龙择天看着现场,听着司马云的解说,没有插嘴,但是很是佩服司马云的学识和眼力,不过,司马云却没有认识到,龙择天的这些兄弟想胜或者取对方性命的话,早已经结束了,这些兄弟居然不约而同的拿这些人做起了陪练,一招一式的领悟大道之法!

    果然,周德旺再也忍不住,高喊:“公孙虎,你下来,让我去练一会儿!”。

    公孙虎看了看周德旺,说道:“你就能欺负我,你怎么不去换别人?”,话说归说,还是一撤剑,换上周德旺。周德旺兴奋不已,剑招催发,太平派的太平剑法轰然而发,圈住三人,蛮不讲理的横冲直撞,大道之法沛然而出,金色剑光居然惊天动地。

    龙择天惊奇,众人也惊奇。韦青、武中奇、陈潮夏、马半平、王国卫、甚至柳依依、公孙媚瑜轮番上阵,真把这一场厮杀变成演武比赛。

    龙择天笑着说:“你们尽可能训练,注意,不要杀了他们,待到他们筋疲力竭生擒,我有大用!”。

    说着,也不管众人战果如何,向千里外海面上的另一处战场:吕尚和申破天的战场飞去!

    东部辽阔的海洋上空,吕尚和申破天遥遥对峙,两人未动手却已经引动飓风阵阵狂飙滚滚,海面波涛汹涌,大浪滔天。吕尚看见龙择天的到来,知道奄城已经没有大碍,脸生笑意,问道:“那边摆平了?”。

    龙择天一笑,道:“这还要感谢申破天,送来那么多好靶子,正好让我的兄弟们练练手。”。

    申破天看到龙择天来到,脸上现出一丝惊慌,不过很快掩饰下去,平淡的说道:“你们两个联手,还是一个一个来?”。

    龙择天在空中盘膝而坐,就像坐在地上一样,潇洒随意,摆了摆手,说道:“毕竟小弟年纪尚小,怎敢在两位师兄面前逞强?你们继续,我就看看!”。

    申破天眼角都张开了,心道:你他么在旁边虎视眈眈,我还怎么打?

    吕尚却道:“也别打了,没意思,翻来覆去就那点东西,打了多少次了,平局,平局!”。

    龙择天问申破天道:“我说破天老兄,你从哪儿弄来的所谓噶赤山八大仙人?个个长得奇形怪状的,除了那两个什么叫雨尘子风尘子两兄弟还有点人样子之外,其余那六个人简直惨不忍睹,下次你再叫援兵能不能弄些有点人样子的?不吃人恶心人,真是服了你了!”。

    申破天一笑,放松下来,来到龙择天面前,也是坐了下来,饶有兴致的问道:“你有兴趣知道他们的来历?”。

    吕尚也坐了过来,刚才还剑拔弩张的三人就这样在海面上空盘空而坐,像是分别多年的老友,唠起了家常。

    申破天没有继续那个话题,而是话锋一转,严厉道:“龙择天,你知不知道你已经越界了?”。

    龙择天何等聪明,眼睛一眨,故作迷糊:“何来越界?”。

    “你我二人早几年已经商定,我负责大江以北而你负责大江以南,你来泰鲁捣乱,不是越界又是什么?”,申破天怒道。

    “切,原来是这事,你可知公孙派和我是什么关系?那公孙媚瑜是我媳妇,公孙峰早就是我兄弟,公孙家族乃是我老丈人家族,你挑动姜桓和南支一脉对北支公孙一脉进行打压,更令我岳父深中奇寒剧毒,如不是我及时赶到,公孙一门就有灭门之忧,你好意思说我越界?你我争霸天下,凭的是堂堂正正的手段,你玩弄阴谋,到处煽风点火,要将我的亲人置于死地,我不追究你,你还倒打一耙,你的脸皮怎么那么厚?”,龙择天做痛心疾首状,手指申破天怒不可遏。

    申破天看着龙择天,觉得这个家伙才是无理狡辩,但是现在的事实已经确实如此,虽然对龙择天越界心有愤懑,但是人家出于保护家人的的目的,却有干涉的理由。只好回应道:“也罢,今天到此为止,听说你要去京都蓟城,我等你,另外大顺朝现在并不太平,外敌环峙,内部不少势力对朝政不满,各地起义风起云涌,这是机会也有危险,你好自为之吧!”,说着,一阵风起,申破天消失不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