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七章 龙择天再战独孤秀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是你的学弟龙择天!”,这句话令左少荃欣喜异常,对风尘四侠最近风头正盛他早有耳闻,一心想要结交,没想到这风尘四侠竟然是学弟龙择天及其兄弟,这既令他意外又感到惊喜,他知道,就凭南鹿书院校友这一层关系,他相信,龙择天不会袖手旁观。

    左少荃向龙择天拱手示意,高兴地说道:“没想到是大名鼎鼎的学弟龙择天,你看,这葛青还给我打埋伏,想必是要给我一个惊喜吧?”。

    葛青笑道:“事出紧急,一来到这儿就看到了许多事情,来不及与兄长详说,如今择天老弟自己说出来,不比我说出来更好?何况,我不知兄长心意,还以为你一见择天老弟当场翻脸,捉拿他献给朝廷,岂不大功一件?”。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左少荃相撞愤怒,作势欲打葛青,龙择天看得出来,这葛青与左少荃相交莫逆,不愧是同届校友,彼此相互关爱,没有什么上下级关系。

    但这也是两个性情中人才有的关系,类似于独孤秀,孤高和寡,心中所思所想尽都神秘莫测,不容易与人真心相交,也就没有了这种友谊。

    几个人喝茶闲话,突听外头有人来报,独孤秀大人已到,还没等报告完毕,独孤秀依然来到大厅,在龙择天对面坐下,开口说道:“我不知道要和谁谈,你龙择天还是左少荃?”。

    这话阴损至极,明显挑拨离间,龙择天作为客人,而且自己已经说好作为公证人或者调停人的角色出现,不可能越俎代庖,替左少荃当家做主。龙择天眼中似乎无意的瞟了一眼左少荃,左少荃似乎没有在意,对独孤秀说道:“龙择天作为我的学弟,他代替我谈判亦无不可,何去何从,学弟一言而决,我绝无二话!”。

    独孤秀没想到左少荃如此表态,本想在他们二人中掺一些沙子,不成想会是这种效果,只好讪讪道:“既然如此,我代表朝廷与你们二人共同探讨,共同决定会稽的命运!”。

    独孤秀说道:“很多年前,朝廷下决心削藩撤爵,目的是消除诸侯之乱,重新实行中央集权,各地方诸侯削藩撤爵后,所有地方长官直接归朝廷任命,地方武装除少量城防军士和安保组织以及各衙门差役,正规军队归朝廷统一辖制,使军令政令一统,不至于令出百门。地方不再独立收取税收,直接归朝廷收取,地方财政由朝廷按地方税收比例返还。历史上始皇帝的祖制为后人树立了样板,只是后人无能,没有执行好。太后决意效仿始皇帝,重新实行省郡县制,各级官员不再由侯国自己任命然后报朝廷核准,而是由朝廷直接任命。这些在削藩令众已经说得很详细,朝廷知道,各诸侯因为舍不下自己的地盘势力,势必会引起巨大的反弹,不过朝廷早有准备。从北方开始,现在大江以北二十诸侯国均已削藩,朝廷兵马所指,不由他们不同意,大江以南,香南香北和南越也已经完成削藩,只剩下你们这几个诸侯国,难道就不怕大势所趋,非要与朝廷为难?明人不说暗话,我此次来到会稽,兵马已经屯兵于会稽燕子矶渡口和上游的石门渡口,三十艘机动炮船和一百艘人力运输船已经整装待发,如不是今天给择天老弟一个面子,我早已经命令天空几十架飞舟和水面上百艘舰船瞬间攻击,同时,念在你我毕竟校友一场,想给你一个机会,你如果还继续对抗,挥手之间,会稽硝烟密布,战乱不休,致使生灵涂炭,你就是最大的罪人!”。

    左少荃脸青一阵紫一阵,说实话,独孤秀的话并没有错,朝廷削藩也是利国利民之举,强过诸侯各自为政百倍,只是,这么多年以来,朝廷昏聩无能,再加上异族入侵,朝廷各地方势力相互攻伐,造成民不聊生,让很多人对朝廷失望至极。因而,对朝廷的任何政令都心生抵触。比如削藩,动了地方诸侯的既得利益,朝廷又没有相对的能力和威信足以碾压诸侯,因而削藩一波三折,甚至造成朝廷与地方势力的严重对立和对抗,战火已经快要压制不住。面对这样一个朝廷,诸侯心甘情愿削藩是不可能的,要是没有独孤秀这样的强力能臣,再加上世外仙人申破天的推波助澜,三年完成如此壮举之能是天方夜谭。

    左少荃沉吟道:“我有几个条件,只要满足,我将放下武器,接受削藩,如不满足,鱼死网破,不死不休!”。

    独孤秀道:“你尽管提来!”。

    左少荃大声说道:“一、削藩后我要出任会稽总督,自主管制地方政务,每年上缴朝廷的税银在现在的基础上增加一成,其余,朝廷不得在再多加征收;二、保留地方军队防务,在抵御外敌时,听从朝廷召唤,但绝不参与龙洲大陆内部攻伐;三、太后还政于皇帝,不得再参与政务,退回后宫颐养天年!这三项条件缺一不可,否则,我左少荃只好鱼死网破,与朝廷决战到底!”。

    独孤秀大怒,再也没有兴趣和他讨价还价,站起身,以威猛之势直接擒拿左少荃。一旁的公孙媚瑜伸手格挡,被独孤秀一掌扇飞,但是毕竟去势稍缓,龙择天左手一把带过左少荃,接着右掌挥出,与独孤秀缠斗在一起,两人双手相握,如同好久不见的老友,久久不分。

    龙儿和心儿也是急忙飞身来援,只是她们不像公孙媚瑜离龙择天这样近,她们离得稍远,姐妹两个自顾喝茶,全然没有把独孤秀放在心上。却没有想到独孤秀孤注一掷,想要擒住左少荃,龙择天也没有想到独孤秀说动就动,毫不拖泥带水,仓促迎战,虽然制止了独孤秀擒拿左少荃,却没有挡住公孙媚瑜挨的一巴掌。独孤秀何等修为,这一掌便令公孙媚瑜飞出丈远,晕倒在地。

    龙儿和心儿双姝出击,却见独孤秀和龙择天已经破门而出,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龙择天与独孤秀双双一瞬间来到高空之上,龙儿和心儿也已经来到高空,将独孤秀团团围住。龙择天看着独孤秀,说道:“学长还想走吗?事情还没有谈完,你又伤了我的好朋友,没个交代,你别想离开!”。

    独孤秀哈哈一笑,道:“龙择天,你太自大了,你以为你就吃定了我?没有万全准备,我怎敢轻易以身涉险!”,又对空中喊道:“两位娘娘,还不出手吗?”。

    空中一阵悦耳的仙乐鼓荡而来,空气像是平静的水面被一阵风吹动,仿佛泛起微波荡漾。接着两道白衣身影蓦然显形,两道妖艳的身影出现在空中,一人手持瑶琴一人手持竹笛,凭空立在空中,看着龙择天,微笑道:“早想见识公子真容,今日一见,果然没有让哀家失望,一表人才,我见犹怜,今日倒是缘分了,咱们就好好谈谈吧!”。

    龙儿和心儿二话不说,飞向二女,龙儿呵斥道:“小小狐狸精怪,大言不惭,我来陪你们玩玩!”。

    龙择天一看,放下心来,对独孤秀道:看来咱们的架还要打,直到你肯坐下来谈判为止!

    独孤秀道:“那就看看,你又长了多少本事!”。

    龙择天决议对阵独孤秀,他要用实战检验一下,他刚刚领悟的大道修为,到底是什么层次!

    龙择天这一次没有动用天笼神功,以九阳神功为根基,双手凭空一扯,双手间凭空出现一杆闪着黄金色光芒的巨笔,说道:“儒释道本一体,儒教人释度人道化人,看看我龙择天的大道,是否能教人度人化人!”,说着,大笔挥洒,面前空间如同宣纸,灵气为墨,紫气为基,大道为意,一串字符闪烁着灿烂的金光,蓦然出现在眼前:“天地有恒,大道无私!”,八个金光闪闪的大字轰向独孤秀。

    独孤秀眼见那紫色巨笔非同寻常,龙择天书写的八个大字携带天地之威澎湃而来,感到一股偌大无比的威压扑面而来,赶忙运转天地囚笼奋力抵挡,不让携带奔雷之势的字符轰击到身上。

    龙择天此刻完全进入自己大道的顿悟之中,这是他第一次将自己领悟的大道完全发挥出来,心中快意无比。信手挥笔,天地再一次变幻,一股冷冽的气息骤然而生:“私者一时,公者千古!”。

    独孤秀只感到天地寒气逼人,只好调动自己的寒冰阴气奋力抵抗。

    龙择天释放顶上三花,莲花升腾,天地转眼变得温馨馥郁,一片生机:“作德心逸,作伪心劳!”。

    独孤秀看到带着教化之音的大字闪烁着无穷的光华扑面而来,如同晨钟暮鼓,令他心醉神迷,直觉感到十分危险,急忙祭出雷电神锤,一击之下,却如同在瓮中击钟,反震得自己头晕目眩,只好收起雷电神锤,运转天地囚笼,奋力抵抗。

    龙择天越领悟越觉得大道之道无穷无尽,此刻仿佛天地交融人天合一,自己就是道,道融于己。自己三世追寻的大道之道仿佛就在眼前,令人心驰神往。

    “为世忧乐,君子之志;为己忧乐,小人之志;德者不孤,善者广闻;身正而令,无所不从!”,龙择天以此刻以天地灵气作笔,感悟为灵,独孤秀的气场为纸,这空间好比教室,讲一堂亘古唯一的一堂教化之课栩栩如生的展示出来,令天地变色,宇宙动容。

    独孤秀此时已经捉襟见肘,初时还偶尔反击,此时,固定在自己的天地囚笼中,被压迫得毫无反抗之力,苦苦支撑。

    龙择天足下生莲,托举着他徐徐而升,天地紫气灵郁,仿佛花开似海,一片极乐净土:“生死炽然,苦恼无量,发大乘心,普济一切,愿代众生,受无量苦,慈悲广济,舍己度人,无边法力,得正菩提,超拔苦难,往生极乐!”。龙择天如顶天立地的就难佛陀,威严慈悲,悲天悯人,一串串字符应声而出印在独孤秀的天地囚笼之上,那囚笼如同实质一般,发出闪闪金光,观光外围紫色光芒缭绕,整个囚笼真的成了囚禁独孤秀的囚笼。

    “天地有恒,大道无私!私者一时,公者千古!作德心逸,作伪心劳!为世忧乐,君子之志;为己忧乐,小人之志;德者不孤,善者广闻;身正而令,无所不从!生死炽然,苦恼无量。发大乘心,普济一切。愿代众生,受无量苦。慈悲广济,舍己度人。无边法力,得正菩提。超拔苦难,往生极乐!”

    龙择天回味着自己的感悟和总结出的大道法则,那法则大道之力果然撼天动地,虽被龙择天控制在天地之下,但是,已经超然天地之外。龙择天哈哈一笑,看着被囚禁的独孤秀,问道:“学长,我龙择天领悟的大道法则之力如何?可看得过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