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首鼠两端的五羊派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司马文英司马空说道:“司马环宇是二儿子,司马环洲是你的大儿子,如今环宇跟了龙阁主,环洲却是跟了申破天,你大哥司马云被龙阁主生擒,也跟了龙阁主,看来我这一大家子要分成两派喽!”,说完叹了一口气,继续道:“不管跟了谁,我希望我的家族以后要走正道,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再也不能为祸天下了。我听说许多关于龙阁主的传说,他自降生在龙洲大地,就是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的,我相信他,所以,今天我把话放在这儿:以后我五羊派司马家族,以龙阁主马首是瞻,为了天下苍生,龙阁主可以随意支配我家族资源,包括钱财物,无一不舍!”,司马文英掷地有声的说道。

    龙择天起身,向司马文英深施一礼道:“司马族长太客气了,我龙择天当不起老族长如此厚爱,我龙择天闯荡天下,不是一己之私,不为名利,只为打造一个太平世界,让天下百姓安居乐业。这期间,那些大家族可能要吃些亏,要付出些,但是我龙择天也不能将天下所有大家族吃干榨净,造成另一些人民不聊生。天下是天下人之天下,天下财富理应共享,只要百姓日子过好了,你们这些大家族才能长治久安,不知我说的可对?”。

    “哼!天下是天下人之天下,说的好听,难道我家族千年财富要分给那些贱民不成?”,司马环涛怒道。

    龙择天转头看着司马环涛,道:“请问环涛长老,哪些是你司马家的财富?”。

    “当然是目前我们所掌控的一切财富!”,司马环涛不屑地道。

    “好极了,是指你们现在能掌控的所有财富,这话一点没错,可是你们还能掌控多久?你们侵占的数百里良田,名山大川,江河湖泊还有商埠买卖,都是你家的,未来呢?当百姓造反,拿回本应该有他们的一分财富时,是不是你们就要杀人?在这个过程中,你们被杀是不是也很合理?我说财富乃是天下人之财富,天下人共享,南越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你司马家族要贪心到什么程度?要掠夺整个南越财富为己有?人世间的争斗无不起源于一个贪字,你如果贪婪无限,势必会引起别人的反抗,争斗就在所难免。我龙择天就是看不惯你们这样的大家族的贪得无厌,所以,我就要联合老百姓造你们的反,这也是天经地义的说。我根本没有指望你们会主动舍弃你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但是我会组织百姓向你们要回来,这就是我和你们不可调和的地方!”,龙择天面部表情清淡而自信,说出的话掷地有声。

    “那只有打过才知道,看你有多少本事拿走我多少东西!”,司马环涛怒道。

    龙择天没有搭理他,转头向司马文英说道:“至于刚才老家主说以我龙择天马首是瞻,错了,如果你真的以天下苍生为念,你应该把你们家族侵占的特别是通过杀人放火侵占的别人的财富归还给人家,如此,百姓感念你们的恩德,你们家族也就能平安度过这天下纷乱。如果你们依然如此贪得无厌,继续为祸百姓,待百姓被逼的走投无路,纷纷揭竿而起,到那时,你们想保住祖宗牌位都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我龙择天不才,愿意成为百姓造反的领头人,到那时,不是你们研究是不是以我龙择天马首是瞻的事宜,而是研究如何才能杀了我的事宜,今天我们会面,只会有两种结果:一是我们合作,你们让利给百姓,我保你们家族平安长久;二是我们不欢而散,从此敌对,你们胜则你们暂时平安,我胜,则你们鸡犬不留!就这么简单!”,龙择天气势恢宏!

    现任家主司马空是司马环洲司马环宇和司马环涛的父亲,从心里讲,他偏向于龙择天,但是,长老会除了司马云已经被龙择天收服,二长老司马端及一下长老都对龙择天比较敌视,特别是最小的长老司马环涛被莫名其妙的磕了一顿之后,对龙择天更是不共戴天。此时,听到龙择天的话,他们虽然没有出言反驳,但是面露忿色,已经快按捺不住,之时等待着老族长一言而决。

    司马文英其实此刻已经震撼不已,龙择天的话是威胁也是机遇,所谓天下事有得必有失,你不能指望什么都不付出就坐享其成,要使家族长久,舍不出一定的代价,人怎么能平安!正要开口说话,忽然门外你有人喊道:“启禀老祖,天一道馆的人求见!”。

    司马文英闻言,诡异一笑,道:“有请!”。

    龙择天注意到了司马文英诡异的笑容,深知他叵测的心里,心道:也好,用天一道馆立威,恰逢其时。

    天一道馆的人将长老阁大门团团围住,三个奇形怪状的武瀛人腰别宝刀气势汹汹的来到大堂,向司马文英稍一拱手,算是行了礼,大声说道:“司马老族长,听说我们道馆的天大仇人来到你们五羊派,我们五羊城的天一道馆馆主安东门馆主非常气愤,责问五羊派为何不将罪魁祸首绑缚给我们,还要以上宾之礼待之,如此是不是和我们天一道馆过不去?馆主命令我等,此番务必将此恶贼拿下带回道馆,还请族长不要阻拦!”。

    司马文英呵呵一笑,道:“天一道馆到我司马府拿人,还动兵包围我长老阁,恐怕也令我五羊派颜面尽失,我五羊派与贵道馆虽无深厚交情,却也是历来井水不犯河水,到我门中,拿我的客人,我不要面子?”。

    这司马文英只是说丢了面子,却丝毫没有回护龙择天之意。龙择天聪明若此,怎么会不明白司马文英的小心思?于是跨出一步,对来人说道:“你要找的人就在你面前,听说你要带我回去,好的,我这就跟你走!”。

    来人有些意外,本想着事情不会如此顺利,即使要带回龙择天也要费劲不少周折,谁想到,龙择天根本不反抗,说走就走,这到让来人准备的好多说辞排不上用场。

    “龙阁主且慢,你是我司马家族的贵客,岂能说走就走?”,司马文英面红耳赤的看着天一道馆来人,喊道:“难道你们天一道馆就这么不把我司马家族放在眼里?来人,将他们拿下!”。

    龙择天看出这司马文英在做戏,也不拆穿,说道:“司马老祖不必如此,反正这天一道馆我都是要走一趟的,正好,有人带路,也省去了我的麻烦!”。

    司马文英还待说话,龙择天示意他不要开口,转头对心儿和公孙媚瑜一招手道:“我们走!”。

    其实,龙择天本想让心儿和公孙媚瑜留在司马府,但是终究对司马家族不放心,虽然对心儿的修为充满信心,但是毕竟在别人的地盘,一个不慎,落入陷阱也不是好玩的,所以干脆将她二人带在自己身边。

    见龙择天随同天一道馆的人渐行渐远,司马文英沉思了一阵儿,吩咐道:“司马端,你亲自秘密前往天一道馆,观察形势,看看龙择天是否真如传闻所言神通广大,要看清首尾和来龙去脉,这牵涉我们家族下一步的决策,务必看仔细!”,司马端应声而去!

    一路上,几个武瀛人小心戒备的同时,还流着口水看着公孙媚瑜,那表情的猥琐程度,几乎令公孙媚瑜当场发作。只是碍于龙择天严厉制止的眼神,勉强克制,心道:等着到了你天一道馆,我不杀光你们我就不是公孙媚瑜!

    龙择天三人随同天一道馆的人终于来到了天一道馆。龙择天是一个善于观察的人,一看这道馆的地理位置处于城中心,就知道这道馆在五羊城是一个横行霸道的存在。再加上高大的门楼,占地极广阔的庭院,九曲八折的建筑,这武瀛人在五羊城的地位可见一斑。龙择天心里愤怒:堂堂龙洲地盘,被外族如此明目张胆的占据了核心位置,可见南越侯国不是窝囊无能就是与武瀛人沆瀣一气。突然又想起了陈潮夏,不知那小子怎么样了,陈氏王族不复存在,但是这南越都督还是陈氏的,会不会改邪归正?司马家族已经分化,剩余的顽固势力也不足为惧,哼哼!我就让那些观望的人通过这一仗彻底死心!

    龙择天三人信步走进天一道场的演武场,只见演武场北端四个高背座椅呈弧形排列,四把椅子坐了四个人,本来这四把座椅不合常理的宽大,说是座椅,不如说是四张巨型的靠背床,椅背高大,黑色皮质,油光锃亮,显得华贵而威严,再加上四把椅子上端坐的四个人,身形巨大,偌大的椅子被他们一坐,也没有显得宽松多少,令现场气氛异常压抑。龙择天看到这四把椅子,也没有在意,但是,空中几道一场恐怖的气息,却令他感到意外:果然,这天一道场不能小觑。

    龙择天看着那四把椅子及围在演武场周围黑压压的人群,问道:“哪位是当家人?谁说了算数?把我找来,不会就是见你们这四头肥猪吧?”。

    四把椅子上的方面大耳的四位巨型大汉闻听此言,大怒,其中一人道:“小小龙洲懦夫,竟敢如此无礼,我乃天一道馆四大护法之一慕容花,那位是吴桂孙,全友智和杜胜腾,听说你小小小子杀了我家少馆主武西门,本想以武力缉拿你归案,未成想你竟然如此识时务,自觉来投,作为尊重,我们决定给一个全尸,这个小妞留下,你们两个现在就死吧!”。

    龙择天没等说话,旁边公孙媚瑜大怒,早已经恩奈不住,抽出腰间宝剑就向慕容花冲了过去。龙择天一惊,心道:这小妞也太沉不住气了,也不看看对方的修为,随便一个人,掐死你这小妞如同碾死一个蚂蚁一样,那可是大至尊顶峰的修为,你一个初级至尊不到的修为,和人家硬拼,无异于以卵击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