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独孤秀面见龙择天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刘白衣深感责任重大,林秋风也一改往日的浮躁和莫不经心,慎而又慎的沉思点头,聂风、周德旺和公孙虎都有点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统帅一支三万人的军队。龙择天鼓励道:“你们都不用担心,毕竟你们都是南鹿书院学子,武功修为都已经是尊者,司马环宇和聂风也临近至尊边缘,但凭修为你们已经足以震慑军中,再加上你们的军事素养都有一些,边学边做,很快就可以成为威震一方的军事豪杰,我相信你们,你们也要相信自己,好好努力,我们一定能行!”。

    众兄弟被他说得热血沸腾,龙择天对几人说道:“我不准备插手你们的具体事务,这三十万人的整军工作都交给你们,我要的是你们整顿之后的这支俘虏军统帅得力,军纪严明,令行禁止,不担心哗变的一支忠实忠心于你们总统帅部的一支铁军,是未来跟随我龙择天争霸天下的铁军,暂时先散去吧,你们可以从这支大军中挑选一些合格人才充实到你们中间来,使管理更细致,措施更得力,尽快将这支军队掌握起来,你们自己研究,我还有别的事,去了!”。

    众兄弟面面相觑,龙小弟说走就走,留下我们几个愣神。过了一会儿,刘白衣沉声道:“择天兄弟既然已经把这么重要的整军工作交给我们,我们就必须把这件事情做好,没有丝毫可以偷懒的余地,我们先开个会,商量一下下一步怎么办。”。

    龙择天找到木红杉,令他集合手下队伍,留下十万人驻守昌怀城,另外二十万人随同他一起向肇州城开拔。

    途中拦截住从肇州城赶来东西夹击南越国二王子大军的胡英,向他说明已经不需要赶往昌怀城,命令部队迅速返回肇州城,并做好肇州城防御,南越国绝不会坐视肇州城失去而不理,必然起兵攻打。虽说龙择天控制了二王子,但是一国之利岂是因一个王子而能改变的?到时宁可抛弃二王子,也不会被龙择天胁迫,所以,龙择天急着往回赶,也是将胡英带回,加强肇州城的防御。

    龙择天集合两股队伍浩浩荡荡向肇州城进发,一路无话,抵达肇州城前沿,龙择天安排木红杉前往肇州城东二百里处的关隘余庆峡驻守,那里是南越国东部的一座险关和城镇,交通要冲,肇州城想平安,余庆峡非守不可。龙择天相信,凭借木红杉的修为和军事素养,余庆峡必定被打造成一只万夫莫开的险关,防卫肇州城的力量也是空前强大。

    龙择天叮嘱木红杉:“木前辈,你到余庆峡之后,立即占领余庆镇,城里军事管制机构,将民治权和防卫权都拿到手,另外立即组建情报队,重点刺探南越国所有政权、军事、商业、民间势力,其他侯国势力和另外几个大陆的信息。南越国东、南均连接浩瀚大海,为龙洲大陆海上交通的要冲,与外大陆通商交流的窗口之地,历来繁华无比,同时也是鱼龙混杂,是龙洲大陆最为混杂混乱之地,就连朝廷对南越国的掌控也虚弱不堪。我们需要南越国的一切情报,希望木前辈以余庆镇为起点,将情报势力向东向南辐射,这是认知敌我的必要手段,切记切记!”。

    木红杉作为老牌军人,当然知道情报的重要,立下保证之后,率队向余庆峡进发。

    而龙择天和胡英,率军进驻肇州城。

    城主师太雷已经进入龙择天属下的角色,这些时日不敢怠慢,按照龙择天的吩咐,已经稳定了肇州城局势,各衙门口一切按部就班,过渡正常。胡英的到来,顺理成章接管了肇州城所有防卫治安,龙择天也毫不客气住进师太雷让出的城主府,改为择天府,龙择天按照自己的思路,组建择天阁大本营,自认阁主,吸纳一些江湖散修进入择天阁,其中修为最高的一位初级至尊修为,名叫洪大陆。这人三十多岁,在肇州城打家劫舍被龙择天擒住,一番恩威并施之后,洪大陆终于感激涕零的投身到龙择天门下。另外还带来了几十名江湖散修,都是宗师到尊者修为。龙择天经过一段时间的整顿,将这些江湖散修打造的如同铁板一块,对龙择天更是言听计从忠心耿耿。择天阁,终于有了些许模样。

    但是,龙择天始终念着南鹿书院和龙村、盘龙川的人,那些人才是龙择天可以托付后背的生死依赖,龙择天盼着他们早日到来。

    没盼来那些人,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一位名动大陆但龙择天从未见过的罕世奇才。

    独孤秀悄无声息的来到择天府,很有礼貌的要拜见龙择天。

    龙择天从木红杉口中知道了一些关于独孤秀来到香南,制服花不谢的一些信息,但是,他没有担心,他知道吕尚回归香南国,一切危机手到病除。但是,令他意外的是吕尚没有制服独孤秀,这独孤秀居然有恃无恐的来到肇州,面见自己,这令龙择天有些纳闷儿,不知道独孤秀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但是这人必须一见,一方面听听他想干什么,另一方面也想掂量掂量着独孤秀的斤两,知己知彼。所以龙择天也没有刻意怠慢或者来个下马威,只是带着心儿来到前厅,面见独孤秀。

    看着面前的独孤秀龙择天有些意外,威震大陆名声远扬的南独孤,面向特别年轻,也就是三十多岁的面容,一袭黄衣紫袍如蟒袍罩身,显得高贵而不庸俗,精心剃掉的胡须说明主人特别重视外貌保养,面白如玉,风流洒脱之态欲内敛而外放,整个人清新脱俗,含蓄而深沉。不知怎地,龙择天看着沉静的独孤秀竟没有丝毫敌意,反而有种亲切之感。

    独孤秀此刻两眼注视着龙择天亲自手书的一副字画:朝夕争日月,亘古求胜天。字迹毫不掩饰的肆意夸张,显示出主人不拘一格的大气豪情。独孤秀好像没有注意到龙择天的出现,专心看着这副字画,口中反复喃喃自语“朝夕争日月,亘古求胜天!”,好大气,好志向,好才干!独孤秀忍不住击掌,转身看向龙择天,由衷道:“学弟果然是亘古第一天才,名不虚传,只这十个字,足以堪称古今第一人!”。

    龙择天飒然一笑:“学长见笑,小弟年幼却不知天高地厚,少年轻狂,有此狂妄之语还请学长不要见怪才是!”。

    独孤秀看着龙择天双眼晶亮,说道:“学弟果然人中龙凤,盖世学识盖世修为再加上盖世容颜,连我这几十岁的须眉男子都要拜服了,何况其他人?”,看看心儿,更是由衷赞叹:“果然凤舞九天,容颜无双,哪怕九天仙女,也不过如此,学弟有福了!”

    龙择天亲手沏茶,将自己珍藏的盖世好茶聂风带来的世间稀有的龙岩茶沏了一壶,亲自斟满,双手递给独孤秀,请他坐下。

    龙择天对他的尊重出乎独孤秀的意料之外,他在客位坐下,请龙择天居于主座,明显是投桃报李,以示尊重。

    龙择天客气一下,便泰然而坐,毕竟,自己是这里的主人,坐主位也是理所当然。

    两个人先从共同的南鹿书院说起,又说了很多别的客气话,慢慢切入正题。

    独孤秀左手端起茶杯,右手拿起茶盖,用嘴轻轻吹起茶水,蓦然,一股水柱伴着茶香和微红的色泽直直而起,约一丈高的水柱悄无声息,如同微红色的木棍一般耸立在空中。

    龙择天微微一笑,同样的动作,似乎轻描淡写,一股同样高的微红却有些发紫的水柱与独孤秀的水柱遥遥对视。龙择天客气道:“学长请用茶!”。

    独孤秀微微一笑,收敛气息,水柱波澜不惊,平静的回到茶杯内,没有一丝水滴外溅。

    龙择天“哈哈”一笑,同样的动作,同样的效果,却更显随意,举杯向独孤秀示意。

    独孤秀面容和蔼,更显亲切,道:“学弟果然不愧天才之名,我远在京畿朝堂,早闻学弟大名,如雷贯耳,曾与太后聊过,他问过我,我与学弟你谁更担天才之名?我有过些许自信,毕竟学弟年级太小,今年也就十几岁,与我这个年近半百的中年人比起资历阅历毕竟差上一筹。但是后来,随着你的信息的增加,这种自信竟动摇起来:学弟出生,天降异象,圣人灌顶承继三家;入学堂不跪宗师不跪天地,虽一无所学却学贯古今;入南鹿学院初次考核,做文章惊天下,考武学惊至尊,破奇门研讨阵法;试炼之境入死地而重生;与仙人对决于香水,不落下风;香南巨变应对有度,收昌怀占召关得肇州,一夜破敌精兵数十万;自建择天军自领阁主。学弟,这桩桩件件,学长我如被惊雷震耳,怎能不倾慕学弟的亘古之才?我与申破天兄长曾谈及过你,就连他对你也是钦佩有加忌惮有加,如此人物,做学长的不来拜访,岂不错失莫大机缘?哈哈,学弟,为兄的这厢有礼!”,说着,竟真的再一次站起身,对龙择天躬身行礼。

    龙择天赶忙还礼,说道:“独孤兄长身为学长,岂能以此礼数见识学弟,小弟惶恐,担不起,还请兄长莫要难为与我!”。

    “哈哈,学弟如此大才,却谦恭有礼,学长倍感欣慰,如此,我们可以无话不谈,无可不谈,敞开胸怀直抒胸臆,愚兄要问学弟几个问题,如有冒犯之处还请还请多多谅解!”,独孤秀喝了一口茶水,看着龙择天,语气真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