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纷乱香南国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吕尚、杨再兴、木红枫三人腾云驾雾般急三火四的赶到香水城,先到南鹿书院,见书院山门紧闭,庞大的巡逻队伍严密的看守城门。吕尚等人不愿意耽搁,直接从空中进入书院。杨再兴直接冲入长老院,见长老院内也是重兵把守,守卫层层叠叠。杨再兴急不可耐,高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因何在我长老院盘踞?”。

    众兵士一刹那间将三人围住,其中一名武修傲然答道:“我们是独孤大人手下城防护卫队,奉独孤大人之命在此看守南鹿书院要犯,你们又是什么人?竟敢如此胆大包天,擅闯禁地?”。

    杨再兴心道:“我本就是此间主人,什么时候我回趟家变成擅闯禁地了?”,心中愤懑,高声怒喝:“挡我者死!”。

    杨再兴发怒,神念连同体内浩然之气同时迸发,挥掌拍向那斥责之人。

    看守人共有五十人之多,都是尊者以上层次的高阶武修,其中有不下十人为至尊级,其中为首之人乃是大至尊级数的至高武修。杨再兴澎湃的掌势呼啸而来,那为首之人急忙呼叫道:“各位结阵,激活防御阵法和结界!”,边说边举掌相迎,一声巨响之后,对掌的杨再兴和那人各退开半步,显然,结果是半斤八两。

    杨再兴心中吃惊,看着人的面向和口音,确定是南越国来人,难道是南越国五羊派来人?难道这南越国真的江湖朝廷一起发难要瓜分我香南国?杨再兴越想心越急,运起十成内力聚于手掌,只见杨再兴手掌泛红,就连周边的空气仿佛也骤然升高,炙烤着人呼吸都困难。杨再兴用力挥掌,一股如同决堤洪水般的气势奔向面前的敌人。

    那人轻描淡写闪身而退,杨再兴猛烈的掌风呼啸而来,却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那人面露耻笑之色,一脸轻松。

    杨再兴面色绯红,不但是急催烈阳掌引起的,也是气的。

    木红枫向前,也要向前助阵。吕尚拦住,说道:“这是有高人在此布下了结界,一般来讲,结界乃是取用自然物事依托各类阵法加上一些秘制法术而成,阴阳结界一般都会被设下结界,防止鬼物肆意外泄,也防止阳间人士误入歧途,僧侣结界或为斋戒或为施法或为护教等,以五相八相或十七相等,做自然界或者作法界。如果龙师弟在此,凭他佛道兼修的大修为,定可轻易破此结界。以我的眼力,暂时看不穿这是哪种结界,不过,我们不如先入王宫,看看花院长如何?”。

    杨再兴和木红枫听罢,也是无可奈何,凭着吕尚的修为,暂时也没有办法攻破结界,

    也只好暂时先到王宫走一趟,看看能不能先将花不谢院长就下来再说。

    三人转瞬之间来到了王宫,王宫大殿仍然废墟一片,但是王宫内院却是戒备森严。三人隐遁进入王宫议事殿,想打探一些消息。吕尚秘密传音另外二人,让他们就近埋伏,不用随他一起潜入议事殿。二人明白,这是吕尚担心他们修为不够,潜入议事殿怕是被独孤秀发现。二人虽然尴尬,但是也是我可奈何,人间极峰大至尊和仙人还是有莫大差距,也不怪人家不放心,事实就是事实,承认也就心安了。于是二人同从吩咐,就近隐伏,静观其变。

    吕尚化为清风,和煦地吹入议事大殿。之间议事大殿高高的平台上端坐一人,正是独孤秀,平台下两厢站立着香南国新就位的文武高官,大王子则在独孤秀身边靠下一个身位的位置,摆放了一张椅子,无精打采的坐在上面。

    独孤秀!似无意似的拿起放在几案上的宝剑,那宝剑外窍金黄,上镶嵌九粒红蓝宝石从剑柄处延伸到剑尖,显得金碧辉煌。独孤秀把玩,“噌!”的一声拔出宝剑,一瞬间,剑光耀眼,整个大殿一刹那像是被一股强光洗礼,令人双眼暂盲。独孤秀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询问众人,道:“众位可知此剑之来历?”,无人言语,他又自说自话道:“此剑乃是太后独有,太后年方妙龄之时,从她老人家的师尊三霄圣母处得到此剑,自此后,这柄剑伴随他老人见纵横龙洲天地,不知斩杀了多少妖魔怪鬼江湖宵小。她老人家毕生志愿,将这七零八落的龙洲再一次一统,恢复堂堂皇朝威严法度,不使山河破碎。此次本宰辅来此,也是奉了太后懿旨,帮助香南侯国稳定局势,也是要从香南开始,裁撤藩爵,恢复州县,重新实行中央集权,改变目下各诸侯各自为为王尾大不掉之状况,纳兰莲大王子,你作为太后一脉,久受太后重恩,如今为何不念及太后以天下为念的一片苦心,自动撤藩,为天下做个表率?你先向天下发个通告,知会天下,宣告你自动削去侯爵王位,自领香南都督,算是你头一个做了样板,太后岂能不念及你莫大功勋?今时今日,我们关上门说起自家话,我为官几十年,最大的心愿也是龙洲一统,天下归一,这一点,我与太后心意相通,并且也为之奋斗了几十年。今香南大难,但何尝不是一种机会?香南侯国经此大劫,无力于诸侯,更怕邻国伺机瓜分,希望朝廷保护,自愿撤藩,削去王位,请朝廷保护,这是多么有善于龙洲大陆和我大顺朝的壮举,你等何乐而不为?”。

    大王子纳兰莲埋头不语,但是从瑟瑟发抖的身形来看,他一再压抑着自己的愤怒,几乎到了迸发的边缘。

    费仲站出来走到台阶前,高声问道:“独孤大人只是说奉了太后的懿旨,那么请问,皇帝陛下有何旨意?我大顺朝,终究是皇朝天下,金氏之皇朝,没有皇帝的旨意,我等怎可轻易撤藩?请问,我大顺朝究竟是那氏天下还是金氏天下?”。

    独孤秀看着费仲,威严说道:“你此话一出,已经犯了死罪,不过我可以回答你这个问题:大顺朝当然是金氏为皇帝,但是自从太后母仪天下,就开始呕心沥血辅佐三代帝王致力于龙洲一统之宏图霸业,试图一举恢复本朝先祖之辉煌。太后老人家自知后宫干政不容于世俗,故两代帝王均不是太后嫡亲子孙,为的就是堵住天下悠悠之口。但是,一颗为龙洲万亿子民之心始终痴情无悔,她老人家为的是什么?不就是看到龙洲大陆四分五裂而心有不甘心有不安吗,不就怕后代子孙无颜见金氏皇族之祖吗?此番太后老人家执意撤藩,归根结底就是要一统龙洲,光大大顺朝之宏图伟业,上对得起苍天列祖,下对得起大顺朝子民,而且,太后英姿勃发雄才大略比之过去赫赫威名的女帝王不知强上多少倍,我等听从太后召唤有何不可?一些不明真相的蠢材贱民,凭空猜测皇朝内幕,以期分门别类各归旗下,其狼子野心无外乎投一方之所好平步青云而已。你费仲及你的师尊刘子林不干正事,专门扒窃皇朝内幕,投机钻营到皇帝陛下脚下,蒙混天听阿谀逢迎,从小小的里长狱卒平步青云到侯国宰相尚书,可耻行径与窃国何异?今日大堂议事,你若识时务,听从太后朝廷的旨意,本宰辅也就不追究了,没想到你居然有胆量跳出来,不杀你怎能对得起太后对得起苍天!”,独孤秀伸出手掌,将费仲凭空吸到近前,一阵阴冷的寒风骤然降临于大殿,然后迅猛的扑向费仲,费仲顿时被冻成人形冰棍。独孤秀手指轻弹,那人形冰棍猝然崩碎,变成一地碎屑,独孤秀再一挥手,那满地碎屑被一阵风吹得无影无踪,大殿干干净净。

    大殿中所有人均噤若寒蝉,不敢吭声。

    独孤秀站起身,巡视全场,浑身散发出神秘光环,一股轰然之气澎湃激荡,傲然说道:“我虽不是香南出生,但是却在此度过了少年韶光,再加上我是香南南鹿书院的学生,无论如何都对香南有半个桑梓之情,香南作为龙洲重地大顺朝重点经营区,对朝廷十分重要,太后削藩之心日益坚固,不容置疑,香南作为太后一系的地盘,更是承担太后的希望,理应做出表率。可是,一些人不识时务,为一己之私利阻挡滚滚大势,固守既得利益,其下场必然可耻可悲,今天费仲就是例子,我不希望有人重蹈覆辙”。

    吕尚此刻也是极为震惊,这独孤秀的修为层次明显已经超出这块大陆的范畴,比先前认为的半仙之体明显高出不少,虽然仍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纵观整个大陆与龙择天一般都是无敌的存在。这样的人和申破天搅在一起,极为难缠,可是龙择天一统天下的绊脚石。只是,独孤秀也有心致力于此,也是要一统龙洲,只不过他是保皇派,和龙择天的建立大同社会理念完全不同,注定成为对手。心下思忖下一步应该如何应对。

    独孤秀对大王子说道:“大王子,你作为太后的直系族亲,理应响应太后的号召,从你开始,上书朝廷,自愿撤藩,自领香南都督,其余王子由朝廷统一分配职务,召见二王子十王子速来都城议事!”。

    大王子此刻已经没有任何争辩之心,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太后有削藩之心,这独孤秀又如此强势,事不可为,也只好明哲保身。于是应承道:“本小侯听从太后懿旨,自愿撤藩,并马上召集其他王子来都城议事,并通告天下,香南国改为香南省,归顺朝廷,统一管理。独孤大人,你看可好你?”。

    独孤秀大手一挥,朝阶下众人命令道:“各自回去,该维稳的维稳,该防卫的防卫,等朝廷圣旨下达,省内各官司衙门农商军事各就各位,从此香南将进入新时代!”。

    众人退去,大殿寂静,独孤秀对着空气说道:“果然是神仙,化物为无形,人与自然一体,不露行藏,不受天机之扰,令人着实倾倒,吕大仙人,该露面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