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边境之战(六)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杨再兴恨来人装逼过甚,飞到空中与那人对峙,来人虽是中年,但是风流倜傥,长发长髯随风飘荡,一副出尘之姿,仙风道骨,端的世外高人模样。杨再兴不屑道:“这不是我的学生兼校友,前天下第一的南独孤独孤秀大人吗?怎么不在朝廷做你的太尉高官、第一国师,却跑来此地装逼,有何见教啊?”。

    来人正是出身香南南鹿书院、天下第一书院北麓书院的院长、尚书苑第一宰辅、号称修为学识天下第一的南独孤独孤秀。独孤秀见杨再兴不客气,也不动怒,客气道:“原来是杨学长兼老师大驾在前,学弟有理!”说着,轻施一礼。

    杨再兴不耐烦道:“收你那装模作样的恶心样,你虽号称天下第一,修为学识公认天下无双,我也经常在学生们面前提起你的大名,让他们以你为榜样,但是也仅限于修为学识,你的对黎民百姓的态度,你一心给朝廷卖力的投机钻营的恶心劲儿,我是非常不佩服的,不知你今日来出于何种目的,想干什么,香南国无辜遭受大难,你来莫非是也想飞一杯羹?”。

    独孤秀一笑:“学长此言差矣,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香南国无论怎么独立,都是我大顺朝版图,香南国遭此劫难,朝廷岂能不闻不问?作为朝廷大员,身受皇恩浩荡,皇上重视太后垂青,作为臣子敢不效犬马之劳?何况,香南侯爷乃是太后近支,血统高贵,那氏一族都十分痛心,考虑到我出身香南,更与南鹿书院渊源颇深,故而先叫我了解情况。谁知到这里之后了解的情况却令我十分震惊:南鹿书院趁侯国遭难之机,逼迫大王子孤身入城,更夺了他的兵权,城内防御和王国政事被南鹿书院轻易剥夺;院长花不谢以太上王自居,挟持王后敕令王子,擅自任命各级官员,且任人唯亲嫉贤妒能;更听从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娃之令,穷兵黩武,杀伐征战,弄的百姓疾苦不堪怨声载道。朝廷接到线报,仔细了解情况,各侯国州府更是联名上书朝廷,希望朝廷出兵平叛,安定河山。我念及乡土之情,同学之谊,力劝皇上太后暂息雷霆之怒,容我先以摇唇鼓舌之能平定骚乱,也免得我的桑梓之地战火纷飞,生灵涂炭。哪知,我先到香水城,花不谢态度蛮横拒不听从劝告,还威胁大王子等人如不听他的,南鹿书院所有学生军将举众造反。柳青华等人也是顽固不化,油盐不进,非要与我一争长短。我为大局着想,不得已,控制了他们,这就赶到这里,劝你们罢兵回城,辅佐大王子上位,换取香南国天下太平,如此行事你们何乐而不为?简直愚蠢透顶!”。

    杨再兴越听越心惊,越听越愤怒,及至听到花不谢院长已经被控制,他在也忍不住,怒号道:“你把花院长怎么样了?”。

    “没什么,现在侯国水牢享福呢!”。独孤秀一脸轻松。

    “卑鄙无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侯国突遭大难,花院长与龙择天第一个想到的是卫护王室后宫的安全,阻止大王子带兵入宫是防止大军入城带来安全隐患,花院长和龙择天组织学生军主动护卫城内治安,更是与大臣们商议,补充因突遭意外匮乏的王朝中的大臣,使王朝在风云变幻之际确保了政局的平稳过度。为了防卫侯国平安,龙择天不惜性命之危莅临前线,惩罚一切敢于来犯之敌。请问:侯国遭难之时,四邻相机虎视,意图趁机浑水摸鱼,我们作为侯国子民难道不应该积极防御和自卫?非要等到你们那个无能的朝廷来就我们于水火?我们积极组织自救,被你们说成是干预朝政,我们对外防御防止侯国陷入无尽的战乱被你们说成是穷兵黩武,我们稳定朝政被你们说成是挟王子与王后任人唯亲嫉贤妒能,如此混淆黑白,被你这张嘴喷出来怎么会如此顺口?大顺朝立朝数百年,越来越无能,朝中里通外族者有之,对外无能对内层层盘剥者有之,夸夸其谈自命不凡却置民众水深火热于不顾者有之。现在,四大部洲十六强国在我龙洲大陆横行霸道,圈地占海,你们的皇上你们的太后在干什么?侯国有难,你们朝廷不帮忙也就算了,我们自救,你们却来横插一刀,你们的所作所为岂不令人齿冷?来来来,你我大战三百合,输了死了我都认了,但是我们绝不是坐以待毙,我们一定和你们那个的朝廷抗争到底!”。说完,二话不说挥掌向独孤秀拍去。

    “冥顽不灵!”,独孤秀挥掌还击。

    南独孤天下第一,当世人皆予以承认,但是到底是什么修为,很少有人知道,他几乎从没有出过手,也没有与任何绿林武林人士争斗过,因而,他神秘莫测而且高深莫测。杨再兴本是大至尊巅峰修为,也是当世罕有,自信不比所谓的南独孤北令狐差多少,要看一看名震天下的南独孤北令狐是不是浪得虚名!

    但是扑一交手,杨再兴立刻感觉到两人的修为天差地别。独孤秀轻描淡写的与他对了一掌,便破了他的整个防御,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向他压来。杨再兴呼吸急促,浑身骨头似乎寸寸碎裂,在这种极致的压迫下,杨再兴纵使有各种神功也被压迫得有劲儿使不出,只好勉力抵抗,汗如雨下,张口结舌,有话说不出。

    木红枫和木红杉早已察觉不妙,立即纵身来到战局,左右开弓击向独孤秀。独孤秀右掌继续压迫杨再兴,左臂挥动宽大袍修,左右挥动,将木氏兄弟拉入战局,一只左手将兄弟二人禁锢动弹不得。

    独孤秀轻描淡写,说道:“跟我回去吧,给你们的花老兄做个伴!”。

    “你做梦!”,杨再兴咬牙切齿,尽力鼓动内力意图反击。

    “冥顽不灵!看来,只好将你们碎尸于此!”,独孤秀不再温文尔雅,面目狰狞,眼睛冒出红光,宽大袍袖如同铁幕就要扫向二人。三人被禁锢,如被这铁幕横扫,非一刀两断不可。三人大急,想要摆脱,却力不从心,眼见顷刻毙命,突然,一阵清风鼓荡而来,接着霞光异彩,天地明澈,三人压力骤减,不自觉掉落在地上,十分狼狈,却大呼万幸!

    天空上,吕尚仙姿飘然,遗世而独立般,傲然天外,另一方,独孤秀站在他的对面,虽然不见十分狼狈,却明显处于下风,刚才如同铁幕一样的袍袖,此刻已经化为飞灰,洁白的手臂一直裸露到肩,尽管气质淡定,却再也不复世外高人的模样。

    “你不是俗世中人,何苦插手俗世之事?也罢,你们来香水城吧,别以为你就是当世极峰!若是我此刻不便于与你纠缠,我的一柄戮仙剑未必不能制服你,我去也!”,独孤秀再也不废话,“嗖!”消失在空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