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边境之战(五)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六王子手下见主帅和军师双双被擒拿,顿时失了主心骨,攻势停顿。木红杉和杨再兴奋起神威,将身边的武修驱离,纵身而起,飞到刘白衣等人面前,而木红枫的军队趁机蜂拥而出,将围在身边的六王子军队斩杀,冲出包围圈,围在刘白衣等人身后,有章有法的布好了防御阵型。

    一夜大战,木红枫的军队损失近半,只剩三万人马,而六王子的军队有二十万人灰飞烟灭,不到三十万人马也已经是强弩之末。

    这一战,香南国高端武修没有损失一人,而前来隐匿的各门派众人死亡近百,其中,龙岩派损失大至尊两人,为木红枫和杨再兴的杰作。

    刘白衣林秋风更是功不可没,再一次抓住了六王子,将一场干戈暂时平息。

    但是,木红杉的精锐损失两万多人,让他痛惜不已,他愤恨的看着张宗顺和六王子,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

    两军对峙,各自修生养息,默契的彼此注视,不动刀兵。

    一个时辰之后,木红枫飞上高空,朝下面六王子的军队喊道:“是我香南侯国的子民的,出队到我的左侧坐下,将兵器放在原地,半柱香之后,留在原地不动的,视为敌寇,举手灰飞烟灭,永不超生!”。

    在稍作犹豫之后,一些人开始起身走向左侧,依言坐下,接着,人们陆陆续续跟着过来,选择听话。

    半柱香之后,仍有一万人马原地不动,木红枫很奇怪,怒斥道:“难道尔等不是我香南侯国子民?”。

    队列中为首的一位器宇轩昂的将官大声道:“我们当然是香南子民,但我们也是六王子的亲兵,所谓君叫臣死臣不敢不死,如今六王子被你们胁迫,我等与六王子同进退,六王子死了,我等也绝不苟活!”。

    “你们都是这样想的吗?”,木红枫大声问道。

    “是!”,万人同时回应。

    这种情况有些出乎意料之外,木红枫看了看六王子,想让他劝谏这些兵将归降,但是,一想到六王子出尔反尔,心中恼怒,道:“我很佩服你们的衷心,但是,你们是侯国的捍卫者,职责是保家卫国,不是哪一个人的私人武装。你们却将自己的使命系于如此不道德背信弃义数典忘祖之人的身上,简直愚不可及。你们可知,你们的父母妻儿都在我香南国境内,六王子为一己私心造反,他为的是他自己,为他自己的荣华富贵和狼子野心,你们却愚蠢的弃自己的亲人于不顾,要与此人同归于尽,你们可知,香南沦陷,最危险的就是你们这些当兵的家属,因为无人奉孝无人养育,你们的父母妻儿将是何等的惨淡?至于你们这些反叛之人,你们家属的下场更是可想而知!你们可以不顾大义,但是你们怎么可以不顾你们的妻儿老小,让他们蒙受不白之冤?我再给你们十个数的时间,不听号令者,便如同此孽畜!”,说着,大手一扭六王子的脑袋,一个头颅便被木红枫抛向高空。

    一代狼子野心家就这样身首分离,惨不忍睹。

    亲兵们见状,纷纷弃兵归顺,走向左侧坐下。

    木红枫见状,满意的点了点头,对还站在原地的亲兵头领说道:“这是你最后的选择?”。

    “香南侯国也是我大顺朝版图,早晚有一日,朝廷会派人前来灭了你们这些乱臣贼子!”,说完,自拍天灵盖,一个脑袋顿时血肉模糊,庞大身躯轰然倒地。

    “这人是谁?你们可有人认识?”,木红枫看向归顺的兵士,问道。

    “他是六王子亲兵头领,乃是当今朝廷太平王金福顺的亲外甥乌力奇,也是六王子的娘亲表弟,更是南北两大至尊之一的南至尊独孤秀的亲传弟子,很受器重,派他到军旅中就是要磨炼意志,锻炼军事才能!”。

    木红枫浑身一震:“来头不小啊!可惜保错了人,走错了路,如此下场也是咎由自取!”。

    又看向张宗顺,斥道:“你这种心术不正之人,修旁门左道,祸乱朝纲蛊惑侯爷,令侯国朝政有失,百姓怨声载道,今日不杀你,留你何用!”,说着如法炮制,就要拧下张宗顺的头颅。

    “且慢,你不敢杀我,你杀了我,定会天下大乱!”,张宗顺吓得急忙呼喊。

    “杀你有何不可?堂堂一国王子,我说杀就杀,你难道比王子还金贵?”,说着又要动手。

    “木红枫,你好大的威风,有我在,我看你如何下得了手?”。

    天空中一片祥云掠来,清风鼓荡,仙乐齐鸣,一位青衣人足踏祥云,手持摇扇,如同神仙下凡,飘然而来。

    “装什么犊子!”,杨再兴不服气的一跃而起,拦在来人面前。

    “挺有闲心的呗!”,讥讽声传来,龙择天就知道是申破天来了。

    “是不是我师兄把你撵的到处跑,跑到这来了?”,龙择天不急不恼,反讽道。

    “他?不知道哪儿去了,反正我们都快打到嘎赤山西端了,我回来了,他不知道哪儿去了!”,申破天讥笑。

    “不要说大话,你的目的是香南国都香水城,如果你真的摆脱了我师兄,你早就到香水城捣乱去了,现在你到这里,只能说是我师兄把你撵过来的。”,龙择天看着申破天,一脸的幸灾乐祸。

    申破天英俊的脸有些发红,怒道:“哪怕一盏茶的功夫,也足够我将你击毙了!”,说着,冲龙择天冲来。

    龙择天挡在心儿的面前,说道:“心儿,看看弟弟给你打这一仗,也让申破天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盖世神通!!”,边说边运气天笼神功将自己和心儿笼罩,足下生莲飘然而起,头顶祥云盖顶,圣气浩然,手持七尺降魔宝剑,剑光紫色浩荡,照耀天地。携风雷之势功向申破天,申破天鼓动阴魔之气化为天地囚笼,与龙择天的浩然之气正面相撞。一声巨响,天地失色,龙择天急挥宝剑,一瞬间千百剑气消弭了申破天的阴魔之气,御剑飞行直冲申破天的面门。申破天没想到龙择天这么轻易就破了他的天地囚笼,大惊失色,足下生风急速后退,同时甩出一件黑色法器击向龙择天。龙择天挥剑就要挑落,哪知,那黑乎乎的法器,突然盛开为一朵黑色莲花,极速旋转,同时似有万道寒光如同万把利剑刺向龙择天。龙择天吓了一跳,急忙将天笼神功运转到极致,同时快速后退,抱起心儿冲天而起,避过了黑色利剑。龙择天心有余悸,心儿见状一声凤鸣,千万道红光射向申破天,申破天鼓动黑莲冲向二人,龙择天挽起剑花,万道霞光扑向黑色莲花,与万千黑剑撞在一起,一瞬间,天地又是一阵巨响。

    一瞬间之后,硝烟散尽,爆炸声止息,天地恢复平静,龙择天披头散发,持宝剑的右手微微颤抖,鲜血从手指滴落在地下,心儿红衣鼓荡,秀发飘扬,搀住龙择天不让他倒下,却也几乎成为强弩之末。对面的申破天单膝跪地,一袭黑衣也已经破乱不堪,显然,龙择天的天笼神功和申破天的天地囚笼都没有完全防御住对方狂暴一击,只是,龙择天有心儿相助,爆发力更强,申破天受伤更重。但是,双方已经都没有一战之力。

    龙择天看着申破天,莞尔一笑,道:“真要谢谢你,没有你的逼迫,我不可能进步这么快!你可要保重身体,千万不要早死,我等待着轻而易举战胜你那一天。”。

    申破天怒视龙择天,牙根恨得痒痒的:“那老不死,联系另外两个老不死的,给你三圣人的传承,儒释道一体,你确实大有前途,只不过此刻,你仍不是我的对手,要不是这只鸟帮你,我今天就能杀你!”。

    龙择天微微一笑:“也许你说的对,但是每一次你都杀不了我,记住,也许下一次再交手,你就已经不是我的对手,到时,没准你会反过来再欠我一条命!”。

    “这个世界永远是相生相克,阴阳平衡,你不要奢望你会一路顺风顺水,你的克星早晚会出现,也许就是我,也许还会有别人,再说,这个世界你还相当渺小,想轻而易举的成功,没那么便宜的事!”,申破天站起身,活动一下筋骨,说道。

    龙择天沉吟了一下,说道:“也许你会对的,我们注定为敌,但是为敌的过程中谁说不能合作?要我说,咱们干脆来一次分工,你去大江以北,统一龙洲北部,而我在大江以南,整合龙洲南部,到时,我们一起逐鹿中原,角逐谁是天下共主,你看如何?”。

    申破天沉思,半晌之后,一飞冲天,远远传声道:“小子,就这么定了,但是记住,这天下不光是你我二人的野心,也是所有人的野心,期间各种势力都不可小觑,我期待我们涿鹿中原的一天!”。

    “你怎么会让他走?你再坚持一会儿,我来了,便可轻而易举制服他!”,吕尚终于来到,看到申破天在龙择天的面前轻易走脱,十分不解,埋怨道。

    龙择天笑道:“师兄莫急,最起码短时期内他不会与我为敌,有他在,反而事半功倍,让我达成愿望的时间缩短一半,哈哈!”。

    吕尚是何许人?也听明白了龙择天话中的含义,赞许的点点头。

    龙择天看着吕尚,说道:“师兄,我还是不放心后续部队木红枫和木红杉他们的事情,我已经派杨再兴返了回去,但是这都是几个时辰过去了,他还没有返回,我担心他遇到了麻烦,还请师兄你回去一趟,要是真有麻烦,有你在,都可解决,我这边你不用担心,申破天一走,我基本上就不会有事了!”。

    吕尚闻言,觉得有理,御剑往来路飞去。

    龙择天整合了自己的队伍,仍然是一万飞行玄兽,三万铁骑和一万步兵。龙择天命一万飞行兵带足羽箭,每个箭矢都捆绑好火焰燃油,作为空袭使用;一万铁骑以长剑为主要武器,也是带足羽箭;一万步兵为长枪队,最后而行。龙择天有信心最快赶到昌怀城,建立起自己队伍的第一个据点。

    距昌怀城一百里,龙择天对身后的队伍说道:“你们正常速度前进,我和心儿先一步赶往昌怀城,先摸清哪里的情况。”。

    龙择天和心儿御空飞行,飞快的赶到了昌怀城上空,只见昌怀城城门紧闭,高大的城墙上摆满了防御火炮,滚木礌石堆积如山,黑压压的兵士挤满了城墙,弓箭手警惕的望着城墙外围,一副高度戒备的模样。龙择天与心儿早已经化形于空气一般,轻飘飘飞入城内,一圈侦查下来,他确认,昌怀城早已经被南越队占领。龙择天吩咐心儿:“心儿,你留在城内,看见城内布防的防御攻城了吗?一旦我带领军队从外面攻城,你就在城内的防御工事放火,让他们首尾不能兼顾,但是,你要切记,你只管放火,遇到修为高深的人士不可打斗,只管游走放火,点燃工事后,立即飞上城墙与我汇合。”

    心儿答应,隐匿飞行道城内工事上方,静待其变。

    龙择天返回,引导一万飞行军先期到达城外,龙择天在高空喊叫:“司马云,我说过我要在昌怀城歇脚,你们为何没有退走?想死是不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