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边境之战(一)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择天回到大营,第一件事是将胡英从本部大营带到帅帐,然后令人马上召集心儿、六兄弟,杨再兴、木红枫木红杉及军中各营统领来到大帐,召开紧急会议研讨对敌方略。

    龙择天问胡英道:“胡先锋,你可知道六王子本次出动了多少兵马,装备如何?”

    胡英答道:“六王子本次军队尽出,人马五十万,飞舟四架,火炮二十门,战车一万驾,弓弩无数!”。

    龙择天道:“诸位都明白了吧,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六王子兵马五十万,除去一万人在我们这里,还有四十九万,南越国是不是已经派出了军队?如果派出了军队,派了多少人马?装备实力如何?各大侯国被申破天收买了多少?本次有多少高阶武修参战?”。龙择天皱眉,继续道:“此地乃我侯国领地,北面高山,南侧流水,中间是平川,走平川过山道,直到香水城没有什么关隘可守,若两军对冲,我方很容易被碾压致死,但是,若是我们溃逃,敌方正可尾随而追,长驱直入,正面抵挡,兵力又远远不足,诸位有何高见?”。

    木红枫作为兵法大家,此刻也是愁眉不展,看着摆在桌上的军事地图,仔细思量。

    “怎么?六王子要攻打侯国?不是说回去勤王吗?怎么就造反了?”,胡英焦虑的问道。

    龙择天看着胡英,认真说道:“六王子决意大动干戈,手足相残,胡先锋有何打算?”。

    “本来,我是六王子手下,但若他执意造反,手足相残,不念及山河故土,我绝不随同,但是,我不知道他的真实心意,可否准我返回王子大营,一问究竟如何?”

    “恐怕,即使六王子不愿,也已经由不得他了!”,龙择天叹气,“你可以去六王子大营,但是你只可一个人去,军马留下!”,龙择天威严说道。

    胡英浑身一颤,“也罢,我就不去了,反正明日自会见面。”。

    龙择天在思考,但是此刻,他想的最多的却不是破敌之法,而是想这一仗该不该打。他深知,无论是六王子想要出兵起事,还是他想借此登上高位,或者南越国借此吞并香南国,再或者申破天志在八荒,都必然战乱四起,生灵涂炭,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万骨赢山造就一代名将的千古传奇,更何况改朝换代江山一统,根本就是积无数生灵换取自己的千秋霸业。而自己又何尝没有这样的野心?如果说有区别,也只是自己认为为万世开太平的天下之心而已,结果不同,但是过程何尝不是一样的残酷?打不打?不打,我自归去,求个一世平安,师父也不能怎么样,打?我是否真的忍心看着眼前的活人变成累累白骨?龙择天举棋不定,反复斟酌,一时恍然无措。

    杨再兴见龙择天游移不定,以为他对这一仗心虚,没有必胜之念,颇为不满,怒斥道:“为将之人最忌讳临战之时举棋不定裹足不前,没有气魄,不能当机立断,或者心怀惧怕,怎么能统帅三军,使三军用命一鼓作气?你若是怕了,将主事交给木院长,还是由他掌帅好了!”。

    龙择天也不生气,没头没脑问了一句:“以你们来看这一仗非打不可吗?”。

    众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木红枫斥道:“难道是打不赢就投降或者不应该打?”。

    龙择天道:“常云:兵者,凶也,一动刀兵,无数生灵涂炭,百姓受难,六王子或者南越国意图染指香南国,无非是为一己之私,或为名或为利,但只要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谁人坐天下还不都是一样吗?何苦你争我抢,弄得天下纷扰,苍生流离?”,龙择天语气真挚,目光清澈。

    “呸!一派胡言!自古以来,刀兵动乱,哪有真正的所谓太平盛世?自家天下始,天下纷争不止,那些上位者不甘居于人下,不服号令,乃是一争也;百姓居于底层,长期遭受盘剥,历时日久,心生怨怼而奋起造反,此乃二争也;国与国,家与家,或因地盘或为资源,兵戎刀兵相见,只为我家或我国过得好,此乃三争也;异族入侵,只为征服异域或者征服异民为奴以供驱使,我为刀俎你为鱼肉,倾尽天下之财为我所有,恨不能控制整个星球为我所独有,此乃四争也。小到人之争大到国之争,纷乱天下何曾平静?战者,有正义和非正义之争,为一己之私而战者,乃是盗贼之战,非正义也,为还天下安宁,为造福苍生而战,乃是天命之战,正义之战也。如今六王子挟外力举兵入我香南,他今天想的是入主侯国,明日便倾天下之利尽我所有,贪欲无限,岂是一味退避所能满足的?再者,南越国虎视眈眈,吞并我侯国之心昭然若揭,我等将侯国拱手让人,且不说我等罪孽深重,就算我们认了,其他王子认不认?香南的百姓认不认?只要有一股势力不认,刀兵之战岂能避免?龙择天,你若真的想让天下太平,除非你能平息天下纷乱,一统龙洲,还龙洲百姓一个真正的一统江山,否则,诸侯混战不休,外族虎视眈眈不止,哪来的天下太平?退让能换来天下太平吗?没有想到,如此关键时刻,你居然有如此不堪造就的混账想法,你太让我失望了!”,杨再兴越说越激动,面色因怒而涨红,跃跃欲试,要揍龙择天。

    龙择天有些害臊,为自己的不切实际的想法害臊,更为自己生出退却之心而羞愧。

    龙择天自嘲一笑,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好好商议一下,看看下一步我们将如何应对!”。

    龙择天看着在场诸人,特别是几位弟兄和心儿,他知道,不论他作何选择,这些人必定与他生死与共。但是,他不想失去任何一人,所以,他感到压力巨大,一个不小心,他都将面临巨大的遗憾。所有计划,必须周密安排,确保万无一失。

    龙择天看着地图,眉头紧锁,自语道:“目前,我们要弄清楚三件事:一件是六王子究竟是被胁迫还是自己真的举兵祸国?第二件是南越国与六王子或者申破天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南越国什么时候出兵,出兵多少?第三件是被申破天收服的几位门派弟子所在的门派有什么想法,是否会趁势作乱火中取栗?要想破解这些疑问,我们马上要做好三件事:一是想办法将申破天与六王子等人隔离,然后于万军丛中擒拿六王子,弄清楚他的真实想法,如若他真有造反祸乱之心,要胁迫他命令其所属军队返回昌怀城,驻守边防;二是侦查南越事动向,最好马上派出我们的军队迅速赶往昌怀城,加强防御,以防不测;三是想办法擒拿刘莲香林墨染司马环洲和聂云岭等人,特别是司马环洲,一定要抓到手,问出五羊派的动向!”。龙择天越发愁眉不展,道:“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是必须有人拖住申破天,要是我师兄在此就好了!”

    “师弟不必担心,为兄来也!”,吕尚突然出现!

    龙择天惊喜道:“师兄来到,无忧矣!”。

    吕尚微微一笑,道:“师弟胸怀万古韬略,我等皆听从你的使唤,有何安排,尽管吩咐便是!”。

    龙择天知道,这是吕尚借机力挺他,树立他无上之权威,于是顺杆往上爬:“诸位既然信得过我,我只好勉为其难,以军中作风行事,诸位无论职位修为高低,尽皆我香南侯国子民,或为我之知己,无论是谁,听从号令,如有违拗,木红枫木院长带我执行军法,令行禁止,军法无情!”,说着从腰间抽出佩剑,扔给木红枫。

    木红枫伸手一揖,朗声说道:“遵命!”。

    龙择天走向帅案,转身目视众人:“吕尚吕师兄听令,命你即刻前往六王子大营,单挑申破天,将之引出,离此地越远越好!”。

    “得令!”,吕尚转身而出。

    “刘白衣林秋风司马环宇和聂风,命你四人在吕师兄引出迅速出手,目标司马环洲,一定要生擒!”。

    “得令!”,刘白衣四人也是紧跟而出。

    “木红枫木红杉,命你们带领五万军队趁乱进入六子军营,不杀人只放火,控制六王子帅部人马的高层,胁迫他们发出命令,不得本部人马参与侯国内部自相残杀!”。

    “得令!”。

    “杨再兴杨院长及胡英,你们二人迅速召集剩余五万人马,随同我和心儿,赶往昌怀城!”。

    “得令!”。

    众人散去,龙择天心儿和杨再兴胡英迅速集合队伍,绕开六王子军营,趁夜色不点火把,悄声向边境进发。

    行至夜半,忽然,六王子军营火光冲天,人声鼎沸,空中光芒大盛,亮如白昼。龙择天微微一笑,吩咐众人,加速前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