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出兵边境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择天看着这些玄兽,惊喜异常,但是,静下来一想,现在还不是暴露这些玄兽的时候,于是,拉住心儿的手,说道:“心儿,让我们出去吧,这些玄兽先留在这儿,总有一日,会有它们大显身手的一日。”。

    心儿乖巧的点头,道:“好的,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龙择天道:“现在香南侯国面临重大危机,我担心四面八方的势力都会来分一杯羹,到时,香南国无宁日,老百姓跟着遭殃,我要平息这场混乱,还老百姓一个安宁太平。”。

    龙择天拉着心儿从乾坤图内出来,正是第二日的傍晚,王宫的后宫,那若莲那若兰及花不谢吕尚等人均在后宫与王妃兰妃商议那侯爷薨亡的善后事宜。那若莲因为被花不谢教训,已经平静了许多,现在他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与花不谢虚心讨教如何应对马上将要面对的风险。

    龙择天突然出现在后宫,让在场的人十分意外。那若兰更是如同痴呆一般看着心儿,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大大哥,他就是龙择天,那位美女就是心儿”。

    那若莲也十分震惊心儿的美貌,也是呆了一呆,但是,他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收敛的自己的情绪,道:“你就是龙择天,给我侯国招来通天大祸的罪魁?”。

    龙择天刚要回话,那若兰抢答道:“大大大哥,不是他招来的,是那个叫申破天的做的局,他见我贪图心儿的美貌,以邀请龙择天进殿考教的名义,要杀了龙择天,然后抢了心儿给我,我没同意,但是他胁迫父王应了此事,这才起了冲突,大殿被毁也是申破天干的,与龙择天无关。”。

    柳青华眼睛一瞪:“大王子没脑子,此等危机关头还逮谁咬谁,要不是龙择天危急关头镇定指挥,这香水城只怕已经乱成一锅粥,你没弄清楚情况,就耍你大王子的威风,可见浅薄无知的很,这香水国由你继承大统,恐怕也是不幸之至,我呸!”。

    大王子满脸通红,也不敢反驳,只是怒视龙择天。

    龙择天并没有在意,他理解大王子的心情,毕竟这王宫大殿被毁,与他有一些关系,他并没有推卸责任,于是和颜悦色的说道:“大王子责怪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那申破天毁殿也是因我而起,我不会推辞不管,只是当下还不是追究罪责的时候。大王子请冷静想一想,当下最迫切的事情是什么?是稳定香南国的局面,接下来,几路王子都会回来吊唁,各种势力将趁虚而入,侯爵王位空悬,几位王子谁都不肯坐以待毙,尤其是六王子那兰菊,早已经与南越国沆瀣一气,南越国会不会利用这种机会扶持六王子上位,成其傀儡?我看大大的可能,所以,这种危机关头,还请大王子平心静气,以大局为重,让侯国的局面先稳定下来才是第一要务,不知我说的对不对?”。

    大王子看着龙择天,觉得此人一身正气,不由得心中佩服,说道:“请恕小王唐突了,龙先生既然如此大义,小王候教了。”,他想了想,接着说道:“目前,我带兵力十万,除了被这位吕先生神通损失,大概还有万人,但是,如果防范六弟引兵进犯,恐怕是杯水车薪,不知先生有何良策,请指教才是。”,那若莲言辞诚恳卑微,是真心地请龙择天帮忙。

    龙择天心下宽慰,心道:这大王子也不是忒不通情理之人,也知道进退,如此就好办了,于是说道:“我有一个方案,请在座诸位推敲:大王子的万兵力可全数交给我,由我心儿杨院长木院长及我的兄弟们带队,火速赶往侯国与南越国边境,我猜测,至少六王子和南越国的部分兵力已经点兵完毕,甚至已经向香水城进军,我带你们的兵力前去阻止,最好不动刀兵平息战乱;黔宁那边的十王子不用担心,他不是那种叛乱之人,最多只带领一部亲兵返城,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北边的二王子也会这样,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六王子和其他江湖势力,我去阻止六王子,其他江湖势力必然蜂拥进城,所以城内的治安十分重要,请吕师兄、花院长、风院长及城防军学生军协助大王子多加小心,一定要保护香水城的安全,只要外患平息,侯国稳定,到时侯国可自行研讨爵位承袭事宜,我等也不便参与,如此,大王子你看可行?”。

    大王子心悦诚服,掏出兵符,说道:“万分感谢龙先生的周到筹谋,既然如此,请龙先生接下兵符,侯国稳定,请龙先生费心!”,躬身行礼,要多诚恳有多诚恳。

    龙择天也没废话,接过兵符,带着心儿杨再兴等人,出了南门直奔五十里以外的兵营。

    到达兵营,龙择天见到兵营已经驻扎完毕,兵营排列齐整,暗含奇门阵法,防守攻击阵型颇有章法,暗想:这大王子还真有一套,底下兵将也颇不简单,只是简单地住营,就可见军事素质很不简单,心下快慰。于是大声喊道:“接大王子号令,全军拔营,前往南越国边境,防范南越国借机生事!”。

    兵营中马上闪出一哨人马,为首的一员虎将,手持双锏,背插宝剑,白面长须,风姿俨然,坐下白马,也是战意高昂的样子。龙择天一乐,心道:“这人这个样子面向像个文人,手中家伙确实十足的武士,不知道是不是南鹿书院出来的好材生!”,问道:“来将,你是何人?”,甩手将兵符扔给了来人,“这是大王子的兵符,大王子令汝等快速拔营,与我一同赶往南越国边境,以防万一!”。

    来人刚要说话,杨再兴发话了:“我说木红杉木老三,你虽然当了禁卫军统领,却也不能不认识自家大哥吧?你看看,站在你面前的是谁?还不下马磕头!”。

    来人正是木红枫的三弟木红杉,乃是侯国禁军统领,早年在南鹿书院攻读军事,又跟随风隐学了些奇门技巧,还被柳青华强行灌了一脑子知乎者也,难怪给龙择天的感觉有些不三不四的,呵呵。

    木红杉下马,果然给大哥磕了个头,问道:“大哥杨院长,你们何故来此?”。

    木红枫径直进入辕门大帐,傲然说道:“你赶快吩咐手下人拔营,我们连夜出发!”,进入木红杉的帅帐,木红枫将香水城发生得一切情况原原本本的和三弟说了一遍。木红杉了解了情况,更是不敢怠慢,敦促兵士加快速度。

    龙择天等人都骑乘快马,率领大军连夜向南越国边境进发。

    香水城,第三日。

    各大客栈突然爆满,大街小巷人流攒动,饭馆、商铺、卖场、甚至赌场、拍卖场,只要是公共场所,客流量大增。王宫大殿被毁,突然给生意人带来了无尽的商机,南来北往的客人,毫无例外一掷千金,置办各种物品,大有在香水城长期驻守的打算。

    也难怪,香南侯国出现震动天下的大事,各方势力蜂拥而入,来的人多,生活需求也就成倍增加,看准商机的商人岂能放过这样的好时机,如此一来,本来是一件十分悲催的事,被商人们搞的欢天喜地,生机盎然。

    南鹿书院的三千学生军分成十队,每队三百人,分布在城市的各处地点,柳依依这一队由柳依依带领,在王宫附近巡查。王宫虽然在香水城的最南端,但是由于是王宫的所在地,各种店铺星罗棋布,最为密集,也是香水城最繁华的地带。柳依依带人巡视最繁华的商业街名为香南芙蓉巷,说是街巷,却是最为宽大,街北是各式店铺,街南却是一条清澈的河流,河流宽阔,足以行船,河流的南面还是商铺林立,这是香水城最有特点的街道,两边的芙蓉花整齐排列,美不胜收,外地人来香水城,这里也是必到的观光之处,在龙洲也是驰名遐迩。

    柳依依将三百人按照十人一组,分布在街巷的每一条岔路口,并来回走动,哪里发现紧急突发情况,都能及时发现报警,然后三百人迅速赶往出事地点,迅速处置,遇到不能处置的情况,迅速发出烟花预警,召集吕尚等高端人物来处置。这本来是十分周密的布防,但是,百密终究难免一疏,那些乔装打扮的武者零散进城,到城内后迅速集结,形成一股股不小的势力,这些实力强大的队伍,就不是学生军能处置的。

    柳依依几人在一家饭馆休息打尖,突然进来四位客人,虽然他们更换了香水城流行的新衣,但是,柳依依从他们的长相上马上判定,他们不是香南国的人,从他们小心翼翼说话的口音来看,柳依依断定,他们是南越国的人。

    柳依依示意众人屏息静气,仔细观察这四位客人的言谈举止。哪知这四位客人特别小心,不但不再说话,连交流的眼神也没有。四位客人简单用过了茶点,走出了饭馆。

    柳依依等人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一番捉迷藏之后,来到城内一处僻静的树林,四人站定,其中一人瓮声瓮气的说道:“跟了这么久,请现身一见吧!”。

    柳依依等人只好现身,柳依依警惕的看着四人,问道:“你们是何人?到我香水城意欲何为?”

    那瓮声瓮气的人说道:“很是奇怪,我等难道不可以来香水城?我们来此旅游度假,不可以吗?”。

    柳依依一阵无语,也是,这香水城人人来得,难不成每个人都要盘问一番?

    柳依依道:“世人皆知我香水城出了大变故,我们当然要提高警惕,提防别有用心之人趁火打劫,这也是人之常情,对你们几位身负高深莫测修为之人,我们盘问一番,也不过是小心使然,难道你们不可以盘问?你们特殊?”。

    “原来如此,不过,我等来此香水城本没有特殊含义,也不想徒惹祸端,至于我等来此有何目的,恐怕不用向你们汇报吧?这次别过,希望你们好自为之,不要再跟踪,否则,我等就不客气了!”。

    柳依依恼怒,更加确认这些来路不明的人心怀叵测,于是干脆抽出宝剑,一指那说话的领头之人,道:“此时正值我侯国多事之秋,几位不配合,不说明来意,我们也只好用强了!”。

    说着,一挽剑花,剑气沛然,冲向为首之人。

    那人双目微缩,自语道:“看不出来,年纪轻轻已经尊者修为,不简单!”,说着,双手挥动,一双肉掌忽然变成古铜色,挟排山倒海之势攻向柳依依,柳依依只觉一股巨大的压力袭击到自己的面门,急忙闪身撤步,右手剑冲向掌气,脚下叫力,斜向上方升空,躲过掌风,剑尖所指,依然毫不放弃突袭对方的肉掌,竟然是以强硬的招式,硬撼对方的肉掌。

    那人右手直接去抓柳依依的宝剑,左掌又向升空的柳依依发出猛烈一击,柳依依空中躲闪不便,只好伸出左掌与对方硬拼,一声巨大的轰击声震的树林中刮起了狂飙,周身数丈方圆的树林尽被拦腰截断,天空一瞬间一片灰色萌萌。

    周围的人尽都运起功力抵抗这无端升起的气浪的冲击,只感到呼吸都困难。再看柳依依,向风筝一样被击向高空,变成小小的黑点。那和他对掌之人却稳稳的站在地上,一动不动,脸上却充满震惊神色,惊疑不定。

    空中一朵烟花绽放,那人脸色大变,急忙说道:“快撤,这是传讯烟花,有人要来了!”,四人没有高空飞行,只在地上疾驰,转眼我影无踪。

    和柳依依一个小组的其余九人此刻还处于迷糊状态,刚才天崩地裂的一击,让他们头昏耳鸣,他们万万想不想到,柳依依的境界已经不是他们能够仰望得到的,只是,这柳依依被击到哪里去了?有没有受伤?众人担心,喊着柳依依的名字,四处找了起来。

    柳依依被击向高空,受了很重的内伤,在空中忍住剧痛,掏出传讯烟花,按动按钮,将烟花发射,同时,尽量驾驭气流,使自己的身体放松,延缓下坠势头,以防坠到地面摔成重伤。尽管如此,“嘭!”的一声,柳依依坠地,昏死过去。

    众同学急忙上前,呼喊着柳依依,试图将她叫醒。

    正忙乎着,吕尚御风而来,扶起昏死的柳依依,将一股强大的灵气注入到柳依依的体内,修复她受损的内俯和筋脉,一会儿,柳依依悠悠转醒,看着吕尚,说道:“刚才有四个形迹可疑之人窜入城内,看样貌听口音,看得出他们是南越国的人,武功路数判断,应该是南越国五羊派的人,修为比我高得多,我疑心,五羊派与六王子那若菊已经沆瀣一气,趁机作乱。”。

    吕尚听着,抱起柳依依,对其余几个人说道:“先回书院,柳依依需要进一步治疗!”,说着,一瞬即逝。

    吕尚抱着柳依依来到了龙择天的小院子,吩咐绿萝和龙小健烧了一锅热水,又吩咐到书院医务室取一些草药,心道:“柳依依中了毒掌,需要及时清除沉淀在脏腑和经脉中的剧毒,时间稍晚,毒入骨髓,就算我是神仙,也很难将她就回!”。

    绿萝和小健准备好了一切,吕尚毕竟是世外高人,也没有避嫌,将柳依依弄晕脱了衣服,放进热锅,由将草药用另一锅熬制成汤药,一部分放入热水锅,一部分灌入柳依依的嘴里,然后运转神功,将自身灵气输入到柳依依体内,融合药力,一点一点将柳依依体内病毒逼出体外,待满锅的水变成黑色,吕尚又重复了两次相同的过程,直到确认柳依依体内之毒已经祛除干净,才让绿萝和龙小健二人给柳依依穿好衣服,将柳依依放在龙择天的床上,让柳依依继续酣睡。

    柳青华和花不谢及风隐三人赶到了龙择天的院子,看了柳依依的情况,又问了随后而来的其他九人,了解了大致经过,花不谢说道:“看来,南越国已经有人潜入,而且应该不止是这四个人,我们需要把这些人臻辩出来,防止他们里应外合!”。

    风隐道:“还是令城防军队对各旅馆酒店进行排查,尤其注意排查南越国的来人,我们需要抓住一些奸细了解情况,我这就去找大王子,让他命令城防军随我行动。”

    吕尚道:“城内的事情还是要拜托各位,我始终不放心龙择天他们,我这就赶过去,找到龙择天,助他一臂之力。”。

    ………

    龙择天等人快马加鞭赶往南越国边境,至第二日正午,前边快马探报:“前边五十里发现一队人马,大约万人,正在急速向我方赶来,好像是六王子那若菊的军队,但六王子不在其中,怀疑是先头部队。”。

    龙择天想了想,说道:“我们加速前进,争取和他们迎头赶上,也好问清楚这些人的目的。”。

    木红杉得令,命令部队加速前进。

    半个时辰,在南岭山脚下,两支军队狭路相逢,十万人马拥挤在狭长的山脚下,北侧为南岭山,南侧为香水河,香水河奔流至此,汇聚众多直流变得宽阔浩大,河流水声澎湃,激流勇进,一直向东延伸,义无反顾奔流入海。木红杉策马直冲,来到对方军队阵前,高呼道:“我乃香南侯国禁卫军统领木红杉,请你们长官答话!”。

    一将催马出队,朗声道:“我乃六王子麾下先锋统领胡英,奉六王子令先期探查返都路情,六王子得知侯国大难,心情焦虑,怀疑宫中有人想叛乱造反,率我等挥师西进,进城平叛,你身为禁卫军统领,不在国内安境保民,却来到这里,意欲何为?”。

    木红杉闻说哈哈大笑,道:“国有危难,汝等将士正该坚守边境,防敌侵扰,如何擅离职守,私自带兵返城?大王子乃是禁卫军统帅,卫戍都城边境,都城有事理应返回平乱。而你等的任务乃是戍边防卫,怎么能没有朝中旨意私自动兵?胡英,你我同殿为官,军中同僚,我劝你速速调转马头回到你的岗位上去,以免误国误民!”。

    胡英顿了顿,说道:“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只奉六王子令,没有接到朝中旨意,却不能认可你的说法,待我派人禀明这里的情况,退不退兵,我说了不算,需要六王子定夺!”。派传令兵返回,通报这里的情况。

    龙择天道:“胡先锋不必这样麻烦,我等的任务就是阻截六王子,劝服他不要出兵西进,防止别有用心之人趁机出兵侯国,收渔人之利。胡先锋稍安勿躁,还是和我们一同返回,截住六王子,看他怎么说?”。

    胡英犹豫,他也不愿意与木红杉内部相斗相残,徒劳内耗,让别国有机可乘,于是说道:“也好,那我们就一同返回,见过六王子再说!”。

    龙择天没想到胡英如此好说话,让木红杉整军,继续开拔。

    又行了两个时辰,天色渐晚,夜晚逐渐降临,行至一片偌大的开阔地,龙择天让木红杉停止行军,安营扎寨,埋锅造饭,问胡英:“此地距你们卫戍的边境有多远?”

    胡英道:“此地叫张乐川,距边境五百里,我们边境城昌怀是我们的驻地,据此四百里,六王子令我等先行,如果我预估不错,他们也恰好到这里安营,我们不妨在这里等待六王子。”。

    龙择天想了想,对木红杉说道:“也好,今日不急着赶路,就在这里休息,也好等等六王子,但愿天随人愿,六王子顾全大局,知晓厉害,不动刀兵!”。

    众人早已安营扎寨,十万人马埋锅造饭,也是十分壮观,大营内外灯火通明,煞是热闹。龙择天与杨再兴木红枫木红杉几人坐在营内,龙择天问了一些六王子军内一些情况,听到胡英的介绍,便陷入沉思。

    听胡英的介绍,六王子不像外界传说的那样放任军队吸食极乐膏,军队的纪律非常严明,军事素质过硬,阵容齐整,兵强马壮。十几年来,东线无战事,与六王子整军备战也有密切关联。但是,这都是听胡英一面之词,真实情况龙择天等人并不了解,只是听说而已。但如果和胡英说的一样,六王子雄才大略,治军严明,是好事还是坏事也不能一概如论。关键是他和南越国的关系,如果确实有苟且之事,那么,六王子能力越大,危险性也就越大。龙择天心道:“真恨不得现在就见到这个六王子,看看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龙择天正在思考,突然一愣,说道:“六王子率大军已到,我等出去看看!”,杨再兴和木红枫等人一起走出大帐,几人凭空而起,升到高空,见远处灯火通明,有不下于几十万人马正在扎营,龙择天说道:“扎营处距此地约五十里,我们去他的帅帐查看。”。

    几个人飞跃而行,不大工夫。来到大营上方,龙择天说道:“我和杨院长潜入帅帐,其余人隐蔽警戒!”,说着龙择天和杨再兴施展隐遁术,将自己的身形隐于夜色中,像黑夜中的树叶,静悄悄落在帅帐外边,屏住呼吸,将帅帐撕裂一条小缝隙,向内观看。

    帅帐内,主位端坐两个人,其中一人让龙择天大吃一惊:不是申破天是谁?

    龙择天有一种无奈,看来,上天冥冥之中将申破天送到自己面前,就是和自己做对的,如果说这一世有一个劲敌,那非申破天莫属。再看其他人,张宗顺、刘莲香、林墨染、司马环洲、聂云岭、公孙涛等人尽皆在列。这是不是意味着这些门派也都要参与其中?果真如此的话,香南侯国危在旦夕。

    申破天突然皱眉,朗声说道:“账外来人何不进来一叙!”,其他人尽皆吃惊,不知道申破天何以发现账外有人。

    本来,以龙择天和杨再兴的神通,其他人不可能发现他们,但是,他们面对的是申破天,再高明的隐遁术,在申破天面前也是无所遁形。龙择天叹了一口气,破账而入!

    帐内人除了申破天,其余人纷纷站起拔剑,申破天开口道:“都坐下,凭你们,没有在他面前拔剑的资格!”。

    众人讪讪,依言坐下,眼睛却警惕的看着龙择天与杨再兴。

    龙择天看着申破天,问道:“阁下有何所图?”。

    申破天站起身,两眼注视这龙择天,说道:“看来这第一仗就在这里了,我大军扎营此处,便预知你等必然前来,一统天下之战,便是在此启幕,我要看看,究竟是你天命所归,还是我人定胜天!”。

    龙择天看着主位另外一个人,问道:“可是六王子殿下在座?我还是要听听你的想法,六王子意欲何为?”。

    六王子长叹一声,说道:“我侯国突遭劫难,本王子担心社稷安危,出兵勤王,也是无奈之举,近些年侯国虽然相对平静,但是暗流涌动,国内势力纷繁,宫内内斗不休,本王子不忍社稷不安,生灵受苦,意欲改朝换代,靖平世界,不知小先生以为如何?”。

    “但是你可知道王宫大殿是怎么毁的?”,龙择天问道。

    “我知道,你不必说!”,六王子一挥手,拦住龙择天的话头。

    龙择天转向申破天:“我们怎么战,你我单打独斗,还是两军对垒?”。

    申破天道:“单打独斗,那是以后的事,既然你我均是志在天下,必然是军事争锋,没听过一场单打独斗敲定天下谁属,你我天下争锋,从此地开始。”,申破天语气虽然平缓,但是一股天下由我的霸气却冲天而起,令人心腥摇曳。

    “那好,既然两军对垒,我便回去,此后,咱们各凭计谋本事,一见高下!”,龙择天看着申破天。

    “好,你回去吧,我给你这一夜时间,明日辰时,我要进攻你的大营,希望你做好准备,不要让我失望!”。

    龙择天也不废话,拔腿而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