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闯关(一)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杨再兴急忙找到武修学院的四位尊者教员,和他一起进入试图进入第九考核区,寻找龙择天。

    龙择天和柳依依进入古城堡,进入眼帘的是一幅凄凉恐怖的场面,古堡内街道两侧黄泥房虽然破败不堪但依旧矗立,斑驳的墙壁坑坑洼洼,有的门市房破败的招摇旗像一条条布条随风烈烈。街道上黄土没脚,疾风卷着黄土扑面而来,一股股死气钻入鼻孔,令人难以呼吸。整个城堡除了时而尖啸的风声,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但是一股莫名的恐怖气息却弥漫在整个空间。柳依依此刻整个人浑身发抖,牢牢的拉住龙择天的手不肯松开。她虽然比龙择天打了七八岁,此刻龙择天却像能遮风挡雨的男子汉,她恨不得蜷缩在他的怀里,被他保护。龙择天拉着柳依依的手,时而紧握一下,示意她不要害怕。

    龙择天仔细观察周边环境,给他的感觉是此处城堡至少存在几千年,后因战乱或者自然原因,被废弃,本想着进入城堡能有好吃好喝,却没想到这根本就是一处地狱所在,不,地狱还有鬼,可是这儿根本什么都没有。龙择天想退出古堡,但是原路返回,却发现,这城堡就像阵,来时的大门和街道已经不见,周边的建筑也一瞬间变得陌生,招摇旗不见了,城墙不见了,眼中所见的是残墙断壁,只是弥漫的死气越来越浓,浓的令人呼吸困难。

    风声急促,黄土漫天,视力所及越来越近,脑海中不时泛起阵阵恐怖信息,令人头晕目眩。龙择天本想召唤乾坤图躲一躲,但是毫无反应,龙择天只好运转天龙神功,将自己和柳依依罩在内,平定心神,静默以待。

    柳依依拉着龙择天的手,小声道:“择天,我感觉好多了,头也不发胀了,那股令人恶心的死气也闻不到了,我们是不是有救了?”。

    龙择天没有回话,只是用力握了握柳依依的手,示意她不用担心。

    龙择天仔细观察周边的一切,慢慢的带着柳依依顺着古堡街道前行,慢慢前行百丈之后,发现街道右侧一处相对完好的宅院凸现在眼前,龙择天试探着拉着柳依依进入宅院,想找个避风的场所,休息一下,也思考一下,看看怎么摆脱眼前的困境。

    龙择天和柳依依进入宅院内的正房,这正房虽然年久失修,墙壁破损,却依旧相对完好,屋内压得结实的黄泥地面相对干净,一张黑色古木长型几案摆放在正对大门位置,两侧是黑色高背靠椅,上面布满黄土灰尘,看着凄然无比。龙择天运转神功,手一挥,桌面和椅子上的黄土一扫而净,龙择天让柳依依坐在椅子上休息一下。

    龙择天在屋子内徘徊观察,神识外放,他感觉这屋内有什么东西正在观察他的一举一动,十分危险,他突然浑身一颤,感觉危险突兀而至,急忙拉起柳依依要夺门而出。

    突然那大门“轰”的关闭,一股令人窒息的死气威压浩荡而至。

    龙择天将天笼神功发动到极致,浩荡紫气堂皇而出,尽管如此,那死气威压依然无孔不入般侵入龙择天的神识,令他神魂激荡,险些晕倒,而柳依依软软的趴在他的怀里,不省人事。

    龙择天一边极致发动天笼神功,一边将浩然紫气输入到柳依依体内护住她的神识心脉。

    “嗯?你是那老不死的门人?”,一个像是摩擦破铁片子的说话声破空传来,仿佛是穿越时空而来。

    “哈哈哈哈!天意!天意!”,那尖锐破败的声音令龙择天刺耳无比,耳膜如被击穿一般,令他难以忍受。龙择天极力稳住心神,开口问道:“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声音尖锐而冰冷,回答道:“你先别问我是谁,我且问你,你是不是道祖那老小子的徒弟?”。

    龙择天顿了顿,想了想,问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你不用跟我耍滑头,你的天笼神功和天地紫气是如假包换的那老小子的传承,既如此,我就和你不共戴天!”说着,一只没有血肉的大手突然照着龙择天头顶拍下。

    “哎,等等!”,龙择天运转天笼神功护体,又抱着柳依依施展御风诀中的天仙步刻不容缓间避开凌厉而下的手掌。

    “嗯?小子不简单!”,那尖锐的声音奇怪道。

    “你小子倒是有两下子,不妨给你个机会,有什么问题就问吧?”,那声音缓了缓。

    “第一个问题,你是谁?”。

    “问题还不少,我就告诉你,我乃天道圣人猿坤是也!”。

    “猿坤?”,龙择天心道:“这不是被师父的江山社稷图捉拿的魔道妖兽吗?怎么还自称圣人?”,龙择天心念一动:“第二个问题,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号称猿坤的人发怒:“还不是你那师父?他用诡计将我困在他那个破图里,又将我困在这里封印,几千年了,我就出不了这个古堡,他娘的,我和他不共戴天!”。

    “你不用得意,虽然我现在出不去,但是在这里杀了你绰绰有余!”,猿坤尖锐的威胁道。

    “第三个问题,这里是不是南鹿书院的试炼考核之地?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是两个问题,不过,我不妨也告诉你,这里不是试炼的考核之地,这里本来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方外之地,只因五百年前天地乾坤倒转,一些空间不规则穿梭,古堡这方空间机缘巧合的漂移到此处,而你,也因为传送阵误送,将你送到这里,哦,四百多年前,也曾有学生被误送到这里,被我们杀死,哈哈,今天你也一样!”。

    “唉,命该如此,看来我也是凶多吉少,那你看看,你会怎么样杀死我?”。

    “杀你如同捏死一只虫子,唉,说起虫子,我连虫子都很长时间没有见过了!”,猿坤叹息,接着,又厉声喝道:“都是那个老不死的!我要杀了你泄愤!”。

    “哎,等等,再等等!”,龙择天抱着柳依依左突右窜,连声喊道。

    那手掌再一次走空,竟真的停下来:“你还有什么话可说?还想活命?痴心妄想,你出不去这个房间,也只有等死!”。

    “我是说,有没有什么办法救你出去,虽然我师父和你有仇,但是和我没有啊,我救你出去,咱们讲和好不好?”。龙择天道。

    “凭你?你还是拿命来吧!”,手掌挥下,又突然定住,犹豫说道:“我可以放你出去,不过要看你的能耐和造化,我在这房间内设置几道关卡,你要是能破了这关卡,我就放你走!”。

    龙择天有些奇怪,怎么突然改主意了?这么容易放我走?会不会有什么诡计?

    “你不用怀疑,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能让那老家伙收你为徒,你要是真的破了这几道关,我放过你又如何?反正就像你所说的,你跟我有没有深仇大恨。”。

    “那你说说,都是哪些关?”,龙择天问道。

    “你看到眼前这个几案了吗?挪开它,就可以打开一个地下通口,进入地下,你就可以闯关了!”。

    “你怀里还抱着那个女娃娃干啥,放下,我不会伤害她!”,猿坤斥责道。

    龙择天将柳依依放在一个角落,来到几案跟前,双膀教力,想移开那几案,但是那几案却是纹丝不动,龙择天挠挠头,这是怎么回事?

    “笨死了,用蛮力怎么可以?那是一个机关,得找到机关,才能移开几案。”,猿坤说道。

    “奇怪,这猿坤怎么好像急着让我闯关似的!”,龙择天心里奇怪,却也没有多想,便寻找起机关来。

    龙择天围着屋子四处查看,四周墙壁的每一寸,地面的每一寸他都用手仔细抚摸过,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他又来到几案面前,又把目光投向两把高背靠椅,转着圈查看,突然他发现右侧靠椅背面底部的地面有轻微凸起,他用手按了按,又左右掰动,没有任何反应,情急之下用手擦了擦那凸起上面的黄土,突然手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一滴鲜血流了出来,滴在那凸起物上面,逐渐扩撒消失,龙择天也没有在意,又随意按了一下凸起,面前的几案突然“嘎吱嘎吱”移动开来,连同那两把椅子也都左右分开,一个洞口出现在在龙择天的面前。

    “嘿嘿,你小子,果然不凡,这第一关你算是破了!快进入地下,还有机关!”

    龙择天有些奇怪,这猿坤怎么好像比我还着急破关?

    龙择天想不透,却也没有在意,顺着洞口的台阶来到地下。

    地下,漆黑一片,目不能视物,龙择天放开天眼,一轮紫色明光自额头印堂穴发出,瞬间地下通亮起来,只是无边的死气越发浓郁。

    龙择天看到,这地下方圆几十丈,没有任何物品,地上黄土地面被压得结结实实,周围墙壁看不出有任何异常,就连进来是的洞门也无影无踪,似乎,龙择天被困在了一处没有任何出路的死地。

    “小子,一直朝前走,你会看到前面墙壁上镶嵌着两道门,记住了,要选择一道正确的门,选错了,你将万劫不复!”,猿坤尖锐的声音再一次传来,“可惜,我只能显化一道投影,不然,我可以帮你破解此门!”。

    “嗯?你为什么会帮我?”,龙择天越发奇怪,感觉十分怪异,他越发怀疑这猿坤另有图谋。

    “费什么话?信不信我现在就拍死你?”,猿坤爆呵道。

    龙择天心想,先不要疑神疑鬼,先闯关脱身再说。

    龙择天来到对面墙壁跟前,仔细观察,果然见到墙壁上镶嵌这一左一右两道门,右侧门写道:大道无涯多歧路,左侧门一行字写道:此去黄泉通九幽,门楣上方也是一行字:命定由天。龙择天突然有种暴怒的感觉,他三生三世,最反感的就是命由天定,三世选择,每每与命运抗争,曲折荣辱,遍体鳞伤,他始终不相信,什么命运天定,那人还活着干什么?反正命由天定,老老实实等死,生下来就等死呗。人,生下来,注定与天奋斗,与地奋斗,与人奋斗,开创自己的人生,改变自己及众苍生的命运。腐儒们经常教化世人,与世无争,就连师门也强调所谓的上善若水,让人们随遇而安,听从命运的安排,给那些透顶的统治者提供洗脑的工具,让世人听从统治者的安排而不敢反抗,否则就是大逆不道。龙择天越想越气,什么命由天定,分明是伪君子之说,我就不信,我就反了你这天又能如何?

    龙择天暴怒之下,体内九阳神功疯狂运转,紫色灵气勃然爆发,大声喊道:“我偏偏打开这地狱之门,看能怎么样!”,说着,对着左侧门挥出重拳,空间内狂风大作,犹如狂澜巨飚,仿佛要破开整个地下空间,整个城堡也像地震一样,地动山摇。

    左侧大门“轰然”而开,龙择天被一股莫大不可抗御的吸力吸入门内。

    龙择天被旋转的狂风吸入到一个好像是无底的深渊,浑身被风刀割裂得一丝一条般,剧痛难忍。他连忙运转紫色灵气,输入到各处筋脉皮肉骨头,一方面疗伤,一方面抵抗。

    猿坤的声音幽幽传来:“唉,这小子也够倒霉,看来,他被卷入到了无边地狱,再也出不来了,我的希望又破灭了!”,猿坤一声叹息之后,再无一丝动静。

    龙择天被卷入到了一处黄橙橙的空间,整个空间除了无边的黄色,再也没有别的颜色,无声无风,似乎也没有空气,一切静默得让人怀疑,这里是不是有生命的世界。

    龙择天明白,这恐怕又是一方陌生世界,自从身入古堡,他就已经处在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这世界陌生而恐怖,没有生命气息却弥漫着无边无际的死气威压。“难道,我真的要死在这里?”,龙择天不甘心,他试图招魂乾坤图,却一无所获,乾坤图还是没有任何相应。

    龙择天有些茫然,面对无边无际的黄色,他似乎已经黔驴技穷,他甚至怀疑,面对这空无一物的空间,他无从下手,他真想遇到一个东西,有生命迹象的东西出现,哪怕是一只鬼也好啊!

    正胡思乱想,突然黄色空间像水塘里的水,动荡起来,龙择天就像水塘里的鱼,被摇晃的晕头转向,他极力稳定心神,运转天笼神功抵抗,然后放开天眼,试图看穿这黄色空间,可是,此刻天眼似乎失去了神功,天眼所及也只能是黄蒙蒙一片。龙择天心想:难道这里真的是无边地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