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八章 风云聚会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汉清一招龙跃九天,降龙掌气势恢宏朝张宗顺拍去。

    张宗顺不敢怠慢,一招虎啸疾风,刚猛的降虎拳同样气势暴涨。

    两人同样是七品宗师,同样成名已久,扑一交手,天崩地裂。

    侯国千人队已经进村,与村民山贼混战在一起。

    龙村龙氏家族自龙汉清以下,六世同堂,老年、青壮年人数也在两千人以上,而且受家族熏陶,练武成风,一品武者以上至四品武师,也有几百人,五品六品武宗也有数十人,端的战力宏大,只一炷香功夫,侯国那方已有数十人倒在地上唉呼不已,也就是村民对朝廷尚有顾忌,不敢下死手,这才没有出人命。

    但是山贼那边可不管这些,招招致命,纵使只得几十人,户管司的八名差役已经命在旦夕。

    张宗顺被龙汉清缠住,一时不得分身,便气运丹田,大声呼喊:“城外军队听着,集中火器向龙村覆盖,不留一个活口!”

    龙汉清目呲欲裂,欲冲出村,毁掉火器,怎奈张宗顺早就看出他的意图,死死缠住,里令龙汉清徒唤奈何。

    “张大人这是要屠了龙村?谁敢你的胆子?”,一声平淡的声音自龙村外而来,虽然声音平淡,刹那压住了交战的呼喊声,一瞬间,整个龙村鸦雀无声。

    “哼,小小侯国,竟然如此霸道,堂堂军师也不地道,各路修者连番寻找紫气来源之地,都认可与这龙村有莫大关联,张军师不是不明白,想必是顾忌这龙兴之地,欲毁之而后快,便寻来各种借口,来寻事端,可惜打错了算盘!”

    张宗顺心里一惊,心道,这人乃是香南国素不出世的一等一高人,八品尊者姬重,在香南国只是传说般的存在,何以突然现身?而且看来是明目张胆的护着龙家。

    龙汉清也知来人,吃惊不小,但是念及村外火器,便只用眼神招呼,欲冲出村外。

    姬重摆了摆手,说道:“龙兄莫急,那些火器已被我毁掉,哼,找个理由便要草菅人命,我看这侯国也快到头了!”

    姬重飘然到龙汉清身边,亲切的拍了拍龙汉清的肩膀,“咱们几十年未见,正赶上你的玄玄孙孙七岁大宴,何不尽兴一番,以慰相思之苦?”

    龙汉清苦笑:“哪有这等心情?这朝廷侯国来势汹汹,我等岂能尽兴?”

    姬重向张宗顺一挥手,一股庞大的气息铺天盖地席卷而出,重重拍在张宗顺身上,张宗顺不由自主如同断线的风筝,顺风而飞,无影无踪!

    “今天的事到此为止,不要再惊扰我等叙旧,否则,我要杀上侯国金銮殿,什么狗屁军师侯王,都将不复存在!”

    姬重语气平和,却无比霸气。

    村内官兵和村外军队霎时间清空。

    龙汉清见状,苦笑一声,只好吩咐重置酒席。

    “哎,老头,你是我长这么大见过的最厉害的!”,一声童音由衷赞叹,“不过,比我身后的吕兄差不少,也难怪,他就不是人!”。

    姬重吃惊转身循着声音看去,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歪着眼睛看着他。

    “你…你,你是什么人?”,姬重顿时口吃,结结巴巴,手颤抖着指向龙择天。

    “你这叫什么话?我当然是人,你这话应该问我身后的吕兄,你问他,他是不是人?”

    姬重看向吕尚,顿时呆住!

    吕尚用朦胧的眼神看向姬重,轻飘飘的说道,“不可说,不可说。”

    姬重如遭重击,浑身冰冷,冷汗淋漓,心道,有这位大神在此,那些浑不记的东西还能翻了天去!看来,自己自持有几分武力,在此人面前如同粉拳秀腿,不值一晒,可是,这神仙为何在此?难道,是为这娃娃?难道,那紫气东来,对应的就是这娃娃?

    想着,又看向龙择天,越看越心惊,似乎一场天机即将揭开,震动寰宇!

    吕尚对着姬重眨眨眼,传音道:“此间任何事情,不足为外人道也!”

    姬重又是一惊,传音道:“小人明白,但是,各路侯国官方武修已经云集而来,经过几年查询,都认准了天降宝物在龙村,恐怕一时难以平静,仙人可有打算?”

    吕尚叹息一声:“世人愚钝,追名逐利,为了眼前利益,哪怕刀山火海也在所不惜,好多事情,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便出手,烦请姬先生多多照拂。”

    姬重暗暗施礼,“敢不领命,交给小人便是。”

    龙汉清也注意到吕尚,只觉不凡,但是终因见识没有姬重广大,神仙对面不识,只做高人对待,深施一礼,说道:“烦请这位大人上座,原谅我等照顾不周才是!”

    吕尚也不见外,应声而坐。

    龙择天见吕尚坐下,凑过来,坐在吕尚的身边,说道:“今天是我的大寿,老祖爷爷为主持,其他祖爷爷、太爷爷、爷爷、伯伯叔叔爸爸等仅为陪客,我舔坐上首,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姬重大笑,“我见过很多天才小子,似这等妖孽般的天才,天下间旷古未有,绝对是闻所未闻,加上今天本就是你的大日子,居于上首,理所应当,我等理应居于下手伺候,如何该与不该?”,说着,对着小择天深施一礼,郑重其事,闹得在场的人无不再一次目瞪口呆。

    小择天在吕尚的身边,悄声说:“我说师兄,今天根本就不能平静,最起码十二路人马已经在来的路上,无非是所谓寻宝而来,我看你应该拿出些宝物,满足其好奇心,打发便是。”

    吕尚神秘一笑,传音道:“过一会儿人到齐,且看为兄的手段!”。

    在场人只有姬重注意到了这些细节,不由心动,心想,这神仙只在传说间,如何对这娃娃如此厚爱?这娃娃究竟是谁?真的是龙家子孙?小小七岁孩儿,智商更在在场所有人之上,旷古妖孽绝不是夸大,看来,我应该小心亲近,不可大意,未来这孩子无限可期,我姬家大家大业,却也在各路诸侯、武修、门派的围剿之下,压力重重,这孩子,竟是我姬家的大贵人?最起码他背后的神仙便是这块大陆最最惹不起的存在,该当如此如此,方能抢得先机,与我姬家有莫大造化。

    想着,看着小择天越发迷离,乃至发自内心的崇拜,恨不得即时跪倒,投怀送抱,只不过囿于身份,强行故作高深,以防让人看破而已。

    王大昌一行人此刻非常低调,他们认为自己给龙家带来了麻烦,虽然刚开始的目的也是到龙村浑水摸鱼,但是被小择天的一顿胡打乱闹,反而感觉自己这伙人像是欠了龙家什么似的,尤其是对小择天发自内心的好奇和崇拜,让他们不能自拔,巴不得长久留下,为小择天效犬马之劳。

    这时,酒到尾声,天色将晚,龙村虽然也是万八千人,毕竟偏僻,没有旅馆客栈之类,王大昌虽然舍不得,也只好告辞,留作日后再行来往,便过来,找到老族长和龙昌仁龙昌义等兄弟,行告别之礼。

    又来到小择天近前,眼神中没有一点大人看小孩的那种宠爱、戏谑,满眼的一本正经的崇拜,本想说些告别的话,小择天却先开口:“我说王大叔,你先别走,你惹的麻烦还没有解决,怎么撒手不管?还是不是男子汉?”。

    王大昌尴尬不已,一脸羞臊,唯唯诺诺道:“听从小主人吩咐!”。

    不自觉,把小择天败在了小主人的位置。

    “我的意思是,你们这样走太可惜,我虽然还没有长大,但是也知道情义义气乃是做人的根本,你们虽然占山为王,但是,你们本性不坏,往后可以跟着我保护我,将来我发达了,必然有你们的吃喝,岂不强过天天打家劫舍胆战心惊?”,小择天看了看老祖宗,说道:“这些人留下吧,平常干点农活给口饭吃,有了事情还可以看门护院,嗯,对了,还可以练武修身,提高修为层次,会有大用。”

    龙汉清和别人一样,现在对这个玄玄孙有点崇拜,很有点言听计从的意思,对身边的龙昌仁说道:“你去带人,把祖屋大院打扫一遍,那里有几十间房,添置一些床铺等物品,好好安顿这些好汉!”。

    龙昌仁哥几个领命而去。

    王大昌吩咐二当家当人随同一块去,自己自然而然的站在了吕尚的身后。

    吕尚抱起小择天,不被察觉一笑,很神秘。小择天看了看他,撇了一下嘴,也没有吭声。

    其实姬重这段时间的注意力一直在小择天和吕尚身上,作为香南国武修的至高存在,此刻的他被一种情绪感染,看到王大昌他们留在这里,心里竟有些吃味,着实羡慕王大昌他们的好运气。

    吕尚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到底还是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