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六章 龙村闹土匪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晃,七年过去。世外桃源般的龙村最近相当热闹,前几年多达几十波的前来龙村探查,武修探头探脑打听紫色豪光的来源,再就是官府中人也来凑热闹,随着朝廷圣旨的传达,这七年税赋徭役越来越重,村民苦不堪言。但身处龙村的村民却有些懵懂,总感到这些年日子有些异样,村里越来越热闹,日子却越过越艰难,但是为什么发生这种变化,但就是想不起来是怎么回事,集体处于迷糊中。

    小择天七岁生辰,龙村人自发来到龙府,自发组织流水筵席。这是龙村的传统,孩子七岁为第一次脱乳牙换成牙,寓意孩子可以入学堂进族谱,家里条件好的可以请先生学文习武,七岁生日是一个小男孩的大日子。龙村人团结也爱热闹,谁家有个大事小情,村民总是自发捧场。特别是龙家大族长龙汉清德高望重,恩泽乡里,村民更是不敢怠慢,一大早便将龙府内外挤得人山人海。

    小择天虽然刚满七岁,然而满月的时候就可以下床学步,两个月步履扎实,三个月可以健步如飞,到五六岁便随同大人耕田放牧,力提百斤而脸不红心不跳。村人深以为奇,料定此子必然不同凡响,再加上是老族长的嫡亲后代,便人人如同呵护宝贝一般,呵护有加。小择天也不稳当,正如前文所述,经常跑出去一个人到处乱逛,大人常常找不到他的踪迹。这不,小丫鬟绿萝和族姐小健便成为左右跟班,严防死守,寸步不离,唯恐着不让人省心的孩子走失。

    偏偏这七岁宴的大事,有人来报,说又不见了小择天,老族长发了一顿火,责令家族男丁满山遍野寻找,老族长一个人坐在客厅生闷气。

    要说这小择天也真够奇的,这天他与丫鬟和小健正在村头的池塘捉青蛙,弄得满身满头泥巴,小健和丫鬟呵护不住,便也由他,坐在田埂上看着他玩。

    突然,天气似乎一瞬间变得暖洋洋的,让人不知不觉发困,两个小女孩抵挡不住,便坐在那里入定一般睡了。小择天洗了手,上了岸,便如同等什么人一般,负手而立,竟有一种威凌天下的气度。

    “啧啧,果然是天选之子,先天圣体,老君果然没有看错,万年难得一见!”,一位身穿蓝色长袍背负七尺宝剑的中年人飘然而至,满脸的喜悦和惊讶。

    小择天仍然负手而立,仔细打量来人,竟有些不耐烦,说道:“又是那个老家伙派你来的?我真不想见你们任何人”。

    蓝衣中年人一惊,继而莞尔一笑说道:“几千年了,谁敢叫师父老家伙,我也奇怪,你刚来到这世上没几年,怎地就知道那么多事情?难道你记得自己前世之身?”。

    小择天有些不屑,看着蓝衣人,说:“我很不喜欢转生之时被人灌顶,强行把他的意志打入我的灵魂,还有那两个老家伙,三个人组团祸祸我,还天择择天之类的,很烦!”。

    蓝衣人莞尔一笑,想要抱一抱小择天,被小择天嫌弃的躲开了。

    “我说,小师弟,咳咳,叫你小师弟可能不服气,但也没办法,终究你还是被师父选中,并继承了他的道德,你也只好认了这师门,不管怎样,你以后还是要担负这天下重担的。”。

    “这就是老百姓所说的命吧!”小择天低下头,眉头皱了皱,有抬头看着蓝衣人:“吕尚师兄,此来何意?”

    “你还是叫了我师兄,呵呵!”

    小择天坏笑,“别得意,只是此世而已!”

    吕尚也不计较,说道:

    “师父差我来乃是知晓你今天七岁之喜,民间自是要庆贺的,因你出生太过神异,天象过于明显,虽然师傅用梦魂遮住了绝大部分,可仍有少数紫色豪气外泄,被人知觉,那些武修之人必然前来揭晓秘密以为奇遇,再加上现实朝廷昏聩,赋税沉重,山贼暴起,民怨沸腾,时局不安,师傅命我暗中保护,以策万全。”

    吕尚接着说道:“但是我不可能一直守在你身边,更不可能以仙法加持,更多的时候还是要靠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下去,只有万分危急,我才会出现。”

    “我自是知晓,我也不希望你老跟在身边,很烦的!”。小择天挥了挥胖乎乎的小手,极尽老成持重之能是。

    吕尚一笑莞尔,饶有兴趣的看着小择天,像看小怪物一般;“行了,你家人找你都快找疯了,我使出蒙混法则,让那些村民无头苍蝇般到处乱找,却发现不了近在咫尺的池塘,时间久了终究令人起疑,你还是回去吧,我先找个地方休息去了,然后宴会上见!呵呵!”说吧挥手,刚才雾气蒙蒙的天,一瞬间清明。

    小择天走到丫鬟和小健跟前,调皮的用草叶拨弄小健的鼻孔,小健打了个喷嚏醒来。

    “小弟,我怎么睡着了?”

    “还说,你看村里人找来了,看你不挨骂的!”小择天调皮的笑了笑。

    “小兔崽子,到处乱跑,瞧我不打你屁股!”,龙昌义详装愤怒,却抱起了满身泥巴的小择天,向家走去。

    “哎,我还没洗澡那,放开我!”,小择天心中暗叹:唉,想我堂堂灵童,转世之身,先天圣体,竟被这么个修为四品不到的凡夫俗子吆五喝六,真真那啥那啥了。心中愤愤,却不由自主的搂住龙昌义的脖子,撒娇道:“父亲大人说的是,以后孩儿不敢了!”。

    龙昌义心花怒放,不顾小择天满身泥巴,亲了亲小择天粉嫩的小脸,说道:“我的孩儿自是不同凡响,你母亲自从生了你,满心满意的都是你,我都成了多余的人了,哈,你说你怎么这么可爱呢?”。

    小择天一脸嫌弃,用泥巴小手擦了擦被亲过的地方,瞬间满脸泥巴,滑稽可爱。

    “小样,你是我儿子,我亲你你还嫌弃?”

    “我这脸是留着给我老婆大人亲的,你不行!”,小择天一脸认真,“再说你应该亲妈妈,而不是我!”。

    “你这小崽子,看我不揍你!”。

    旁边人哄堂大笑,都觉得这孩子太神异,太过神奇了。

    正说笑间,一队强悍彪马疾驰而来,其中一位虬髯大汉勒马人立而起,手持马鞭,指向人群,高声吆喝:“此地是不是叫龙村?听说有宝物在此出现,尔等可知在哪儿?如将宝物交出,万事大吉,如若不然,我等将血洗你们村寨!”。

    龙昌义将小择天交给小健,低声说:“你抱着小择天赶紧回家族,找到老族长,说有山贼进寨”。

    龙昌义看着大哥龙昌仁,小声说:“大哥,怎么办?”。

    龙昌仁向前一步,说道:“哪里来的英雄,来寻什么宝物?我等山野村民,只知道种田打猎,维持生计,哪有什么宝物?请各位大人谅解我等无知,不知你所说的宝物是什么?”。

    “那抱小孩的小女孩别走,不用通风报信,我等这就进村,找不到宝物,就要钱,女人也可,哈哈哈!”

    “站住,哪里来的毛贼也敢来我龙村闹事?”

    龙昌仁大声喝道。

    村民纷纷上前,拉开架势。

    那虬髯大汉也不废话,一挥手,众多山贼一拥而上。

    村民中在场都是武者以上级别的高手,当然不白给,尤其是龙昌义哥几个,修为层次都在四品武师以上,也根本没把这伙山贼放在眼里。

    龙昌仁当仁不让,一个健步冲到为首的虬髯大汉跟前,一掌拍在马头上,那马吃痛,一声惨叫,摔倒在地上。

    虬髯大汉一声暴喝,一招燕子升天,拔空而起,轻飘飘的落在龙昌义身前。

    “没看出来,有两下子”,说着,两人叉招换式站在一起。村民和山贼也没闲着,呜嗷的混战起来。

    虬髯大汉从腰间抽出拇指粗的打龙鞭,手腕用力真气注入,那打龙鞭瞬间笔直,像一炳圆柱形宝剑,散发耀眼的光华。龙昌仁从背上抽出宝剑腕了一个剑花,同样光华四射,两人互不相让,每一次剑鞭相碰都爆出巨大火花。山贼和村民都拿出各自兵器,一瞬间呐喊声兵器相碰声混在一起,震动山村。

    打着打着,虬髯大汉突然大喊了一声;“呔,我们只不过过来看看,你们还真要拼命啊?”。

    龙昌仁跳开一步,一挥手,大声道:“先停一停,看他怎么说”。

    那虬髯大汉看着龙昌仁,说道:“我们知道龙村的厉害,也不想惹事,但是这几年这一带却是发生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我们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奇迹我们也沾沾光”。

    龙昌仁问道:“你们是那座山的大王?”

    虬髯大汉哈哈一笑,说:“起来咱们和龙村缘分不浅,某家姓王,名大昌,在香湖东面的音少山占山为王,与龙村贵地不足几百里,也曾与贵族老爷子龙老族长相交,几十年来未曾犯过贵村一草一木,今日前来也不为打家劫舍,只不过这些年来始终探听七年前发生的天地异象,一番折腾,虽不确定那异象就在龙村,却也离之不远,于是,过来一探究竟,刚才言语多有冒犯,烦请莫怪才是”。

    龙昌仁也是大声一笑,道:“原来是王大昌王大当家对面,我家老祖宗却曾提起过,说王大当家虽然占山为匪,却也义气当先,虽说不上替天行道,但也不曾侵扰庶民,在下久闻大名,今日没想到竟是这般相见,也是缘分啊!哈哈!”

    那王大昌把龙鞭绑在腰间,显然是束手收兵,大声对手下人道:“兄弟们,今日叨扰龙村的父老,我等有所冒犯,理应陪个不是。”

    说着单膝跪地,右手扶左胸,真诚的说道:“我等今日得罪老族长和龙村父老,在下谢罪!”。

    龙昌仁大笑,扶起王大昌,说:“各位老大,龙村虽然远避世外,却也不是囚禁牢中孤陋寡闻之人,素闻大王侠义之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如不嫌弃,何不进村畅饮一番,聊表地主之宜?”

    “好!”王大昌大笑,搂住龙昌仁:“兄弟如此抬爱,小弟敢不从命!”。

    一挥手,那群山贼也不见外,与众村民浩浩荡荡进了村。

    刚才还要拼死拼活的两伙人,此刻竟然彼此倾慕诉说情怀,搬脖搂腰,亲热异常,一看都是真性情之人,煞是可爱的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