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名震蔡阳,郡守驾到

作者:伴路时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最终,这场刘演整整准备了三个月的反击官府,在经历了一个动荡的夜晚后,以刘演的大获全胜而告终。

    同时,两方势力在这一场对抗的同时,两方都没有料到的是,他们也是惊动了整个蔡阳县。

    事实上,会搞出这男的结果也不奇怪,毕竟这一个夜晚的动静已经是不小了。

    先是陈雄的一共七百多名门客出动,一路杀气腾腾的奔向刘演的宅院,却在半路遇到了埋伏已久的崔奕等人,在街巷中便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巷战。

    尽管在第二天,由于崔奕已经派人清理过战场,街道上已经一干二净,看上去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但这附近的居民们都知道,在昨晚的夜里,究竟是出现了何等程度的腥风血雨。

    更让附近人们赶到匪夷所思的是,在这个还禁止购买军备的年代,他们昨晚居然听到了射击箭矢的声音。

    结合以上这一切,这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一片的百姓都已经猜了个**不离十。

    自古以来,看热闹的永远的不嫌事大,即使这一次也是如此,只见面对此事,只有少数人露出了笑容或发出了叹息。

    而更多的人,则是将昨晚的动静再添上他们的猜想,作为闲暇之余的谈资,传播给了更多的人。

    于是,不过短短三日的时间,这件事情很快便已经传播到了整个蔡阳县的范围,甚至有着传入其他县城的趋势。

    消息以极快的速度传遍了整个蔡阳,也正因为如此,除了县令陈雄,又一个名字进入人们的耳中,为人们所称道。

    自然是刘演。

    每一个从他人口中听到这个名字的人,第一时间的反应往往都是一怔。因为这个名字,对于蔡阳县的人们来说,并不算怎么陌生。

    刘演,背后是两年前身为汉朝皇族,在南阳势力巨大的刘氏,自小资质聪慧,被誉为是刘氏子弟之首。

    因此,他们这些蔡阳百姓早已听说过刘演刘伯升,只不过,上一次听到这个名字,都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

    因此,很多人听到刘演这个名字后,第二反应便是感慨。

    回想两年之前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后者身上的光环,还不过只是刘氏子弟的翘楚而已。

    而今天,他却已经坐拥门客上千,重振刘家,能把官府都收拾的服服帖帖的狠人了。

    不过,对于刘演的崛起,蔡阳县中大多数人都是保持着庆贺的态度——毕竟陈雄这两年来欺压的可不止是刘家,还有蔡阳的广大百姓。

    而现如今,终于有人肯站出来,替他们百姓收拾陈雄一顿,他们自然是再高兴不过了。

    所有人都知道,从这之后开始,蔡阳县将又回到两年前,那个由官府和刘家共同掌权的时代。

    他们都在期待着,期待这位刘氏的新星,能够有一番作为,在乱世中为他们求得一隅安宁。

    蔡阳县,县令府。

    距离那个夜晚已经整整三日过去,现如今陈雄的府邸之中,一眼望去,比起过去的奢华,如今可以说是有些萧条。

    至于原因,便是陈雄为了还上欠刘家的债务,变卖了府邸上的众多器物。

    而此时此刻,在大堂之中,共有三人在座,那其中两人自然是陈雄,田立。

    至于那另一位身着锦衣,身长七尺,身形胖瘦适中,此刻看上去有几分怒气的中年男子,便是南阳郡的最高官员——南阳郡守,李延。

    “陈雄,你三日前让田县丞修书并赶忙送去宛城,说是蔡阳刘氏要谋反。我一看就赶忙赶了过来,可结果呢?你这是什么情况?”

    李延对自己白来一趟明显是一肚子怨气,当即是指着陈雄一顿数落。

    “额……李大人,之前是下官一时着急,还没有搞清楚情况就去通知您,这是下官的错。”

    闻言,陈雄赶忙赔笑道,毕竟他只是个小县令,在郡守的面前,他还是得老老实实的夹起尾巴做人。

    “不过,现在下官已经审理清楚了,此事完全是一桩误会,一桩天大的误会,刘氏并无谋反之心,呵呵。”

    陈雄说完,看着李延丝毫没有缓和的脸色,又是无奈地干笑一声。

    与此同时,田立微微鞠躬,也是终于开了口:

    “郡守大人,陈县令他因为一些消息就匆忙提案,还因此而劳烦了您,这是他的不对。可陈县令他之所以这么着急,还是因为他一心为了新朝着想啊。”

    “是啊,下官是真的担心刘氏要对我朝不利,方才这般焦急,却没想到这只是个误会。”陈雄赶忙接话,还不忘投给田立一个赞许的眼神。

    “要不,大人暂且在我这府上住几日,歇息歇息再回宛城,让我来好酒好肉招待大人几天?”

    两人联合起来做了这么一番说辞,才终于让李延的脸色变得好了几分,至少没有刚知道自己是白来一趟时的那般恼火了。

    不过,李延依然是摆摆手,冷声道:“好酒好肉就不必了,本官掌管整个南阳,平日事务繁多,既然这里无事,那我也不必多留了。”

    说完,李延便是转过身去,径直走出县令府。

    “呼,终于走了……”

    见那李延走人,陈雄这才松了口气。

    “希望能瞒过这郡守吧……”

    与此同时,县令府之外,李延翻身坐上马车,车夫立即开动起来,而他注视着周围的房舍,一动不动。

    “那陈雄,还真的以为能瞒的过我……”

    李延回头望了望县令府,冷笑一声,自语道。

    早在进入县令府之前,李延对于三天前的事情便已经了解了个大概。

    毕竟现如今的蔡阳县,时不时就可以看到在讨论三天前那个夜晚的平民,想要问话更是容易得很。

    只不过,就算知道了,李延也并不打算多管。从今天陈雄的反应就能够看出,他对于刘演已经彻底屈服了。

    他看得出来,这世道,已经逐渐混乱了起来,官府与强宗豪族勾结,恐怕将会是日后的常态,陈雄不过是开了个头而已。

    既然如此,那他还不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