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一指之约】

作者:弹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倡导核心价值观,弘扬社会主旋律】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

    舞榭章台。

    一声年迈而又凄楚的惨叫,摔落半空,激起千层浪。

    楼上厢房的人纷纷探头而出,楼下吃酒的兄妹们也都匆往二楼,欲探究竟。

    霎时万人空巷。

    也有女子姽婳,伶俜楼台,犹抱琵琶半遮面,隔岸观火,垂帘听政。

    ……

    二楼。

    “姐姐,快告诉洒家,是哪个混账东西招惹你了?让洒家一拳抡爆他的小心肝!”

    一位脖子上挂着小叶紫檀佛珠的光头大汉拎起衣袖,大声怒喝,颇有倒拔垂杨柳之姿。

    “妈妈,是这个人吗?”

    一位怒发赤眉,虎背熊腰的狰狞大汉指着眼前大叔,“只要你说一声是,俺的双板斧便眨眼功夫取他项上人头!”

    “俺也一样!”

    一位豹头环眼,燕颔虎须的黑炭大汉,被前两位哥哥说的词穷之后,只能附和道。

    那老鸨恶人先告状,连忙点头称是:“没错,就是他!就在刚刚,他贪图我的美I色,想要对我……嘤嘤嘤!”

    说着,老鸨就如同少女一般,眼角有泪,不禁让人有了怜香惜玉之情。

    众人怒气更甚,蜂拥而来。

    眼看下一刻,大叔就要面临被人群殴之际。

    “你!信口雌黄!血口喷人!”

    大叔怒不可遏,极力解释,“我只是想要回我的女娃子,从未占她半点便I宜,还请各位擦亮眼睛,莫要被这个倚老卖老的泼妇给骗了。”

    “你说你这是你的女娃子,那你有什么证据呀?”

    老鸨原本动人的目光,顷刻间原形毕现,再崭锋芒。

    “我……我……”

    被这么一问,大叔一时语塞,不知如何辩解,更不知如何拿出证据。

    “看吧,回答不上来吧,既然不是你的女娃子,那我凭什么白白的送给你?但是如果你真的想要这个女娃子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老鸨显得一副很是通情达理的样子,突然让步。

    “你想要什么?”大叔追问,已然落入老鸨的圈套。

    “这个数。”

    老鸨伸出食指。

    “一文钱?”

    老鸨摇了摇头。

    “一两银子?”

    老鸨又摇了摇头。

    “一两金子?”

    老鸨再次摇了摇头。

    大叔急了:“你到底要多少钱?”

    “一百根金条。”

    顿时,

    语惊四座,鸦雀无声。

    不光是大叔惊了,就连大伙们也都惊了。

    一百根金条,这可不是什么小数目啊。

    别说拥有过了,就连看过都没有看到过!

    只有那种大地I主,达官显贵之人才能拥有这样多的钱财好吧?

    众人不禁唏嘘一声,再看看这位大叔。

    衣衫褴褛,仪容不整,满脸的胡渣比金条还要刺眼,很明显就是一个捉襟见肘之人,估计花个一文钱都是个问题吧?

    怎么可能会拥有一百根金条?

    这根本不是什么谈条件好吗!

    而是把人往死路里逼!

    所以大家都为此而感到老鸨提出的条件,未免也太苛刻了一些。

    甚至开始以为大叔会不会狗急跳墙,做出一些出乎意料的极端之事。

    但没想到,

    大叔竟然点了点头,爽快答应了:“好的!一百根金条,就一百根!你可要说话算数!”

    “恩,我就给你三天的时间,如果三天之后你没有将一百根金条送到我这里,我就当你是一个言而无信之人,见你一次,赶你一次。”

    为了能够尽快的坐享其成,老鸨就给大叔施压,以三天为期限。

    站在旁边的众人们,也实在不理解这个大叔为什么会答应。

    明知不可能完成之事还非要答应,这是脑子进水了?

    他们开始在旁边纷纷议论,大声嘀咕着。

    但为了女娃子,大叔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想都没想,连头答应,“好好!三天,就三天!”

    “不过,你要是反悔了怎么办?”

    大叔立即伸出小拇指,以一种不安全的语气问道,“敢不敢当着众人的面,与我拉钩上吊一百年?”

    “拉钩这可都是小孩子的把戏了,谁还信这个啊,就立个契约吧。”

    “不!我不信你那一套!我就要拉钩!”

    大叔异常偏执,并扭头望着大伙们,“各位父老乡亲,各位大姐大哥们,请你们一定要给我们做个证明!三天之内我就拿一百根金条过来换回这个女娃子,她要是反悔了,五雷轰顶!六亲不认!七窍流血!尸首弃于八荒之外,亡魂囚于九泉之下,十步之内,永世不得瞑目!”

    “呵呵……头不大,口气倒是不小。”

    老鸨倒也没有生气,就也伸出小拇指,和大叔拉起了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拉完后,大叔离去。

    ……

    在大叔的印象里,一百根金条,也是个天文数字。

    其实他的心中没有丝毫的信心,但为了抓住最后一颗稻草,他只能答应下来,以此来争取三天的时间。

    原本的三天在他的眼里,只不过是白驹过隙,一眨眼的功夫而已。

    但是现在看来,他更希望三天能够过得如同整个盛世朝代一般漫长。

    离开醉荫楼之后,大叔的心中,低沉沉的。

    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拉扯了一般,甚至每呼吸一口气,都是那么的痛。

    抬头。

    除了茫然,还是茫然。

    他似乎开始觉得,即便争取了三天的机会又有如何?

    就算是给他三年的时间,也挣不到一百根金条啊!

    怎么办……

    难道就要眼睁睁的看着女娃子从此沦为商女吗?

    大叔的心中,充满了满满的不甘心。

    又抬起头。

    走走停停。

    风更大了,天更冷了。

    身后的繁华似乎跟自己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但是那个女娃子,却在心中难以割舍,难以忘记。

    似乎只是因为她稚I嫩的惊鸿一瞥,而成为了他命中注定的牵绊。

    至今,

    他的脑海之中,

    还在强烈的浮现着提起水桶,望见女婴的场景。

    这一切的一切都因自己而起,也因为自己将女婴拱手让与他人而犯错,如果就这么袖手旁观,岂不是一错再错?

    大叔再次抬起头。

    继续往前走,一往无前。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