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七章 【青楼之争】

作者:弹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倡导核心价值观,弘扬社会主旋律】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

    醉荫楼。

    国破山河在,隔江女犹唱。

    歌声,钟声,琵琶声缕缕不绝。

    “恩……好茶,好茶。”

    小酌一杯,茶水在大叔的味I蕾上缓缓流淌,久久回荡。

    最终,

    牙齿间,鼻喉间,都沁染着浓郁且清香之气。

    出生在这个年代的大叔,虽不是精通音律,但对于品茗,还算是情有独钟。

    煮茶,煎茶,点茶,泡茶。

    每一种方式,都会让茶呈现出不同的韵味。

    但如果一个都不会,那么就是煮鹤焚琴,暴殄天物了。

    “哥哥,喝完了茶,接下来该办正事了吧。”

    妹妹的目光,陡然落在了旁边的床榻上。

    大叔愣了一下。

    他有点没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个茶馆吗?

    不应该好好的喝茶吗?

    大叔直言道:“我可以拒绝吗?”

    “哥哥真是说笑了,进来的每一位客官,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妹妹觉得眼前的男人有点与众不同,“莫非哥哥是第一次来?”

    “是啊,第一次。”

    “第一次的话,可以给哥哥你打个折,收你十两银子吧。”

    “啊……姑娘再见。”

    大叔连忙转身就走。

    不是因为囊中羞I涩,而是因为他豁然明白了一件事!

    原来这不是茶馆!

    而是一个传说之中的青楼啊!

    如果是青楼的话,那么刚才的那个女娃子可就危险了!

    那个老婆婆绝对不是什么好心的婆婆,她正是经常拐I卖女子,让她们沦落成失I失妇女的青楼老板娘,老鸨啊!

    ……

    “哥哥,你要去哪里啊?”

    妹妹趴在门边上喊道。

    大叔晃过神来,杀来了一个回马枪,又跑到了妹妹身前。

    “哥哥刚才是害怕了?现在又敢了?”

    大叔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连忙问道,“你们这的老鸨在哪?”

    “呦呦呦,看来哥哥的口味挺重啊,我们这些年轻漂亮的女子你不喜欢,你竟然喜欢我们五十岁的妈妈。”妹妹开始咯吱咯吱的笑了起来。

    “你快回答我!”

    大叔没空和她瞎扯,就怒道。

    大叔这突然转变的表情,着实吓了妹妹一跳。

    刚才还挺热情,现在妹妹也冷着脸,仰着头,漫不经心的说道:“我怎么知道她会在哪里,你现在已经是个成熟的男人了,该要学会自己去找人了。”

    “你快说啊!”

    大叔吼道,一下子将妹妹壁咚在门前,恶狠狠的盯着她。

    “在……在二楼最东边的屋子里。”妹妹怂了,只能如实招来。

    大叔松开她,连忙飞奔到那个屋子。

    “砰!”

    一脚踹开门!

    大叔闯入,映入眼帘一看,果然老鸨和女娃子都在这里!

    “呦,这不是刚才的那位吗?你也来我的醉荫楼里想要玩耍一番吗?”老鸨笑道。

    大叔直言不讳,开门见山:“你收养这个女娃子,要做什么?”

    “我还能做什么?自然是将她抚养成I人,为我的醉荫楼再赚取一些生意啊。”

    老鸨一边说,一边望着女婴,“啧啧啧,你看看她,这小脸,虽然才刚刚出生,但是长的俊俏啊,我相信只要再等十几年,她就能成为这里的头牌了。”

    “我也算是望女成凤,如果以后她能一笑值千金,才能不枉我对她的抚育之恩啊。”

    “希望她能为我挣不少的钱财,嘿嘿嘿,到时候我就可以躺在金山银矿上高枕无忧喽。”

    听完。

    大叔心中突然很高兴,也很悲伤。

    悲伤的是,是自己太傻。

    众人皆知什么是青楼。

    唯有自己走在了门前,却不知醉荫楼就是青楼。

    即便走了进去,还是停留了一盏茶的时间,经人言语,才发现这是青楼。

    这要是传了出去,估计也会被人笑掉大牙的吧。

    高兴的是,自己也不算太傻,还算有清醒的意识,否则女娃子可就因为自己,而一辈子沦为他人的玩I物了。

    想当年,落魄的大叔好歹也曾是个指点江山意气的书生。

    虽然科举连年失意,妻子因病离世,打短工又被地主克扣工资。

    种种事事的不如意,连续的沉重打击让他越来越绝望。

    但他知道,

    最起码文人的骨气还是有的。

    如果再晚一步,女娃子就真的成了青楼的附属品,自己不就是千古罪人,遗臭万年了吗?

    而现在,

    大叔义愤填膺,想要彻底断绝老鸨的希望:“我后悔了,我要拿回她。”

    说着,大叔就要伸出手,去抱走女婴。

    但老鸨不愿意,抱定女娃不放松,任尔东西南北风。

    而且振振有词:“你现在没有权利拿走她了!你当她是什么?物品吗?想送就送,想拿走就拿走?做梦呢!”

    “这个女娃子本来就是我的!”

    大叔解释。

    可老鸨情场多年,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的男人不计其数,口才自然了得。

    老鸨继续咄咄逼人,道:“是你的?如果是你的娃子,你还会免费送?再瞧瞧,你和她长得一点都不像!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满嘴胡言乱语呢!亏你还是个秀才出身!羞也不羞!”

    大叔听了,不甘示弱,往年逝去的慷慨激昂的气势再次从喉咙间狂涌而出:“血口喷人!”

    “我告诉你,她虽然不是我的亲娃子,但胜似我的亲娃子!”

    “那女娃子是我捡来的,我自然有责任给她一个幸福的家,让她吃好喝好,不让她受任何委屈!”

    “我要看着她长大,看着她爱上另一个男子,我会看着她走进洞房,看着她娶妻生子!”

    “反倒是你,口口声声说要将她抚育成I人,可是你呢,却要祸害她,让她的一生都囚禁在青楼里,让无数男人阅尽,你只是拿她当做是赚钱的工具!”

    “如果女子是自愿的,我不反对,但她还只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她连知道什么是青楼都不知道,你有什么权利掌控她的一生?”

    “你都是个五十岁的将死之人了,步入黄土之前还要做出这些丧尽天良之事,你羞也不羞!我都替生你养你的父母,因为你而感到可耻!可恨!”

    大叔气势磅礴,意气十足。

    如同把把利刃,却又如同微不足道的一阵风一样从老鸨的耳朵里进去,又从另一个耳朵里出来。

    老鸨只是呵呵一笑:“年轻人,少说这些屁话!我阅尽的男人,比你吃过的饭都多!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总之,你要是不是来这里玩的,就赶紧滚蛋!你再不滚,我可就要喊人了啊!”

    说着,

    老鸨就慢步一跑,脖子一伸,朝着门外大声惨叫道:“啊啊啊!救命啊!有人非礼我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