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二章 倒霉的一休(还债17/418)

作者:天煌贵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除了不拿倭国天皇当干部,反而拿着人家当小鸡崽一样给宰了之外,现在的伊逍在其他方面堪称是君子的楷模,书生的典范,就连杨少峰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杨少峰要伊逍带着沈温和伏见宫贞成好好逛逛顺天府,伊逍就老老实实的带着他们逛;杨少峰说不能让他们接触水泥作坊之类的地方,伊逍就绝对不让他们有接触到水泥工坊的机会。

    然而大明的百姓并不太关心倭国使臣和朝鲜使臣的事情,因为顺天府的使臣多如狗,而且跟大家的生活没什么关系。

    相比之下,大明的百姓更关心皇帝又在抽什么疯。

    永乐十六年十月末,朱老四又明发一道诏书,规定今后想要出家为僧道者,府不过四十人,州不过三十人,县不过二十人,而且限制年龄在十四以上,二十以下,要父母都同意之后然后上报官府,邻里之间还要出面担保,官府核实之后才能到寺观里出家。

    当然,这个出家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出家,必须要在寺观里面学习五年之后,把佛道典籍都给学明白了之后到僧录道录司考试,合格的给度牒,不合格的干脆不允许出家。

    另外,如果孩子或者父母不愿,以及有祖父母、父母无他子孙侍养者,同样不允许出家,以前曾经出过家又还俗或者逃亡的,同样不允许再次出家。

    当然,这道看似针对佛道的诏书,其本质就是在针对佛道,因为朱老四觉得丁口不够用跟赋税无关,民赋民税已经彻底给免了,朱老四也不指望那玩意赚钱。

    真正让朱老四在意的,是劳工不够用,关外地太多而无人耕种,交趾那边现在又空出了大量的土地,同样无人耕种。

    再加上夏原吉和吴中的鼓动,朱老四干脆就下定了决心,直接把出家为僧道这个丁口减少的大口子给彻底封闭,顺便再让僧道司好好核实一下以前出家的那些人。

    凡是不合格的,一概弄回去当普通百姓,该种地的就回家种地,没地的可以来顺天府的工地上面做劳工,管饭,还给工钱。

    然后伊逍就指着一大票被强制还俗后来到工地上干活的工夫,告诉伏见宫贞成,大明需要劳工,大量的劳工,只要劳工不是大明百姓,大明就不会关心这些劳工是哪儿来的。

    再然后,沈温就带着朱老四赏赐下来的一大堆东西回朝鲜了,同行的还有礼部的两个官员,他们要去朝鲜册封李为朝鲜国王。

    伏见宫贞成则是派了身边的随从回倭国,自己却留在了顺天府,因为伏见宫贞成觉得,现在有必要派遣倭国的学生来大明学习了。

    ……

    动画片里曾经指着屏风上画的老虎说这老虎太凶恶了,麻烦你把老虎给捆起来的义满将军就是足利义满,在大明的官方称呼是源义满,被大明册封为倭国国王,是现任倭国室町幕府将军,倭国国王源义持的亲爹。

    一休的回答,估计很多人都知道请将军把老虎从屏风上赶下来。

    当然,在这个故事里面,幕府的义满将军是个大坏蛋,因为他以倭国国王的名义向大明称臣纳贡,并且在倭国尚有天皇在位的情况下接受了大明的册封,所以他成了故事里的大反派。

    在这个故事里面,义满将军面对着机智的一休毫无办法,只能把这件事情当做一场玩笑给揭了过去,故事充分说明了一休是个善于思考,充满了智慧的小和尚。

    然而,能够随意调笑巴依老爷的阿凡提本身也是位巴依老爷,能够打断魏国公徐钦狗腿的杨少峰本身是朱老四的干孙子,能够被足利义满特意针对并且从应应对的小和尚一休,其实是当时倭国天皇干仁后小松的儿子。

    只不过,一休宗纯的母亲是出身于南朝权臣世家藤原氏的藤原照子,还曾经图谋刺杀北朝天皇干仁后小松,所以一休宗纯从小就被逐出宫廷,出家于倭国京都安国寺,从来就没有享受过倭国皇子的待遇,其本身却不是出身微寒的小和尚。

    是的,一休宗纯就是一休小和尚,那个动不动就割鸡却总也不割的那个一休,面对着幕府义满将军的刁难也能从容应对的一休。

    当然,这一切的一切,对于一休宗纯来说是不公平的,因为他没办法选择自己母亲的出身,也正是这种种不公,再加上伊逍当着倭国所有人的面斩杀了倭国天皇躬仁称光,以至于让一休宗纯对倭国失望透顶,甚至产生了大明的空气都充满了香甜的气息,而倭国的空气里面则是充满腐朽和无能的气息,哪怕只是一口,也足以让人感觉到恶心,甚至窒息的感觉。

    在海上颠簸了十几天,好几次险死还生,如今终于来到大明的一休宗纯忍不住大口大口的,贪婪的呼吸着大明的空气真香。

    得益于中原王朝自古以来的影响力,这个时代的倭国上层基本上都会说汉语,也都认识汉字,不会的那些会被视为没有开化的野蛮人,是会遭到所有人鄙视的。

    而一休宗纯就会说汉语,而且说的还很不错,起码比很多倭国人和朝鲜人要说的好。

    这给他带来了很大的便利。

    在从倭国到了朝鲜的时候,因为一休宗纯能说一口极为流利甚至正宗的大明官话,他在朝鲜只是凭借着度牒丢失的借口,不仅没有受到任何的刁难,反而享受到了极好的礼遇。

    就连这次到大明来,一休宗纯也是搭了朝鲜商人郑京的商船前来的,而且一路上被奉为上宾,吃住都有人伺候着。

    眼见着一休宗纯现在这般模样,站在一休宗纯旁边的郑京笑了笑,对一休宗纯道:“一休法师久居国外,如今终于回到了大明,当真是可喜可贺!”

    一休宗纯向着郑京施了一礼,答道:“一路上多亏了施主照拂,小僧感激不尽,当定日夜在佛前为施主诵经祈福。”

    得了一休宗纯的承诺,郑京顿时大喜,向一休回了一礼,说道:“法师慈悲!”

    只不过,一休宗纯接下来问的一句话,却是让郑京心里升起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一休宗纯指着眼前的天津城,说道:“顺天府雄壮至斯,施主可要好好游览一番才是。”

    郑京忽然就感觉得自己挺傻的,怎么眼前这个和尚说自己是大明的和尚,自己就能相信他是大明的和尚呢?

    顺天府?这特么是天津卫的城池,尽管修建起来的时间不长,看上去也比较新,可是这天津卫的城池离着顺天府的规模也差的太多了吧……

    向着身边的几个随从悄然比划了一个抓的手势,郑京笑眯眯的对一休宗纯说道:“宗纯法师说的是,也只有大明的都城,才有这般的雄壮啊。”

    一休宗纯点了点头,说道:“郑施主不妨先去忙自己的生意,等诸般事情都忙过了,再来大相国寺寻我,我带着施主好好逛一逛顺天府。”

    郑京终于可以确定这个所谓的一休和尚根本就不是大明的和尚大明的都城是金陵,大明皇帝没正式下旨迁都之前,顺天府就只能称之为北京,而不是都城。

    更重要的是,顺天府什么时候有大相国寺的?确定大相国寺不是在开封?开封是宋朝的都城没错,可是那些大明的都城有什么关系?

    被人当成二傻子忽悠了一路的郑京终于怒了,对着身后的几个随从暗中比划了几个手势之后,对一休宗纯道:“法师一路上瞒得我好苦!”

    一休宗纯一愣,问道:“施主怎么这般说法?却不知小僧瞒什么了?”

    郑京道:“这是天津城,不是顺天府,大明的都城是金陵,顺天府现在还不是大明的都城,哪怕它很快就是。而大相国寺,更是远在开封,顺天府根本就没有大相国寺!”

    被人当面揭破,一休宗纯的脸色忍不住一红,双手合什向着郑京行了一礼,说道:“罪过,罪过。施主慧眼,小僧确实不是大明僧人,一路隐瞒,实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一休宗纯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老老实实的承认反正都已经到了大明的国土上面,估计这个朝鲜人也拿自己没办法了吧?

    出于别抓错人的考虑,郑京又接着问了一句:“法师既然有苦衷,那在下也就不多问了,只是不知法师究竟是何人?从何处来?又往何处去?”

    一休宗纯道:“小僧一休宗纯,自倭国而来,往大明顺天府而去。”

    然后郑京就笑了如果是大明和尚,自己确实抓不起,抓了一休宗纯就等于给自己挖了个大坑,回头就得用命去填;如果是朝鲜和尚,那抓了一休宗纯就等于抓了自己的同胞,也有些说不过去。

    可是偏偏一休宗纯是倭国人,那抓起来就没有压力了,回头往顺天府的工地上面一卖,就能换到五两银子。

    五两银子啊,买肉吃,它不香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