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七章 勿动,动则灭国!

作者:天煌贵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明人和倭奴的区别,在跪和拜这一礼节问题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按照朱重八定下的规矩,凡大明百姓,哪怕是见到皇帝,也是至多四拜,而且拜的姿势还有两种说法。

    首先是拜伏于地,这种姿势虽然和跪姿看起来差不多,但是拜姿实际上是从传统的正坐姿势演化而来,不存在跪的含义,拜下去的时候,双方垫于额前,头不碰地。

    另外一种拜,则是百姓见官、下官见上官、官员平时见皇帝的拜姿,严格说起来只能说是作揖鞠躬,身子要直,行揖礼的手要深,尽量接近地面,这是最常见的一种拜姿。

    而跪,则是像眼前的倭国国主躬仁称光天皇和源义持一样的姿势,屁股要撅起来,双手要放在脑袋的两侧,头要深深的触在地上以示恭敬。

    倭奴平时什么鸟样儿不太清楚,但是在迎接代表了朱老四的伊逍等大明使臣时,则是和朝鲜国主迎接大明使臣的时候一样,不仅要跪,而且要跪的整整齐齐。

    眼看着躬仁称光天皇和源义持老老实实的跪伏于地,后面又呼啦啦跪了一片,除了那些充做仪仗的所谓足轻之外,基本上就没有一个站着的倭奴了。

    伊逍瞧了瞧躬仁称光,又瞧了瞧源义持,翻身下马后便和吕渊还有熊处默一起走到了躬仁称光天皇的身前。

    从吕渊的手中接过圣旨,伊逍便朗声道:“有旨意!”

    躬仁称光和源义持老老实实的再次跪拜,嘴里喊道:“下国小臣,恭聆上谕!”

    伊逍点了点头,展开圣旨,朗志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倭寇屡禁不止,乃是你倭国国主与大臣等未尽人臣之责,数次遣使斥责,尔等却无视朕一片苦心,实在有负圣恩!

    今番最后一次警告,若再有倭奴扰我大明疆土百姓,凡被捕者,尽蒸之,朕亦会亲提大军问罪于你倭国!

    另外,自永乐十六年起,倭国割让岛根以南至九州岛为大明所属,岛上倭民由倭国自行迁出,待天兵至,即行交割!钦此!”

    读完了圣旨,伊逍的脸上忍不住浮现出一丝冷笑,说道:“躬仁国主,还不接旨?”

    躬仁称光心中憋屈万分。

    名义上的倭国天皇,实际上屁用没有,这些个所谓的幕府,又有谁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如今大明派使前来,自己还得挨骂?

    挨骂也就算了,还得割让那么一大片土地?再往北一点儿,就到京都城下了!我干脆把京都都割让给你们呗?

    心中这么一憋屈的时间,躬仁就错过了接旨的时机,伊逍手里拿着的圣旨就这么悬在了空中。

    源义持悄然抬头望了一眼,见躬仁傻了巴唧的跪在地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当即便膝行两步,打算先替躬仁把旨意接下来再说其他的。

    如果正常来说,管事儿的是源义持这个室町幕府将军,整个倭国现在也是他说了算,他来接这个旨意,其实也没什么问题。

    然而操蛋的是,偏偏躬仁才是名义上的倭国天皇他不接旨,源义持来接?

    伊逍顿时就想起来杨少峰所说过的话。

    “倭奴之属,尚不如禽兽。禽兽尚有反哺跪乳之行,倭奴不如之,得中原教化至今,不思回报,反而任由倭寇横行,无礼无仁无德无义至极!”

    自所谓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伊逍当下也不废话,直接把刚刚卷好的圣旨塞回吕渊手里,顺手便从熊处默的腰间抽出了腰刀,直接向着躬仁称光的脖子劈了过去!

    如果论到杀人的手法,那么只有过杀鸡和看人杀猪经验的伊逍显然算不上什么好手,比之熊处默这样儿的锦衣卫就更加算不得什么了。

    但是这些用新炼出来的好钢打造出来的刀,其质量和锋利程度却弥补了伊逍手法上的不足刀至人头落,无头的脖腔之中鲜血狂喷,溅了伊逍一头一脸!

    颤抖着的刀尖指向源义持的脖子,满脸鲜血,狰狞如魔王的伊逍冷哼一声道:“倭国国王躬仁称光不臣,今已伏诛,源义将军,你来接旨?”

    源义持呆住了。

    实际上,呆住的不仅仅是一个源义持,包括在场所有的倭国人,甚至是吕渊和熊处默都被惊呆了。

    惊呆的吕渊心里闪现过无数个名字,从陈汤到傅介子再到王玄策,最终定格在伊逍这个不起眼的名字上面。

    同样被呆惊的熊处默反应倒是快了一些,直接挥手命身后的锦衣卫抽刀在手,只等着倭国士卒靠近便要大杀一场。

    伊逍动了动刀尖,瞧着缓缓靠近的倭国士卒们喝道:“天兵将至!勿动,动则灭国!”

    说完之后,伊逍望着当真停下脚步的倭奴士卒,用刀刃在源义持的脖颈处比划了一下,冷哼一声道:“源义将军也不打算接旨?”

    源义持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指旨指旨,就要动,一动,这刀就有可能把脖子给划掉,而且接旨就代表着认怂,不仅要割让大片的土地,而且倭国以后也彻底抬不起头来了。

    不接……躬仁称光的脖子到现在还在流血……

    眼见着源义持也傻跪着,伊逍又大喝一声道:“若不接旨,今日尽屠你倭国朝堂上下,天兵至日,倭国上下俱为齑粉,鸡犬不留!”

    源义持这时候也终于回过神来,叩首,双手举过头顶,做出捧物的姿势源义持认怂了,颤声道:“下臣,接旨!”

    伊逍冷笑着将圣旨放到了源义持的手里,说道:“既然源义将军已经接旨,那么接下来,咱们就可以商谈后面的事情了。”

    源义持实在不知道自己跟伊逍有什么可谈的,当下便试探着问道:“不知天使可是要回国?源义不才,愿送天使登船?”

    伊逍冷笑着道:“躬仁称光不臣,蔑视大明皇帝天威,今诛之,源义将军可另择贤王,待报过朝廷,陛下自会遣使册封!

    当然,只要源义自觉能承担得起一切后果,源义将军大可不报朝廷,自行废立也无不可,包括割让岛根以南土地之事,源义大军大可现在就杀了我等,或者待我等走后违背圣意!”

    源义持憋屈万分的说道:“下臣万不敢行此悖逆之举!倭国上下,定然尊奉天朝上国皇帝旨意!”

    实际上,源义持后面会怎么样,会不会不尊旨意,会不会自行废立新王,伊逍已经来不及去想了。

    刚刚回到船上之后,伊逍就开始抱着栏杆狂吐不止,就算是喝水也会全吐出来这辈子头一回杀人,实在是太血腥了!

    吕渊的脸上也不复之前的淡定,反而满是愁苦之色,愣愣的坐在伊逍身旁,叹了一声道:“死里逃生啊,若不是有源义持,只怕我等今日就要粉身碎骨了。”

    见伊逍依旧在狂吐不止,吕渊又接着说道:“说起来,伊翰林先是当着倭国人的面杀了倭国国主,又挟持着源义持送我等归船,痛快倒是痛快了,只是这事儿传出去,只怕不大好听啊?”

    熊处默一边拍打着伊逍的后背,一边瞪了吕渊一眼,说道:“猪狗一般的东西,杀了也就杀了,又算得了什么大事?”

    终于缓过来一些之后,伊逍喘着粗气说道:“一个倭国国主而已,杀了也就杀了,陛下也不会因此动怒,谁管他倭国怎么样。”

    向着熊处默坚了坚大拇指,伊逍又接着道:“多亏熊百户了,要不是有你在身旁,我还没有那么底气敢暴起杀人。”

    熊处默挠了挠头,嘿嘿笑着道:“俺也没想到,你一个书生,居然也敢抽刀杀人,还是当着倭国朝堂上下的面,直接就杀了人家的国王,俺敬你是条汉子!”

    吕渊斜了熊处默一眼,说道:“擅杀他国国主,如今倒成了英雄好汉?”

    伊逍勉强笑了一声,说道:“陈汤杀得,傅介子杀得,偏我杀不得?师尊说倭国不如禽兽,狼心兽行,当初我还当是倭奴得罪了师尊,可是这次通过宣旨之事,我才发现师尊话里的真意。”

    “真意?”

    吕渊疑道:“真意?”

    伊逍点了点头,说道:“倭奴百姓畏其官府,若源义持当真有心整顿倭寇,则倭寇难以为患。

    可是从这次宣旨的情况来看,源义持此人狼子野心,既没把他们国主躬仁称光当回事儿,也没把我大明皇帝当回事儿。

    既受册封,又不尽为臣子的本身,不是狼心兽行是什么?所以,我杀躬仁称光,就是杀给源义持来看的。”

    吕渊愁眉苦脸的说道:“那旨意呢?尽管源义持接了旨意,但是后面肯定会背约,等于我等没有完成此行该完成的事情。”

    伊逍摇了摇头,说道:“他们若是不背约,那才是真正让人头疼的。

    事实上,都城的修建,一直在受到劳工数量的制约,这许多的倭奴不拉去当劳工,实在是可惜至极。

    事实上,夏部堂所谓的让倭国割让石根等地,其实也是想要激怒倭国而想出来的。”

    吕渊:“……”

    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杨癫疯不是什么好东西,教出来的学生更是坏到了骨头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