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五章 洞房花烛夜

作者:天煌贵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仪仗到了杨府门前,围着的众人自动往两边分开,给举着旗牌的仪仗和吹吹打打的鼓乐手们让开了一片空地,接着便是催马而来的杨少峰和紧随其后的八抬大轿。

    杨少峰的婚礼排场确实大了一些新娘子从落轿的那一刻开始,便直接踏上了红毯,而绣着花的红毯却是从门前一直铺到了正堂门口。

    杨少峰牵着绣球的一端,另一端交由蒙着盖头的林棠牵着,再由两个丫鬟扶着林棠,朱瞻基和徐景昌跟在杨少峰的身后,一起向着正堂而去。

    婚礼上并不是三拜,而是四拜

    一拜天地,是要拜谢天地给了众生生存的环境和机会,也是感谢老天爷撮合了这一段姻缘;

    二拜祖先,是要告知祖先,新人进了一家门,从此便是一家人,只不过有些地方是省略了这一步的,或者改为去家庙中专门拜祭祖先;

    三拜高堂,便是要拜谢父母的生养之恩;

    夫妻对拜,则是代表着要两人相互扶持,彼此尊重。

    到了第五步则是送入洞房,不仅代表着这场婚礼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和祝福,同时也代表着婚礼的结束和酒宴的开始,许多人也会对着新郎新娘说一些早生贵子的吉祥话。

    当然,根据中文博大精深的传统来说,这个所谓的早生贵子其实也是一个坑从现在开始,生出来的叫贵子,如果早先生过的,那些都只能算私生子……

    依旧是牵着绣球的一端,杨少峰将林棠送入了后院,然后强忍着现在就扑上去的冲动返回了前院。

    刚到前院,朱瞻基就匆匆迎了上来,低声道:“祖父大人来了,父亲和二叔、三叔也都来了。”

    旁边凑过来的徐景昌也低声道:“除了徐钦那些二傻子,剩下在顺天府的勋贵们也都来了,杨兄弟的面子果然够大,就是这人来的太多,我和瞻基未必能顶得住?”

    朱瞻基瞪了徐景昌一眼,说道:“这是婚礼上,他得叫你表叔,你私下里的那套可别拿出来说!”

    身为傧相,除了亲迎的时候要挨揍之外,其实还有着另外一个用处替新郎倌挡酒,宁肯自己醉倒,也得让新郎倌少喝。

    杨少峰看了看朱瞻基,又看了看不怎么靠谱的徐景昌,挥挥手招过来狗子,问道:“还有没有比二十度更低的?”

    狗子用力的点了点头,答道:“有!少爷上次说白开水没度数!”

    旁边凑过来的徐景昌摇了摇头,说道:“白开水不行,容易让人瞧出来,你就拿二十度的酒,然后一半酒一半水掺着,不就成了十度的?”

    狗子向徐景昌竖起了大拇指,夸道:“公爷高明!小人这就去准备!”

    望着狗子匆匆忙忙跑出去的身影,朱瞻基若有所思的对徐景昌道:“今天这场婚礼,来的人有点儿多,光靠咱们两个,我觉得应该多掺些水才是。”

    杨少峰伸手揉了揉额头,瞧着这两个没谱的傧相道:“你俩一个是皇太孙,一个是当朝公爷,难道还有谁敢灌你们酒喝?还掺水?当真是不要一点儿面皮!”

    ……

    八月份的晚上已经略微有了一点儿凉意,送走了宾客之后,杨少峰就急不可奈的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子里。

    林棠依旧蒙着盖头,静静的坐在床上,旁边站着芫儿和灵儿,桌子上的红烛已经点上,偶尔会发出一声噼啪的爆燃声。

    杨少峰忽然就有些麻爪了本公子到底是该嘿嘿笑着去揭了盖头?还是让芫儿和灵儿出去之后直接往上扑?

    这么一想,杨少峰的脚步就停了下来,芫儿笑着走上前来,递过绑了红花的称杆,说道:“请新姑爷揭起盖头,从此和和美美,称心如意。”

    杨少峰这才知道,原来盖头不是直接用手掀起来的……

    刚刚揭了盖头,旁边同样端着一个托盘的灵儿又接着说道:“请少爷和少夫人同饮合卺酒,从此夫妻一体,同甘共苦。”

    强忍着酒里的苦味儿将酒喝下去之后,脸色立即红起来的林棠忍不住吐了吐舌头,说道:“这酒怎么是苦的?”

    灵儿笑着道:“回少夫人,匏瓜本来就是苦的,将甘甜的美酒盛在匏瓜之中,便有了同甘共苦之意。”

    旁边的芫儿也同样笑着,拿着一柄绑了红花的剪刀过来,在杨少峰的头发上剪了一缕,又在林棠的头发上剪了一楼,系了一个结,然后小心的放在木匣里,笑着说道:“祝姑爷和小姐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杨少峰忍不住长舒一口气三年!自打知道有了未婚妻到现在,整整三年多的时间,本公子终于不再是个单身狗啦!

    正打算让灵儿和芫儿都出去,却见芫儿又请林棠起身,揭起了被子,从下面掏出了一大堆的桂子红枣之类的东西,又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放在枕头下,红着脸道:“祝姑爷和小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灵儿从袖子里掏出几本小册子一样的东西,放到桌子上之后笑着道:“礼单尽在此处,少爷可以慢慢清点,婢子们就不打扰少爷和少夫人了。”

    等到灵儿和芫儿一起退出去之后,杨少峰又一次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望着同样长舒一口气的林棠,忽然之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憋了半晌之后只得说道:“你饿不饿?”

    刚刚还红着脸的林棠忽然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低声道:“刚才你在前院的时候,我便和灵儿芫儿一起吃过了,倒也不饿。”

    说完之后,林棠又起身来到桌子前,倒了杯茶水,红着脸递给了杨少峰:“你方才一定喝了许多的酒,现在先喝些茶水。”

    杨少峰瞧了瞧林棠,又瞧了瞧床铺,忽的就感觉胸中燃起一团火,只恨不得现在就吹了蜡烛……

    杨少峰眼里的热切之后,林棠自然也瞧了个清楚,却不知道为什么对杨少峰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红着脸拿了杯子倒好了茶水,直接打开窗户,往外面泼了出去。

    杨少峰正一脸懵逼的瞧着林棠,却听得窗外有个女子叫道:“姐!这茶水是烫的!”

    “死丫头好不知羞!”林棠恨恨的骂了一声,接着又倒了茶水去泼别的窗户。

    杨少峰惊奇的发现,自己果然不如自家媳妇聪明刚刚跑远的脚步声已经不止一个人,可是随着林棠又泼了几杯茶水之后,又有好几个脚步声远去……

    林棠放下杯子,却见杨少峰傻傻的瞧着自己,顿时红着脸道:“我听人说,新婚夜常有人听墙角,小妹若冰向来喜欢胡闹,我估摸着她会来听墙根……”

    杨少峰嘿嘿笑了一声道:“还是娘子聪明,我就没想到。”

    想了想,杨少峰又掰着手指头道:“刚才你说的小妹是一个,想来另一个便是林羽,还有好几个,却不知道是谁?”

    林棠斜了杨少峰一眼,低声道:“还能是谁?灵儿和芫儿那两个死丫头肯定有份,刚才门前的脚步声便是她们两个的。还有今天的傧相,想来也有份。”

    杨少峰黑着脸道:“果然是够不靠谱的,一个皇太孙,一个公爷,一个锦衣卫百户,居然跑来听墙角?下次我得去听回来!还有林羽,下次打死他算了!”

    林棠点了点头,说道:“对,下次打死他!不过,现在是不是该?”

    “嘿嘿嘿,”杨少峰坏笑着道:“该什么了?”

    杨少峰的笑声让林棠的脸色更红,磨蹭到了桌子前,林棠低声道:“该数一数礼单,以后也好回礼。”

    杨少峰嘿嘿笑着到了桌前,打横着抱起林棠,坏笑道:“礼单就在这儿,跑不了!”

    林棠低低的嗯了一声,见杨少峰打算去吹蜡烛,连忙阻止道:“吹不得,这蜡烛是要燃到明天的……”

    浅酒人前共,软玉灯边拥。回眸入抱总合情,痛痛痛。轻把郎推。渐闻声颤,微惊红涌。

    试与更番纵,全没些儿缝,这回风味成颠狂,动动动,臂儿相兜,唇儿相凑,舌儿相弄。

    ……(几万字,能顶多少章的欠更,你们看着办!)

    拜见公婆,回门,谢宾客,几天的时间就如白驹过隙,转眼间就过去了。

    倒是朱瞻基,等杨少峰的婚礼都忙过之后就找上门来,拉着杨少峰到了没人的地方之后,又神秘兮兮的问道:“那个,你妻妹唤做什么名字?”

    望着朱瞻基一副白面贩子接头的模样,杨少峰顿时警觉起来,冷哼道:“关你屁事儿?你少打人家主意!”

    朱瞻基疑道:“怎么,你还想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杨少峰道:“现在吃着碗里又瞧着锅里的是你!你媳妇这几天就要生产了,你还有空跑来打听我妻妹的消息?”

    朱瞻基摇头道:“你别胡说啊,是我媳妇让我来打听的。”

    “不知道!”杨少峰回答的极为干脆:“人家未出阁的姑娘家,我这个当姐夫的还要去打听她的名字不成?”

    朱瞻基眼看从杨少峰这里打听不出什么来,也就不再打听下去,岔开话题道:“皇爷爷遣使往倭国,伊逍主动请缨,揽下了差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