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四章 逾制的册封诏书

作者:天煌贵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杨少峰正自头疼,徐景昌却低声对朱瞻基道:“这状元公行不行啊?你亲迎的时候,可也这么麻烦?”

    朱瞻基道:“我迎亲的时候没这茬,连挡门的都没有,何来催妆诗之说?不过说来也怪了,人家都是姑爷抛个媚眼,丫鬟就把门给开了,到他杨癫疯这里就不成了?”

    门后的芫儿显然也听到了,低声道:“姑爷恕罪,是小姐不让婢子开门。”

    杨少峰眼见着这关是过不去了,只得咳了咳嗓子,念道:“当初忍笑画鸳鸯,真个如今拟凤凰。别却群仙拜王母,已闻青鸟报刘郎。”

    念完之后,杨少峰得意的斜了朱瞻基一眼,又对门后的芫儿说道:“芫儿,现在可以开门了么?

    门后的芫儿娇声道:“姑爷稍等,婢子去问问小姐。”

    杨少峰顿时就瞪了朱瞻基和徐景昌一眼,冷哼道:“你们两个也真是的,刚刚直接把门撞开,哪儿还有这么多事儿?”

    朱瞻基正想说话,却听得院子里传来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却是刚才堵在正门的那些小娘子们又跑到了林棠所在的院子里。

    忽然感觉后背有些痒痒,朱瞻基强忍着想要伸手去抓的冲动,对杨少峰道:“要不然现在我们把门撞开,然后你进去抢了人就走?”

    杨少峰哼了一声道:“撞了门,抢了人,你还怎么再挨一顿打?”

    朱瞻基顿时恨得牙根痒痒,偏偏今天是杨少峰成亲的大好日子,自己又不能跟他一般见识你等明天的!

    杨少峰在门前来回踱了几步,却听得门后传来一阵碎碎的脚步声,芫儿的声音也在门后传来:“姑爷,小姐说姑爷姓杨,青鸟报错了人,这门开不得。”

    噗嗤一声,却是朱瞻基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伸手指着杨少峰道:“该!该!你倒也有今天!”

    杨少峰哼一声,黑着脸道:“云作双鬓雪作肌,天教分付与男儿。转身拭泪银河畔,别却鸳机再不归”

    又是过了半晌之后,院门才吱呀一声打开,芫儿红着小脸向着杨少峰福了一礼,说道:“姑爷请进。”

    随着杨少峰一马当先进了院子,一切的一切似乎又成了刚才的翻版杨少峰独自上绣楼接媳妇,做为傧相的朱瞻基和徐景昌两个挨揍……

    上了楼,林棠蒙着盖头坐在床上,两只小手捏着帕子在身前绞来绞去,不知道盖头下面又该是何等模样?

    杨少峰笑了笑,说道:“娘子,为夫来迎你回家?”

    待得林棠低低的嗯了一声之后,几个围着林棠的侍女倒也没为难杨少峰,只是笑着扶起了林棠,然后和杨少峰一起向着正堂而去。

    林家的正堂布置的也上颇为喜庆,正中的茶几下面是一张桌子,桌子两旁坐着林父与林母,像张辅和纪纲等宾客已经先一步往杨家庄子而去,太子妃张氏也已经离开,只剩下张辅等勋贵的女眷在这里陪着。

    等着进了正堂,几个侍女就笑着将林棠送到了杨少峰的身边,然后退到了一旁,杨少峰则是与林棠一起向着林父林母拜了下去。

    原想着早嫁出去早省心的林父眼见着自家养了二十年的大白菜就要被姓杨的野猪给拱了,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喜是忧,只恨不得把杨少峰暴打一顿才好。

    林母这个时候却又抹起了眼泪,开口说道:“到了婆家,须得敬重公婆,晨昏定省,断不可有一日懈怠。”

    林棠低低的嗯了一声,说道:“女儿今日出嫁,以后再不能侍奉二老跟前,父亲母亲务必保重身体。”

    听着身旁的林棠说话时已经带上了鼻音,知道她或许也开始伤心了,杨少峰也说道:“岳父岳母放心,小婿定然好好待她,定不让她受一丝的委屈。”

    林父嗯了一声,点了点头,说道:“时间也差不多了,这便出发吧。”

    几个侍女又过来扶住了林棠,等着林羽过来背了林棠之后才慢慢的往正门而去。

    跟在杨少峰和林棠身后的林父脸色忍不住又难看了几分刚才自己女儿的脚步分明又快了一些,还是芫儿轻轻拉住了她……

    新人一出院门,轿夫刚打算喊一嗓子新娘子上轿,却听得一个尖锐的声音拉长了嗓子喊道:“有旨意~”

    杨少峰一脸懵逼的望着驱马而来的北宫,刚刚准备点燃的鞭炮不点了,刚刚还在吹着百鸟朝凤的鼓乐也停了下来。

    一身红袍的北宫驱马到了林府门前,也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就展开圣旨,念道:“奉天承运皇帝,敕曰:

    大臣有奉公之典,藉内德以交修,朝廷有疏爵之恩视夫皆而并贵,懿范弥彰崇嘉永。锡尔翰林院学士杨少峰之妻林氏,坤仪毓秀,月室垂精,锦线穿云,佐夫子以青灯,肃针偃月,赠良人以征袍,治行有声,亦宜荣宠。是宜赠尔为正一品夫人,锡之敕命于戏,徽着兰房委佗,如山河之足式仪隆桂殿儆戒若翱翔之不遑,金笺甫贲,紫诰遥临。钦此。”

    杨少峰顿时就懵逼了先不说这人情欠的有多大,光是这个诰封的圣旨就有些不对劲,明显就是逾制了!

    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所谓的诰命夫人其实是没有品级的,或者说诰命夫人的品级是跟着丈夫的品级来走的,比如林棠的父亲是正五品千户,她母亲是正五品的诰命夫人。

    现在倒好,自己是从九品的待诏翰林没错,可是林棠却成了堂堂的正一品诰命夫人按照常理来说,林棠应该是敕命夫人而不是诰命夫人,偏偏这封诏书里还点明了林棠的品级是正一品!

    从九品和正一品之间差了多少?欺负人是不是?

    北宫读完了圣旨,翻身下马之后将封诰诏书交到了林棠的手里,又挥手命人送上来全套的诰命仪制交到林棠手里,这才对着杨少峰笑眯眯的道了声恭喜。

    等北宫当先一马而去之后,杨少峰也转身骑到了马上,再一次拜别了林父林母之后,催动了胯下的俊马,向着杨家庄子的方向而去。

    整个迎亲的队伍堪称豪华至极早早出发的狗子继续往外撒钱撒糖,狗子的后面跟着的是一队仪仗,就连杨少峰当初高中状元时的状元及第的牌子和回避、肃静等仪仗都搬了出来。

    杨少峰就跟在仪仗的后面,左右是朱瞻基和徐景昌两个傧相,接着是抬着林棠的八抬大轿,再后面跟着的是一身锦衣卫百户打扮的林羽,最后是林家的陪送队伍。

    等离开了林府林府所在的这条街,吹鼓手吹奏的百鸟朝凤就停了下来,曲风不变,曲子却变成了鸾凤和鸣。

    未出这条街,林棠就是林家的大小姐,杨少峰来迎亲,就该用百鸟朝凤;等出了这条街,林棠就不再是林家的大小姐,而是杨家的少夫人,这时的曲子就该用鸾凤和鸣,寓意着能杨少峰杨大少爷能和少夫人琴瑟和鸣,夫妻恩爱。

    林棠坐在轿中,忍不住一把摘掉了盖头,用手扇了几下,却发现一点儿用处都没有八月初的天气,正是热的时候,这八人抬的大轿又极为厚实,一点儿风都透不进来。

    眨了眨眼睛,林棠干脆又把盖头给盖上了,然后一只手掀起盖头的一角,另一只手掀开了轿帘。

    跟在轿旁走着的芫儿早就防着,一见轿帘有动静,当时便伸手将林棠的手给打了回去,重新遮挡好了轿帘之后才低声道:“我的小姐哎,您消停一会儿吧~”

    一层又一层,厚厚的状元服穿在身上,偏偏脸上还被抹了粉,帽子上还被插了一朵花,尤其是时间已经慢慢到了晌午,再被太阳一晒,杨少峰顿时就热的浑身难受。

    左右打量一番,杨少峰发现朱瞻基和徐景昌这两个也没比自己强哪儿去,心里顿时就平衡了许多。

    朱瞻基一见杨少峰扭头瞧来瞧去,便低声喝斥道:“坐好,你今天成婚,就不能稳定一些?”

    杨少峰嗯了一声,一边在脸上堆满了笑,一边低声说道:“这诰命夫人是怎么回事儿?我才从九品!”

    几乎是同样打扮的朱瞻基同样满脸的笑容,低声道:“没错啊,你媳妇的品级比你高,让你跪搓衣板的时候,你敢不跪么?”

    杨少峰恨恨的瞧了一眼路边黑压压的人头,在满脸的笑容之下却是几乎要咬碎的牙齿:“这也太欺负人了!”

    ……

    从顺天府到杨家庄子的路程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直到日头都偏西了,迎亲的队伍才算是到了庄子外,此时的杨家庄子也挤满了,不止是杨家庄子的,附近几个庄子的庄户们也挤了过来。

    远远的瞧见杨少峰一行的身影,管家福伯当即便一挥胳膊,喝道:“快!放鞭炮,狮子也都给我舞起来!”

    然而狮子舞得再热闹也没能吸引那些娃子们,早就围成了一团,向着迎亲队伍向了过去这时候拦着大少爷,肯定有钱有糖,谁还看什么狮子?

    狗子一见孩子们围了上来,更是人来疯一般,抓着身前口袋里的铜板和糖块扔了出去。

    p:杨癫疯都成婚了,看盗版的能回来支持一下不?扑成死狗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