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三章 亲迎

作者:天煌贵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状元公要成婚了!

    这个消息一传出来,整个顺天府的百姓都激动了杨少峰本身六首状元的身份就让顺天府的百姓们与有荣焉,大修都城更是给顺天府百姓带来无数好处,百姓们虽然不说,可是这心里却都记着呢。

    与此相比,所谓的朝鲜国主李芳远要更换世子,说什么世子李骄恣不肖,第三子李孝悌弟力学,国人之所属等等屁话干脆被人忽视了。

    就连朱老四也不过是说了句国家盛衰实系子之贤否,今欲立贤为嗣,听王所择之后就算是打发了。

    永乐十六年八月初一,宜嫁娶,投票,打赏。

    杨少峰一身状元打扮的吉身,胯下是极为神俊的白马,身旁同样是打扮的极为骚包的朱瞻基,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从杨家庄子出发,直接奔着顺天府而去。

    同样骑在马上的狗子今天也是打扮的极为喜庆,除了身前一个大大的口袋有些影响形象之外,倒也称得上一句人模狗样。

    狗子身前的大袋子可是大有玄机的,里面装着的除了铜钱之外还是铜钱,基本上就是走一路扔一路的那种,除非实在是没有人围观的地方,否则就一把把的往人群里扔。

    这钱不白扔抢到铜钱的和没抢到铜钱的,都会高声喊几句吉祥话,要么就是状元公公侯万代,要么就是状元公早生贵子之类的。

    终于忍不住的朱瞻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指着杨少峰道:“早生贵子?你还打算生个孩子不成?”

    穿越了三年多才娶上媳妇的杨少峰这时候心情正好,也就没搭理抽疯的朱瞻基,只是微笑着骑在马上,慢慢的向着林府的方向而去。

    至于旁边这个傻缺,暂且不理他,等到了林府之后,那些堵门的小娘子会教他做人。

    此时的林府也是张灯结彩,来回忙碌着的下人们跟林羽一样都是脸带喜色大小姐终于要出嫁了!

    林家的正堂里,今天最大的林安坐在主位上,张辅淡定无比的和纪纲一起坐在客位上,几个人一起喝茶说话,气氛倒也算是不错。

    林棠的闺房里,林母正一把把的抹着眼泪。

    怀胎十月才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又养了足足二十年才养得这么水灵,如今就要被一头姓杨的野猪给拱了……

    朱高炽的正妃张氏瞧了瞧林棠,又瞧了瞧林母,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你可别掉眼泪啦,瞧瞧你家姑娘,这副恨不得现在就上轿的模样,你哭也白哭!”

    张辅的妻子也笑着道:“就是,现在哭啊,不如等一会儿,等着林姑娘出阁的时候,她就知道哭了,你们娘俩个再好好的抱着头哭。”

    林母忽然就哭不下去了。

    林棠瞧了瞧林母,想笑又不敢,憋了半天之后只得干巴巴的安慰道:“娘,女儿就算嫁出去了,也不过是隔了座墙,回头开个小门,女儿天天回娘家来,您别哭啊。”

    林母恨恨的瞪了林棠一眼,喝道:“你做梦!为娘把院墙加高一些,省得你回来蹭吃蹭喝!”

    说完之后,林母的眼中又堆起了一团水雾,把太子妃张氏看得又好气又好笑,递了手帕给林母之后才笑着道:“净说些没用的,就算你把院墙加高,人家也能走正门~”

    林母哼了一声,正想开口说话,却听得楼下小丫鬟高声喊道:“新姑爷来啦~”

    林棠猛的从床上起身,快步走到窗前,向楼下打量着,疑道:“人呢?”

    张氏叹了一声,拉着林棠回到床上坐下,然后才说道:“稳重些,女儿家家的,心里再怎么愿意,也总得矜持一些才是。”

    “干娘~”

    ……

    朱瞻基远远的望着门前一大堆的小娘子,忽然就感觉有些头皮发麻,讪笑一声后对杨少峰道:“要不然,咱们一起进去?”

    杨少峰道:“等会儿你和定国公一起双手抱头往里猛冲,不过是一些小娘子罢了,肯定拦不住你,等你冲进去了,这些小娘子肯定得追着你打,然后我就直接奔着林家的闺房去,抢了新娘子到手,她们就闹腾不起来了。”

    定国公徐景昌年岁跟杨少峰和朱瞻基差不多,便跟着一起前来迎亲,见了朱瞻基的怂样之后又听杨少峰说要直奔人家闺房,当下便有些好奇,疑道:“你知道人家绣楼在哪儿?”

    杨少峰嘿嘿笑了一声,说道:“林家的院子嘛,从设计到装修,基本上都是我跟林羽一起折腾的,闭着眼睛都走不错。”

    徐景昌点了点头,说道:“那成,一会儿我跟太孙殿下去闯一闯这脂粉阵,你也麻利一些。”

    伸手指了指林府门前一堆小娘子,徐景昌又接着道:“你看到没有,前边的这些小娘子还好一些,后边还有好多双后背在身后的,估计手里拿着的便是木棒之类的玩意,这有个名头,叫做下马威,便是要让你知道,这林家女也是有娘家人的,省得你以后待人家不好。”

    杨少峰嗯了一声,扭头瞧了一眼身后的八抬大轿,说道:“肯定的,我八抬大轿亲迎回家的,以后她就是我杨家的当家娘子,谁也不会轻慢了。”

    正说话间,最前面的鼓乐手已经吹吹打打的越过林家正门,将门前的空地让给杨少峰等一行人。

    此时狗子身前的口袋已经见底,当下掏出最后一把铜钱握在手里,又将口袋收了起来,将手里的铜板撒出去之后就抱着脑袋往林府里冲去。

    朱瞻基伸手从怀里掏出一把糖,学着狗子的样子撒出去,然后就和徐景昌一起闷头往里面冲去。

    一下,两下,三下,到后来,朱瞻基也不知道后背上挨了多少下那些小娘子手里拿着的花棒打在身上倒是不疼,也没有人真个用力,可是想想自己亲迎的时候,杨少峰这个兄弟可没替自己当傧相,朱瞻基的心里忽然又不爽起来。

    等着朱瞻基再抽空回头一看,却见杨少峰淡定无比的向着林府里面走去,那些该死的小娘皮们一个打他的都没有……

    杨少峰说的是冲进林家抢新娘子,但是实际上,却是在林羽的带领下稳如老狗一般直奔林棠闺房。

    林棠此时也被人按在了床榻上,头戴翟冠,身着赤翟衣,肩上披着霞帔,头上蒙着喜帕,静静的等着杨少峰的到来。

    事实上,整个屋子里面除了太子妃张氏和林母,不知道有多少妇人都暗自嫉妒着林棠翟冠和赤翟衣啊,这可是亲王级别的仪制,别说什么诰命夫人了,就算是等闲的王妃都没资格用!

    如果掰着手指头数一数,能用过这副头面的除去朱老四的儿子和那二十几个兄弟的正妃之外,就只有皇太孙成亲的时候被赐了一副。

    至于外藩,大明收了这么多的狗,也只有朝鲜国王被赐下过这般的仪仗,剩下的那些藩邦国主,一个也无!

    林母走到林棠身前,抓着林棠的手叹了一声道:“哎。出嫁之后,便是收收你这大小姐的性子,到了杨家,万务要孝敬公婆,以后好生的相夫教子,若是有什么委屈之处,便回来跟娘亲说。”

    或许是被这气氛给感染了,林棠低着头,重重的嗯了一声,眼泪也一滴滴的掉在了林母的手背上。

    太子妃张氏拉过林母,说道:“大喜日子,不哭。棠儿说的对,左右就是隔了一堵墙,有什么好伤心的?”

    正说话间,杨少峰也已经到了林棠所在的小院子外面,林母和太子妃张氏等人已经不适合再留在林棠的闺房里面,反而要去正堂了。

    等林母等人从侧门离开之后,林棠的随身小丫鬟芫儿才来到了院子门口,将院子门打开了一条缝。

    赶过来的朱瞻基顿时和徐景昌满脸坏笑的等着看好戏想要迎娶新媳妇,这贴身丫鬟可是头一关,人家不给你开院子门,你上哪儿迎娶新媳妇去?

    早有准备的杨少峰伸手从怀里掏出一枚玉佩,递到芫儿伸出来的小手里之后才笑道:“芫儿乖,把门给姑爷打开。”

    然而拿了玉佩的芫儿却没有打开院门,反正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然后怯生生的道:“姑爷,奴婢倒也想给您开门。可是小姐说了,人家成婚都有催妆诗,您是六首状元,当初又吟过三分疏淡付梅花这样儿的句子,所以……”

    杨少峰顿时傻眼催妆诗这玩意倒是知道,可是这玩意不应该是迎亲使朱瞻基和徐景昌来念的?什么时候轮到自己这个新姑爷来念了?

    见杨少峰将目光投向自己,朱瞻基顿时摊了摊手,笑眯眯的道:“别瞧我,人家是让你念,不是让我们这两个不学无术的迎亲使来念。”

    徐景昌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对,本公爷不学无术,这诗词歌赋无一会的。”

    望着满脸理所当然的徐景昌,杨少峰顿时想要骂人。

    你不会?那你还主动找个门来要当这个亲迎使!你这麻子不是麻子,你特么这是糠熙坑人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