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一章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作者:天煌贵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话音刚刚落下,杨少峰就感觉自己屁股上一痛,接着就听到了朱老四的声音:“混账东西!建州卫招你惹你了?”

    杨少峰很想问问朱老四,如果告诉你建州卫的那些狗东西最后入主了中原……

    心里这么想着,实际上却是很狗腿的替朱老四搬了个凳子过来,又将刚刚烤好的羊腿摆在了朱老四面前,然后杨少峰才嘿嘿笑着道:“孙儿就是胡说八道,您老人家别生气。”

    朱老四气哼哼的骂道:“朕要是跟你生气,早被你个混账给气死了!”

    训斥完了杨少峰,朱老四又将目光投向了朱瞻基,训斥道:“都快要当父亲的人了,居然连这么点事儿都看不透!”

    见朱瞻基一脸懵逼的样子,又看着左右无人,朱老四干脆把话给摊开了说:“消息传出去又能怎么样?

    倭国?你是大明的皇太孙,你需要考虑倭国吗?如何让大明的百姓吃好喝好,这才是你应该考虑的事情。至于倭国,就像这狗东西说的一样,你管他去死?死光了跟你有什么关系?”

    训完了朱瞻基,朱老四一扭头却又发现杨少峰正在偷笑,心里顿时就不爽起来,骂道:“还有你!狗肚子装不了二两香油!

    朕记得你曾经跟瞻基说过,宁要人知,不要人见,这么说是对的,因为他是皇太孙,你是他的结义兄弟,你们这么干,谁也拿你们没办法。

    可是你再瞧瞧你,天天想着打打杀杀的也就罢了,还敢大张旗鼓的宣扬!你说你是不是蠢?”

    杨少峰顿时就瞪了朱瞻基一眼宁要人知不要人见,这句话确实是自己跟他说的,可是这傻缺转眼就把自己给卖了?当真是好兄弟啊,卖起来一点儿都不心疼!

    就在杨少峰琢磨着该怎么回应的时候,却见朱老四扭头对吴明吩咐道:“把石见银山的消息传出去,务必要让所有人都知道,石见国中有银山,年产白银一百万两。”

    杨少峰斟酌着道:“其实吧,缅甸有铜矿,交趾好像也有……”

    “胡说八道!”朱老四训斥道:“些许手段可以用,但是也得看怎么用。

    譬如倭国,因为倭国有银矿的事情是实打实的,所以这么宣扬出去,从朝堂到民间都会将目光投向倭国。

    但是像缅甸和交趾这种地方,他有没有铜矿先不说,只一个一年能两熟三熟就足够了,朕前些日子赦免的那些贱籍之人,他们会在乎自己的地在辽东还是南洋?”

    一脸懵逼的瞧着唾沫横飞的朱老四,杨少峰最终还是心服口服的躬身拜道:“祖父大人英明,孙儿佩服万分!”

    朱老四冷哼一声道:“少拍马屁,你还是先想想你自己的麻烦吧。”

    杨少峰疑道:“孙儿能有什么麻烦?”

    朱老四道:“胡广撑不下去了,眼看着时日无多。

    现在坊间传言,有说是贷款的压力太多,胡广受不住,也有说你卖的院子太贵,胡广气不过的。

    反正两种说法都跟你脱不开关系,而且还涉及到贷款的问题,你说你有什么麻烦?”

    杨少峰疑神疑鬼的道:“胡广?这老东西不是连五十岁都不到?听说前段时间还折腾着要纳个小妾来着?”

    “胡说八道!”朱老四冷哼一声,说道:“胡广虽然不堪,却也不至于年近五十还折腾着纳妾,不过是坊间以讹传讹罢了。

    倒是当初问猪之事,还有八年北征之时,胡广和金纯扔下金幼孜独自逃生的事情是真的。”

    说完之后,朱老四又对朱瞻基道:“朕记得当时是早上从凌霄峰出发,胡广与杨荣、金幼孜及侍郎金纯在幽谷中迷路。

    后来金幼孜从马上跌下,胡广和金纯头也不回的离开,杨荣却下马替他整理鞍辔。后来金幼孜的马鞍裂开,杨荣又把自己所乘的马让给他。

    朕夸赞杨荣的节义,杨荣却说这是僚友的本分,从交情来说应该这样。

    由此可见,胡广与金纯之辈,可用而不可大用,杨荣倒可倚之为臂膀。”

    朱瞻基躬身道:“是,孙儿谢祖父大人教诲。”

    杨少峰知道朱老四这是说给自己和朱瞻基两个人听的,既是教导朱瞻基为君之道,同时也是告诉自己,胡广小心眼,现在忽然撑不下去,可能就是被自己给气的……

    斟酌了一番后,杨少峰小心翼翼的问道:“要不然,孙儿去瞧瞧?”

    朱老四点点头,忽然又叹了一声道:“胡广啊胡广,朕也不知道该说他些什么好。

    说他好,当初他们几个商量着要给朱允殉难,结果只有王艮一人死节,后来解缙先迎,又向朕推荐了胡广,解缙也算是对他有恩,可是解缙死后,胡广又想悔了朕指下的婚约,若非他女儿拼死不从,只怕这门亲事算要黄了。

    可是你要说他不好吧,却也不完全是,最起码他没有处心积虑地害过人,也曾劝阻朕封禅。而且上次他赴母丧归朝后,朕问他百姓安居之事,他倒也是如实相奏。

    你们两个便替朕去瞧一瞧吧,如果能好过来也就罢了,如果真的撑不住,那也是他的命数,他欠银行的贷款也一笔勾销,算是人死债销吧。”

    杨少峰摇了摇头,说道:“祖父大人命孙儿去瞧胡广,孙儿自然要去,但是祖父大人说他欠银行的贷款一笔勾销,孙儿却不能同意。”

    朱老四冷哼一声道:“胡广的薪俸能还得起,胡能还得起么?好歹也是个内阁大学士,朕若是让银行夺回他家的院子,这天下人又该如何看待朕?”

    杨少峰道:“祖父大人心善,自然不愿意看见胡广身后负债而去。可是银行不是善堂,胡广也未必真就欠了一堆的债务。”

    见朱老四不解,杨少峰又解释道:“胡广当初也算是有眼光,他挑的那处院子虽然花了七万贯,现在却已经值十几万贯。

    如果胡实在是没什么本事,也可以将那处院子发卖,所得钱钞不仅可以还清银行的贷款,还可以等都城建好之后买一处偏一点儿的院子,手里还能落下几万贯。

    从这方面来看,胡广家里已经比大明九成的百姓都要富裕,银行又为何要免掉他欠下的贷款?”

    朱老四忽然感觉到一阵心烦,摆了摆手道:“你的道理太多,朕讲不过你。不过,胡广欠下的贷款,朕替他还了,这总行了吧?”

    杨少峰躬身道:“可以。银行只看他是否还款,却不会问这钱财到底是他的薪俸还是有人替他偿还。”

    朱老四哼了一声,干脆起身离开了工地,剩下杨少峰和朱瞻基兄弟两个在那里大眼瞪小眼。

    过了好半晌之后,朱瞻基才开口道:“还愣着干什么?咱们现在就去胡广府上瞧一瞧?”

    杨少峰嗯了一声,吩咐狗子回家取一株百年老参之后,便和朱瞻基一起向着胡广府上而去。

    ……

    胡广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朱瞻基和杨少峰居然会来到自己的家里。

    朱瞻基一把按住想要起身的胡广,笑着道:“胡学士躺着歇息便是,这些繁文缛节就免了。”

    胡广嗬嗬的喘了几声,断断续续的道:“殿下恕罪,臣实在……实在是起不来了。”

    瞧着胡广不顺眼的杨少峰忽然感觉有些不是滋味,随手从狗子的手里接过那株百年老参递给了胡,然后对胡广道:“胡学士,你的贷款从今天起,就彻底的销了,陛下支用内帑替你把贷款给还完了。”

    胡广微微摇了摇头,吃力的说道:“住……住不上啦,撑不住啦。”

    杨少峰心中一酸,说道:“这雪莲街的房子已经开始装修了,再有几天的时间就差不多了,胡学士肯定能撑得住,到时候就搬去新房子里住几天,回头也好有力气骂我。”

    “呵呵”,胡广的嘴角动了动,勉强笑道:“老夫这一辈子,高官得做,骏马得骑,也没什么好遗憾的啦,区区一座院子,不住也罢。”

    朱瞻基和杨少峰对视一眼,说道:“学士还是歇下吧,有什么事儿,咱们回头再说?”

    胡广摇了摇头,说道:“再不说,就没机会说啦。我胡广这辈子贪生怕死,苟且偷生之事做了不少,对不起天地也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可是啊,我胡广没想着害过谁,纵然瞧着杨状元你不顺眼,也多半是私下骂上几句,却从来没想着要如何害你。”

    杨少峰擦了擦眼角,说道:“是,下官知道。”

    胡广却摇了摇头,对着胡吩咐道:“老夫死后,一切从简,不许大动干戈。现在,老夫有几句话要跟殿下和杨状元说,你们都退出去。”

    等胡和胡李氏都退出去之后,胡广才深深的喘了几口气,对朱瞻基道:“殿下,小心着些,尤其是那千年的世家,惹不得,动不得。”

    说完之后,胡广又吃力的将目光投向了杨少峰,说道:“想要做事,就先要保全自己,一旦身死,多大的抱负也都是一场空啊。”

    杨少峰阴沉着脸,跟朱瞻基对视一眼后向胡广拜道:“多谢学士提点。”

    胡广摇了摇头,嘴里却喃喃的吐几来两个字:“儿,贞儿,哎。”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