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八章 抽疯的朱老四

作者:天煌贵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永乐十六年正月十六,天色刚蒙蒙亮起,顺天府城里城外的百姓们养的那些大公鸡就开始扯着脖子打鸣,紧接着狗子们也狂吠起来,誓要把公鸡的叫声给压下去,被扰了清梦的百姓们各自穿衣起床,准备开始新一年的劳作。

    陈王氏自然也不例外。

    虽然陈王氏现在一天赚的钱能顶得上陈二好几天的工钱,但是陈王氏依旧喜欢每天早早的起来给丈夫和孩子做饭,每天从打发了丈夫去工地上工,陈王氏就开始盼着丈夫能早早的下工回来。

    淘米,添水,生火,一股股的炊烟从小小的灶台里面升起,熏得陈王氏忍不住咳了几下。

    扭头听了听屋子里面,见丈夫没有被自己咳嗽的声音给吵响,陈王氏这才放下心来,专心的伺候着灶膛里的柴火。

    但是陈王氏疼惜丈夫的想法注定要落空,院子外里正就开始高声喊着陈二哥在没在家,陈二在屋里应了一声,气得陈王氏直接将手里的菜刀砍在了砧板上,又随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手,然后一边低声咒骂着外面叫魂的里正,一边向着院子门口走了过去。

    里正陈小乙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陈二家里的,眼见着陈王氏神色不善,又想着自家媳妇还在陈王氏的幼儿园里面做活,当下只得讪笑着道:“嫂子,二哥醒了没?官府来查访户籍,要重造黄册。我合计着二哥一会儿还得去上工,所以就早点儿带着官府的官爷们过来了。”

    听陈小乙这么一解释,又看见跟在陈小乙身后的两个官差和一个秀才,陈王氏的脸色这才缓了下来,打开院门将几人让进了屋子里,又忙着给几个准备茶水。

    跟在陈小乙身后的秀才早就打量了一遍小院,见陈王氏要准备泡茶,当即便站起身来,向着陈王氏拱手道:“嫂子自去做饭便好,我等早上都喝足了茶水,这会儿也喝不下哩。”

    正说话间,穿戴整齐的陈二也从屋子里出来了,先是向着几人告了声罪,接着便去院子里洗了脸刷了牙,这才快速的回到了屋子里,向着陈小乙和那个秀才行了一礼,问道:“不知小乙哥和这位小相公来寻陈二是?”

    那秀才直接笑着道:“陈二哥是吧?我等奉命开始登记顺天府百姓户籍,小乙哥说您今天要去工地上工,所以早早的就拖着我等先过来了,现在咱们就开始登记,这样儿也不耽误你的时间。”

    说完之后,秀才就摊开了手中的册子,又取了笔墨出来,开始在册子上记录着陈二一家的信息。

    等着信息记录完了,秀才收起了册子和笔墨,又笑着对陈二道:“陛下废除民赋民税的旨意,陈二哥是否已经知晓?”

    陈二点了点头,说道:“小乙哥都和俺们说过了,大家伙儿都知道,打从今年开始,民赋民税就不再收取了,俺们有多少收入都归俺们自己。”

    秀才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已经知晓,那我就不再重复了,只不过,陈二哥要记得,你若是拿着家里养的鸡鸭去卖,还是要交商税的。当然,就那么几只鸡,交不交的也没人管。”

    陈二涨红了脸,说道:“那俺成啥人了?皇爷是个好皇爷,他老人家心疼俺们这些苦哈哈,俺也不能没良心不是?不瞒相公,俺家里的还经营个一个幼儿园,可是每个月都交了税的,从来没短过。”

    秀才笑着起身向着陈二行了一礼,说道:“陈二哥高义!对了,你家娃子已经七岁,按照礼部新出的规定,要在九月份的时候入学,陈二哥千万别忘了,搞不好是要罚钱的。”

    陈二咧着嘴笑道:“可不敢忘,罚钱不罚钱的都不敢忘喽,娃子读书,可是一辈子的大事儿,千万不敢耽误。”

    秀才向着陈二竖了竖大拇指,夸道:“难道小乙哥说陈二哥是个明白人,现在看来,确实不一般。

    好了,你家的信息都登记完了,该说的我也都说过了,我们这就去下一家,陈二哥也好早点儿去工地上工,告辞。”

    等着陈小乙和秀才等人都离开了之后,陈王氏也做好了早饭,端上桌子之后又把赖在被窝里不想起床的儿子抓过来照着屁股抽一巴掌,让清醒过来的娃子早点儿起床。

    陈二有些舍不得吃这个腌得流油的鸭蛋黄,小心翼翼的吸了几口油之后,陈二最终还是没舍得把这鸭蛋黄塞进自己的嘴里,而是小心翼翼的将之分成了两半,一半给了陈王氏,另一半放在了儿子的碗里。

    陈王氏笑着将鸭蛋黄夹回给了陈二,笑道:“咱家现在又不缺这个,你喜欢吃就吃,不行明天我再多煮两个。”

    陈二嘴硬道:“中午我在工地上吃,晚上工地上还管一顿饭,两顿都能吃得上肉,谁还稀罕这个?”

    陈二的儿子瞧了瞧陈二,又瞧了瞧陈王氏,便将自己碗里的鸭蛋黄也夹回到了陈二的碗里,说道:“爹爹吃吧,我的让给娘吃。”

    陈王氏抿着嘴笑了笑,说道:“各吃各的,都别再来回让啦。”

    等孩子吃完饭跑出去玩了,陈王氏这才对陈二道:“当家的,咱家这日子是越来越好了,要是五叔公他们谁再来找你说这个那个的,你可不许应下。”

    陈二哑然失笑道:“就你聪明?当我是傻的不成?五叔公那个人坏到头顶流脓脚底生疮,他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还有,刚才跟在小乙哥一起来的,除了那个秀才之外不是还有两个差役么?那两个一个是真正的官差,另一个却像是军中的,估计不是锦衣卫就是金吾卫。

    现在这些人一起出动来大造黄册,估计皇爷是要彻底清查这天下的丁口,以后也难免会有像五叔公那样儿的想要生些事端。你当我是个傻子,会跟他们搅和到一起?”

    ……

    自打永乐十三年会试,杨少峰把锅盖给揭了之后,朱老四就再也不相信所谓的黄册数据了,干脆决定每三年重造一次黄册,每十年重造一次鱼鳞册。

    没办法,洪武二十六年的时候,大明丁口是六千五百万,到了永乐十三年的时候就只剩下了五千二百万?

    这很不正常,出现这种情况,一般情况下只有三种可能。

    一是战争导致人口大量减少,二是瘟疫或其他灾害导致人口大量减少。

    问题是,朱老四登基之后的十几年里,一直没有出现什么大规模的站争,也没有出现什么特别厉害的瘟疫,人口为什么会减少?

    除非是第三种可能,那就是大量的丁口被人为的减少了人还在,但是不会出现在官方的统计数据之中,所以才会出现丁口比洪武年间少了那么多,而这十多年的时间里也没增加的情况。

    尤其是杨少峰在会试时揭了盖子之后的那一次由锦衣卫牵头组织的重造黄册,朱老四才意外的发现,大概的百姓根本不是五千多万,而是接近六千万。

    几百万人的赋税啊,哪儿去了?反正朱老四没看见这些人的赋税。

    朱老四觉得这样儿不对。

    皇帝向百姓收取赋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收是皇帝的恩情,收是皇帝的权利,哪怕是以后都彻底废除了民赋民税,也不能让别人从中占了便宜,自己更不能吃这么个哑巴亏。

    杨癫疯那个混子说的对,自己不开心的时候拉着别人一起不开心,自己的不开心就只剩下了一半,心里就会舒坦许多。

    所以朱老四前脚派人诏告天下说彻底废除了民赋民税,后脚就把锦衣卫连同杨家庄子学堂、国子监的生员一起给派了出去。

    按照朱老四的想法,每三人一组,一个文人负责记录,一个衙门负责带路,一个锦衣卫负责监督,当地的里正再负责领着这个组合去走家串户,这就应该没人再瞒报户口了吧?

    夏原吉对此表示支持,甚至觉得早就应该这么办了早这么干,国库还至于空得能跑老鼠?

    无视了夏原吉左一句陛下英明右一句陛下圣明的拍马屁行为,朱老四说道:“等李这边的事情定下来之后,就把匠籍并入到民籍,废除乐户、堕民、伴当、户、棚户等贱籍。

    凡因靖难而发配教坊司和编入乐户的,一概赦免为良民,编入民籍之中,那些贪腐之辈的亲眷,不在此列。回头朕会颁发诏书,户部也要做好准备。”

    夏原吉一脸懵逼的瞧着朱老四,迟疑道:“堕民、户之流倒也罢了,乐户……”

    朱老四阴沉着脸道:“就按朕说的去做,那小王八蛋不止一次拿这事儿嘲讽朕了。”

    夏原吉当即便转换了脸色,大义凛然的道:“陛下拳拳爱民之心,状元公早知陛下肯虚心纳谏,这才敢犯言直谏,何来嘲讽之说?”

    朱老四挥了挥手,训斥道:“你就百般回护!夏老抠这个外号便是他给你取的!朕现在不想看见你们两个,你也赶紧去忙你的事情。”

    等夏原吉出宫之后,朱老四又让无心传来了纪纲,扔给纪纲一个锦囊之后阴沉着脸道:“派些可靠的人手去一趟泉州,按锦囊里面的吩咐行事,直到把最后一个都给朕处理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