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章 有家不能回的杨大少爷

作者:天煌贵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朱瞻基望着杨少峰道:“假设我媳妇败光了家底,我能得回来三成,你得去三成,余下四城归了国库,凭什么说我赚了?”

    杨少峰道:“国库是不是你家的?我赚的这三成,大部分都用来营建都城了,而这新的都城是不是你家的?所以说,别管你媳妇怎么败家,最后不还是你赚了?”

    朱瞻基琢磨了半晌之后才挠着头说道:“似乎也没错,但是又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杨少峰赶忙打岔,说道:“你先别琢磨这个,反正我的意思就是先从这些勋贵和文武大臣们身上把钱给弄出来。

    你想啊,老百姓们手里能有几个钱?一个个穷的跟什么似的,遇着个灾年就得卖儿卖女卖地,再惨一些可能都要易子而食了,咱们能从他们身上打主意?

    勋贵们跟文武大臣们就不一样了,一个个的之前被赏赐了多少宝钞不说,背地里各种各样的生意还一大堆,不坑他们的钱,这还有天理吗?”

    朱瞻基赞同的点了点头,忽然又反应过来,瞪着杨少峰道:“不对啊,你坑他们,你把我带上干什么?我一个穷鬼能有几两油水?”

    杨少峰道:“不一样,你跟咱们那些叔伯兄弟们合力演出好戏,给他们看,能坑多少就坑多少呗,反正是你赚。”

    晃了晃脑袋,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的朱瞻基干脆岔开了话题,说道:“丰城侯李彬你知道吧,就是前些日子去交接替英国公的那个。”

    杨少峰嗯了一声道:“知道啊,当时陛下不还下旨给李彬,说让他镇守一方,有罪者诛有功者赏,务必公当乃可服众么。”

    朱瞻基道:“对,就是他。李彬上奏说交贼人阮贞等降而复叛,聚众于陆那县杀掠人畜,交顺州人黎核、潘强及一众土官,南灵州判官阮拟和左平县知县范伯高等人作乱,焚了顺州、南灵州,杀官造反了。

    李彬以都督朱广领兵进剿,结果交州中卫、交州右卫、顺化卫、新平卫也各自出兵会杀黎核,生擒潘强,阵斩五百,生擒五百余,现在李彬正上表替这些人请功呢。”

    不待杨少峰说话,朱瞻基就嘿嘿笑了一声,接着说道:“你知道夏老抠怎么说的?夏老抠跟祖父大人说,这些人要是升官赏爵,这以后的俸禄就得多一大笔支出,而且是每年都得多,所以不如赏而不封,多给些银钱宝钞之类的东西算了,用不着给他们升官赏爵。”

    杨少峰呵呵笑道:“可以,这很夏老抠,时刻都想着替国库省下银钱。”

    朱瞻基点了点头,说道:“除了这事儿,倒还有一件事儿让人头疼。这次贼子作乱,顺州守备土官公丁、陈思齐战死,毕竟是从胡季父子作乱之时就已经从征王师的,所以这两个人倒是有一些麻烦。”

    杨少峰道:“这有什么麻烦的,该给升官赏爵的就给人家升官赏爵,破格提拔一些也没有问题,银钱也多给一些,死后的哀荣一定要给给够了,给其他的土官们打个样儿。”

    “打样儿?”

    朱瞻基忍不住愣道:“你是说,把他们竖立成交土人的榜样,引其他的土人效仿?”

    “没错啊,”杨少峰点了点头道:“给大明当狗,是他们的荣幸,但是这狗死了,你不能直接就剥皮吃肉,反而得好好的埋了,得做样子给其他的狗看。

    当然,像那些作乱的,我觉得其实也挺好,是些好鸡,回头把他们九族都弄过来,正好咱们工地上的人手还不太够用,尤其是像这种不用给工钱的,简直就是越多越好。”

    朱瞻基呸了一声道:“难怪当初祖父大人说不能让你去交,现在看来,确实就像他老人家说的那样儿,你要交了交,那里早晚得十室九空,千里无鸡鸣。”

    杨少峰呵了一声道:“我在边市城时,边市城可千里无鸡鸣了?人烟兴旺的很好吧!”

    “那盐呢?”朱瞻基毫不客气的揭穿了杨少峰的真面目:“哪怕是到现在为止,那些乱七八糟的盐还在往草原上运吧?”

    杨少峰怒道:“胡说八道!边市城里边的盐可没掺那些玩意儿,你少污人清白!你要再这么胡说八道我就告你诽谤!”

    朱瞻基笑道:“哈,你告啊,等你告关的时候我倒要问上一句,堂下何人?为何告状本太孙?”

    见杨少峰黑着个脸不理自己,朱瞻基又忍不住说道:“这次乡试,你怎么看?”

    杨少峰道:“用眼看?”

    “你的两个学生!伊逍和白庚,他们不是该参加这次的乡试?”

    朱瞻基愤愤的道:“你是为人先生的,却不如我这个当师伯的对弟子上心,真真是丢尽了为师者的脸面!呸!”

    杨少峰拍了拍脑袋,说道:“到时候让他们去考就是了,考中了就是举人,考不上就接着在工地上打混,反正还有你这个当师叔的,怎么着也亏不了他们。

    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咱杨家庄子学堂的孩子们也该参加童生试了吧?说不定还能出几个秀才啥的。”

    朱瞻基道:“你不能因为你长得丑就想得美,庄子上的学堂教得都是些什么?经义占了多少?术算又占了多少?你说的那些物理之类的墨家学问又占了多少?

    还有什么琴棋书画骑射击剑之类的课程,这些乱七八糟的课程加在一起,你还指望庄子上的学生去考童试?估计他们十六七岁之前是没什么指望了。”

    杨少峰颇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说道:“看看孔夫子他老人家那三千门徒,再看看如今的所谓儒生,能比么?我杨家庄子培养出来的学生,虽然未必能比得上孔圣的三千门徒,但是肯定要比现在的那些腐儒强得多,不信咱就走着瞧。”

    朱瞻基道:“那你这两个学生若是中了举人,你打算怎么办?让他们继续参加会试?还是让他们直接出仕为官?”

    杨少峰道:“他们两个,现在读书作学问已经没什么问题,骑马砍人也没有什么问题,就算是扔在顺天府都城的工地上负责一部分工程也没有什么问题,剩下的路怎么走,看他们自己决定,我才不会替他们选择。”

    朱瞻基忽然又坏笑道:“说起来,你的座师不就是王洪?上次还只有你一个,这次忽然就多了你这两个学生参加会试,估计王侍讲又该头疼了。”

    ……

    王洪头疼不头疼的,杨少峰不太清楚,但是杨少峰很清楚,自己现在就很头疼。

    自家老娘打发人去京城提亲,结果是纳彩纳了,问名给了,纳吉也没有问题,纳征也收了,但是在请期这一步上,卡住了。

    请期,也就是商议亲迎的具体日期,也就等于后世商议具体的婚礼日期。

    两家都希望婚礼越早越好,但是从顺天府到京城,尤其是杨少峰杨大少爷还要八抬大轿娶林家大小姐过门,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

    光路上就得花费两三个月甚至半年的时间。

    如果让杨家全家都去京城,在英国公府旁边的宅子里成婚,来回也得差不多两个多月的时间,那和杨大少爷自己去京城迎亲有什么区别?顺天府这一摊子扔给谁接手?

    林家老爷跟老夫人一合计,反正皇帝以后要迁都顺天府,干脆这次借着嫁女儿的这个机会,举家搬迁来顺天府得了,到时候让杨大少爷从顺天府迎亲,再慢也就是早上出发中午到家,总比从京城迎亲到顺天府强多了。

    至于林老爷还有锦衣卫的千户差事在身,反倒成了最无关紧要的纪纲早就打算把林老爷调到顺天府来了,里外还能卖个人情给杨少峰,何乐而不为之?

    所以林家就全家搬来了顺天府,暂时住在了杨家庄子。

    因为林家在顺天府暂时还没有置办下产业,仅有一座醉仙楼还是人来人往的,远没有杨家庄子住着舒坦。

    然后杨大少爷就有家不能回了。

    按照杨大少爷亲爹和未来岳父的说法就是,没成婚之前,杨大少爷就不用回家了。

    至于什么时候成婚?

    那就得看林家什么时候在京城置办下产业了。

    也就是说,杨大少爷如果动作快,都城修建的速度够快,拍卖会早点儿开起来,那林家就能早点儿把产业置办下来,等把新的院子装修好了之后,杨大少爷也就能成婚了。

    在此之前,为了避免旁人说闲话,再加上上次林家大小姐带着家丁离家出走去给杨大少爷出气已经让不少人说起了闲话,所以杨大少爷和自己的未婚妻还是不要见面了。

    至于杨少峰杨大少爷是住在醉仙楼还是住在工地上,那就无所谓了,反正就是不能回杨家庄子去住。

    然后杨少峰就开始薅自己的头发前前后后的日子算起来,离着十月份召开的拍卖大佬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再加上还要留给林家去装修院子,置办家具和陪嫁嫁妆的时间,杨少峰杨大少爷想要成婚,起码还得小半年的时间。

    再算算,时间就到了永乐十六年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