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两种思维的误区

作者:天煌贵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凭良心讲,杨少峰为了边市城的建设花了不少心血,尤其是户部拨付的那十万两白银,说起来其实就像个笑话,或者说户部原本也没想到,杨少峰会将边市城扩张到长安、洛阳一般的规模。

    也正是因为户部只给了十万两,所以杨少峰才不得不自己想办法赚钱,然后再慢慢的扩建边市城。

    为了边市城而赚钱,跟完全替自己赚钱是两个概念,所以跟边市城相关的许多产业都被分成了三部分,一部分归入了杨少峰自己的口袋,一部分归了朱瞻基,一部分用于边市城的建设。

    当然,对于某些穿越者来说,钱没落到自己的口袋就是亏,从这个角度看,杨少峰简直就是血亏,因为许多原本应该自己的钱被分了出去。

    但是如果换一个角度来看呢?

    银子是好东西,但是还有一个前提有命赚,也得有命花才行。

    许多穿越者只顾着玩命捞钱,却从来没想过,自己到底能不能守得住那么大的家业?靠跟官员或者皇帝的感情?

    如果非得举一个现实的例子,那就想想企鹅的大股东是谁,南非标准银行背后的股东又是谁。

    分给朱瞻基的那一部分,其实就等于是分给朱老四的,而分到建设边市城的那一部分,等边市城的建设完成了以后,这一部分是要归到户部里面去的也就是说,杨少峰现在的生意背后站着朱老四和户部这两尊大神,就算是有人想要打主意,也得好好掂量掂量。

    更关键的是,如果没有边市城,如果没有朱老四和户部在背后的支持,杨少峰就算是有再多的想法,再大的本事,又如何能折腾出来这么大的产业?

    所以,换个角度来看,就等于是杨少峰利用了建设边市城的机会在替自己赚钱,而且还能稳稳当当的赚,不怕有命赚钱没命花。

    现在夏老抠突然提到要将顺天府新都城的建设交到自己手上,这摆明了要么是给自己赚钱的机会啊要不然就是这老抠以为自己在边市城赚的太多,打算让自己大出血?

    琢磨了半晌之后,有些懵逼的杨少峰打量了一眼朱老四的脸色,道:“祖父大人?”

    朱老四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道:“说。”

    杨少峰道:“孙儿毕竟年轻了一些,都城之事何等重大,孙儿担心会辜负了祖父大人的期望。”

    朱老四呵了一声道:“朕问你,这边市城之事,到底有多少是你亲力亲为的?又有多少是梁经纶和齐慕堂他们在替你打理?”

    杨少峰道:“大部分都是梁经纶和齐慕堂在打理,孙儿只是负责提一些意见,很少去管具体的事物。”

    朱老四道:“这不就结了。顺天府营建皇城,夏爱卿要的是你去主持总揽全局,又不是让你事事亲为,你怕什么?”

    杨少峰左右打量了一眼,干脆带着朱老四和夏原吉一起回到了提举司,让所有人都退出去之后才问道:“夏部堂为何要让下官去主持皇城的营建?莫非是觉得下官在边市城折腾出来的这些产业太过于赚钱?”

    夏原吉黑着脸道:“胡说八道!老夫看上这些做什么?你不是说过这些以后会有国库的一部分么?

    老夫需要的是你这陶朱公的本事,好歹能让国库省些银子出来,也好用在更多需要的地方。”

    点了点头,杨少峰斟酌着道:“眼下既无旁人,那小子就有话直说了?”

    见朱老四和夏原吉都点了点头,杨少峰就直接说道:“国库里面要那么多银子干什么?花出去的钱才叫钱,留在库房里的,那就是废纸啊,除了好看,还有什么用?”

    夏原吉摇了摇头道:“没有真金白银在国库里面存着,一旦遇到什么事情,怎么办?”

    见杨少峰不解,夏原吉就接着说道:“比如上次的辽州赈灾和临清赈灾,又比如拨给边市城的这十万两白银,如果国库里面没有,怎么办?”

    杨少峰终于明白了过来。

    很多人都说,如果一个财务经理长时间让公司没有负债,说明这个财务经理没本事,是一个失败的财务,包括杨少峰也一直这么想。

    然而这种负债运营的想法放在后世是可行的,放在大明却是根本就不可行。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朱老四带着马仔去砸了阿鲁台家的场子,战后要不要封赏?国库没银子怎么办?

    后世可以加印钞票,了不起也就是因为增发而会造成一定的通货膨胀,但是后世的总体经济体量大,股市和期货等等盘口可以撸羊毛,还有政策调节和各种债券可以搞,所以负债运营很正常。

    而现在的大明却是贵金属货币与宝钞并行,如果不是杨少峰不停的折腾,估计宝钞最终的命运还是和原本的历史上一样,越来越贬值,直到被彻底放弃。

    简单点儿说,就是大明根本就没有负债化运营的先提条件,有多少钱办多少事儿是所有人的共识,也是最基本的原则,夏原吉也不例外。

    如果国库里面没有足够的银子,那朱老四和夏原吉就只能印宝钞来进行封赏,而宝钞的价值又低的可怕,士卒们拿着宝钞也花不出去,影响不影响军心士气?

    大家卖命打仗,回头却得到一堆废纸,下次还有人跟你去玩命么?

    所以这就是两种不同思维所产生的误区。

    琢磨了半晌之后,杨少峰才开口道:“现在的情况很明显,只要宝钞和银子互相兑换的事情继续推行下去,宝钞就是银子,银子就是宝钞,夏部堂又体必纠结于金银?”

    夏原吉的眼睛一亮,接着又黯淡了下去:“老夫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

    但是就像是之前一样,无度加印宝钞的后果就是宝钞贬值,老夫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好不容易有了起色的宝钞就这么毁掉。”

    杨少峰眨了眨眼睛,又仔细梳理了一遍自己的思路,然后才开口道:“那么下官敢问夏部堂,明年打算印发多少宝钞?印发的依据又是什么?”

    夏原吉捋着胡须道:“自然是今年的税收与国库存银,除了发行新钞,同时还要销毁一千九百万锭的旧钞,重新印发两万贯宝钞。”

    杨少峰却摇了摇头道:“我曾经看过往年的邸报和公文,也曾拜托太孙殿下帮我调取了一些记录,根据这些文档可以得出,永乐元年到永乐十二年,国库收取的赋税和存金存银一直没有什么变化,而宝钞却是大量印发。

    而从去年开始,国库里面的商税占比要高于往年,存金存银没什么变化,其他物资却同步增多。

    直到今年,国库里面的商税占比几乎又翻了一翻,而存银更是比去年多了两万两,其他物资基本没什么变化,这些下官没有说错吧?”

    夏原吉点了点头道:“没错,存银确实是在增加,而且今年用于河堤、桥梁的支出要远超往年,所以实际上增加的存银不止两万,应该是十二万两才对。”

    杨少峰点了点头道:“那么问题来了。”

    斟酌了一番后,杨少峰道:“民间的宝钞保有量是多少?销毁一千九百万锭宝钞,却只加印两万贯宝钞,民间需要宝钞的时候又该怎么办?”

    夏原吉顿时有些傻眼。

    民间还有缺少宝钞的时候?就算是真有,印不就行了?

    等到夏原吉将这个想法说出来之后,杨少峰就忍不住嘲讽道:“收回来的赋税,原本就是民间的一部分,夏部堂销毁旧钞,就等于是将原本属于民间的一部分宝钞给人为毁灭,确实能够提升宝钞的价值,但是却会影响到民间的物价。

    而且毫不客气的说,光这边市城的宝钞缺口,就在百万贯以上,夏部堂只加印区区两万贯,却是够谁用的?”

    被杨少峰这么一说,夏原吉顿时也反应了过来正所谓量入为出,结果出的比入的少了太多,再加上民间的物资又在不断增加,后果必然就是宝钞的价值更高,物价却又更低,最后还是容易伤到百姓。

    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夏原吉拱手道:“那依状元公之见,此事该当如何?另外,既然这边市城缺少宝钞,为何不彻底放开限制,允许百姓携带宝钞过来?”

    杨少峰道:“限制要放开,但是不能一下子全部放开,只能一步步的来,否则只会毁了边市城如今的局面。

    至于加印之事,自然夏部堂与户部诸位同僚的事情,下官远在边市城,如何能提出针对性的意见?

    只是据下官估计,如果夏部堂将一千九百万贯旧钞全部销毁,那么就算夏部堂加印四十万贯的宝钞,等到春税收上来之后可能还要再加印几十万贯,否则民间就容易出现钱荒的局面。”

    夏原吉点了点头道:“老夫回去之后,还要跟诸位同僚再次核对,必然要想一个妥善的法子出来。”

    只是刚刚说完,夏原吉却又想起一件事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