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能失了民心

作者:天煌贵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朱老四脸色一阵青一阵红,过了好半晌之后才吐了口气,伸出一个手指比划着“朕再加五百万两,凑齐一千万两。”

    夏元吉躬身道“谢陛下!”

    夏元吉这一次倒是真实心意的向朱老四道谢——谁家的日子都不好过,国库空的可以跑老鼠,内帑的支出也不小,能弄出来这一千万两,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谢完了朱老四,夏元吉又将目光投向了杨少峰,捋着胡须嘿嘿笑道“状元公还有什么想法,一起都说出来可好?”

    杨少峰摇了摇头,指着厨房里的一堆菜和锅勺之类的东西道“没啥好说的,陛下让臣做饭,臣就老老实实的做饭,正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些事情,还是需要夏部堂这样儿老……老成持重的堂官来主持。”

    夏元吉呵的一声嘲讽道“老奸巨滑?老而不死?反正你杨状元的嘴里向来就没什么好话,本部堂也不与你一般见识。不过,边市城那边,本部堂可是给你拨了十万两银子过去,如今你这般说法,岂不是令人寒心?”

    夏元吉不提那十万两银子还好,一提起调拨到边市城的十万两银子,杨少峰顿时跳着脚骂道“夏老抠!十万两?亏得你好意思说,本提举都没脸跟人家说,我大明的户部尚书为了支持边市城的建设,所以特意调拨了十万两白银!啊呸!”

    被人当面叫了夏老抠,夏元吉的脸上也顿时有些挂不住,阴沉着脸道“你今天要是不给老夫一个说法,老夫就参你杨癫疯一个不敬上官之罪!”

    转头瞧了瞧朱老四,见朱老四一副静等着看好戏的模样,杨少峰便冷笑着道“十万两?这些银钱给民间百姓,就算是一个五口之家,估计都足够吃上几辈子的,确实不少。

    但是这十两万放在一座巨型城池的修建上,当得了什么?连材料的费用都不够,更何况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花销?人不需要吃饭?人不要工钱?你夏老抠可没给我弄个几十万的徭役过去!”

    喷了夏老抠几句,杨少峰干脆可怜巴巴的望着朱老四道“陛下,臣在边市城,人工是靠着忽悠的鞑靼人和瓦剌人在顶着,需要的砖石水泥之类的东西也是臣自己让人建了窑烧出来的,如果不是臣一边建城一边倒卖水泥砖石和煤炭之类的东西,他夏老抠给的那十万两银子早就已经空了!陛下!您可得为臣做主啊!”

    夏元吉红着一张老脸道“十万两就不少了,国空都空得能跑老鼠了。再说了,国库收上来的真金白银又没有多少,多数还是那些宝钞,按你的说法,如厕都还嫌硬,要不然我给你十万贯?”

    杨少峰呵的呸了一声,张口骂道“你当这是去扬州呢!还十万贯!我呸!”

    朱老四拉下脸,训斥道“怎么跟夏部堂说话呢!混账东西,仗着自己小就胡说八道,朕看你是欠揍了!”

    杨少峰低着头不说话,但是夏元吉却感觉有坐蜡了——皇帝都说了杨少峰年纪小,自己还能跟一个孩子计较?

    可特么这孩子要是放在民间,都已经是当爹的年纪了好不好!

    明明是自己受了委屈,搞的现在自己还得替那姓杨的圆场,心中暗骂一声猪羊都不是东西之后,夏元吉才躬身道“陛下息怒,杨状元毕竟是年轻气盛了些,臣又怎么会与他计较。”

    杨少峰见夏元吉到这个时候还不忘挤兑自己,顿时便冷笑道“不气盛,还叫年轻人么。”

    噎了夏元吉一句,杨少峰又接着道“让民间以宝赋交七成的赋税,再回收几批宝钞,无外乎就是增强了民间对于宝钞的信心,同时还减少了一些宝钞在民间的持有量,但是夏部堂觉得,这么着真能让宝钞流通起来?

    如果宝钞不能流通起来,那它和纸有什么区别?反而会因为宝钞数量的减少,造成市面上金银的紧张,使得银子和铜板的购买力进一步上升,进而再形成钱荒。”

    被杨少峰这么一说,夏元吉就顾不得什么心情不爽之类的了,就连杨少峰刚才挤兑自己的事儿也给抛在了一旁——挤兑几句算得了什么,能解决国库空得跑老鼠的问题,那杨状元就是个可造之材嘛~

    嘿嘿讪笑了一声,夏元吉才向着杨少峰拱手道“还望状元公不吝赐教!”

    杨少峰呵呵笑了一声,才开口道“归根究底,还是在于宝钞的信用问题,而我折腾出来的香水,便正是为了这个而准备的。”

    夏元吉没有开口嘲讽,只只打算听听杨癫疯后面还能说出些什么屁话——香水这东西如果不是跟神仙醉一样弄出来捞钱的,估计就是为了讨女子欢心,跟宝钞有个屁的关系!

    杨少峰来回踱了几步,斟酌着道“譬如刚才提到的盐钞法,如果盐运司将盐运至各处后再让百姓再持宝钞购买,那百姓自然喜欢宝钞,当然,也仅仅是喜欢而已。

    因为现在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宝钞除了用于赋税和盐,基本上就没有其他用处,一旦有多出来的,基本上也就花销不出去。

    不过有了香水和神仙醉之后,这种局面便是可能会改变一些。

    比如神仙醉和香水允许宝钞购买,那么就会有很多人拿着宝钞过来购买神仙醉和香水。如果醉仙楼再以一比一的比例允许用宝钞结账,那么宝钞就又多了一个使用的途径。当然,户部得以一比一的比例来回收这些宝钞才行,否则这玩意就全成了我家的,我拿着也没用啊。

    归根到底,还是要给宝钞找到可以用的地方,让它承担起该有的作用,而不是仅仅能用来交赋税买盐。

    另外,最最重要的,便是量入为出——有多少的金银打底,就发行多少的宝钞,起码不能超过金银的一半,慢慢的再放开允许百姓兑换的限制,这样才能增强百姓的信心,让宝钞真正的具备货币的价值。”

    没等夏元吉开口,朱老四就嗯了一声道“都说完了?”

    杨少峰眨了眨眼,躬身道“是,都说完了。”

    呵呵一声冷笑,朱老四指着厨房里已经备好的菜,喝道“说完了还不滚去做菜,打算让朕饿肚子么?”

    又训斥了几句之后,朱老四就直接带着夏元吉走了,留下杨少峰和朱瞻基在那里大眼瞪小眼。

    琢磨了半晌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杨少峰干脆将目光投向了朱瞻基“你说陛下是啥意思?”

    朱瞻基呵呵冷笑一声道“你说这玩意全变成你家的没有用,那你让户部将之回收回来又有什么用?

    还给宝钞找到可以用的用途,如果民间认可宝钞,那还用你在这里说这些废话?”

    杨少峰眨了眨眼道“那除了我说的这些,你还有什么好办法?”

    朱瞻基道“没有!所以皇爷爷才带着夏部堂走了,要不然留下来听你挤兑夏部堂么?”

    摇了摇头,杨少峰只得无奈的走向了灶台。

    这姓朱的皇帝,就没一个好人!

    ……

    直到回了大殿里,夏元吉都显得有些神思不属。

    杨少峰说的对,所有的问题归根到底就一个,民间不相信宝钞,宝钞没有可以花销的途径,这两个问题不解决,剩下的什么解决方法都是扯蛋。

    要不然,光是盐钞法就已经回收了许多宝钞,通过赋税等等的手段也回收了许多,但是民间的宝钞信用和使用却一直不见起色,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叹了一声之后,夏元吉才开口道“杨状元确实大才,倘若不是心胸太小,嘴下又不饶人,倒真称得上是宰辅之才。”

    朱老四呵了一声道“那个混账东西向来如此,瞻基跟他混在一起,也不知道受了多少冤枉气。”

    夏元吉躬身道“不过,臣以为杨状元说的法子倒也是个法子,只是除了盐钞法之外,臣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东西是必须要用宝钞的。”

    朱老四摇了摇头道“那个混账的意思很明白,借着回收宝钞的机会,先减少市面上的宝钞,然后再找几个能花宝钞的途径,那么问题就已经解决了大半。

    你放心吧,这个混账东西既然提出来了,那他折腾出来的香水和煤泥之类的东西,就必然会允许百姓以宝钞购买。”

    一听朱老四提到香水,夏元吉顿时又感觉有些心痛,躬身道“若当真由国库出钱,一比一回收杨状元手里的宝钞,那国库里的银子也负担不起啊。这国库……”

    “国库都空得能跑老鼠了是不是?”

    怼了夏元吉一句,朱老四阴沉着脸道“以后凡我大明特有的,那些使节之类的想要购买的,统统只允许以宝钞交易,违者重罚,这不就多了几条路子么。

    至于国库,也确实应该像那个混账东西说的一样,量入为出,有多少的金银就发多少的宝钞,再不能想印就印,搞得民间宝钞满天飞,以至于失了民心。”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