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七章 牧民变劳工

作者:天煌贵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只是刚刚喊完口号,扯里帖木儿就有些泄气的道:“刚才杨兄弟说明明只要越过一个小山头就有肥美的青草,可是实际上的情况却是,我们翻不过山头去。

    我们的东边是兀良哈部,再往东便是辽东,东北便是奴尔干都司,这些地方的人我抓来做劳工,你敢要?”

    斜眯着眼睛打量了把安台三人一眼,扯里帖木儿又接着道:“他们倒是还算不错,只要往西,便能到达撒马尔罕,想要找劳工却是比我们方便许多。”

    把安台同样眯着眼睛道:“那你可以去找你家太师商量商量,咱们把草场互相换一下,你们去西边抓劳工,我们去东边,如何?”

    不屑的呸了一声后,把安台便接着道:“你们占据了最好的草场,就连边市城的贸易也是占据了最多的份额,我们的牧民想要来边市城,还得远远的绕开你们,现在又来说我们的位置好?天下间的好事,又岂能都让你占了去?”

    杨少峰笑着端起酒杯,劝道:“老扯和把安台兄弟都消消火,暂时先别生气。我倒是有个提议,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听听?”

    扯里帖木儿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才哈哈大笑道:“杨兄弟向来智计百出,你有什么好的法子,尽管说出来听听。”

    见把安台等三人也用期盼的目光瞧着自己,杨少峰便笑眯眯的道:“其实我所谓的提议,完全可以分成两个。

    一个是瓦剌三部让开一条道路,大家各自出一部分人手去西域以西,那边可不缺劳工,只要你们能精诚合作,想要抓个几十上百万的劳工回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扯里帖木儿瞧了把安台一眼,呵了一声道:“杨兄弟还是说说第二个法子吧。”

    杨少峰点了点头,然后又继续说了下去。

    “所谓第二个法子呢,便是不抓劳工了,跟之前我和老扯你说过的一样,大家族里面的青壮都很多,完全可以让他们来边市城上工。”

    扯里帖木儿摇了摇头道:“杨兄弟知道我为什么要直接听你说第二个法子么?”

    见杨少峰摇头,扯里帖木儿便解释道:“如今已经到了开春的时间,正是牛羊吃草长膘的时候,我们和瓦剌人的战争也没办法再持续下去了。

    而且这个时候正是羊换毛的时间,那些妇人都忙着剪羊毛,没办法指望她们去牧马放羊吧?

    同样的道理,如果把青壮们都打发来边市城上工,这牛羊怎么办?”

    被扯里帖木儿这么一说,杨少峰顿时也麻爪了。

    鞑靼跟瓦剌原本虽然也打,但是远没有到现在这种程度;原本青壮有的是,如今却又感觉不够用——怎么感觉就像是自己把石头搬起来,然后往自己的脚面子上狠砸呢?

    蛋疼不已的杨少峰麻烦了半晌之后才道:“要不然就轮换着来?起码能来多少来多少,鞑靼跟瓦剌两族加起来也能凑出不少人来,慢慢的来,总能把城给修好。”

    扯里帖木儿点了点头,却又将目光投向了把安台,语气里的挑衅意味十足:“我能代表我家太师,你能代表你们家顺宁王么?”

    一听扯里帖木儿提到顺宁王三个字,瓦剌三使里面脑子最活的思勤便一把拉住了大怒的把安台,沉声道:“你想说什么?”

    扯里帖木儿呵呵冷笑一声道:“我们各自回去,我劝服我家太师,你们劝服你们家的大汗,咱们在这边市城下刑白马,折箭为誓——从现在开始到明年的这个时候,就维持着现在的状况,谁也不许惹是生非,让各自的部族尽量能多派一些青壮来边市城上工。

    你们可以放心,我会努力劝服我家太师,给你们的青壮让出一条路,让他们能安安心心的来上工,就算是他们回去,我们也不会有任何的刁难,否则便要受长生天的惩罚,如何?”

    思勤望着杨少峰,沉声道:“单凭他说,我信不过。除了刑白马折箭为誓,我还要杨提举从中做保,万一鞑靼人毁约,杨提举便要和我们一起出兵讨伐,如何?”

    杨少峰正斟酌着其中的利弊,就听扯里帖木儿叫道:“杨兄弟答应他!我家太师乃是天神一般的人物,说出来的话便不会反悔!如果我能劝服我家太师答应此事而事后太师又反悔,便叫我万箭穿心,死在边市城下!”

    眼看着扯里帖木儿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杨少峰只得无奈的道:“好,杨愿意做这个保人,若是鞑靼反悔,我大明便和瓦剌一起出兵讨伐,如何?”

    思勤道:“好,我信得过杨提举!我等现在便击掌为誓,事成之后,我等便在边市城下刑白马折箭为誓!”

    扯里帖木儿却嘿了一声道:“若是你们反悔呢?”

    图门吉日嘎拉忍不住叫道:“那便让杨提举和你们一起出兵讨伐我们!”

    眼看着解决了最让人头疼的劳工问题,杨少峰这才长舒了一口气——阿鲁台反悔不反悔的重要么?朱老四怼他还需要理由吗?只要朱老四愿意,嫌阿鲁台的呼吸污染了空气都是理由……

    ……

    阿鲁台皱着眉头在沉思,扯里帖木儿则是恭恭敬敬的站在阿鲁台面前,哪里还有怒怼把安台时的嚣张。

    琢磨了半晌之后,阿鲁台才开口道:“你觉得可行?”

    扯里帖木儿躬身道:“可行。杨少峰这个人虽然癫狂了一些,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必然会办到,而且他跟大明皇帝的关系显然不一般,既然他肯做这个保人,那么瓦剌人必然没胆子反悔。”

    阿鲁台又将目光投向了其他几个小部落的头人——很显然,被杨少峰的劳工政策一折腾,鞑靼部和瓦剌部元气大伤,但是投靠两者的小部落也多了起来。

    而人多起来之后,阿鲁台说话也不再像原来一般说一不二,而是会考虑到这些小头人的想法——也仅仅是表面上考虑罢了。

    巴雅尔部的头人抚胸躬身道:“太师如果同意,那么我们也愿意同意。”

    见其他一众小头人和那颜都纷纷点头,阿鲁台便同样点了点头,过了好半晌之后才开口道:“那兀良哈部呢?”

    扯里帖木儿道:“兀良哈是兀良哈,跟我们虽然走的很近,但是我们并不是一家人,而且杨少峰都没有提出过带着他们一起发财,我们为什么要替他们考虑呢?更何况,让兀良哈三卫的实力有所增强,并不符合我们的利益。”

    阿鲁台嗯了一声道:“那就不管他们了。你回去边市城,看看那些瓦剌贱种们到底是什么意见。

    如果他们同意这么办,那就让人撤开一条道路,如果他们不同意,那咱们就打到他们同意,到时候还可以让那个姓杨的把要分给瓦剌人的银子给我们一些!”

    同样的对话还发生在马哈木部,甚至为了方便商议,太平和秃孛罗也特意来到了马哈木的大帐。

    听着把安台等三人将事情都说了一遍之后,太平和秃孛罗就将目光投向了马哈木。

    跟阿鲁台部维持着统一不同,瓦剌部自猛可帖木儿挂了之后就分裂成了三部分,分别由猛可帖木儿的三个儿子,马哈木、太平、秃孛罗统管,其中又以马哈木所部实力最强。

    现在这种情况就在这里明摆着。

    答应鞑靼人的提议,对于瓦剌三部来说是好处大于坏处,可以获得喘息之机不说,还能通过向边市城输出劳工来捞取一部分的好处,让瓦剌的实力再增强一些。

    唯一的问题就在于,鞑靼人是否会真的信守诺言,所谓的让出一条路来到底是真的会执行,还是仅仅是说说,又或者是等着瓦剌部的劳工返回之时再半路截杀?

    眼见两个兄弟都看着自己,马哈木不禁皱着眉头道:“你们光看着我干什么?你们自己的意思呢?”

    太平道:“与其相信明人的担保,我觉得还不如相信阿鲁台,看看明人皇帝干的事情吧,当初是他说的要把大宁分封给兀良哈三卫,可是现在呢?大宁依然在明人皇帝的手里,兀良哈也不得不向阿鲁台靠拢。”

    秃孛罗却道:“相信阿鲁台的誓言,和相信豺狼的谎言有什么区别?汉人不是最重誓言么,如果那个姓杨的出尔反尔,他还有什么脸面留在草原上?”

    太平呵了一声道:“难道你一定要等吃亏之后才后悔?”

    马哈木摆了摆手,制止了两个眼看着就要吵起来的弟弟,沉吟道:“那么现在的情况就是,太平并不赞同这次的盟誓,而秃孛罗是赞成的,对吧?”

    见两人点了点头,马哈木又接着道:“往常阿鲁台敢进攻我们,是因为我们实力没有他强,而且明国又在背后支持他。

    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同了,明朝需要的是劳工,是要人手来建城,如果阿鲁台敢在这其中搞事情,那他得罪的就不光是我们卫特拉部,而是连明国人一起都得罪了。

    更重要的是,我们通过这几次跟明国人的交易,实力已经比以前增强了许多,再加上现在正是开春之季,阿鲁台也未必愿意轻易悔誓。

    所以我倒是觉得,这次的盟誓对于我们来说反而更有好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