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九十九章 攻城

作者:天煌贵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全身披挂在身,白马银枪,五十个精壮的亲兵也是甲胄在身,整齐的队列尽管人数不多,却隐隐散出一股肃杀之气。

    朱瞻基同样浑身甲胄,枣红色的追风不安的踏动四蹄,硕大的脑袋不时昂起,偶尔还会甩甩耳朵,以表达自己对于不能肆意驰骋的不满。

    杨少峰呵呵笑了一声,对朱瞻基道:“守好这里的税银,有人敢伸手,杀了就是,外面的蛮子,那就是会行走的军功啊。”

    朱瞻基撇了撇嘴道:“还军功,那你让我去啊,让我在这里守银子干什么?”

    杨少峰呵了一声道:“这银子是你家的,我不怕你伸手。再说了,你捞军功有个屁用,难道还能凭着军功封侯?我就不一样了,我这堂堂的六首状元,若是再靠着军功封个冠军侯啥的,那我老杨家的祖坟都得冒青烟。”

    朱瞻基呸了一声道:“你家祖坟浓烟滚滚,行了吧!”

    杨少峰又是呵的笑了一声,然后猛的一勒疆绳,和纪纲、林羽等人一起向着边市城的西门而去。

    边市城里面的街道上已经乱了起来。

    衙役们手里拿着水火棍和皮鞭来回奔走,梁经纶和齐慕堂两个人已经急的满头大汗,伊逍和白庚的噪子也已经喊的嘶哑,来回奔跑的人群依旧没有停下来的迹象,眼看着秩序就要彻底崩溃。

    眼见着杨少峰从提举司衙门出来,齐慕堂急忙奔了过来,拱手道:“杨提举。”

    杨少峰点了点头,左手勒住疆绳,右手中的马鞭却呼啸一声打了个响鞭,等人群惊疑不定的望向自己之后,杨少峰才朗声道:“各回各家!等待命令!无令擅自上街者,斩!”

    见街上众人的表情有些慌张,杨少峰便直接对梁经纶和齐慕堂道:“立即安排他们返回家中,敢上街作乱者,斩!”

    说完之后,杨少峰便一提疆绳,带着众人继续向着西门而去。

    跟着杨少峰身边的纪纲笑道:“原以为你状元出身,能懂得一些功夫已经难得,却不曾想你居然晓得军中之事。”

    杨少峰呵呵笑着摇了摇头道:“军中之事我倒是不懂,但是我知道军心民心自古便是这样儿,只要有个主心骨,就乱不起来。若是为首的上官先乱了,底下的人也就乱了。

    现在这边市城只是有些外患,连什么强敌都算不上,想要安顿军心民心,自然也容易许多。”

    纪纲点了点头,又左右打量一番之后才开口道:“记住,万一守不住了,你就和太孙殿下一起离开,然后想办法回顺天府。”

    已经到了城墙上的杨少峰却指了指城外那些往来奔驰的骑兵,呵呵冷笑一声道:“我观城外贼子,如插标卖首之辈,何足惧哉!”

    杨少峰的话,被旁边不少士卒听去,继而又扩散开来,许多人望向杨少峰这个边市提举的目光都变了。

    杨少峰出身六首状元这事儿,整个大明就没有几个不知道的,包括此刻站在城头上的这些士卒。

    一个六首状元具体代表了什么,对于这些士卒们来说不太明白,但是文人提不动刀枪也上不得战阵,却是从故宋以后就成了常识。

    如今这个状元郎出身的提举不仅没有害怕,反而白马银枪,一身戎装,顿时就给这些丘八们提了股气上来——怕就怕这位状元公自己先害怕,只要他不慌,借着边市城的城墙,外面的那些骑兵又算得了什么。

    城头之上,先是鼓舞了一番士气的杨少峰正和纪纲一起听着边市城千户朱刚对于整个战局的汇报,而城下的麦铎却冷着个脸,望着眼前的城墙犯愁。

    这个姓孛儿只斤的黄金家族后裔,虽然跟当年的铁木真同出一源,而且自认能力并不逊色于乃祖,但是他的命运却远不及当年的铁木真,如今只不过是一个小部落的扛把子,连太平和秃孛罗这样儿的都比不过。

    麦铎不愿意投靠鞑靼部,也不愿意投靠瓦剌部,甚至就连离开草原的提议,也只是麦铎找出来的一个借口。

    麦铎知道城里的那个羊癫疯在大明意味着什么,更是在某些人传来消息之后,知道了里面那个叫朱二九的少年在大明意味着什么。

    对于麦铎来说,能够杀掉杨癫疯和朱二九自然是极好的,可是如果实在杀不掉,那就借着这个机会对付那些前来支援边市城的明军——如果前来支援的是骑兵,麦铎自认为蒙古骑兵不弱于任何人,如果是步兵,那自己这边的骑兵可是四条腿的,怎么着都比两条腿的快。

    至于鞑靼和瓦剌。

    如果这次成功的激怒了大明皇帝,那鞑靼和瓦剌也没办法独善其身,到时候就只能跟自己一起联合起来以对抗大明皇帝,已经四分五裂的蒙古帝国,也将再次让世界都颤抖。

    怜悯的望了一眼被自己忽悠过来的那些小部落首领,麦铎呵呵笑了一声,对身边的一个壮汉道:“格日勒图,带着你的万人队上去吧,无论如何,这一次都要彻底攻上城头。”

    格日勒图点了点头,等麦铎身边的亲卫吹响了号角之后,便带着一个万人队向着边市城而去。

    麦铎很清楚,眼下的这种情况,只能一刻不停的进攻,不给城里的明军有喘息的机会,只有这样儿才能吸引周边的明军向这里赶来支援,到时候他们携带的补给,还有物资,就统统是自己的。

    ……

    杨少峰早就发现了远处的麦铎,羊毛大纛之下打扮的如此骚包,想来是个重要人物,就算换不来个冠军侯,估计也能换个兴和伯之类的小爵位。

    拎着手里的亮银枪,杨少峰望着远处的麦铎,扭头对纪纲道:“你们锦衣卫里面有没有什么神射手,能一箭射死那孙子的那种?”

    纪纲沉默了半晌才开口道:“纪昌,养由基,李广,黄忠,这些人你想要的话,我能让人把他们从土里刨出来。但是还活着的,宫里或许有,我身边没有。”

    杨少峰气结,呸了一声道:“我要一堆死了的神射手干什么,我要的是活的,能把那孙子射死换军功的神射手!”

    杨少峰的语音刚刚落下,一直站在杨少峰身侧的吴明就猛的举着一面大盾窜了起来,将大盾死死的顶在杨少峰身前,等到盾牌发出砰的一声之后才苦笑一声道:“状元公您少说几句,现在你成了那些蛮子的军功了!”

    杨少峰看了看掉在吴明脚底下的那支长箭,除了身上不住冒出一股子冷汗之外,整个人也有些懵。

    杀一个刘少泽,跟被别人把箭射到自己跟前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就像某些人喷别人的时候特别起劲,一旦被喷就会炸毛,其实都是一样的道理。

    纪纲拉着杨少峰向后退了几步,几个护卫便提着盾牌跑到了纪纲和杨少峰的身前,将一面面盾牌举了起来,防着有人再射冷箭。

    回过神来的杨少峰顿时就怒了,这吴明要是晚上那么一丢丢,自己这个六首状元可能就凉透了……

    勃然大怒的杨少峰恨恨的瞪了城下一眼,转身就打算往城下而去。

    眼疾手快的纪纲一把拉住杨少峰,笑呵呵的道:“状元公这是干什么去?”

    杨少峰一把甩开纪纲的手,喝道:“老子去弄死那个骚包货!居然敢命人暗中射我?他娘的,我这个状元公还没娶媳妇呢,这差点儿就凉透了!”

    纪纲却摇了摇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指了指城头上的士卒还有城下准备攻城的蒙古兵,纪纲道:“你若是出城,先不说下面还会不会有隐藏的射雕手,光是城头上的这些士卒,他们会怎么想?

    现在你要做的不是出城杀敌,而是老老实实的待在城头上,只要你在,这些将士们的心里就有底气,这是刚才你说过的道理,现在你却忘了么?”

    杨少峰恨恨的呸了一声,然后老老实实的站在盾牌后面不动了。

    麦铎望着城头上毫发无伤的杨少峰,狠狠的握了握拳头,转而又无力的松开,最终忍不住恨恨的呸了一声。

    就差那么一点点,只要把这个杨癫疯给宰了,然后再把另一个给杀了,最后一把火将这个边市城给毁掉,自己的目标就算全部完成了!

    麦铎心里很清楚,如果这一次格日勒图不能攻下眼前的边市城,加上前面一次夺门失败的攻城,自己就只剩下最后一次机会了。

    现在的蒙古骑兵,早就不是当年那一支镇压了整个世界的无敌骑兵,而自己组织起来的这支由普通牧民组成的军队跟正规军队比起来,差距更是大到无法想象——正规军队能承受起三五次的连续失败,而眼前这支军队,能承受得起两次的失败就是极限。

    随着呜呜的号角声响起,格日勒图咬了咬牙,带头向着早就准备好的攻城梯上爬去。

    杨少峰则是一脸懵逼的望向了朱刚:“他们怎么会有攻城梯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