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 谁赞成?谁反对?

作者:天煌贵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笑眯眯的向前指了指,朱老四开口道:“前面不远就是杨家庄子了。朕知道,光禄寺的饭菜不怎么样,所以咱们晚上好好的喝几杯。”

    张辅嗯了一声道:“陛下今日命人直接将那陈月湖和苏干剌给枭首,当时朝堂上的反应可是有趣的紧。”

    朱老四闻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陈月湖和朝堂上的那些衮衮诸公,大概都没有想到自己会直接把陈月湖和苏干剌给宰了吧?

    献俘太庙?

    要说被抓来的是阿鲁台,那还勉强有点儿资格去太庙祭告先帝,如果是妥欢贴睦尔那个级别的,大概还要去祭拜炎黄二祖。

    他陈月湖和苏干剌算什么东西,也配献俘太庙?

    至于那些被杨癫疯斥为喷子的御史言官,朕还要理会他们?惯的臭毛病!

    笑着指了指前方的庄子,朱老四开口道:“你知道那个混账东西是怎么跟瞻基说的?”

    见张辅一副颇感兴趣的样子,朱老四便接着道:“那个混账东西说,给大明交赋纳税的是大明百姓,可不是这些人。既然他陈月湖和苏干剌敢称兵作乱,难道我大明还不敢埋了他们?”

    张辅一愣,接着又哈哈大笑道:“这话虽然糙了些,但是话糙理不糙,确实就是这么个事儿。

    陛下有所不知,交趾那个破地方,降叛反复,百姓也不归心,指望他们心向大明,倒还不如指望天河倒流,黄河水干。”

    朱老四嗯了一声道:“现在交趾那边怎么样?能不能稳定下来?”

    张辅斟酌着道:“不太好说。那些野猴子表面上还算是老实,但是背地里却是时刻准备着称兵作乱,臣也是烦不胜烦,故而每次一想到什么四夷归心之类的话,臣就恨不得把那些儒腐都活活打死。

    如今听陛下这么一说,臣倒是觉得这个六首状元挺有意思,说出来的话,比那些腐儒可强多了。”

    朱老四嗯了一声,对于张辅这个大舅哥也不隐瞒,直接就笑道:“那个混账也是这般的说法。他说那些腐儒根本就不配称之为君子,连内圣外王都理解不透,每日里除了喷人就是喷人,倒是称之为犬儒比较合适。”

    张辅同样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然后颇有些好奇的道:“今日朝堂之上,似乎未见到这位六首状元啊?”

    被张辅这么一问,朱老四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呵了一声道:“一个从九品的芝麻小官,他有什么资格上朝?再说了,就他那种狗东西,要是在朝堂上听到有人请诛他杨癫疯,还不得当朝殴斗?朕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张辅好奇的哦了一声,疑道:“当朝殴斗?这位六首状元居然刚烈如斯?”

    朱老四呸了一声,恨恨的道:“刚烈?他刚烈个屁!你别看他有胆子跟瞻基斗殴,敢让朕吃猪肉做成的菜肴,可是这个狗东西的从来就不是什么刚烈的硬骨头,而是一个小奸巨滑的混子!”

    张辅更好奇了。

    六首状元让当姓朱的皇帝吃猪肉做的菜?

    这是个狠人!

    要是把这个狠人弄到交趾去折腾一下,那些猴子会怎么样?有没有搞头?

    心中盘算了半晌之后,张辅忍不住开口道:“陛下,交趾野人向来喜欢降而复叛,若是杨状元去了交趾,不知道会不会踢腾开一番局面?”

    朱老四瞧了瞧张辅,摇头道:“他若去了交趾,莫说是十室九空,就算是千里无鸡鸣都不稀奇,你确定要把他弄过去?”

    张辅愣道:“这么重的杀性?那他是如何考上状元的?”

    朱老四无奈的道:“虽说这个混账东西是个混子,但是却是一个很复杂的混子。”

    见张辅的神色更加懵逼,朱老四便解释道:“辽州水灾之时,这个混子自己一人手持王命大旗在河堤上督阵,可以说辽州官员和辽州卫的那些人之所以能有这么大的功劳,基本上都是被他硬逼出来的。

    跟鞑靼人商谈互开边市的事情,这个混子又提出用岩盐和海盐混合,甚至要掺了铅粉再卖给鞑靼人。

    这种断子绝孙的毒计都能使得出来,你还能把他跟那个在辽州时为了百姓磨破三双靴子的状元公联系起来么?”

    张辅撇了撇嘴道:“毒呗,臣在交趾的名声也没比他强哪儿去,那些野猴子甚至以魔王称呼臣。”

    说完之后,张辅又有些好奇的道:“不对啊,按理说赈抚辽州,还把互开边市的事情办妥当,杨状元早就应该升官了啊,如今怎么还只是一个九品的待诏翰林?”

    朱老四揉了揉额头,呸了一声道:“他在辽州的差事还没有办完,便想跟朕要封赏,让朕给他升官。

    上次鞑靼人的事情,他倒是没要朕给他升官,但是鞑靼使臣手里最好的两匹马,却到了他手里,顺便还讹了鞑靼人两头獒犬。

    前几天,这个混账还跟朕说,他已经十七岁了,打算取媳妇了,让朕给他升个官,顶着个九品翰林的芝麻官,他不好意思去老丈人家。”

    张辅顿时笑了起来,附合道:“那陛下一定是没有同意给杨状元升官?”

    朱老四哈哈大笑起来,开口道:“升官?做他的千秋大梦去吧,朕给谁升官也不可能给他升官!让他安心等着吧,以后该给他的,瞻基都会给,朕给了,瞻基拿什么给?”

    张辅都有些羡慕了。

    当然,羡慕归羡慕,张辅还是接着对朱老四道:“那杨状元去交趾的事情?”

    这回轮到朱老四头疼了。

    张辅用兵打仗能甩那个混子好几条街,但是真论到各种歪门斜道和阴谋诡计,就是十个张辅加起来也比不过那个混子。

    眼下交趾那边的破事儿没完没了的惹人烦,倒还不如把他弄去祸害交趾野猴。

    但是真要把这个杀星弄到交趾去,那交趾还能剩下几个活猴?

    更重要的是,想想要把这个混子扔到交趾去,心里还有点儿舍不得。

    琢磨了半天之后,朱老四指了指已经近在眼前的杨家庄子,笑道:“你自己去跟那个混账说吧,去不去的全随他。”

    ……

    杨少峰恨恨的挥舞着菜刀,一只肥肥的大公鸡转眼就被剁成了几十块,随手将鸡肉装进旁边的盘子里,杨少峰又抓过一块猪肉,砰砰的剁了起来。

    早早就已经赶来杨家庄子的朱瞻基坐着个小马扎,手里正在择着芹菜。

    听着杨少峰剁肉的声音有些不对劲,朱瞻基便忍不住嘲笑道:“咋的,心里不痛快?”

    又是砰的一声,杨少峰猛的剁了一刀之后冷笑道:“我凭什么痛快?献俘啊,这么重要的庆典我落不着看,还得窝在家里当厨子,我凭什么痛快?”

    想想刚刚朱瞻基绘声绘色的描述献俘场面的样子,杨少峰手里的刀又不住又重了几分,似乎打算把肉和砧板都给剁成馅儿。

    朱瞻基嘿嘿笑了一声道:“你慢点儿啊,这肉馅得剁得匀实了才好,你瞧瞧你现在的模样,心不静,还能剁出来好馅子?”

    杨少峰哼的一声把刀放下,接着又抄起手巾擦了擦汗,然后盯着朱瞻基道:“四喜丸子的做法,还是我告诉你的,什么时候轮到你教训我了?”

    朱瞻基不说话了。

    没办法,今天狠狠的坑了一把杨少峰杨大状元,明明根本就不存在的献俘仪式被自己编的跟真的一样,偏偏这个九品芝麻官没在现场,自己就不跟这九品芝麻官一般见识了。

    歇了一会儿之后,杨少峰又操起刀,砰砰的剁起了肉馅,嘴里还不忘打听事情:“对了,让你去约郑和郑公公过来,这事儿你办妥了没?”

    朱瞻基扔下手里的芹菜,跑到一旁的水盆那里边洗手边开口道:“郑和已经约好了,明天下午就会过来。

    不过,你要是急着想要见到郑和的话,最好是用心把今天的晚宴给准备好,到时候你应该能看到郑和。”

    刚刚剁完肉馅,又将肉馅收到盆里调味的杨少峰斜了朱瞻基一眼,嘲讽道:“你傻了吧?咱们要跟郑和说的事情,适合陛下在场的时候说?

    咱们跟郑和说了,郑和再跑去跟陛下说,和我们直接当着陛下的面说,那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儿。”

    朱瞻基无奈的叹了一声道:“你说你装什么伪君子?你自己在陛下眼中是个什么形象,你自己心里就不清楚么?”

    杨少峰道:“自然是忠心为国,侠肝义胆,满腹经纶,为国为民。”

    朱瞻基呵了一声,转而开口道:“郑和说那个地方遍地昆仑奴,莫非是到了西王母所在的西昆仑?”

    杨少峰心中一动,开口道:“必须的,那里必须是西昆仑,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昆仑奴?我怀疑凤凰可能就在那里,不信你让郑和带人仔细找找看。”

    朱瞻基道:“不太像。感觉跟山海经里面说的西山昆仑不太一样。”

    杨少峰冷笑道:“我大明说那里是西昆仑,你问问那些蛮夷,谁赞成?谁反对?”

    ps:晚上还有一更。另外,又有两个不怕死的,今天拿《我真不想当灯神》和《三国之从亭长开始》祭天!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