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 妖风起

作者:天煌贵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地震这玩意不稀奇,稀奇的是发生在顺天府——顺天府这个地界,多少年都不会赶上一回地震,如今说震就震了!

    杨少峰的动作不可谓不快,几乎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就把父母和朱老四等人都带到了学堂的操场上面,狗子则是气喘吁吁的在庄子里面来回奔走,告诉所有的庄户们往学堂去避震。

    等杨少峰等人到达学堂的时候,学堂的操场上面已经站满了哭闹的孩童和不断安抚着孩童的先生们。

    许是人多的原因,又许是地震的原因,踏雪和追风甩着尾巴,四蹄不安的刨动着,耳朵不时的转一下,还不时的打一个响鼻,然后有意无意的往杨少峰和朱瞻基的身边凑。

    而往常懒成死狗一样的二狗子和大狗子这时候也不趴着了,一个站在杨少峰的脚边,另一个站在朱瞻基的脚边,时不时的对视一眼,然后支愣着耳朵,小心仔细的打量着四周。

    朱老四有些惊疑不定的望着杨少峰和朱瞻基道:“朕刚刚不过说了句除非地龙翻身,否则你们两个混账必然还会接着睡觉,这就翻了?”

    蛋疼无比的杨少峰还没有回答,杨家庄子的庄户们就开始往学堂聚集了过来。

    对于很多庄户们来说,学堂是不是杨家庄子最稳固的地方无所谓,最关键的是学堂里面有自己的崽,哪怕家都塌了,崽儿不能出问题。

    再然后,就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一群身着常服的锦衣卫和护卫,同样开始往学堂这里聚集了过来。

    杨少峰倒是没感觉多稀奇,毕竟朱老四出行,没有隐藏在暗中的护卫才是不正常的,倒是庄子上的庄户们被吓了一大跳。

    朱老四望着汇聚过来的人群,脸色阴沉的道:“朕需要一个解释。为什么好好的会出现地龙翻身?为什么又要让所有人都聚集到学堂?”

    杨少峰躬身道:“臣,无话可说。陛下口含天宪,说地龙翻身,结果就翻了,臣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至于让人都来学堂避震,是因为学堂乃是整个杨家庄子最为牢固的地方,就算是杨家大院塌掉,学堂也不会出现问题,故而才让所有人都来学堂。”

    朱老四嗯了一声,脸色越发的阴沉,冲着身后的纪纲吩咐道:“还愣着干什么?安排人手帮助百姓撤到学堂来,再派人与行在联系,看看顺天府现在怎么样了!”

    纪纲躬身应了之后正准备开始安排人手,杨少峰就拦住纪纲道:“告诉庄户,所有东西都不要带,金银之类的以后挖,猪羊鸡鸭以后买,保住人的安全!”

    纪纲阴鸷的脸色缓和了几分,向着杨少峰拱了拱手便匆匆而去。

    整个杨家庄子已经陷入了鸡飞狗跳的状态。

    杨少峰和朱老四等人躲在学堂里面还好说,那些蠢货在盖学堂的时候把地基打了足足三丈深,连土都是先蒸熟晒干之后又反复夯实的,如今也只是地面有些摇晃而已。

    而杨家庄子里面那些庄户们的房子,却是倒了一座又一座——有许多都是泥坯的,连砖都不是,能指望这玩意有多结实?

    锦衣卫的行动速度很快,再加上杨家庄子的老一辈几乎都是出身于行伍,这时候组织起来,效率倒也算得上不错,很快就将所有人都撤离到了学堂的操场上面。

    杨少峰站在学堂门口,每进去一个人就在心里记个数,记到最后就发现混乱了——特么杨家庄子到底有多少人来着?

    瞧了瞧同样一脸懵逼的狗子,杨少峰干脆转身走向了父亲那边,对着福伯道:“福伯,咱们庄子上有多少人?还有没有没出来的?”

    福伯同样一脸懵逼的望向了杨大少爷,向着操场的人群望了半晌之后才道:“没了。庄子上的人都在这里了。”

    忽然又是一阵剧烈的恍动,操场上面不少人都摔倒在地,妇人的惊叫声和孩子的哭喊声连成一片,就算男人再怎么喝斥也压不下去。

    杨少峰慢慢退回到朱老四身边,看着锦衣卫的士卒开始喝令人群安静下来,倒也没去插手阻止,而是朗声道:“都注意脚下,待会儿可能还会有震动!”

    一直在安抚着众多熊孩子的伊逍挤到了杨少峰的身边,躬身道:“师尊,学堂的厨房里还有一些吃食,要不要?”

    望了望依旧有些惊魂不定的众人,杨少峰皱眉道:“先不管,饿上一顿两顿的还饿不死人,剩下的等待会儿没了余震再说。”

    朱瞻基道:“当时还觉得这学堂有些大题小作,现在看来,若是没有这学堂,庄子上面还不知道要伤亡多少人。”

    杨少峰嗯了一声,没有理会拍马屁的朱瞻基,反而带着朱瞻基一起在人群中穿梭起来,不停的安抚着惊魂不定的众人。

    朱老四捋着胡须,笑眯眯的对夏元吉道:“瞧瞧,朕的这两个好孙子,如何?”

    夏元吉瞧了瞧朱瞻基,又瞧了瞧杨少峰,忍不住点了点头道:“圣孙当真是好圣孙,这状元公么,呵呵。”

    朱老四斜着眼睛哼了一声道:“你呵个什么劲?有话就直说!”

    夏元吉道:“这位状元公,不把他逼在墙角里面,就总是一副万物不萦于心的模样,比那些修仙的牛逼子还讨人厌。

    一旦把他逼在墙角里,退无可退了,这位又总能把事情办妥,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来,就算是有毛病,那也是他故意留上给别人瞧的。”

    见朱老四一副朕有两个好孙子的恶心模样,夏元吉心中忍不住狂喊——你瞎吗!他给老夫添了多少麻烦你看不到吗!孙子倒是挺孙子的,好不好就得另说了!

    朱老四见夏元吉似乎对杨少峰的成见颇深,便有些意味深长的笑道:“说起来,这六首状元到如今还是个九品芝麻官,似乎有些不太合适?”

    夏元吉正想躬身回话,纪纲却阴沉着个脸来到朱老四身前,躬身道:“启奏陛下,顺天府那边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传来,想必震动不会比这里小。”

    朱老四嗯了一声,望着杨少峰和朱瞻基忙碌的身影,开口道:“继续派人,尽快把行在那边的消息传过来,另外,让郭士道开始组织百姓自救。”

    想了想,朱老四又转身对无心吩咐道:“等一会儿安稳些了,你就速速赶回行在,调动顺天府及周边的卫所,先救百姓。”

    事实上,还没等纪纲派的人赶到顺天府,郭士道已经带着顺天府的差役们上街了,大量倒塌的房屋让郭士道欲哭无泪——好好的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偏赶上陛下在顺天府的时候出这么档子事儿!现在可如何是好?

    先救百姓?还是先联系在杨家庄子的陛下?

    先联系陛下固然无错,可是一个枉顾百姓死活,谄媚事上的罪名砸下来,自己这小身板能担得起么!

    望着街上乱成一片的百姓,欲哭无泪的郭士道气得连形象都不要了,望着诸多衙役喝道:“给本官打!先让他们安静下来!”

    郭士道确实不是个昏官,起码顺天府的衙役们被他调教的还有几分模样,冲到人群之中之后先冲着青壮们下手,很快就将人群给归拢起来。

    郭士道大步走到人群之前,朗声道:“本官乃顺天府府尹郭士道,尔等听令,凡十八岁以上,四十岁以上青壮留下随本官一起,护送老弱妇孺出城!”

    等到人群应了之后,郭士道又分出一班衙役,对着府丞甄仪道:“这班衙役随你去,你带着他们疏散西城和北城的百姓,本官先带人疏散东城和南城的百姓。”

    甄仪迟疑道:“圣人眼下还在城南的杨家庄子吧?”

    郭士道一跺脚,喝道:“顺天府不稳定下来,圣人能进城么?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甄仪恍然,转身就要带着另一班衙役去西城,郭士道却又低声说了一句:“好好干,若是这次能够出彩,本官固然要动一动,这顺天府尹的位置,非甄府丞其谁?”

    等甄仪急急忙忙的去了,刚刚信口许愿的郭士道便带着眼前的衙役和诸多青壮一起向着城东而行,争取早些将城中百姓给安抚下来。

    ……

    一股妖风应声而起,似乎从古至今都是这个鸟样,但凡有点儿什么事情,就能跟皇帝挂上钩,比如皇帝金口御言,说什么应验什么之类的。

    就像这次地龙翻身一样。

    为什么翻身?

    因为真龙来顺天府了啊,地龙要拜见真龙,自然要翻身,不曾想害了许多百姓,被真龙天子持天子剑,送到斩龙台上给剐了。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传言,那就是当今天子朱老四登门的时候,见六首状元还在酣睡,顺口说了一句地龙不翻身,这混账不起,所以这地龙就翻了下身,喊醒了杨状元。

    杨少峰对此也是懵逼万分。

    这他娘的救灾还没开始呢,谣言就先传起来了?同样在睡觉的朱瞻基呢?怎么就没有人编排他?看我姓杨的好欺负?

    ps:说今天两更,就是两更,明天一样是两更,哼。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