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我真是太难了

作者:天煌贵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真是太难了——朱高炽。

    大家都知道,中国的爷爷奶奶是很神奇的,他们能把任何一个他们喜欢的生物给喂成猪,比如孙子孙女,比如猫狗,因为胖乎乎的看着喜庆。

    当然,本宫也不例外。

    早在我还是燕王世子的时候,就曾经住在京城,陪在皇爷爷身边。

    因为他老人家喜欢胖的,所以我就胖了,然后就瘦不下来了。

    这能怪我吗?

    现在父皇又喜欢瘦的?

    还有,咱们家就姓朱啊,您老人家张口闭口骂我肥的跟猪一样真的好吗?

    我真是太难了!

    ……

    望着近在眼前的杨家庄子,北宫鋆也忍不住哀叹一声,咱家真是太难了!

    这刚刚回到京城,还没来得及放松放松呢,紧接着又得跑回来——早知道得这么来回折腾一趟,当初还不如留在杨家庄子呢,这得少吃多少好吃的!

    一想到好吃的,北宫鋆就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然后才打量起已经大变了模样的杨家庄子。

    上次走的时候,数里外的那座小山还光秃秃的,除了一些野生的树木和杂草再没其他的东西,如今已是大变了一番模样,整个山都变得绿了起来,想必也是杨大少爷折腾起来的。

    山脚下大眼望去还看不出什么变化,但是杨大少爷当初可是说过要在那里挖鱼塘来着,也不知道里面的鱼儿现在有多少,能不能钓上来吃。

    从山脚到庄子之间的土地依旧还是那般模样,沉甸甸的麦穗将秸杆压弯了腰,偶尔一波微风吹光,就能荡起一阵碧波,看着就招人喜欢。

    还记得杨大少爷曾经说过,这些庄稼就是庄户们的命根子,也只有让庄户们手里有粮食,他们才不会慌。

    看这些麦子的长势,今年的杨家庄子是不用慌了,或者庄户们还能多卖一些粮食换钱,然后给家里的扯身新衣服,给娃子们割上几两肉?

    想着想着,北宫鋆又不开心了——咱家一个太监,想这些有的没的干什么?咱家也没有家里的,也没有娃子啊~

    心情不爽的北宫鋆干脆不再打量那些麦子,转而将目光投向了田亩之间的沟渠。

    许是这杨家庄子撞了大运,出了杨状元这么个几百年不世出的天才,就连这杨家庄子的沟渠都与别去不同。

    青灰色的沟渠就跟小河一样,只是要比小河浅得多,关键里面里的水在流动,偶尔还可以看见一两尾小鱼游过,不知道是哪家的熊孩子放进去的鱼苗。

    村落的外面,依旧是每个庄子都有的大树,只不过有些庄子是柳树,有些庄子是槐树,也有些庄子是杨树。

    大柳树的北面,是一座占地极为宽广的院落,大眼瞧上去大概得有三四亩地,被院墙围起来的院子里面是个什么景象看不到,但是朗朗的读书声能够证明,这就是当初杨状元折腾的书院。

    嗯,名字就叫玉山书院,当初自己走的时候还特意问过杨状元,状元公当时就说这书院得叫玉山书院才行,名字好听,还没什么版权问题。

    虽然不知道版权问题到底是个什么问题,但是状元公都说没问题了,那想来就是真的没问题吧?

    北宫鋆出神的瞧着这一切,忽然感觉不对劲,再一次掀开车帘向着路上一瞧,忍不住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从靠近杨家庄子的时候,北宫鋆就感觉马车不再颠簸,跟跑在官道上面的感觉完全不同,一开始还以为是这段路被注意修整过,如今都快进了庄子了,这路还是没有一点儿的颠簸,那这里面的问题可就大了。

    仿佛青石一般的路面显出一股青灰色,但是却又不同于青石,最起码没有青石与青石之间连接的缝隙,就好像一条特别宽特别长的青石,从杨家庄子和官道的连接处,直接通到了杨家庄子里面一样。

    北宫鋆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世上哪儿有那么扯蛋的事情,这么大的青石别说是杨家庄子了,就算是皇城里面都没有,想要开凿出来的人工物力简直难以想象,更别说后面还要运输和铺成路了。

    这大概就是杨状元说的水泥那玩意?田边的那些沟渠也是?

    这些东西看起来不走眼,可是真要是兴起来了,把整个大明都铺上这样儿的道路,那产生的影响可就大了!

    还没等北宫鋆想明白水泥到底会到大明产生什么样儿的影响,马车就已经稳稳的停在了杨府门前。

    都是老熟人了,起码北宫鋆是这么认为的,那些没必要的繁文缛节就扔一边儿去吧,杨状元也不是在乎那些的人。

    止住了打算通传的小厮之后,北宫鋆就带着人直接跑到了杨大少爷的小院,入眼就是院中万年不变咸鱼躺的杨状元和新晋咸鱼朱瞻基。

    杨少峰对于朱瞻基催着自己写《儒林外史》的行为视若不见——你尽管催,多写一章算我输!

    一见北宫鋆来了,杨少峰这下子就更有理由咸鱼了,起身后连忙冲着狗子吩咐道:“去,给老北搬个躺椅过来,再让厨房准备些冰镇的西瓜汁送过来。”

    等狗子应了一声,匆匆忙忙的跑去了,杨少峰这才眉开眼笑的对北宫鋆道:“老北怎么又回来了?可是带什么好消息来了?”

    北宫鋆尽管知道自己没有蛋蛋,但是裆下的位置还是隐隐作疼:“杨状元,咱家复姓北宫,源于姬姓,卫成公曾孙括,世为上卿,别以所居为北宫氏,所以咱家姓北宫,不姓北!”

    杨少峰打了个哈哈道:“好,我知道了老北,你先躺着,一会儿冰镇西瓜汁就来了,这破天气要是没有西瓜汁,连命都得丢掉一半。”

    一脸懵逼的北宫鋆实在想不明白北宫和老北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但是听到冰镇西瓜汁之后,北宫鋆就决定不再追究这个话题。

    刚想往狗子刚搬来的躺椅上躲下去,北宫鋆却是想起来自己还有皇命在身,这次可不是来玩的。

    摆了摆手拒绝了杨少峰的提议,北宫鋆道:“咱家这次来,带来的还是皇爷的口谕。”

    杨少峰和朱瞻基对视一眼,皆是发现对方眼中的懵逼之色。

    刚刚答对完鞑靼人互开边市的事儿,现在又有什么妖蛾子了?

    要说朱老四搞不定商税和田赋的事儿,特意派北宫鋆到顺天府来问计于自己,那才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内阁有五个四大天王,六部有六个尚书,六科有六个给事中,御史台还有一帮大喷子,他们联合起来都搞不定的问题,杨少峰就能搞得定?

    再说了,这帮子建文遗臣又不是方孝孺那样儿的铁头娃,一个个的贪生怕死,还不是任凭朱老四摆弄成什么姿势。

    疑神疑鬼的杨少峰琢磨了半天也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干脆向着北宫鋆俯身拜倒:“臣,杨少峰,恭聆圣谕!”

    北宫鋆咳了咳嗓子,学着朱老四的模样道:“鞑靼人互开边市的事情,你办得不错,纪纲已经接手了盐务那部分,你也要用点儿心,回头多和纪纲交待一下。

    朕这次找你,是山西辽州淫雨不断,侵坏民田三千余亩,所以朕打算让你和朱二九一起去辽州赈灾,顺便替朕好好瞧一瞧,地方上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为了方便你行事,朕赐你王命旗牌和尚方剑,辽州五品以下官员凭你处置,钦此。

    对了,你个狗东西也要给朕记住了,多听,多做,少说,少折腾!”

    听着北宫鋆后面没有了动静,杨少峰忍不住一脸懵逼的抬起头:“完了?”

    北宫鋆点了点头道:“状元公,还不领旨谢恩?”

    杨放峰撇了撇嘴,依着礼仪再次拜了下去:“臣,杨少峰,领旨,谢恩!”

    等再行过一套复杂的礼仪迎了王命旗牌和尚方剑之后,杨少峰又再一次恢复了咸鱼躺的状态,指了指北宫鋆身边的躺椅,示意北宫鋆也躺下,然后才开口问道:“老北啊,辽州那边到底什么情况?”

    北宫鋆道:“就是连着下了好长一段时间的雨,河水暴涨,侵坏了三千亩农田。陛下和当朝诸公担心百姓,故而让状元公替天子往辽州一行。”

    杨少峰撇了撇嘴道:“京城不是有一大帮子的御史么,不把这些大喷子们弄去,找我这条咸鱼干什么?”

    朱瞻基也疑神疑鬼的道:“辽州的灾情报到京城,你再到了顺天府,我们再从顺天府出发,估计黄花菜都凉透了,到时候还能看到什么?”

    北宫鋆接过狗子递过来的冰镇西瓜汁,摇了摇头道:“状元公这次可是想岔了。咱家从京城到顺天府,仅仅用了两天不到的时间,一路上不停的换马狂奔,直到顺天府才换上了马车。”

    冰镇西瓜汁,爽!

    长长的舒出一口凉气,似乎连着两天赶路的疲倦也消失不见:“陛下说了,等您接了口谕之后准备准备,就可以直接出发了,毕竟那扯里帖木儿送了您两匹好马,不能闲着。”

    朱瞻基起身道:“那咱们就准备准备,你去跟杨老伯和伯母告别一下,然后咱们现在就走?”

    杨少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别傻了,准备准备不是直接走这么简单的事儿,咱们要准备的东西多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