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都是读过书的,自己想

作者:天煌贵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杨大少爷愈发的不开心了。

    朱瞻基这倒霉孩子明显学坏了,居然把快乐和痛苦理论现学现用到了自己身上——更加坑人的是,那些该死的腐儒不光在讨论朝廷,还慢慢的把火引到了自己身上!

    脸色阴沉的杨大少爷见朱瞻基也听的差不多了,便闷哼一声道:“走吧。”

    朱瞻基点了点头,高声道:“小二哥!结账!”

    杨少峰摸了摸自己身上的钱袋子,嘿嘿冷笑一声,却不拿出来,只是瞪着朱瞻基,也不开口说话。

    朱瞻基心中咯噔一声,知道这个义弟小心眼的毛病又犯了,想想为了点宝钞就得罪他也犯不上,干脆从身上摸出那叠子宝钞,对小二道:“多少?”

    店小二眼见朱瞻基拿出来的是宝钞,又是一口凤阳官话,心中同样咯噔一声后躬身道:“公子爷恕罪,小店本小利薄,您身上可有银钱?”

    朱瞻基好奇的望着店小二道:“宝钞不可以么?”

    店小二的嘴角抽了抽,赔笑道:“公子爷见谅,宝钞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需要三百贯才行。”

    朱瞻基打量了一番店小二,又打量打量手里的宝钞,好奇的道:“若是用银钱呢?”

    店小二赔笑道:“若是用银钱,便只需要五两银子。”

    杨大少爷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便顺手从钱袋子里摸出一锭银子扔给店小二,笑道:“这是十两银子,不用找了。”

    直到出了酒楼,朱瞻基仍是一脸懵逼的表情,杨少峰却笑眯眯的道:“百十贯?好多的宝钞,哦?”

    朱瞻基脸色涨红,怒道:“你是故意要看我出丑?你明知道这家酒楼不喜欢收宝钞是么?”

    林羽凑过来道:“公子,不是这家酒楼不喜欢收宝钞,是没人喜欢收宝钞!”

    朱瞻基瞪了林羽一眼道:“一派胡言!本公子在京城时,也曾用过宝钞,怎么没见有人不爱收?”

    林羽讪笑道:“像醉仙楼一般的地方,其实大部分都知道公子你的身份,所以这宝钞自然是要收的,就算是赔了也没什么。

    剩下民间一些小商小贩的又有什么值当用宝钞的地方么?几枚铜板的事情罢了,难道公子还会带着几文钱的宝钞?”

    朱瞻基忽然回过头来盯着杨大少爷问道:“这便是你想告诉我的么?常言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其实我以前看到的也未必就是真的?”

    杨大少爷摇了摇头——老子又不是那些大师,跟你玩什么鸡汤?莫非告诉你天天批奏折到半夜两点是你的福报么?

    见朱瞻基一副你不解释我就没完的态度,杨少峰只得开口道:“我是想让你想想,为什么民间不喜欢用宝钞?

    对比起银钱和铜板,宝钞无疑更为便捷一些,可是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宝钞?自洪武爷年间发行了宝钞之后,现在为什么会贬值了几十倍?

    宝钞在这次的试点改革里面,又会充当着什么样的角色?会给大明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这些问题很多,其实我也不能完全捋清楚其中的关窍,只得一边看再一边琢磨。”

    朱瞻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地方官府从诸生员手中收了粮食和银钱,又给出了宝钞当做廪膳给了诸生,那岂不是咱们坑了那些学子?”

    杨大少爷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道:“不是如果,而是必然。永远不要忽视那些人的贪欲,这事上就没有什么事儿是他们不敢干的。

    我曾听人说过一句话,若是想赚钱,就需要好好研读大明律和洪武大诰,概因这赚钱的法子都写在里面了。

    当然,哪怕是不想违背大明律和大诰也没关系,这里面遍地都是漏洞,就如同筛子一般。”

    朱瞻基道:“这也是周树人先生说的么?”

    “不”,杨少峰摇了摇头道:“这是鲁迅说的。”

    朱瞻基忍不住追问道:“此人现在何处?”

    杨少峰望着眼露杀机的朱瞻基,忍不住嘿嘿笑道:“你找不到他的,我也找不到他。

    再说了,此人说的皆是事实,想要钻大明律的空子实在是再简单不过。”

    朱瞻基冷哼一声道:“查!今天晚上就派人出去查,不查出个所以然来,我就不走了!”

    杨少峰却讥笑道:“还用得着派人去查?你只需要换身衣服,或者派人出去随便打听打听就能得到你想知道的东西,这种事情,向来是瞒上不瞒下,底下人都知道的。”

    朱瞻基的眼珠子转了转,忽然嘿嘿笑道:“对了,刚才你听到没有,他们说你一句话毁了秦淮河的千古风流,当真是不当人子。

    还有,他们说你为人好色下流卑鄙无耻,强抢了绮红舫的顾眉波回家做暖床丫头,简直就是人渣中的人渣。

    还有,他们说你现在摆出一副清高的模样,无非就是你有个好爹,替你攒下了偌大的家业,否则的话你还知道在哪里乞食呢。”

    朱瞻基每说一句,杨少峰的脸色就难看一分,直到朱瞻基都说完了之后,杨少峰才冷笑道:“都说完了?”

    “嗯,”朱瞻基点头道:“说完了,现在我想问问义弟你有什么感想?”

    杨少峰嘿了一声道:“没什么感想,我倒是觉得你太胖了,身上的肥肉太多,不利于身体健康。

    这样儿吧,为了能让你的身体更好一些,以后你就每天随着我跑步锻炼,我顺便再教你几套功夫。”

    朱瞻基撇了撇嘴道:“有脸说我?我倒是知道你有些功夫在身,可是你现在瘦成这般模样,有十分的功夫又能用出几分?”

    杨少峰嘿嘿笑道:“所以咱们一起练习啊。”

    想了想,杨少峰又靠近了朱瞻基的卫边,嘿嘿坏笑道:“某些方面的事情吧,我也不便明说。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身体好了之后,那方面的事情自然会更……”

    朱瞻基的眼睛一亮,急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杨少峰用力点了点头,似乎想增加自己说话的可信度一般:“这是当然。另外吧,草原之上还许多好东西,可惜许多人不识得其中的好处。”

    朱瞻基嗯了一声,忽然道:“你说,若是知道这许多好东西之后,朝堂诸公那边?”

    杨少峰嘿嘿坏笑一声,却是离得朱瞻基远了一些:“这都是你说的,跟我可没什么关系。

    不过想想也确实挺有意思的,要是朝堂诸公为了某些东西就要喊着收复故土,你说那得是个什么场景?”

    ……

    朱瞻基很快就知道了他想知道的东西。

    事实上,吴明之所以被纪纲派过来跟着杨大少爷北上,还真就是为了给杨大少爷提供便利,与其他的无关。

    纪纲很聪明,聪明到早就看破了一切,知道自己这种酷吏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纪纲努力的想在朱老四允许范围之内向杨大少爷示好——如果说有一天自己倒下了,那么能为自己家人说句话的,也就只有这种敢怼天下士林的狠茬子。

    而吴明正是这么一个棋子的作用,不仅一路上能给杨大少爷提供一些便利和帮助,而且不会招来朱老四的反感,更不会让原本就对锦衣卫抱有好感的杨大少爷反感。

    朱瞻基将手里的纸张在杨大少爷面前晃了晃,冷笑道:“果然,你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杨大少爷一副尽在意料的表情,淡淡的开口道:“这又有什么好稀奇的么?十年寒窗苦读为了什么?都说千里做官只为财,如果不能上下其手,这官做来还有什么意思?”

    朱瞻基怒道:“他们这是趴在大明身上吸血!他们这是在偷国库的银钱!”

    杨大少爷摆了摆手道:“镇定一点儿。我大明官员的俸禄本来就不怎么高,大家还要养家,还要养幕僚,还得出去应酬,有的还要养几房小妾啥的,没钱怎么能行?

    正所谓挖国库的墙角,填自己家的窟窿,不上下其手怎么挖?不挖怎么过日子?大惊小怪了不是。”

    朱瞻基却是忽然愣住了:“不是,你原来不是对这些人深恶痛绝么?现在怎么又帮他们说话了?”

    杨大少爷却道:“一码归一码,这些人上下其手固然该死,可是俸禄低也是不争的事实,许多御史言官都快穷疯了,那眼睛都是绿的,见人就恨不得扑上去咬两口。”

    朱瞻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指着杨大少爷道:“按你的说法,我大明的御史言官岂不成了饿狼疯狗一般?”

    杨大少爷点了点头道:“我记得曾经有人说过,御史出京,不能地动山摇就算是失败。

    在京中的时候掣肘太多,上上下下都有人盯着,而出京就成了这些御史言官们唯一可以捞些银钱补贴家用的机会。

    你说,御史言官尚且如此,其他的官员会怎么办?不贪就活不下去,贪了未必会被发现,这是一道很好选择的选择题。”

    沉默了半晌后,朱瞻基道:“那你说怎么办?”

    杨少峰却摊了摊手道:“你自己想啊,都是读过书的,自己去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