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76章 大型吹捧现场

作者:团子123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胡闹!赐婚之事还未订下,世子便如此行为,怕是有些不妥吧!”裴世宁瞥见池锦龄竟是真的要去拿私库钥匙,语气带了几分不争气。

    众人脸色也不大好看,以前池二姑娘心悦世子,他们都是知道的。

    且为了看笑话,平日里也是纵容着她胡来的。

    但从未想过,竟是让她成了真。

    且如今,瞧着世子对她上了心,且她还浑不在意的样子。更是气煞人也。

    “世子如此,可想过陆家的感受?陆家一门忠臣,娶的妻子都是门当户对才有了今日的繁荣昌盛。世子若是真娶了个乡下女流之辈,只怕将来要让人落下话柄呢。不过若是做个妾也就罢了,即便是得了世子欢心,妾室又能成什么大事呢……”

    “建功立业是男人的事,若是以出身论贵贱,那才是令人极其不耻的事。”池二,能握着我的命,那就是最棒棒的了。

    “况且,对陆某来说,池二姑娘就已经是最大的助力了。她的存在就是助力。”能给我续命呢!

    尔等凡人,懂个屁。

    陆封安那大义凛然的瞎哔哔,竟是哄得一众姑娘眼泪哗哗的,为什么自己没摊上这样的好夫婿。

    可她们哪里知道,若是将池锦龄换成了她们,只怕如今就要面对陆世子的疾风了。

    至少要让她们后悔生而为人。

    池锦龄遗憾的看着他将那一长串钥匙收回去,摸了摸自己腰间那一把可怜的小箱子钥匙。

    她也是有家底的。

    江公子气得脸白了又白,他长这么大,也是头一次对姑娘有意啊。

    池锦龄虽然感觉陆封安和死剑修有些相似,颇有些不待见他。但他时而的吹捧总是让她格外喜悦,倒是多了几分好感。

    想了想,不由对着陆封安露了半个笑脸。

    “叮咚,宿主随机任务完成。额外获得半个笑脸,奖励发放中,请宿主自行感受。”系统只说了这么一句便沉寂下去了。

    陆封安还待再问,但此刻却也不是好时机便也作罢了。

    只是额角冷汗散了下去,心中还有些悲催,吹捧了这么久,就得了半个笑脸。

    女人一点也不好哄。

    不过自从经历了那次差点掉线的死亡感觉,陆封安再也不敢挑衅池锦龄的存在了。

    裴世宁冷笑一声,端起酒杯又喝了一杯,不知为何,今儿这杯酒竟是格外的涩口。

    鲁怀玉走到陆封安身旁,小声道“我还以为你真喜欢乔家那姑娘呢,吓得我都准备……”哎,还好不是她。

    不过又看了看世子的模样,压低声音道“你真心悦于她啊?不是,你以前不是跟我说,你最是不喜没有自知之明,且不顾礼义廉耻的……”呜呜呜,话还未说完便被陆封安捂住了。

    “听说陛下之前想要给你和她赐婚?”陆封安凉凉道。

    鲁怀玉瞬间歇了火气,脑袋缩成一个鹌鹑似的跑了。

    天啊,他差点被动了世子心尖尖上的女人。

    鲁怀玉又叹了口气,看了眼漫不经心与陈姑娘交谈的池二,又看了眼眼巴巴的世子。

    “你……得为咱们男人争口气啊。要是传出堂堂陆大将军对个妾室低头,唉,你可怎么服众?”现在没成婚,都好担心你们啊。

    这要是进了门,世子你可怎么办哦。

    陆世子不咸不淡的扫了他一眼,放心,等我凑够了余生,谁还怕谁呢!哼!

    那傲娇的样子,得意极了。

    好似自己凑够了余生就真的能翻身似的。

    心里还带着几分窃喜,鬼知道他早就逼的皇帝给他下旨成了正妻。

    他的命啊,要是做个妾,那他得多看不起自己的命?陆封安极其傲娇。

    身旁众人都偷偷斜视池锦龄,池锦龄半点没在意。想当初她当老祖的时候,偷偷看她的何止这几个。

    那些公子哥儿看的是,到底她怎么能将陆封安迷得脸都不要了心都不要了的。

    姑娘们看的是这样的女人不会真的能嫁进陆家吧?若是做个妾也就罢了,虽然有世子的宠爱,但要和只是个妾。但方才世子那话语,瞧着可不像是会让她做妾室的。

    天啊,不会吧。想想都让人浑身发软。

    越想越嫉妒了。这不过是个乡下来的丫头啊。

    “二姑娘,我记得你当初为世子写了不少诗吧?说起来二姑娘身在乡下,竟是也会舞文弄墨,咱们倒是比不得了。”

    “对啊,当初还画了世子的肖像。如今想想,倒是有几分鹂妃娘娘的神韵呢。”说话中意有所指。

    “当初若不是这些诗词书画,二姑娘又如何入了世子的眼呢。”说话的人隐隐看了眼池娉婷。

    池娉婷脸上越发难看。

    这些事捅出来,无非就是她在二姐哭着哀求下不忍心,和大姐帮了忙。说起来,也不算什么丢人。

    但池锦龄偷盗别人成果就是品性有问题了。

    但当初池二那些事都是自己撺掇的,若是有人思及前后,只怕自己也落不了好。

    “其实,本世子早便知道,那不是出自你的手了。就是不知何时,能得来一副你亲自赠与我的?”陆封安淡淡道。

    肯定又能给我长几天命。

    众人一听皆惊。

    “你的意思是,二姑娘所传出来的诗词书画都是代笔?”有人震惊道。

    “那世子你……”

    陆封安这才慢悠悠道“是不是她画的不要紧,只要是她想送给我就行。横竖那画上还有她的名字呢。那才是最珍贵的。至于诗词书画,那些东西我都没注意看。天下有才之人千千万,全都不是她。”

    说着,还从兜里掏出一叠极其珍惜保存起来的小纸张。

    小姜神色难言“二姑娘,这些都是你落笔的名字。下次您再多写几个字,世子每日都要抱着这些小纸条入眠。”

    …………

    所以画画什么的,重要吗?

    屋中此起彼伏的叹气声,今儿是出来做什么呢?大型虐狗现场吗?

    池锦龄瞥了瞥嘴,老子用脚画的都比你们好!

    陆封安抬头看着天,要过年了,虽说不上朝了,但也要定时进宫慰问陛下啊。

    好好谈谈理想和人生。

    好不容易喘口气的皇帝不由后背一凛。

    连忙唤来宫人,为后宫为性福生活着想,赶紧拟旨。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