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74章 送命题

作者:团子123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这许的愿有点重啊,月老都承受不住,不做你这单买卖了。”那树倒下来时,吓得众人慌忙跑了,深怕被砸中脑袋。

    陆封安眼皮子直跳,走进细看,那树干竟是用东西粘连起来的。不然哪里来的这般高耸入云的相思树,连颗树都是爱心的形状。

    陆封安脸色漆黑“给本世子将这骗子抓起来!”

    池锦龄抿唇轻笑。

    道人直呼冤枉啊。

    虽然他是来骗钱的,但是明显自己此刻才是受害者啊。他的摇钱树……

    这棵树他用了十几年了,行走各大城镇都未曾出现意外,连片叶子都没掉过。

    此刻他才冤枉啊。

    “这位公子你都求了些什么啊?”那道人大哭着被人拖走。

    陆封安额角青筋猛跳。

    本世子能求什么啊?既不求国泰民安也不求风调雨顺。

    我就是求自己姻缘顺遂,这条命能握在自己手里,只是求自己能活个寿终正寝,咋就这么难?

    脑海里系统一声嗤笑。仿佛自己受到了侮辱。

    他若是能婚姻顺遂,还能有自己的存在?这个辣鸡。

    “世子所求必定是强人所难啊。”江公子眉眼带笑,瞧瞧,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

    “哎,原来真是骗子啊。真是扫兴。”

    “不过世子到底求了什么啊,姻缘树顶不住压力都直接断了。”酥柔和两个小丫鬟看的直叹息。

    “罢了罢了,走走走,今儿难得请来池二姑娘。不如去鸣翠楼吃顿午膳,鸣翠楼是宫中老御厨出来的,当年先皇都极其看重他的手艺。”江公子这才吆喝着。

    其实,他本来只打算请池二姑娘的。

    谁知道带了个拖油瓶。

    如今民风开放,男女之间虽然不能私相授受,但是相约吃顿饭却是可以的。

    但是必须要大门大开,且在侍女和奴仆的陪同下才可。

    这大概也是盛世下都有的待遇。

    毕竟饱暖思嘛。

    陆封安脸色还是臭臭的。

    直到上了鸣翠楼,发现京城众多公子哥全都在。还不由愣了一下。

    “也不知哪个杀千刀的让陛下不悦,今儿一早,我父亲进宫觐见,愣是被陛下赏了一鞋拔子。”穿着锦衣华服的公子哥儿脸色臭臭的。

    “我父亲多冤枉啊,进宫啥都没说,进门就挨了一鞋拔子。陛下还说了一句,你怎么又来了!还让不让他过日子!当下我父亲吓得腿都软了。”那公子满脸郁闷。

    众人连忙劝他“陆公子消消气,陆大人是个老臣了,陛下断不会无故发作他的。来来来,喝酒喝酒。”说话的人也是有意思,这意思完全就是,陛下发作你爹,必定是有缘故的。你爹做错啥了……

    气得那陆公子脸都绿了。

    陆封安歉意的抽了口气,哎呀,这错就错在那老头姓陆啊。

    陆大人陆大人,不就是遭了他的秧嘛。

    小姜偷偷瞥了眼世子,世子还一本正经的严肃样子。半点看不出是他的缘故。

    小姜不由感叹,媳妇使人狠心,媳妇使人脸皮贼厚啊。

    兄弟不要了,脸皮也厚了。

    “世子爷和江公子也来了?稀客稀客啊。世子爷身子可好多了?前些日子世子进京可是把咱们吓坏了。”站在楼梯口的公子瞧见了,立马上前来。

    众人纷纷转头看过来。

    裴世宁一眼便跃过陆封安,看向了他身后的池锦龄。眼眸微暗。

    他竟然是真的心悦那丫头了?

    裴世宁喝了口手中的清酒,方才喝着还极其好滋味的酒,此刻便有些寡淡无味了。

    无趣的将杯子放下,撇了撇嘴。

    陈姑娘这会也坐在窗户边,小脸红通通的,似乎很是开心。

    “昨日我便来你家中了一趟,但是听说你进宫了,没为难你吧?”陈姑娘急急忙忙跃过众人走过来,小声的拉着她道。

    池锦龄摇摇头“让你为我费心了。”

    陈姑娘这才放心的点点头。

    两人便自顾自的走到了一旁坐着。

    裴姑娘见着池锦龄,端着茶杯遥遥敬了一杯,池锦龄微微点头示意。

    今儿鸣翠楼被整个包下来了,江公子似乎也不曾知晓,见到这乌压压的人还愣了一下。

    啊,前几日好像是有人邀请他了。但是他想着与池二姑娘来,便拒绝了。

    江公子脸色有些红,还好没单独请池二姑娘,不然今日可要丢大脸了。

    “哟,这不是咱们世子爷的心上人么?怎么不去世子跟前坐着,来咱们身旁做什么?”

    “以前不都是世子在哪你在哪么?说起来,脸皮厚不要脸还是有用的啊,至少夺得了世子的倾心。当初那般作为,脸面都不要了,池家都不敢收下你,如今竟是真的……啧啧。”

    “都是要做世子侧室的人了。咱们可别坐一块儿,省的坏了名声。咱们这样的姑娘,哪有给人家做妾的道理。”几个与乔姑娘交好的姑娘撇撇嘴故意道。

    今儿乔尔嘉没来,但以她为首的却来了不少。

    要么还有一些是她大姐池娉袅的至交好友。

    “你们欺人太甚,谁说我们龄龄要做妾了!”陈姑娘气得面红耳赤,对世家姑娘来说,骂人做妾才是最不要脸的事情。

    这会池娉婷也在,咬着下唇,这几日她递了不少信进宫。

    姐姐却只回了一句话,万万不可与她交恶。别的再未多说,只说一切陛下自有主意。

    “不做妾还想做正妻么?那也得陆家看的上你,那也得世子爷看的上才行啊。就你这样的也能做正妻,那咱们都配得上世子了。”几个姑娘看着她的眼神满是恶意。

    陆封安啊,那可是陆封安啊。众人都不敢肖想的存在。

    陈姑娘气得脸都红了,还是小姑娘家家,哪里这般被人激怒过。

    “陆封安,你过来。”池锦龄轻声道,朝着陆封安的方向招了招手。

    众人一怔。

    那几个姑娘更是心头突然升起几分不安。

    “她们说,我只配给你做妾。还说我这样的人给你提鞋都不配,还不如她们与你相配呢。你觉得呢?”池锦龄面色淡淡的看着他。

    陆封安脑子里疯狂的响起了嘀嘀嘀声。

    “感受到送命题的存在,送命题,嘀嘀嘀,送命题!请宿主提高警惕!请宿主以花式夸奖对方抬高对方为主……”

    陆封安本来还闲散的模样顿时一变,浑身气息都变得凝重了起来。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