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72章 头号小弟

作者:团子123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桃草其实很多记忆都模糊了。

    她零零碎碎的记忆里,似乎是记得自己有爹娘有哥哥的,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在一起吃着窝窝头。

    爹很威猛,娘很温柔,总会满脸笑容的叫她宝儿。

    哥哥对她最好了,总是将好吃的留给她。

    她记不清脸,这些记忆便是她印象最深刻的了。

    后来自己四处流浪,再后来上了山,时常躲在一颗桃树下。那年她想进京城但是进不去,是趴在桃树下哭,后来,树下掉下来一颗桃子。

    吃完那颗桃子,她身上整个冬天都暖呼呼的。

    直到半年后,她在一次淋雨后发了高热,趴在树下叫着爹爹,娘亲,哥哥,烧的浑浑噩噩,抱着那棵树眼泪啪嗒啪嗒直掉。

    “树爷爷你帮帮我,树爷爷,我好想爹娘,我想哥哥……”已经烧的满脸通红已经糊涂了的她,这会满脸都是泪,她恍恍惚惚中仿佛看到那棵树在发光。

    泪眼朦胧中,仿佛看到有人走向了她,抱着她。

    那温暖的怀抱让她以为娘来接她了,笑着眯上了眼睛,就这么睡了过去。

    她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过来,醒过来后她感觉自己变成了那棵树,也能感受到周围鸟兽虫鱼的心情。她的病也好了,但是以前的事情却忘得差不多了。

    她以为自己是烧糊涂了。

    醒来后那棵树也不如以前郁郁葱葱了,掉了好多叶子,连树上的桃都掉了。

    让她心疼坏了。

    后来她发现自己还能看见有功德的人,这才发现了主子。因为她一从这路过,整座山都笼罩在一层烟火当中,很刺眼很夺目。

    即便到了现在,桃草也是觉得,自己就是那棵树的。

    “你为什么不睡厢房中?院外露大风大,容易受寒。”卫清晏喉咙干涩,见她矮小需要仰头才能看向她,连忙蹲在她身旁。

    真瘦啊,以前家中虽然穷,但是爹娘勤快也置办了些家业。自己和妹妹却是很少挨饿的。

    桃草小心翼翼的左右瞧了瞧“吃了我给的蜜,那咱们可就是一派的了。我知道你是好人。”桃草笑眯眯的看着他,她第一次看到卫清晏便对他很有好感。

    而且他浑身也是朗朗正气,自然让人信服。

    “我偷偷告诉你哦,我在院子里睡会比别人长得更好。我这么多年都是在桃树下睡的觉,如果没有桃树我就死了。我就跟桃树一样,我在外面才能长得好。”桃草只有踩到土地上才能让她安心。

    “别人饿了吃不了东西会死,我如果饿了吃不了东西,只需要饮露珠就能活下来哦。你不知道,我以前最长九天没吃过饭……明明眼睛都满金星啦,我身体还是生龙活虎的。我可厉害可厉……”害啦。

    桃草话还没说完,卫清晏便将她抱入怀中。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是我来晚了。让你受苦了,是……我让你受苦了。”卫清晏本想开口说哥哥,可是最终忍住了。

    桃草如今记不起自己了,他不愿如此唐突的认了她。

    桃草感觉心头暖暖的,眼睛却有些发热。

    “哎呀,哎呀,我竟然会哭啦?我竟然会哭啦!!!”桃草眼睛都瞪直了。

    立马跳起来,又笑又跳“我居然会哭啦!”还用手摸了摸脸颊,尝了尝味道。

    “眼泪是咸的。我竟然会哭啦,我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哭的。我从来没有哭过。”桃草极其兴奋,从她在桃树下醒来,好像就不会哭了一般。再也没有落泪过。

    此刻就像发现了新奇的事情一般,高兴坏了。

    卫清晏越看越心酸,妹妹不止忘了自己,只怕脑子也有些问题了。

    只是如今这孩子对他还有些好感,他也不敢贸然认哥哥,只愿在她身旁护着她。

    “擦了便是。以后都不哭了。”卫清晏拿了手绢替她擦赶紧了眼泪,见她满是兴奋又不由好笑。

    他哪里知道呢,桃草还真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落泪呢。

    桃草点着脑袋,没多时,脑袋便点着点着有些犯困了。

    “你去休息吧。明日还有活儿,你……你想不想赎身离开这里不再做个下人?”卫清晏轻声问道。

    谁知道方才还犯困,对他多了几分依赖的小姑娘立马变了脸。

    “你是不是想当姑娘面前的头号小弟?我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我跟她生生世世都是要一起的!你别想了!我是要立志当最厉害的属下!”桃草说的是属下,但卫清晏没注意。

    他此刻只是被妹妹的志向所折服所震惊了。

    “唉,唉,我没想跟你争宠,真的……”哦豁,一转眼就谈崩了。

    看着她轻飘飘跳上那临时搭建的床铺,眼皮子直跳。

    还亲眼听到她还一边嘀咕一边骂呢“我拿你当兄弟,你居然想抢我的饭碗!”

    卫清晏简直欲哭无泪。

    自己两兄妹都被二姑娘被洗脑了啊。

    罢了罢了,跟着二姑娘也好,他也是发现了,二姑娘对她和旁人是不一样的。好似更相信更亲切一些。

    卫清晏还有些吃味,好酸啊。

    在周围坐了一会,卫清晏想了想,便撸起袖子,找了许多木桩子过来。

    削的漂漂亮亮的,将她那小窝围起来。

    然后又连夜翻墙去别人家偷了些种的极好的花草,将之缠上了那桩,上面还开着些小花。

    本想还加厚一层,但见她睡的香甜,嘴角还带着几分笑容,这才松了口气。

    走到池锦龄院门外。

    鱼香这会在守夜,见他头上肩膀上都顶着雪,正想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便见他跪在雪地里,重重的朝着池锦龄磕了三个响头。

    这才转身去前院守着了。

    第二日一早,池锦龄用膳时,鱼香上前说了。

    池锦龄只抬头看了眼桃草,便微微点头了。

    桃草一听此话,啪嗒一声便跪在地上。

    咚咚咚连扣了十个响头,才一脸骄傲的爬起来。

    “姑娘,奴婢永远是你最好的下属。”桃草翘着嘴,那卫清晏一定是想当头号小弟了。

    池锦龄轻轻笑出了声。

    这样的桃草也好,谁也欺负不了她,简简单单又有武力值。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