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71章 卫清晏的妹妹

作者:团子123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池锦龄回了池家。

    一路上卫清晏一直神不守舍,心事重重的模样。

    而且有事没事又来内院转悠一圈,眼神四处飘,过一会又极其失望的出去了。

    晚上用膳完,池锦龄心里数着数,看他能熬多久来找自己。

    丢了碗才一会。

    “姑娘,卫清晏在门外有事求姑娘。奴婢也不知道他今儿怎么了,心不在焉,好像有事相求。”酥柔看出来了,只是卫清晏没来求,她也没点破。

    池锦龄喝了口茶,挥手让酥柔下去了。

    卫清晏这才踏进了房门。

    行了礼顿了好一会,才结结巴巴道。

    “姑娘,今日乔姑娘给奴才看的信。信上说……我妹妹当初是被人拐走卖了的。”卫清晏声音有些哽咽。当初也是因着妹妹的走失,一家人心都散了,整个卫家便支离破碎。

    “她被卖时只有几岁,据说本来是要运出京城卖到远方去。结果我妹妹半途醒了跳车跑了。一路要饭回了京城。只是在京城外的一座山上失了踪迹。如今时间隔得太久,乔姑娘还未查出她的具体行踪。但奴才猜……”卫清晏心口颤抖了一下。

    一个大男人竟是眼泪都快止不住。

    自从妹妹没了,娘便日日愧疚早早撒手人寰。一家人便死的死丢的丢,好不容易自己成了亲,结果妻子跟自己的兄弟有了首尾。

    唯一的牵挂便是妹妹。

    可那书信上,明明写着妹妹回到京城外时已经只剩一口气,且因着浑身满是狼狈,像个小叫花子又被挡在了城门外。

    后来只查出她跑上了山,这些山上野兽不少,只怕妹妹不是饿死便是被野兽叼走了。

    那乔姑娘没明说,但卫清晏已经猜到了几分。

    烛火燃的噼里啪啦,仿佛空气中都显得凝重了几分。

    门外,桃草抱着个小匣子吃着各种豆子,吃的咔擦咔擦响。

    后院那片花园便是她的栖身之所。

    池锦龄给她安排的厢房她住不习惯,总是偷偷跑回花园,没法了,酥柔便找人给她造了个小茅草屋。看着观赏性比较高,倒也不碍事。

    横竖只是让她有些安全感。

    池锦龄从窗户那正好能瞧见桃草那悠哉悠哉的身影。

    “你妹妹走失时极小吧?你可想过,她已经忘了许多事情。”池锦龄淡淡道。

    卫清晏心里难受只低着头道“不管她是生是死,奴才都想将她找回来。我不是个称职的哥哥,让她流落在外吃了那么多苦。即便是没活下来,我也想让她回家。”卫清晏感觉希望极其渺茫了。

    “你忘了我说的?第一次见你,我便说过,你与你妹妹会很快相遇。今日我也说过,我早已让你们两人见过面了。”池锦龄笑吟吟的看着他。

    “就如我所说,她离开你的时候年纪小,如今还记不记得住你,便不一定了。”池锦龄朝着窗外努了努嘴。

    卫清晏一怔,鬼使神差一般跟着她走到窗户前。

    桃草正顺着一棵树,脚一蹬便极其迅速的爬上了树梢,摘了树上几个果子。

    在衣服上随手擦了擦,便塞进了嘴里。

    吃完酸的脸都狰狞了,面上却还带着笑容。

    卫清晏猛地后退一步,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嘴巴张了又闭,闭了又张半响反应不过来。

    “她,她她……”那个卖身葬父的小骗子!!非要求着姑娘收留的小姑娘!瘦的跟个猴子似的,只剩一双明亮的眼睛,整个人又瘦又小。

    “我从不骗人。说出口的话,便要负责。”池锦龄很认真。

    “我本想着你们兄妹二人多年未见,若是有朝一日自己发现该是何等喜悦。再者,如今桃草也不太记得了,便不曾告诉于你。”还有便是,现在的桃草,到底是不是原来那个她,只有她自己知道。

    卫清晏此刻却什么也听不进去。

    浑身都在发抖,急急忙忙便冲出门去,朝着后花园跑去了。

    跌跌撞撞的样子看着很是可怜。

    “天啊姑娘,桃草竟然就是他一直在找的妹妹?难怪桃草那么可怜,非要粘着姑娘不放,这都是运气啊。”酥柔唏嘘不已,当初桃草那黑瘦的样子像个小猴子似的。

    池锦龄眯了眯眸子没说话,她会找上自己,并不是运气。

    那是修道之人对于天地灵气所孕育的灵物,有天生的吸引力。

    只是不知,她这到底是怎么个样子。

    如今到底是以桃灵的方式存在,还是以卫清晏妹妹所存在。

    这会卫清晏一路疾跑到了后花园,只是越靠近内心却越惶恐。

    这个小丫头他很熟悉,见过很多次。

    厨娘每次让人给前院送饭,都是她送来的。

    看着小小一个人,刚来时黑瘦黑瘦的,如今看着倒是白净了许多又长了些肉,但依然小胳膊小腿的。

    这么小的人,每次可以提二三十人的饭菜,半点不费劲。

    卫清晏越想越心酸,但走过转角,却又不敢靠近了。

    桃草摘了两个果子,酸的牙都眯了,想了想,又回厢房里摸了罐蜜糖。她有两个房间,都可以住。

    一边沾着蜜,一边吃,又酸又甜。

    看着她那小满足的样子,卫清晏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近在身边,他却一直不曾发现。

    桃草耳目聪慧,早早便发现了他。一见他过来,便小脸皱巴巴的,犹豫了一下,才挑了个青涩的果子沾了一层薄薄的蜜递给他。

    “呐,瞧把你馋的。姑娘叫你站岗你都不安生。怎么这么馋呢。”桃草小声道。

    卫清晏低着头握住那果子,舍不得下口,眼泪都包不住。

    “这可是好东西,我小时候可想吃了。但是又吃不到,还掏了蜂窝,抓了一把蜜便从树上跳下来,结果还是被扎的满头大包……那蜜比这个还甜。”桃草说着,摇了摇脑袋。

    后面,她记得便不是很清楚了。

    她很多事情都只记得些片段,她记得有一次,天很冷很冷,自己发起了高烧,浑身滚烫,自己便趴在一颗桃子树下。

    她可能是饿昏了,她仿佛看到那棵树在发光。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