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68章 微臣表现好不好?

作者:团子123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池锦龄看着这两人面面相觑。

    皇帝突然觉得颇有几分意思。

    干咳一声。

    太监立马将清茶递了上来,皇帝浅尝一口,润了润嗓子,这才道。

    “这事也不该怪你。只怪有些人没这运气。”皇帝隐隐看了眼陆封安。

    以前在他面前总是一本正经的大将军,如今竟是像个初出茅庐的小子。

    “池姑娘如今可是从池家搬出来了?天下无不是的爹娘,你大姐如今进了宫都记挂于你。前些时日,你大姐还求到了朕跟前。说是怕你从池家脱离出去,外界对你有怨言。还想求朕赐婚呢。”

    “敢问陛下,爹娘不合,做儿女的该向着谁?”池锦龄没答话,只浅声问道。

    皇帝怔了一下,随即认真思索,他的父皇是皇帝。自然是什么都听皇帝的,皇帝是不会错的,错了也没错。

    他的母后也是听父皇的,自然不成立。

    但他的子民都是普通人。

    想了想“作为儿女不偏向谁,自然是谁有理便向着谁。同是父母爹娘,偏向谁都不公平。”

    池锦龄点了点头“民女是母亲一手养大,曾经便是冬日里,这雪天里,民女母亲都将家中唯一的袄子留给家中长辈,唯一的钱财都寄给京城赶考的父亲,锅中带米的饭永远是别人的。她的只有一碗清汤。”

    “即便如此,家中重活累活都是她一个人。甚至明明猜到自己相公在外另有新欢,都一直不曾进京寻找。只怕误了他的前程。甚至还自责自己帮助相公的不够多,敢问陛下,这样的女人,民女是该向着她还是从出生便不曾见过一面的父亲,以及那成为了后娘的女人呢?”池锦龄眼神直直的看着陛下。

    “甚至于……高高在上的天子,宠幸了后娘的女儿,民女便要上前巴结着她们。让九泉之下的母亲寒心吗?”池锦龄语气凉悠悠的。

    这一刻,皇帝仿佛看到了当初父皇眼神直视他,对他教导时的职责。

    皇帝手中茶杯一抖,茶水都荡了出来。

    “放肆!”太监尖细着嗓子来了一句。

    池锦龄这才慢悠悠的收回眸子,摸了摸耳朵,实在是那声音太过尖利让她不大舒服。即便是宫中呆了这么多年,她对太监的声音依然很不习惯。

    陆封安满脸尴尬的上前“陛下息怒,池姑娘并无指责的意思。池姑娘……只是心直口快,并无别的意思。”陆封安也不由觉得她胆大。

    这家伙竟是当众指责皇帝,宠幸的妃嫔家中娘亲不择手段,毫无底线。

    陆封安又偷偷比划了手指,又比了个十。

    皇帝扫了他一眼。呵,男人啊。

    这都二十大板了,正事还没谈呢。

    “朕还未说什么呢,你们急什么?”皇帝其实并未觉得有冒犯的地方,反倒觉得这姑娘很有几分血性。

    “罢了,你们池家家务事,朕不再过问便是。儿女为娘出头,说破大天,也是应该的。既然对方是你爹,你不能打不能杀他,如今这样也就罢了。”皇帝其实是有几分感同身受。

    当初她娘不得宠,和自己在后宫受尽冷眼。

    几个得宠的皇兄,还有妃嫔都欺负母后,自己却毫无办法。

    如今看见池锦龄,反倒是觉得有些痛快。

    “今儿这有一桩好姻缘,朕倒是想给你做个媒……”皇帝仔细的看着她,上次未曾细看,今儿才发现这姑娘气质与她大姐半点不同。

    她大姐看着娇俏单纯,却又有些少女没有的媚态。

    但这姑娘总是飘飘欲仙对什么都不曾在意的清冷模样,看着带了几分仙气。

    陆封安一听这话,连忙站直了身子,嗓子轻咳一声。

    皇帝瞥见他那熊样儿就头疼。

    池锦龄反倒是极其淡定的没吭声。

    她现在是发现了,陆封安那小子是不娶上她不罢休了。

    心里盘算着,自己到底是丧夫好呢?还是让他婚后残疾的好。

    “陛下……”陆封安见池锦龄不说话,拼命的对陛下使眼色。

    那眼神的意思很明显,千万别逼人家,别将人得罪了。他将来还要给人当相公呢。

    皇帝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那池姑娘看着直来直往的样子,好似没那根弦。这陆爱卿,将来赐了婚不会哭吧?

    “罢了,你暂且回去吧。既然陆爱卿送你的大雁已经下锅,朕便再赐你们一对玉雁。”皇帝意有所指,池锦龄默默谢了恩。

    “这次可不能煮了。吃多了毛病,朕怕有人要找朕赔。”皇帝还打趣一声。

    只不过底下两个直男直女面上毫无表情,干笑的皇帝颇有几分尴尬。

    一个配合的都没有。

    这两人将来真能和和睦睦过日子?

    皇帝倒是有些期待了,这俩人日子能过成什么样。

    待池锦龄谢恩出宫,太监便双手举着托盘,托盘上用红绸盖着一路送她出了宫。

    见她走远,陆封安才浑身松了口气,连忙整理了下衣裳“陛下,微臣穿这身衣裳好看吗?”

    皇帝一口茶差点喷出来。

    你要是长了尾巴,现在就该像只孔雀一样全张开了!

    “陛下,臣今天表现好不好?是不是格外出众格外有气场?看起来是不是很有气势?池姑娘,会不会看不上微臣啊?”陆封安脸色颇有几分紧张。

    这可是他的命根子,这要是娶不回来,像前几天那般,只怕他随时都有被迫下葬的危险。

    皇帝简直不想说话了。

    “你确实很出众也很有气场,气势也很足。如果脑袋能抬起来就更好了。”皇帝极其艰难的控制住了自己不能翻白眼。

    不然看起来很没气势。

    陆封安呵呵笑了两声。

    “你可是想好了?若是陆家或太后不同意,此事便由你自己说清楚。男儿志在四方,你如今也是朝中重臣,若是给你配个大家闺秀,配个京城数一数二的嫡女都是配得上的。”偏偏看上了池家那毫无根基的二姑娘。

    陆封安还未来得及多说,殿外便传来一声通报。

    “陛下,鹂妃娘娘送参汤来了。正候在殿外。”太监通禀道。

    “让她进来吧。”皇帝淡淡道。

    方才见了池锦龄,听了她那番为生母不平的话,倒是歇了几分对鹂妃昨晚的歉意。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