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67章 记你十大板

作者:团子123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池锦龄进宫了。

    说起来,她曾经在宫中待过的时间,比起皇帝都长。

    毕竟她的生命太过漫长。

    “池姑娘这是头一次见陛下吧?姑娘莫要紧张,陛下很是和蔼。又有陆世子做担保,姑娘大可不必担心。”徐公公笑着道。

    池锦龄抿着唇点头。其实这是第二次。

    上次在鹂妃殿门外也遇见了一回。只不过那会不是这个公公。

    她还摆了鹂妃一道。

    徐公公微微心塞,这姑娘看着很是坦然自若啊。半点都没瞧出害怕和担忧。

    反倒是进了那道宫门,几乎要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

    嗯,竟是有点像陛下的步伐。

    而且那眼神也不四处乱看,但凡多名贵多了不起的东西,似乎池二姑娘眼神都没多看一眼。

    徐公公有些惊奇,往往第一次进宫的人,眼睛有些都会偷摸看两眼。但这池二姑娘,是当真不在意。半点不在意。

    就连方才抬过去一颗金树,树上满是金叶子,闪闪发光都没看一眼。

    金光闪闪的金叶子中间,还有玉雕刻的小果子,很是精致可人。

    前段时日后宫几位嫔妃便有意想求来,陛下都没同意。没想到赏给了鹂妃娘娘。

    那是陛下让人给鹂妃娘娘送去的,说是慰问娘娘。

    徐公公也不再说什么,他隐隐觉得,陆世子对他这心上人了解的不够多啊。这人会是个害怕的?瞧着她对池老爷的态度,就像是养了条宠物狗的样子。

    进了几道殿门,终于到了正殿前。

    周围守卫森严,许多初次进宫面见圣颜的人,几乎腿肚子都在发抖。要么浑身极其拘谨,神色紧张。

    那池二姑娘半点反应都没有。坦然的站在门前,那森冷威严的气息好似没半点感觉。

    池锦龄摸了摸鼻子,其实一点也没有她以前看到的霸气。

    想来是因为有修真界的缘故,那时候许多东西比起现在更威严霸气。

    “姑娘在门外等等,奴才进去通报一声。”徐公公点了头便进去了。

    池锦龄这会进了一道门,还有一道门守着,里边便是御书房。

    没多时,便听到有人唤自己上前觐见。

    宫人推开门,池锦龄提着裙摆进了门。

    大大方方行了礼。

    她倒是个好性子,当老祖的时候人人给她磕头行礼,她不为所动。如今成了池家姑娘,该叩拜便叩拜,依然很坦然。

    “起来吧。”声音淡然。

    皇帝扫了眼换了衣裳,还重新洗漱了一遍的陆世子,面无表情。

    衣裳是以前他微服私访时所制的,他都不曾穿过,还是让太监给找出来的。

    鞋子也是新的。

    只不过自己矮一些,穿在他身上略微有些紧绷,鞋子也有些紧,真是难为他了。

    在床上躺了几天,长了些细细的胡须,这会也刮的干干净净。之前到处都帮着白色纱布,看着狼狈又可怜。就像个无人照亮的孤独老人,此刻……

    倒像是相亲。

    臭不要脸的东西。

    “朕倒是稀奇了,你竟是一点也不怕朕?”皇帝也有些好奇,他继位以来也召见过不少人。其中心性最好的也就是面不改色,但身形略微有些僵硬紧张,但像池锦龄这般,还真是头一次见。

    而且……

    旁人都是低着头不敢看他。

    而池锦龄,就是平平常常一眼,既不让你觉得唐突,也不会让人觉得失礼。

    若是旁人直视天颜,恐怕太监早已呵斥起来了。

    皇帝甚至觉得,这池二姑娘看着他的眼神甚至还有些……

    诡异的和蔼?就像看着小辈一样的包容?

    越看越像太后看他的眼神。

    皇帝还待再看时,池二姑娘已经移开了眸子。

    “怕?”池锦龄怔了一下,怕什么?她教导出来那些皇帝,哪个不是她巴掌下长大的?

    每次看到那身明黄色的衣裳,她这巴掌就控制不住想往人脑袋上拍。

    说起来,那都是条件反射啊。

    看着皇帝,池锦龄面色扭曲了一下,随即双手提起放在脸颊两边,轻轻握拳,倒抽一口器“民女好怕啊,好怕啊。”说着还肩膀一抖一抖的。

    眼睛瞪的老圆了。

    皇帝……

    我觉得你在逗我笑!

    皇帝抿住笑,无奈的摆手“罢了罢了,朕不为难你了。正常模样吧。”扫了眼陆封安,陆封安比了个十。

    嗯,先记十大板。

    这是调侃皇帝了吧?皇帝乐滋滋的想,其实还是挺有意思的。

    “陛下平易近人,又是天下之主,天下人只会尊敬陛下,如何会惧怕陛下。”池锦龄再不轻不重的拍了个狗屁,就像她前世哄那些不足几岁的孩子一般。

    皇帝朕权当你说的真话。毕竟听起来还是顺耳的。

    “你可知为何朕宣你进宫?”皇帝调整了个姿态坐着,这会天都大亮了,而他还没用早膳。

    幽怨的看了眼陆封安,哎,没媳妇的人起都要起的早一些。

    池锦龄认真想了一下。再看看一旁穿着身新衣裳的陆封安“不会是……陆世子告状吧?”

    难道是告状自己打折了他几根骨头?

    皇帝顿时眼睛微蹬,再看看陆封安那满脸尴尬。

    突然觉得,难道这二姑娘对陆世子竟然没什么想法?他这陆爱卿还在唱独角戏?

    “陆爱卿说送了你一对提亲用的大雁。你收下了?”皇帝暗示道。

    陆封安连忙在一旁点头。

    “陛下听谁瞎说的?送了什么大雁?就送了两只鸭子,还又老又腥,汤都烧干了才炖烂。也就是民女府上的奴仆耐心好,不然连锅都得扔出去。”池锦龄满脸震惊。

    “谁家赔罪送两只鸭子啊,说起来,民女还受委屈了呢。”池锦龄瞥了陆封安一眼。

    陆封安一听见那炖字,整个人都僵住了。

    微张着嘴,震惊的看着她。

    “那……那大雁,是我剿匪时,从山上打回来的。”陆封安呐呐道,喉咙里像卡了次一般干涩。

    你对我提亲的大雁做了什么……

    池锦龄无辜的看着他。

    哦几千年不嫁人,她已经忘了提亲还需要一对大雁了。

    饶是皇帝,也没想到事情竟会这般发展。

    所以,这不是请朕赐婚啊。明明是人家姑娘对你没了意思,你是想求朕将她赏赐给你!!

    哎呀,这小子……

    不争气。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