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世上最惨的汉帝茅台

作者:错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安然拖着行李箱下车,凌云镇和以前变化不大,街道上也就是多了家超市。

    沿着记忆里的路线,东绕西绕,安然很快来到街道背后一栋乡下常见的二层小楼院子前。

    然后歪着头透过敞开的大门向里瞄了一眼……

    然后又瞄了一眼……

    “瞅啥瞅?不认识自己家了?还不快滚进来!”没好气的声音传出。

    安然嘿嘿一笑,看着院子里起身的安名海:“得嘞,我这不是听老妈说,你在市区嘛!”

    安名海从安然手里接过行李箱,行李箱不重,安然也没客气。

    而是压低了声音:“老爸,我箱子里面有好东西,你自个儿先拖回去看看,别让老妈知道,不然说不定明天就拿去炒菜了!”

    安名海眼睛一亮,冲着安然努了努嘴,示意了一下安然,然后拖着箱子一边往里走,一边往里面喊道:“媳妇儿,儿子回来了,还不出来看看。”

    也就这会儿功夫,安然老妈郑荣便从屋里走了出来:“哟,这是谁家祖宗回来了?”

    安然:“……”

    你是亲妈,我忍!

    “老妈,想我不?”安然死皮赖脸凑了过去。

    这些年老妈身体并不是很好,头发也白了好几根,安然看着有些心疼。

    “想你个大头鬼,我等着抱孙子等了二十多年了,你好不容易回趟家,居然还是一个人,你说说你回来干啥?”郑荣一阵数落。

    一脸嫌弃的小眼神,让安然很受伤,也不说话了,就那么委屈巴巴的看着郑荣。

    “行了,别装了。”郑荣摆摆手:“回来就回来好了,我让你爸在市里给你联系联系,以后就在家这边工作好了。”

    安然还没说话,这会儿屋子里突然传来一阵男人尖叫:“安然,给老子滚进来!”

    安然:???

    这也是亲爸,自己这个亲儿子在家里果然只是亲儿砸!

    还没等安然动身,安名海抱着一个白色漂亮的酒瓶子就从里面腾腾腾的跑了出来。

    “假的,你小子居然给你老子买假的,还说是好东西!”安名海指着安然。

    “什么假的?”郑荣一时间没听明白。

    安名海这下这立即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激动了,反手就将酒瓶子熟练的藏到了身后。

    一脸淡定,面不改色:“没啥,就是个瓶子,古董,古董你知道的,这不是我觉得那玩意儿能赚钱,想学学,说不定就在村子里收到几个好东西,于是让小然买了个瓶子,谁知道这小子给我买了假的。”

    “拿出来我看看!”郑荣不容置疑道。

    “真是古董。”安名海退后一步:“不信你问小然是不是古董,虽然是假的,但是放床头也是挺好看的,我怕弄坏了。”

    郑荣半信半疑,看向安然:“真的?”

    安然瞥了一眼安名海,然后点点头:“的确是好多年的老东西了,”

    没等安名海松口气,安然又补充道:“上个世纪末的东西,窖藏了好多年嘞!比我都大!”

    安名海:“……”

    唰,郑荣犀利的眼神瞬间转移,安名海气的有些牙疼。

    说好了的好同志,有难同当,有苦同吃了?

    你居然就这样把你亲爹给卖了?

    郑荣叉腰,安名海老老实实不舍地将酒瓶放下:“这酒虽然是个假货,但是应该还是挺贵的,我刚刚查了下,真货全世界只有十瓶,炒菜太浪费了!”

    “我知道,我等会儿放陈家小卖铺里,让他们帮忙卖掉。”郑荣淡淡道。

    安然闻言嘴角抽抽,1992年的汉帝茅台,举世只存十瓶的东西,拍卖会都是上千万的东西了,你居然放小卖铺里?

    果然是亲妈,不是一般的强大!

    不过他还是赶紧阻止了,毕竟这东西现在有钱也不好买。

    “老妈,那个你还记得我跟你说的事儿嘛!”安然不动声色的从郑荣手里接过酒瓶,然后道。

    “什么事?”郑荣疑惑道。

    “我发财了啊!”安然得瑟的咧了咧嘴,然后指了指手里的酒:“这可是真货,全世界就十瓶,你儿子还有一瓶!”

    安名海翻了翻白眼,郑荣干脆理都懒得理安然的,重新从安然手里拿过酒瓶,随手扔给安名海:“看你儿子这么卖力演戏的份儿上,这次就不要求你了!”

    安然看着被抛来抛去的酒瓶,目瞪口呆。

    这怕是这十兄弟里面混的最不像回事的汉帝茅台了。

    近千万的东西,这么随手一抛,老妈怎么一个霸气了得。

    别看他银行卡里一百多个亿了,但是换作他,他觉得他真的学不来这种霸气。

    “行了,别发呆了,刚刚回来,坐了这么久的车,水给你烧好了,去洗一下,然后出来吃饭。”郑荣嫌弃的凑在安然身边闻了闻,然后一脸嫌弃:“身上都馊了!”

    安然:“……”

    我能咋办?

    坐了大半天班车,随时被那股味道包围,自然难免有了味道。

    安然直接向卫生间走去。

    看着安然离开,郑荣脸色发愁的向安名海抱怨道:“这孩子这次回来肯定是有心事,你说你当初怎么就舍得让他报考那么远的学校了?”

    “行啦,”安名海打断郑荣的话:“男子汉大丈夫,不出去走走,像个什么样,回来就回来吧,又不是小孩子了,他自己的事自己做主!”

    老妈摆手:“我这不是被这混小子气的嘛,你说说有这么调戏老娘的吗?上次打电话,居然说什么自己卡里十多亿?我说老安,咱家里可没啥流落在海外的远房亲戚吧?”

    安名海翻了翻白眼:“我倒想有那么一个,可惜,我等老头子去世也没等到他告诉我!”

    “噗!”郑荣被逗的一笑:“也是,这小子等了二十多年了,没等到你的电话,所以就反过来了!”

    安名海:“……”

    我也要有那实力打这个电话不是?

    两人打趣几句,又各自忙活去了,安名海忙着藏酒,里面可不止这么一瓶,还有一瓶红的。

    郑荣自然多少能猜到一些,不过睁只眼闭只眼罢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