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番外篇·抑郁

作者:汉江乞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ps:番外篇,感情戏上的剧情请不要和正文剧情接轨)

    19年的早上,黄洛笙一如既往的躺在自己的大床上,夏日的阳光在窗前的帘子遮掩下,并没有一丝光亮透进房间。

    这对于黄洛笙而言,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早上,最近一直忙着和林允儿一起拍摄电影,他已经好久没有这般舒服的休息过了。

    只是世界上似乎并没有绝对美好的事情,高升的阳光没有做到的事情,黄洛笙他自己的手机却做到了。

    ~……~

    “哎兮!这tm又是谁啊!”在床上和被子卷成一团的黄洛笙猛然踢飞被褥,随手将床头的枕头扔了出去。

    “哟不塞哟,独孤塞哟。”他也不看手机上的联系人,半眯着双眼就将电话接通了。

    只是面对黄洛笙问话,电话那头的主人却迟迟没有说话,如果不是自己的手机没有响起忙音,他还以为自己错吧拒绝当作接通键按了。

    “哟不塞哟,有人在么?”他盘坐在床上,浑身上下透露着疲惫的样子。

    这几天的拍摄,可着实累坏了黄洛笙。

    为了更好的拍摄电影中的攀爬动作,他每天都要抽出不少时间去拍摄地点附近的体育场练习攀岩技术。

    关键攀岩这东西可没看着的那么简单,头几次练习,如果不是有安全锁的保护,他都不知道要从上面掉下来几次,就这样折腾几次后,他全身上下就没有不酸胀的地方。

    “这是恶作剧么?”又是十多秒的等待,电话的那头依旧没有一丝声响,黄洛笙疲态的语气带上了一些不满。

    他将手机屏幕拿到自己的面前,努力睁大眼睛,才勉强看清了上面的文字。

    “小南”。

    “怎么会是她?”看清了来电人之后,黄洛笙身上的睡意也消去了大半,他猛然甩了甩头,又用力拍了自己几个巴掌,才彻底把自己弄清醒了。

    “她怎么会给我打电话?”这是他脑海里闪过的唯一想法,自从因为彼此的行程问题分手以后,他和mina之间已经有两年多的时间没有私下联系过了。

    这次突如其来的电话着实吓了他一跳,不过紧接着他突然就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她不会是在录制节目吧。

    上段时间她们可是刚携带着《fancy》回归了,现在在录制综艺节目似乎并不奇怪吧。

    这么说来,从接起电话以后她就一直不说话,也情有可原了。

    “这是在录制节目么?mina你怎么一直不说话。”他调整了一下自己说话的语态,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只是事情的发展依旧不在他的想法里,手机的扩音器依旧没有一点声音,不过他似乎隐约间听到了几声啜泣声。

    只是因为他现在用的手机还是两年前买的情侣款,长时间的积灰导致接听用的音频并不是很清晰,他也不能确定自己听到的那几声奇怪的声音是不是啜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黄洛笙一动不动的盘坐在床上,尝试着和对方说话无果后,他索性也放弃了说话,就这样举着手机彼此等待着。

    “哟不塞哟。”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一阵沙哑的声音。

    “你嗓子怎么了?是感冒了么?怎么这么不小心,都多大的人了都不知道自己照顾自己么?……”

    mina从刚刚说了一句话后,便没有了声响,两边的话筒里只剩下了黄洛笙迫切的关心声。

    短短的几秒钟,mina根本就记不清他问了自己几个问题,他那副唠唠叨叨的模样还真是一点没变。

    话筒里的唠叨声依旧还在响起,mina的脸上没有一丝的厌倦,反倒是她的嘴角已经有了翘起的弧度。

    她的大英雄还是那么关心自己。

    就这样一直等到黄洛笙絮絮叨叨的讲完话后,她默默的挂断了电话,将自己的这部老手机关机了,随手的扔到了一旁。

    而她自己则是耷拉着双眼,迎面躺倒在了床上,一动不动。

    这些日子过的可真心烦呀,还好能在今天听到你的声音。

    。。。。。。

    “哟不塞哟。”

    距离那天mina莫名其妙的电话已经过去了五天了,他也从家里舒适的大床搬到了拍摄地点附近的酒店里。

    这段时间的拍摄很不尽人意,他看过了自己的拍摄视频,还是有挺多不对劲的地方,不是说演技而是剧情。

    为此他和导演跟剧本作家已经争吵了好几会了,为此剧组的所有人都被迫停工了一两天。

    他苦恼的坐在现场的休息椅上,他知道自己这个出道才四年的艺人这样和作家争吵是不可取的,哪怕他是被誉为南韩新生代最佳男演员的人。

    但只要他一天没拿到过青龙奖,他黄洛笙说出来的话就一天没有实质的权威。

    在南韩这种更新换代频繁的地方,一个好的作家永远比一个会演戏的演员重要,这次如果不是导演站在自己这边,可能按自己的恼法,这部戏的男主角早就换人了。

    曹政奭,那个作家最想用的男主人公。

    俞定延?

    这不是我的初恋么?最近这是怎么了,过去没怎么联系的人,怎么一个个都和我联系起来了。

    “是定延呐,今天你怎么想起和我打电话了。”

    “洛笙欧巴,你这几天有空么?”话筒那侧的声音有些低沉,少女的心情似乎并不是很好。

    “这几天么?估计没什么时间了,剧组的拍摄已经接近尾声了,我现在几乎都是住在剧组了,可就算这样一天连六小时都睡不上。”

    黄洛笙和俞定延的联系,其实并没有断,哪怕他们已经分手了四年多的时间,一种微妙的关系始终会让他们时不时给对方打个电话。

    抱怨一下最近的不开心,而另一人则会贴心的安慰着对方,这种关系也成了独属于两人的秘密。

    “啊~这么忙么?”

    “是啊,我们可是要争取在暑期上映的。”黄洛笙并没有听出话筒里俞定延的奇怪语气,依旧把这个对话当作之前的倾诉。

    “对了,你问我这个问题是干什么呀。”在和对方说了一大堆剧组的烦心事后,话题才再次回到了起点。

    “啊?”话题转移的太快,俞定延似乎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啊什么啊呀,不是你问我这几天有没有空么?怎么记不起来了么?”

    “哦!记得记得。”少女猛的抬手拍了下自己的脑袋,自己居然光顾着和他聊天,差点把正事忘了。

    “欧巴,你这几天真的是一点空也抽不出来么?”

    “是遇到什么事了么?”同样的问题,这是俞定延第二次问自己了,黄洛笙很快就意识到对方应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

    “内。”话筒里是黄洛笙最不想听到的字眼。

    “其实准确说,不是我遇到了什么麻烦事,而是小南她……”

    “小南?”听到这个名字,黄洛笙的眉头瞬间就皱成了一团,他隐约间感受到这个事情和他前几天接到的那个电话有些关系。

    “她怎么了?”

    “小南她好像得抑郁症了。”

    “什么!”他猛然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不受控制的音量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众人齐刷刷的看向了他。

    “对不起、对不起,打扰到大家了。”黄洛笙急忙弯腰朝着大家道歉,这才把众人的注意力转移了方向。

    “定延,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小南她好端端的怎么就得抑郁症了。”或许是因为担心,黄洛笙说话语气更像是在指责俞定延。

    “我、我也不是很清楚,昨天演出结束小南她突然就缩在休息室里的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大家感觉情况不对就送她去了附近的医院,然后医生诊断说身体都是正常的,应该是精神方面出了问题,可能是抑郁症……”

    “啊兮八!你们jyp是怎么搞的啊,这么大的一个人还能搞出毛病来?真t娘的是一群废物。”

    这是迄今为止俞定延见到的,黄洛笙最生气的一会了,哪怕是隔着手机她也能感受到电话那头他愤怒的样子。

    “你们现在在哪里,我这就过来。”随着一声声的咒骂,黄洛笙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他尝试着深呼吸了几口后继续说道。

    “欧巴你别心急,我们现在刚下飞机,在回宿舍路上。”

    “刚下飞机?”说到这时,他才想起来俞定延她们现在正是忙着世巡的时候,坐飞机回来倒也正常?

    不过……

    “内,演唱会结束了,公司安排我们回国。”

    “*****们公司策划都是星星(自主屏蔽,内容自想)么?小南她病情都没见好转就急着回国?真不怕出个三长两短?”

    “不是……”

    “还有你们这群队友是什么个状况,就这么听话么?一点也不为队友着想?”

    黄洛笙的说话语速愈加变快,浑然没有顾忌到俞定延的感情。

    俞定延尝试了好几次,可都被黄洛笙蛮横的态度打断了。

    “呀!”没有再一次的忍耐,少女发出了一声呵斥,“你给我给我闭嘴!”

    这是黄洛笙印象中,俞定延第一次朝自己说脏话。

    “你知不知道你刚刚的样子很丢人!”她喘着厚重的呼吸,“你除了在那边无能狂叫,还能干什么?”

    “我……”

    “这是小南的决定。”似乎是感受到了黄洛笙的无措,俞定延也放缓了自己的情绪。

    “什么意思?”

    “公司和我们都希望小南现在医院就诊,而不是立刻回南韩,只是她的想法跟我们并不一样。”

    “她的态度很强硬,我们没人知道为什么……”

    “对、对不起。”冷静下来的黄洛笙只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一瞬间被抽空了一般,瘫坐在了座椅上。

    “我刚刚……对不起……”

    “没事的。”没有预期的冷言相对,俞定延的语气里听不出一点怒意,“欧巴我知道你现在很忙,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抽出点时间,来我们宿舍一趟,过来看看你的前…小南吧。”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