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 一本日记

作者:白蘸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就是你看到的?”

    路德摩挲着没有胡须的下巴,陷入思索。

    从安德森现阶段展现出来的“记忆”,可以推断出他是伊克莱夫家族的嫡系子嗣,身上背负着神秘的诅咒。

    并且,最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这位被恐惧折磨的带孝子,为了摆脱家族的诅咒,做出了许多疯狂的尝试。

    崇拜“原始之灵”……

    把某种危险的灵体生物,引到家族墓地……

    甚至于!

    不惜谋杀家族的旁系成员!

    因此,这张厚重而巨大的圆形长桌上,每个位子面前都残留着一片血污。

    这是那场凶案,唯一留下来的证据。

    “这就是我所看到的。安德森用下毒的方式,杀掉了所有参与聚会的家族旁系成员。”

    玛德琳点头,眼中带着一丝惊悸,继续道:“他把这些人的灵魂,都献祭给灵界中的存在,以此换取晋升!”

    “真是疯狂啊。”

    路德感慨了一声。

    其实站在安德森的立场去想,他的确也是个悲剧人物。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背负着无法活过三十岁的可怕诅咒。

    他的爷爷、他的父亲,无不如此。

    对于死亡的恐惧,迫使着安德森走上一条疯狂的道路。

    “他是几阶的超凡者?”

    路德收敛思绪,回到正题。

    “‘巫师’序列,三阶的‘沉默术士’。”

    玛德琳低下脑袋,轻轻揉动着有些晕眩的太阳穴。

    看来连续两次的通灵,给她造成了不小的负担。

    “当时正处于灵性衰落的时期,超凡者的晋升之路,相当艰难。所以安德森才会想着通过献祭家族的旁系成员,换取更强大的力量。”

    玛德琳特意解释了一下,那时候是工业纪元的初期阶段,灵气浪潮衰退消失,机械和枪炮成为人类世界的主流。

    “三阶?那家伙是安德森本人?”

    路德想起巫毒娃娃,曾经提及过自己生前是一名三阶的超凡者,还掌握着“巫师”序列的职业信息。

    一切的线索,似乎都能串连起来。

    安德鲁的“记忆”里,说过原始部落的自然崇拜者,能够帮助他摆脱根植于血脉深处的邪恶诅咒。

    而巫毒娃娃也说过,他是被猎头人部落的兽灵萨满杀死,灵魂囚禁在用稻草编织而成的“躯壳”里。

    “这么惨的吗?好不容易献祭家族旁系,斩断羁绊,远渡重洋,来到阿非利加洲,想要找到摆脱诅咒的方法,结果……被土著把脑袋砍掉了?”

    路德嘴角抽动了一下,短暂地给安德森默哀一秒钟。

    转而他又想到,如果说安德森就是巫毒娃娃里的灵魂,那岂不是说明,这个伊克莱夫家族的带孝子,间接摆脱了诅咒?

    “所以说,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站得有些累的路德,随手拉开一张椅子。

    他一只手拄在圆形长桌上,撑着侧脸,思考道:“解密到这一步,应该只剩下杰拉德家族的……”

    “我找到一本日记!”

    玛德琳的声音传来,其中掺杂着一丝惊喜。

    “给出线索的方式,这么简单粗暴?”

    路德表示,这个副本的狗策划真是毫无水平。

    虽然说,解密进度到达固定的数值,就放出下一部分线索,这是常见的操作。

    可是……

    至少也得有个探索过程吧!

    自己之前搜索一遍,没有找到丝毫的线索。

    结果玛德琳这样的工具人,直接发现一本日记。

    “说不过去啊!”

    带着愤愤不平的情绪,路德看向新的线索。

    是一本封皮发黄,沾满灰尘的日记。

    “你在哪里找到的?”

    路德抬头问道。

    自认为做出巨大贡献的玛德琳,嘴角微微翘起,用雀跃的语气说道:“就在靠近墙壁的角落里,有一块地砖是空的,里面藏着这本日记……”

    “一点儿都不走心!”

    路德遏制着内心想要吐槽狗策划的强烈欲望,抬了抬下巴,示意玛德琳把那本日记翻开,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具体的线索。

    尽管有很多人调侃,正经人谁会写日记。

    但是,在解密类副本里。

    只要涉及到过去的隐秘,历史的真相,大多都会出现日记本这种道具。

    玛德琳伸出手,翻开第一页,仔细阅读。

    “不是安德森的。这本日记的主人,叫乔纳森-芬恩伯格。”

    路德似是来了兴趣,他凑近脑袋,连续翻动几页。

    里面的内容,平平无奇。

    或许是因为从少年时期写起,记录的事情都很琐碎。

    不是暗恋某个胸脯丰满的同龄女生,就是和死党做了什么恶作剧。

    稍微有点意思的内容,也就是偷看磨坊主老婆和长工偷情——主要是记录的太详细,连在什么地方,用什么姿势,两人之间充满淫亵意味的放荡对话……都一一写出。

    “不愧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人……这货很有写情色小说的天赋啊!”

    即便是隔着粗糙泛黄的莎草纸,路德都能感受到那股强烈的荷尔蒙气息。

    他倒是看得津津有味,差点把寻找线索的事儿,抛到脑后。

    一旁的玛德琳却脸颊微红,连忙撇过头。

    “咳咳……我是想从这些内容里,判断乔纳森-芬恩伯格是个什么样的人。”

    路德看到末尾,磨坊主老婆和长工倒在稻草堆后,获得灵与肉的圆满,顿时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似是感觉到玛德琳鄙视的眼神,他咳嗽两声,不自觉加快翻动的速度。

    从求学,到家庭落魄,给鞋匠去当学徒,最后成为某个家族的随从……

    “他是伊克莱夫家族的随从,更准确来说,安德森的随从。”

    路德眼眸微动,认真地翻看起来。

    后面的几篇日记,具体时间已经变得模糊,辨认不清。

    只有内容还比较清晰——

    “伊克莱夫先生很有钱。听人说,他是一名巫师,不,应该说,他们家族的每个人,都是巫师。本来我是不信的,直到后来真正见识到那种神奇的手段。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把一头猫头鹰,变成一袭华丽的长袍呢?”

    “或许是因为那些流传甚广的巫师故事,我对伊克莱夫先生,既敬畏,又害怕。他其实是个性情很温和的年轻人,除了因为常年住在城堡里,不太擅长和人打交道以外,没有别的缺点。”

    “二十一岁生日的那天,城堡里来了很多人,他们都是伊克莱夫家族的旁系成员。每年伊克莱夫先生的生日,他们都会过来参加,从未有过缺席。真是让人觉得温馨……对了,那个叫伊琳娜的女人,她应该也是一名巫师,否则怎么会有一双那么美丽、那么神秘的眼睛,像是宝石一样。”

    “倒霉的一天。我因为接近伊琳娜,被她狠狠地羞辱了。她是一名高傲的女巫师,而我只是一个卑微的仆从……如果不是伊克莱夫先生说情,她或许会杀了我!不是每个巫师,都有伊克莱夫先生这样的好脾气。这一天太糟糕了,我要去跳蚤窝找雪伊,把头埋进她温暖的胸脯里。”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伊克莱夫先生最近很不高兴,自从那一次生日聚会结束以后,他变得了无生气,很少出门,吃得也不多,像是身躯里的灵魂被抽走一样。为了消解这种郁郁寡欢的情绪,我给伊克莱夫先生提了个建议,让他去找个女人,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女人更能让男人兴奋起来!伊克莱夫先生拒绝了,他说沉迷肉欲,是不被学派所允许的。”

    “今天早上,我为伊克莱夫先生送饭,他从玛丽和赛娜的身上爬起来。看得出,他很高兴,也很满足。我有点羡慕伊克莱夫先生,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也能像他这样,做一名不断发起冲锋的勇敢骑士……现在我连应付雪伊都有些力不从心,她的舌头太柔软了,灵活到像是能在我的骑士枪上打上一个蝴蝶结!该死的女人!我今天还要去找她!”

    “伊克莱夫先生说,我是他的朋友。他最近又回到原来的状态,连女人的肉体都不能让他提起精神……他说,自己快要死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伊克莱夫先生才二十六岁,身强力壮,怎么会想到死呢?他说自己得了病,死神会在三十岁生日的那天,取走他的性命。说实话,我有些担心他。”

    “一切都向着更加糟糕的方向发展了!我看到伊克莱夫先生,在城堡的地下室里所做的事情!他在研究黑魔法!那是不被教会允许的!我很害怕,但伊克莱夫先生是我的朋友,我不能告发他,那会让他后半辈子都在牢房里度过!伟大的天父,告诉我该怎么做?”

    “疯了!他疯了!安德森彻底疯了!他幻想着做出长生不老药!他每晚都会去墓地!镇子上最近有不少人消失了,那些流浪汉,乞丐……我再想些什么!”

    “二十七岁的生日!安德森说他没有子嗣,也不打算娶妻生子,伊克莱夫的财产,包括这座城堡,这是他最后、也是唯一能留给我的礼物。我为之前想要去告发他的念头,感到羞愧!”

    “我杀死了那些人!哈哈哈……安德森告诉了我全部的真相!伊克莱夫家族的诅咒,还有威廉国王的死因!天哪!太疯狂了!我没有别的选择,安德森是我的朋友!所以我给那些人下毒了,曾经羞辱过我的伊琳娜,她倒在那张桌子上!我对安德森说,把她的尸体留给我!”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