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652章 求生的野人

作者:丁小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哗啦啦!

    一颗参天巨树的树冠上,群鸟乱飞,叶长生从树洞里钻出来,三两下站在了最高的位置。

    无数巨大的树冠彼此簇拥着,犹如连绵不绝的绿色波涛,起伏不平,向着无尽的远方涌动而去。

    浓浓的绿意渲染了苍天,万里无云的天空,也透着凝脂一般的绿色。

    在幽暗的地下世界跋涉了三天的叶长生,贪婪地眺望着广阔的世界,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他的肺部无线扩张开来,竟有有种醉氧一般的眩晕感。

    看到不远处的鸟巢中,躺着几个拳头大的鸟蛋,他的肚子骨碌碌的响了起来。

    叶长生上前抓起一个鸟蛋,直接敲破一个口子,将腥甜的蛋液灌进嘴里。

    回复了一些体力,叶长生沿着树杈,从百米高的树上爬了下来。

    虽然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处,但他可以肯定,绝对不会在神鹰公国的周边,就算整个荣耀联邦,他似乎也没听说过如此广袤的一片原始丛林。

    而他的神识探查的极限,也不过在两千里以内,神识里看到的除了树,还是树。

    他倒也不怎么着急,只要饿不死,沿着一个方向走,总归能走出这片丛林。

    纵身一跃,叶长生双脚踏在松软的土地上。

    腐烂的树叶形成一层厚厚的地毯,整个地面微微颤抖一下。

    嗖的一声,一只野兔从一丛花草中窜出来,飞快向前跑去。

    叶长生的飞刀也不慢,嗖的一声,黑色刻刀精准扎在野兔的脖子上。

    叶长生飞奔过去,封住野兔流血的伤口,将野兔装进一个背包中。

    他的体力不允许再进行剧烈的战斗,所以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因为血腥味扩散出去,而招来大型的猛兽。

    而在树根迷宫的三天里,叶长生也终于无奈地发现,他射出去的弓箭,远没有飞刀好使。

    驾驭弓箭,消耗的是他的体力,牵动的是他还没有完全长好的骨骼和肌肉。

    而驾驭黑色刻刀不同,消耗的是他的精神力。

    而精神力,恰恰是叶长生最不缺的。

    如果不是怕产生依赖,他的储物空间中还有一把魔门的飞剑呢,驾驭起来更方便。

    当然,他至多也只能驾驭刻刀完成一些低难度的猎杀,遇上真正的高手或者魔兽,也只有转身就逃的份儿。

    叶长生前行了几里,终于找到一个隐秘的树洞,将里面的松鼠都赶跑以后,他用沙漏结界封住了洞口。

    将野兔取出来,剥皮去除内脏,然后穿在木头上,直接伸出右手,掌控着子母灵火,火焰向着野兔喷去。

    用灵火来烧烤野味,叶长生怕也是第一家了。

    另一个储物戒指里,有全套的野营装备,叶长生摸索出盐罐和香料罐,将调料撒在吱吱冒油的兔肉上。

    边烤边吃,一只五斤多重的野兔,全部钻进了叶长生的肚子。

    叶长生满嘴满手都是油,心中感慨不已。

    他活了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多的东西。

    由此也能看出,他现在的身体虚弱成什么样子了。

    把垃圾都整理起来,暂时存放进储物空间里。

    这里是小松鼠们的家,他不过是借宿,自然不能弄得脏兮兮的。

    埋在地上也不保险,随时都会被路过的野兽给挖出来。

    在这片几乎没有人类踏足的原始森林,叶长生不想留下自己的任何痕迹。

    吃饱喝足,一夜好睡,第二天天刚亮,叶长生就被松鼠们的叫声给吵醒了。

    叶长生哈哈一笑,扯掉了结界,从树洞里走了出来。

    大尾巴松鼠们也不怕人,冲着叶长生叽叽喳喳,一只跑进树洞里,见储藏在石板下的松子都还在,立刻就欢快地蹦跳起来。

    叶长生告别小松鼠,继续向着前方挺进。

    三日后,一片沼泽拦住了叶长生的去路。

    不过叶长生早就想好了办法,沼泽中巨大的鳄鱼,就是他的摆渡工具。

    足足花了一炷香的工夫,叶长生先后制服了三只鳄鱼,用天蛛丝将鳄鱼尖长的嘴巴捆绑起来,又将它们三个并排扎在一起。

    如此一来,一个简易的“鳄鱼筏”就做成了。

    三只鳄鱼开始还挣扎片刻,然而当它们意识到捆绑在嘴上和身上的蛛丝,可以轻易割裂它们的身体后,它们很聪明的放弃了抵抗。

    叶长生站在中间鳄鱼的背上,手里牵着天蛛丝,就像是掌控骏马的缰绳,驾驭着三只鳄鱼,缓缓滑入沼泽的泥水中。

    有了鳄鱼开路,沼泽中的其它生物自然不敢随意靠近。

    两个时辰后,叶长生已然穿越十里沼泽,对岸的陆地上登陆。

    用剑挑开天蛛丝,叶长生快步向着丛林中走去。

    前两天他被一只体型庞大的猎鹰给追怕了,而且丛林之中,一大片暴漏视线的空地,反而不安全。

    而鳄鱼和猎鹰的出现,也意味着在原始丛林庞大的食物链中,处在顶级位置的野兽乃至魔兽,也开始增多起来。

    果然,叶长生没有走多远,就在一片染血的草丛中,发现一只奄奄一息的斑斓猛虎。

    体型庞大的老虎,腹部被撕裂开一道巨大的伤口,鲜血也内脏都流淌了处理。

    叶长生观察了片刻,索性走上前,一剑结果了猛虎的性命。

    用最快的速度卸下一条虎腿,还有虎心和虎胆,收起来后,快速撤离。

    吼!

    前方传来一声震天的怒吼声。

    叶长生身形向着一旁一闪,迅速躲进《桀罗界》中。

    轰,轰!

    一只体型高达三丈的怪兽,托着一条长满倒刺的尾巴,顶着一只染血的独角,轰然向前走来。

    路上的一颗颗大树轰然倾倒,脆弱的就像是一根根麻糖。

    当走过叶长生身边的时候,怪兽的眼睛猛然泛起血光,用鼻子使劲闻了闻。

    它虽然捕捉到一丝陌生的气息,却无法看到躲在桀罗界中的叶长生。

    怪兽低吼了两声,继续迈着沉重的步伐,向着猛虎身亡的地方走去。

    怪兽走远了,叶长生闪身而出,沿着怪兽来时的路线,放足狂奔。

    当一个修行者无法再动用他的能量,施展他的威能,而又时刻面临着生死威胁的时候,他的体力就会变得强大,他的直觉就变得敏锐,他的性情就会变得狂野。

    赤足狂奔的叶长生,丝毫没有作为一个野人的觉悟。

    因为他已经成了一个野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