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二律背反的双重人格 513.最后一道防线

作者:A23187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众人严阵以待,紧张的气氛扩散开来。每个人都感觉自己的情绪开始不受控制,在心间汹涌翻腾起来,无数恶念和怨念就像吐着信子的毒蛇,侵蚀着他们的神志,企图把他们吞噬。

    偏偏那一大一小的身影走得非常悠闲,仿佛看不到对面那些虎视眈眈的玩家。

    能让他们这么悠闲,只有一个原因这里所有人加起来,对他们都没有威胁。

    云空心中警铃大作,他已经尽可能的把树枝都分散出去,但依然没有阻挡他们。甚至连他们怎么走过来的,都没有察觉。

    “他们是谁?”汪天逸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僵化了,那冰冷的恶念涌入他的身体,他只能把精力都放在对抗恶念上,否则就很可能被夺取了神志。“真狼狈……明明只有两个人,居然把老子搞得这么被动。”

    “老子不怕死,有种别搞这些,直接上啊,我炸不死你们。”汪天逸大声说,似乎这样可以加强自己的意志力。

    后面的季兰兰和牧正都险些控制不住自己,他们怕自己也成为那恶念的一部分。

    季兰兰的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当初被同学排斥的场景,她珍贵的摄像机被那些恶魔传来传去。他们尽情地查看着里面的照片,大声的取笑着她。

    而牧正则回忆起自己很小时候,躲在被子下面,听着从隔壁传来的争吵声。

    母亲歇斯底里的哭泣声和父亲的辱骂声,就像是诅咒不断的盘旋在脑海中。

    他也记得客厅一地的酒瓶和冰箱里的残羹冷饭,无数个日夜,他都是这么过来的,直到开始接触了dota。

    他能在这个游戏中,感受到现实中从未有过的满足感他是被需要的。他的每一次杀戮都让队友欢呼,就算陷入困局,也一样可以绝地翻盘。

    而在现实中,他只是一个拖油瓶,父亲嫌他多余,母亲觉得他没出息。

    只有在游戏中,他才能找到自己的存在感,所以死前那一局游戏,他不能输。他的队友需要他翻盘,他就是金牌打野,他是一个有价值的人,母亲什么的根本不了解他。

    一股股怨恨从心中升腾,牧正的眼白也渐渐变黑。

    “情况不妙。”道长摇紧紧的握着扇子,似乎要把它捏碎。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他也保持着风度和微笑。

    因为村里的婆婆说过,让他每天都高高兴兴的,这样大家就没有遗憾了。

    “对方激发了我们心中最深处的怨念,并让它不断发酵。”刘聪慧再一次回想起高考前的那一天,地动山摇摧毁了她的梦想。

    凭什么别人可以顺利考试,到她这就开始地震?

    她在下面坚持了那么久,为什么还没有人来救她?

    为什么她的同学却能获救?

    这不公平。

    所以那场地震应该把所有人都杀死,老师,同学……每个人都不应该活着,就算被救出去的人也必须要弄死。

    “这样就公平了。”

    当刘聪慧出现这个想法时,微微一惊,反应过来。

    不能让这种恶念入侵她!不然一切都全完了。

    刘聪慧开始低声背着元素周期表,只有心无旁贷,才更容易对抗那两个人。

    本来汪天逸也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听到这低语声,渐渐那些胡思乱想也被替换成了“氢氦锂铍硼”等化学元素。

    他不禁佩服起这个女孩来。

    大厅中也开始弥漫着不详的黑气,所有人顿时心头一震。

    “他们已经进来了,我们避无可避。”邬彦茜皱着眉头,她的眼白时不时的变成黑色,又因为她自己的反抗,而恢复正常。“我们坚持不了多久。”

    “这阵子,都市中的异状就是他们搞出来的。”路泽目露凶光,他整个人都尖锐起来,仿佛一只老鹰。“只要把他们干掉……”

    “对抗这恶意就已经竭尽全力了,除非彻底放弃自我,还有一搏的力气。”邬彦茜说道。

    那些在脑海中的低语,已经快要让他们的大脑爆炸了。

    “他不爱我……”

    ——那就杀了他,这样她就永远没办法去找别的女人了。

    “为什么他得到了我没有拥有的东西?”

    ——没有为什么,杀死他,东西自然就是你的了。

    “我担心我死了后,家里的孩子们会不幸福。”

    ——只要把其他幸福的家庭拆散,让大家和你们家一样就好了。

    道长扬起笑容“不得不说,这倒是解决办法,但不适合本道。”

    汪天逸脑中的声音一直在撺掇他去夺走其他人家的孩子。

    “放屁!”汪天逸大喊道。“大家不要听!排除杂念!刘聪慧,元素周期表再背的大声一点!”

    华罗森突然冲出去,站在了大家的前面。

    “你要做什么去?那边会受到更多的影响。”云空在心中暗骂一声,他只有把安全区缩小,才有余地对抗那两人。

    “我要干掉他们。”此时的华罗森是一个穿着燕尾服,带着礼帽的绅士。

    “你没受到影响吗?”道长诧异。

    绅士的背影渐渐模糊起来,一个坚韧不拔,仿佛青松一般的男子站在那里。

    当大家看到这个人时,都不约而同地意识到他才是真正的华罗森。

    “我没事。”华罗森回头,给大家露出“安心”的笑容。

    虽然那些恶意也在时刻刺激着他。

    ——你出色的完成了任务,抓到了罪犯,但凭什么你不能站在阳光下?

    ——你明明是做好事,为什么要如此隐姓埋名,躲在黑暗中生存?

    ——那些罪犯在嘲笑你,就算你付出生命,那些无辜的民众都不会知道。

    ——在邻居眼中,你只是一个常年不在家,形同虚设的男人。

    ——你到底在图什么?

    ——那些人不值得你保护,甚至你的孩子在学校,都会被骂成没爹的孩子。

    ——你的妻子也被人嘲笑,他们说你妻子眼瞎,找了你这么个不负责任的丈夫。

    ——最惨的是,他们都因为你死了!!

    ——值得吗?

    “住口。”

    华罗森的心智却未曾被影响。

    在那些日子中,他见过的诱惑太多了。

    他曾站在深渊边上,有挣扎和犹豫,但却始终没有跳下。

    环绕在那两人身上的黑气散去,令所有人意外的是,那只是很普通的两个人。

    青年态度亲和,身上的学生气还没有完全消散。

    孩子长相可爱,梳着双马尾,不过眼白却完全是黑色的。

    “为什么你没受到影响?”女孩子歪着头问华罗森。

    华罗森一身正气的站在那里。

    “我在执行任务前,上级曾告诉我。”

    “我们是人民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连我们都跳入深渊,那就没有人能驱逐罪恶。”

    “无论何时,都要记住,我们是警察。”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