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结束了【正文完】

作者:莫伊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话听起来,可就给人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了,杜鹃觉得浑身有些发凉,就好像有一块冰顺着她的脊梁骨向下滑,让她从头到脚都感到了刺骨的寒意。

    她只希望能够让许小亮放松警惕,以便进一步创造机会,重新获得行动自由,想办法在救援的人冲进来的时候保全自己和侯常胜,她可不想人说那个许小亮因为什么前世今生,什么夙世因缘,激动起来再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现在杜鹃就面临着一个两难的处境,如果她毫无反应,或者是表现出了畏惧和排斥,这就容易激怒许小亮,让他失去理智,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她表现出了赞同,许小亮受到了鼓舞,说不定一激动也会做出什么杜鹃绝对不希望发生的事情来。

    面对着一个情绪和精神状态都十分不稳定的疯子,杜鹃真希望自己有那个绝对的把握能够把许小亮来个“武力镇【HX】压”,狠狠的揍他一顿,最好能够把他的脑子给打清醒才好呢,现在就因为他一个人疯,把多少人给拖下了水。

    杜鹃斟酌了一下,表情认真的看着许小亮,对他说:“下辈子太遥远了,而且这中间还有很多不可知也不确定的事情,我现在还没有想过那么多。对我来说,我觉得当下是最重要的,我希望自己能够找一个心里有我的人,跟我一起高高兴兴的把这辈子给过好,过完,过得很圆满幸福,到两个人都老了的时候,再开始谋划什么下辈子,那也来得及,而且也都值得了。”

    她一边说一边观察许小亮的反应,许小亮对于她的这个回答,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做出什么回应,杜鹃也不知道他的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她现在两只手的手心里面全都是汗,脑子里面的神经绷得很紧,紧得有些发疼。

    如果按照许小亮的计划实施下去,是不是不光侯常胜的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就连自己也是一样的呢?要变成了某一种献祭一样古怪仪式的牺牲品了么?

    杜鹃觉得时间太紧迫了,她必须尽快让外面知道这里的情况,他们大概在房子的什么位置,怎么样才能够不第一时间就惊动许小亮的进来。

    “这是哪里?怎么周围那么黑,怎么那么安静呢?”她沉默了一会儿,再开口的时候,抛开了两个人方才的话题,“要是有什么人来了,咱们都不会知道。”

    “不会的,门口有感应器,有人走过就会说欢迎光临,这屋在中间,前门后门都有,就连窗户边上都有。”许小亮说,他的语气里面带着一种淡淡的得意,“外面花里胡哨的卡通娃娃被我扔掉了,这样东西很小,黑灯瞎火的就看不到藏在什么地方,而且音量也变得更大了一些。”

    杜鹃觉得心里面一沉,那种欢迎光临感应门铃成本不高,也不需要什么复杂的安装,并且声音还挺响亮的,这个家伙在前后门还有窗口都放置了这种感应器,还拆了外面的卡通玩偶,以外面的光线,想要一个都不触发的进来,真的是不容易,一想到这一点,杜鹃就觉得心里面有一些沉甸甸的。

    许小亮自己说完了之后也有些后悔,他意识到自己方才那一番话等于是承认了这一切都是自己策划的,这让他有一瞬间的慌乱,连忙紧张兮兮的观察杜鹃的反应,当他发现杜鹃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惊恐或者错愕,总体还算是比较平静的时候,似乎自己也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杜鹃,你听我说,我这么做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伤害你,我只是希望让你明白,这个世界上是不会有人比我更爱你的。”他拉着杜鹃的两只手,语气很轻的对她说,“你是一个好姑娘,也是一个傻姑娘,我只是想让你看清楚一些。”

    “我明白,”杜鹃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很轻柔,努力让自己不发抖,“现在我就看清楚了,也想明白了,我知道你是不会伤害我的,绝对不会。”

    “对,我不会做伤害你的事,不管我做什么,一定是为了你好,你记住这件事就可以了!”许小亮一脸认真的对杜鹃说,一边说一边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杜鹃觉得自己简直快要一住不住内心里面的恶心,直接就吐出来了,她并不喜欢许小亮和自己的肢体接触,更不要说他那诡异而又专注的目光了。

    更重要的是,许小亮这一番话里面带着一层让人心惊胆战的潜在含义,他并没有许诺真的不伤害杜鹃,而是强调他不管做了什么,出发点是为了杜鹃好,但是问题是他的那个思维方式,他所谓的为杜鹃好本身就是最恐怖的部分了。

    这样继续在这里原地周旋肯定是不行了,杜鹃暗暗的咬了咬牙,再这么下去唐弘业他们就只能硬闯,风险大大增加,许小亮现在压根儿就不怎么惜命,他才不会在乎什么鱼死网破,还会想方设法把自己和侯常胜都拖下水。

    闯进来风险大,那就只能用另外一种办法了,杜鹃的目光落在自己膝盖处的那几根扎带上面,这个屋子里面又没有什么定时炸弹,侯常胜留在屋里并不会有危险,所谓的危险从头到尾就只来自于许小亮本人,把侯常胜放出去不可能,唐弘业他们偷偷的潜进来也很困难,那就干脆想办法把许小亮给带出去吧!

    “那个……”杜鹃沉默了一会儿,听着许小亮喋喋不休的表达着他对自己的喜欢,然后终于等到他一个换气的空挡,赶忙一脸为难和纠结的开了口。

    许小亮当然看得出来她的欲言又止,连忙问她怎么了。

    “我……我想上厕所……”她指了指另外一侧不知道是不敢出声,还是困在这里太久了,所以已经没有精力开口的侯常胜,“他在这里,不方便……出去的话,外面黑乎乎的,我也有点怕黑,所以……你能不能带我出去方便一下……?”

    她本来是很担心的,怕卢潇平疑心病重,会不会根本就不同意自己的这个要求,非要自己就在房子里面解决,那可就被动了,她方才是赌定了这个在远郊的小房子不可能有室内卫生间,一定是外面的旱厕,甚至这样一套废弃的房子搞不好连原本院子里面的旱厕都已经坏掉了,那样一来就更加理想,如果能够成功,不但自己可以重新获得行动自由,还可以让许小亮远离侯常胜。

    许小亮略微犹豫了一下,他扭过头去看了看一旁的侯常胜,尽管光线很昏暗,杜鹃还是可以看得到,被绑住的侯常胜微微的瑟缩了一下,想来他这一阵子的日子肯定是相当不好过的,这一次就算成功获救,估计也会留下心理阴影。

    “好,我陪你出去,有我在,你不用怕。”许小亮看到杜鹃坐在那里微微的扭动了几下身子,觉得她应该是真的蛮急的,短时间的犹豫了一下,就同意了她的请求,又摸出那一把尖刀来,过去割杜鹃腿上扎带。

    杜鹃看着那把刀,嘴上对许小亮说:“你小心一点啊,你那刀挺长的,看着好像也挺锋利,我衣服穿的薄,可别一不小心再把我给割伤了!”

    “不会的,你放心,我说过,我只会做对你好的事。”许小亮给杜鹃的回应是一个他自认为充满了宠溺的微笑。

    杜鹃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让许小亮帮忙把扎带给割断,又在他的帮助下才从地上站了起来,一个姿势坐在那里,还被捆住了膝盖,就算屁股下面垫着一床破棉被,也还是让杜鹃的姿势有那么一些僵硬,站起来之后朝门口走了几步才稍微恢复了一些。

    在经过侯常胜的身边时,杜鹃故意无视了他那充满了期待的眼神,跟着许小亮身后往外走,走出了这个小屋的门杜鹃才发现,这个房子的结构是那种有些狭长的走向,他们方才藏身的那个小房间果然是夹在两个大房间中间的,两边的房间面积都不算很小,也就是说,除非把这个房子整个炸掉,否则一直窝在那里面,就算外面布置了狙击手,也根本没有办法派上用场。

    两个人沿着黑漆漆的小走廊朝门口走过去,门上原本是玻璃的地方早就被用木板钉了起来,一点光都透不进来,也透不出去,这种墨汁一样浓稠的黑暗好像也让环境变得更加静谧了似的。

    许小亮走到靠近门边的地方,忽然在这一片死寂当中,传来了一个尖利的声音:“欢饮光临!欢迎光临!欢迎光临!”

    杜鹃是真的被吓了一大跳,身子猛地一抖,许小亮被她给逗笑了,一边笑一边捏了捏她的手:“你看,我说这东西很敏感的吧,音量还挺大的!”

    杜鹃强忍着心中的排斥,顺从的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往外走。

    门被许小亮拉开了之后,因为有屋内的黑暗做对比,外面月光照耀下的一切都显得格外清晰起来,同时夜晚的寒风也吹向了他们,周遭静悄悄的,杜鹃瑟瑟发抖,一半是因为实在是太冷了,另一半则是因为紧张。

    她的计划算是取得了初步的成功,自己恢复了行动自由,并且把许小亮也给引出了那个藏身的小房子,与侯常胜拉开了距离,接下来就要看唐弘业他们埋伏在什么地方,他们有没有从自己方才和许小亮的对话当中听懂自己的意图。

    许小亮从屋子里出来之后,还是比较警觉的,他先没有着急往外走,而是站在屋门口静静的听了听,朝周围看了看,确定一切都很安静,没有什么一场的声响,这才拉着杜鹃往外走,他在前,杜鹃在后,杜鹃非常顺从的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这个反应也让许小亮感到格外的愉快,动作也温柔了一些。

    杜鹃迅速的看了看院子里面,并没有看到什么旱厕之类的东西,她悄悄的吐了一口气,能够走出这个院子无疑是她计划当中比较理想的状况了。

    “咱们是要出去才能找到厕所么?”她故意开口问许小亮,想要让部署在周围的人知道他们现在的动向是怎么样的。

    “嗯,这附近没有厕所,我带你到树林那边去,不用怕,有我在!”许小亮的语气听起来依旧深情款款,如果不看到这周围的环境,还有方才屋子里面的场景,他这副模样俨然两个人就是一对恩爱的小情侣一般。

    两个人走向院门口,许小亮先一步跨出去,杜鹃紧随其后,就在她的脚刚刚踏出院子的那一瞬间,忽然有一道力量从身后揽住了她的腰,把她向后拉过去,因为一切发生的很突然,杜鹃的手也从许小亮的抓握当中同时挣脱了出来。

    杜鹃先是心头一紧,等她的后背靠在了一个人的胸膛上,那怀抱的熟悉感让她顿时就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一瞬间就放松下来,就算是不用回头她也知道,此时此刻搂着自己的人就是唐弘业了。

    许小亮感觉到杜鹃的手突然从自己手心里抽了出去,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儿,他立刻停下脚步,转过身去,与此同时,在他附近也一下子冒出来了好几个人,每个人都是全副武装,严阵以待。

    唐弘业站在院门口的旁边,他在把杜鹃拉到自己怀里之后,因为情况紧急,也顾不得嘘寒问暖,迅速的检查了一下杜鹃的情况,确定她没有受到什么伤害,然后就把她直接拉到了自己的身后牢牢挡住,原本埋伏在另外一侧的戴煦也凑了过来,铁塔一样的挡在了院门口,阻隔开了许小亮的路,让他没有办法重新冲回那个废弃的小屋当中去对侯常胜下手。

    许小亮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他看了看唐弘业身后的杜鹃,表情有些错愕,然后很快的就平静下来了,看向杜鹃的眼神也多了几分了然。

    “我还以为你明白了,没想到你还是糊涂着的。”他对杜鹃苦笑了一下,“没关系,以后你会明白的,以后……你会明白的……”

    说完,他忽然转过身,从腰间抽搐他的那一把长长的尖刀,朝他面前的警员猛挥过去,动作又快又狠,要不是之前在外面部署的人听到了杜鹃的暗示,知道许小亮随身有一把长刀,所以反应非常迅速的躲开了,搞不好现在已经被那把刀所伤。

    在对方本能的躲开的那一瞬间,许小亮突然发足狂奔,冲出了对他的包围圈,朝树林里面飞奔而去,很显然他方才的那突然一击,真正目的并不是想要伤害谁或者杀掉谁,他只是不计后果的想要给自己换开一条可以逃脱的路。

    “快追,不能让他跑了!”唐弘业把杜鹃交给戴煦,自己也立刻追了上去,方才许小亮的那一句话让他有些心惊胆战,在他听来,这分明是一种威胁,意思是许小亮并没有放弃自己策划的这一切,今天只要让他跑掉了,他一定还会想方设法的卷土重来,所针对的目标自然还是杜鹃了。

    这一次的这一系列的事情,经历一次就已经和做噩梦差不都了,于公于私唐弘业都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再发生第二回。

    唐弘业跑起来的速度一向是非常傲人的,在队里面也是鼎鼎有名,只不过这片林子里面的地形他不怎么熟悉,林子里面有冰有雪,有坑洼不平,还有一些藏在积雪下面的枯枝烂叶,走起来都是深一脚浅一脚,就别说跑起来了,想要冲起来速度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唐弘业咬紧了牙关,死死的跟着显然要比他对着周围更熟悉的许小亮,几次险些滑倒,都险险的保持住了平衡。

    两个人的距离在一点一点的缩短,唐弘业加了一把劲,想要尽快追上许小亮,把他抓捕归案,就在他眼看着就要追上许小亮的时候,许小亮却忽然刹住了脚步,转过身来,一脸狰狞的握着刀朝唐弘业扑了过来。

    “是你!就是你!如果不是你碍事,杜鹃就不用那么辛苦,我也不用那儿辛苦!你去死吧!去死吧!只要你死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唐弘业原本是一心想追上许小亮,没有料到他会突然杀了一个回马枪,哪怕冒着之后被抓的风险,也要把自己给杀死,唐弘业赶忙减速,同时迅速的偏过身去,许小亮的见到插进了他棉衣的面料当中,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里面的填充物都飞了出来。

    如果不是他身手敏捷反应够快,估计这会儿就正好自己撞上了许小亮的刀。唐弘业的身上也瞬间冒出了一层冷汗。

    一击未中,许小亮的表情更加狰狞了,他呲牙咧嘴的挥着刀再一次扑向唐弘业的时候,忽然一声枪响,许小亮的身子猛然一抖,他胸口的衣服上泛起了一朵鲜红的花。

    他下意识的倒退了两步,一脚踩在下坡的边缘上,身子一晃,朝坡下栽倒过去,磕磕绊绊的摔到了坡下,瘫软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唐弘业稳住身子,喘着粗气,回过头,看到了距离自己几米开外的杜鹃,她还保持着方才开枪的那个姿势,连胳膊都忘了要放下来。

    唐弘业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脚踝都有些发疼了,但他还是大步流星的走到了杜鹃的身旁,把她手里的枪拿下来,再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

    “我现在确定你在学校里面每一次射击考试成绩都名列前茅,这绝对不是虚的了。”他知道杜鹃紧张,所以故意说着调侃的话,想让她放松一下神经。

    只不过他自己的声音也抖得厉害,让他调侃当中的幽默程度大打折扣。

    杜鹃慢慢的叹了一口气,搂紧了唐弘业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胸前,唐弘业破了口子的衣服里面露出了一些棉絮一样的东西,碰着她的鼻子,让她的鼻子有些痒痒的,同时却又一阵一阵的发酸,眼泪几乎快要夺眶而出。

    那是一种神经高度紧张,突然放松下来之后,再也抑制不住的情绪。

    “都结束了,对么?”她心有余悸的问唐弘业。

    唐弘业抱紧杜鹃,扭头朝坡下看了看,许小亮依旧躺在之前的那个位置上,一动也没有动过。

    估计这件事也算是好几个人的噩梦了,让人提心吊胆,饱受折磨。好在多么可怕的噩梦,都会有醒来的那一刻,只要醒过来,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他长叹一口气,轻轻的吻了吻杜鹃的头顶:“嗯,都结束了。”

    【《凶案侦缉》这本书的正文到这里就完结了,明天开始写番外,先花一两天的时间把许小亮的一些其他细节交代一下,然后让我想一想要怎么写你们想看的钟翰和戴煦。番外大约会更新到月底的样子(我努力,咳咳),然后就全书正式完结,这本书从去年的九月份开始,到了今年的十一月下旬,画上了一个小莫觉得还算不错的句号,小唐和小杜这一对因为彼此太熟悉了,所以感情发展商贸没有太大的风浪,所以……我要不要在番外里写一写唐弘业过去的糗事什么的呢?让我琢磨琢磨……新书大约是在春节后开始筹备,按照以往惯例,凶案系列已经四本了,从下一本开始换新地图,新书女主和男主其实之前在书里面已经有提到过,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猜出来是谁呢?嘿嘿嘿……写完正文最后一章,感觉略微为的松了一口气,等到我把你们想看的番外写一写,正式完本,就真的松一大口气了,可以有时间看看书,整理整理资料,充充电,为写新书做做准备。番外肯定都是小故事,没有复杂的设定,轻松愉快为主,订不订全凭大家自己的喜好,再一次的么么哒大家伙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