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拼演技

作者:莫伊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杜鹃看到他也吃了一惊,虽然吃惊的原因不太一样,她并不为许小亮会出现在这里而感到惊讶,只是没有想到原本自己预期当中应该是埋伏在暗处的那个人竟然出现了自己的面前,并且还是这样的一副模样。

    不过随即杜鹃就又发现了一件事,许小亮现在表现出来的那种惊讶,并不是彻头彻尾发自内心的情感表达,而是有一种故意做给自己看的感觉。杜鹃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很快她就发现许小亮脚踝那里绑着的绳子是一根破布条,看起来挺不结实的,而且捆得很松,如果想要移动,步子小一点完全可以走,根本就不需要一跳一跳的,稍微活动活动双脚,说不定都可以甩脱下来。

    这很显然不会是有人想要诚心困住谁的时候才绑的。

    “卢潇平?!”杜鹃也迅速的调整自己的情绪,露出一脸的惊讶,用手“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在出差么?这是什么地方?”

    卢潇平的眼神迅速的闪烁了一下,一脸苦兮兮的表情,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说来话长,一言难尽,你怎么会在这种荒郊野外的?唐弘业呢?”

    “这……唉……别提了!”杜鹃苦着一张脸,“他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然后拿着手机不是偷偷摸摸打电话,就是偷偷摸摸的发短信,我总觉得他有什么猫腻儿,所以今天就趁他不注意拿了他手机,一看上头有一条信息约他出来,还神神秘秘的,我就……我就拿着出来了,没想到竟然跑到这样的一个荒郊野外。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把你给困在这里了?要不要我帮你打电话报警?或者我帮你先松了绑,把你带回去!还有没有被人跟你一起的?”

    “你别管我了,这件事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你快走,能跑多远就跑多远!不然一会儿那些人回来了,就连你也跑不掉了!”许小亮摇头,嘴上催促着杜鹃,“这里不安全,你快跑吧,别管我!我自己回头再想办法。”

    他绝口不提还有谁和他在一起,姿态也是摆明了不想让杜鹃帮他解开,在这种情况下,杜鹃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好点点头,装作有些紧张的叮嘱了许小亮一下,让他保护好自己,她会尽快想办法过来救他,然后转身离开,一边快步走,一边在心里面盘算着,自己到这边也有一小会儿了,至少已经可以让唐弘业他们掌握到一个相对准确的定位,只不过没有想到许小亮没有对自己发起攻击,甚至没有给自己周旋的机会,还摆出了一副他也是被绑架的受害者之一的样子,这样一来自己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赖在这里拖时间,只希望唐弘业他们能够尽快赶到,否则可能对于侯常胜来讲,处境就有些危险了,许小亮被杜鹃撞破之后,不可能还继续留在原处,转移的话,他应该也不是很容易马上好到第二个合适的藏身之所,这种情况下带着侯常胜这个累赘就很碍事了。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透了,那个废弃的小院子周围也是黑漆漆的,没有什么光线,小树林的地面也非常的不平整,坑坑洼洼,走起来深一脚浅一脚,时不时的还有一些打滑,即便是杜鹃已经适应了这种黑暗的环境,也还是很不好走,速度没有办法快起来,再加上她心里面有些着急,一时之间对周遭就略微有那么一点点的大意,等到她意识到身后好像有什么声音的时候,都没有来得及回过头去看一看情况,就觉得脑后一疼,眼前发黑,失去了知觉。

    等她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眼睛还没睁开就感觉到了来自于自己脑后的疼痛,等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坐在一个屋子里面,有光线,但是非常昏暗,就只是一根小小的蜡烛而已,她坐在地上,或者确切来说,应该算是坐在一个破破烂烂的棉被上面,虽然周身有些凉意,却也不至于太冷。

    在距离她一米多开外的地方,许小亮席地而坐,正在两眼发直的不知道想着什么,他的眼睛在那微弱的烛光映照下,闪着异样的光彩,脸上的表情却看不真切,那种状态真的是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而在另外一侧,还有一个人也坐在地上,垂头丧气的,头发因为太长时间没有清洗过,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团凌乱的鸟窝,不用那人抬起头来,杜鹃也能够猜测得到,那十有八九就是他们一直想方设法的想要营救的侯常胜了。

    杜鹃的两只手是被反绑在身后的,用的是那种塑料扎带,不过没有勒在手腕上,而是勒在了她的大衣袖子上,所以虽然很紧,也有些不是那么舒服,总体还算是可以,至少没有很疼,腿上也被绑了,同样的避开了相对比较容易磨伤皮肉的脚踝部分,而是用了三条扎带,两条分别扎在膝盖那里,还有一条用来把另外两条紧紧的连在一起。她又仔细的感受了一下,发现自己坐在那一团破棉被上面,也没有那种腰酸腿麻的感觉,所以想来自己从昏过去到醒过来,这中间经历的时间并不久。搞清楚了这些,杜鹃也稍微松了一口气。

    侯常胜从姿势上来看,和自己一样,是被捆绑了手脚,只不过看起来姿态僵硬,估计是被捆了坐在那里,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已经很久了,他的身子底下也没有什么铺垫的东西,以现在这样的季节,估计坐在地上一定非常的冷。

    许小亮跟他们两个人之间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他只是蹲坐在地上,手脚都并没有被捆起来,这也进一步的证明了杜鹃的猜测。

    杜鹃没有立刻做出什么比较大的肢体动作,也没有太大幅度的抬头,屋子里面光线昏暗,她只要动作幅度不太大,正在发呆的许小亮就不太容易看出来她已经清醒过来了,而现在她的姿势,以及被捆绑了手脚的这种状态,很显然也没有办法做出幅度比较大的这种动作。

    她垂着头,努力的抬起眼皮,打量了一番周围,这个屋子不大,也没有窗,感觉就像是夹在两个房间中间的那么一个小仓房似的,除了一扇门之外,其他就都是实墙,这对于唐弘业他们在外面的营救行动并不是什么好事。

    杜鹃还注意到,虽然许小亮是在发呆中,但是他的一只手却始终摸着自己的腰上,杜鹃努力的在这昏暗当中想要看清楚,不过她实在是看不清,只能隐隐约约的觉得许小亮的手下面按着的很有可能是一把刀的刀柄。

    也就是说,如果有了什么突然袭击,他真的狗急跳墙,随时可能拔出尖刀,在自己和侯常胜都没有反抗能力的情况下,不等唐弘业他们冲进来就结果了自己和侯常胜的性命,这很显然并不是杜鹃想要的结果。

    杜鹃又想起许小亮之前租住的房子里面看到的那些主题诡异的书,她觉得自己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许小亮的精神状态并不是特别正常的,不管他之前一直伪装得多么滴水不漏,一个喜欢钻研什么前生来世的人,说不定会把跟自己一起死也当成是一种追求某种幸福的途径。

    必须要想想办法和他周旋,杜鹃暗暗的想,至少要先想办法在稳住许小亮的前提下,争取让他把自己手臂和腿上捆绑着的扎带都放开,自己先获得了行动自由,这样才能够里应外合,进一步增加营救行动的胜算。

    这么一想,杜鹃就决定不能再继续假装昏迷了,毕竟唐弘业他们确认了自己的定位之后,就会朝这边赶过来,自己这么沉默着,外面的人自然也没有办法通过自己携带的设备听到屋子里面的情况,这间屋子不知道距离外面隔着几间房,估计他们外面的人为了保险起见,也未必敢冒冒失失的就冲进来,自己必须抓紧时间,一来争取早点改变这种束手束脚的状况,二来也让外面等候实施救援的同事能够通过他们言语之间的内容来判断屋内的情况。

    这么打定了主意之后,杜鹃努力压制着一颗狂跳的心,深吸了一口气,到了拼演技的时候了,之前读警校的时候,她一直努力让自己优秀的完成各项基本功课,不管是理论课还是实战课,都表面优异,但是演技毕竟不在这个范畴当中,她自己心里面也没有底,这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尝试,并且还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一旦失败了,可能她和侯常胜也就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她让自己的嗓子眼儿里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呻【HX】吟,就好像是一个刚刚醒过来的人,刚刚恢复了知觉,感受到了后脑勺传来的疼痛感那样。

    她的声音果然惊动了许小亮,让许小亮迅速的调整了一下姿势,朝杜鹃这边探过身子来,甚至不止许小亮,侯常胜也抬起头,朝自己这边看了过来。

    “我这是在哪儿啊?”杜鹃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含糊,就好像是刚刚从昏迷当中醒过来,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的那种样子。

    “杜鹃,我刚才不是让你快点跑的么?”许小亮并没有站起身,除了身子略微朝杜鹃这边探出来一点,似乎是为了把杜鹃看得更清楚一点,姿态并没有太大的改变,语气里面也是透着一种惋惜和遗憾,“你怎么还是被抓回来了?”

    杜鹃悄悄的咬了咬牙,克制住心里面不断用出来的那种厌恶,这个许小亮的演技倒是真的不错,要不是她和唐弘业早就怀疑了他,查了他的情况,方才自己醒过来之后也先仔细的观察过了周遭的情况,搞不好还真的要被他给蒙骗过去了,看来现在不仅是要考验自己的演技,自己还要跟许小亮拼一拼才行呢。

    “这是怎么回事?是谁干的?你没事吧?”杜鹃假装对许小亮的话没有任何的怀疑,反而有些担忧和紧张似的,然后她又看了看一旁的侯常胜,佯装没有猜到他的身份一样,“那个人是谁?也是被绑架的么?”

    她想要借此听到侯常胜的回应,可以判断一下他的状况怎么样。

    侯常胜听杜鹃多说了几句话之后,似乎也听出了她的声音,只是还有些吃不准,所以也抬起头来,有气无力的试探着问:“你是……杜鹃?”

    不等杜鹃作出回应,许小亮就抢先一步回答说:“对,他跟我一起被抓来的。

    “是什么人抓了你们?你们被抓来多久了?”杜鹃装作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看看侯常胜,又看看许小亮,也不戳穿许小亮伪装的身份,“卢潇平,你不是没有被绑起来么?为什么你不跑?你能跑赶快跑吧!跑出去报警来救我们!”

    “我不能跑,我要是跑了你们就会被他们给打死的。”许小亮煞有介事的摇了摇头,“他们没有绑我,是因为需要有人帮忙处理其他人要上厕所之类的事。”

    “对对对,是是是!”侯常胜倒是个机灵人,知道这种时候戳穿许小亮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在一旁忙不迭的帮腔。

    “这可怎么办……”杜鹃佯装听不出许小亮那谎话里面的种种漏洞,有些犯愁的说,“如果你不能跑出去报警,谁来救咱们啊!”

    “唐弘业就是警察,你怎么还一直说让我报警,让别人来救你呢?”许小亮听了杜鹃的话之后,立刻做出了这样的反应,他果然留意到了杜鹃这两次刻意强调的报警,以及对唐弘业的只字不提,“方才在门口,你说你跟唐弘业之间出了什么问题?是这样的么?”

    杜鹃假装完全察觉不到许小亮的不对劲,故意叹了一口气,用一种灰心的语气回答说:“别提他了,我就算是今天死在这里,也指望不了他来救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