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打照面

作者:莫伊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杨大队都这么说了,唐弘业就算是不甘心,也不能再因为自己的私心就横加阻拦,但是他的心里面也好像是装了好几只铅球一样的沉重。

    看他这副模样,杨成也是第一时间就明白了唐弘业的这种心情,他毕竟也在这个位子坐了很多年,于公于私也都能体会到唐弘业现在的那种纠结。

    “别担心,”他走过去,拍了拍唐弘业的肩膀,“计划是按照杜鹃的提议那么去走,但绝对不是就这么冒冒失失的跑过去,咱们一定会做万全的准备的。”

    唐弘业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他心里面很清楚,杜鹃的这个决定的确是目前为止最行得通,也相对而言能够在最短时间之内解决掉这件事的,但是再怎么万全的准备,也不可能真的做到万无一失,他实在是放心不下。

    “没关系,你要相信我有那个保护自己的能力。”杜鹃知道他在担心自己,等杨大队离开办公室,去部署接下来的计划,她才走过去,伸手摸了摸唐弘业的脸,“斗智我对自己有信心,斗勇的话,我也不觉得自己就一定不能跟他周旋一阵子。这件事情归根结底,也算是因我而起吧,许小亮对侯常胜下手是因为侯常胜和你关系比较好,想要对付你是因为你是我喜欢的人。所以不管怎么说,我都希望能够亲自动手解决了这件事,这样一来我心里也能好受一点。”

    “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你不要去跟许小亮硬碰硬,他就是个疯子,无论如何稳住他,我们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的。”唐弘业知道自己是没有办法改变这样的一个事实了,只好仔仔细细的叮嘱杜鹃,“侯常胜是个激灵人,他如果能够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被许小亮给害了,一定是有他的办法,到时候他一定会见机行事的配合你的,你们俩在那种情况下就算是互为帮手了,所以不管之前侯常胜的老婆和小姨子有多不是东西,你一定不要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跟侯常胜有什么心里面的隔阂,两个人对付许小亮自己,总好过一个人。”

    “嗯,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不会把个人情绪带进去的,”杜鹃点点头,让唐弘业放心,“不过你们跟着我一定要小心,虽然我不认为许小亮会从头到尾的监督着咱们这边的一举一动,但是他会不会半路埋伏着,咱们也说不上来,尤其是他的藏身之处一定不会是什么车来车往的繁华地段,在偏僻地段忽然出现了几辆车太显眼了,所以如果你们跟我跟的特别紧,一不小心就会被他给发现,到时候都还来不及部署呢,他就已经会狗急跳墙,不知道要干出什么事情来了。”

    “嗯,你放心,这件事我们一定会把握好的。”唐弘业点头,郑重的回答道。杜鹃强调的这件事确实非常重要,除了关系到是否能够顺利抓捕许小亮,保障侯常胜的安全,更重要的是,这也关系到了杜鹃本身的安危。

    接下来就是紧张的准备工作了,因为侯常胜最后的那一封信里面的内容已经流露出来了这样的一个信息,许小亮那边给唐弘业他们的时间并不多,所以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谁也不敢放松神经,耽搁了会让侯常胜的处境更加危险,太仓促又没有办法保障杜鹃的周全。

    本来局里面是想要给杜鹃佩戴微型的摄像头,以便能够实时的掌握到杜鹃那边的动向,然而现实生活毕竟不是科幻电影,想要做到那么隐秘也并不容易,在几番权衡之下,最终上面还是打消了摄像头的这个念头,改成了相对更加不容易暴露的监听设备,在给杜鹃佩戴好了之后,反复确认并不容易引起怀疑,这才让她准备出发,带上唐弘业的手机,装上那张手机卡。

    杜鹃特意换了一身比较中性的衣服,因为是冬天的缘故,她戴上唐弘业的针织帽子,又系了一条厚围巾,乍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身材略微有些瘦小的男青年一样,临出发之前,她又仔细的叮嘱了唐弘业,如果许小亮又发信息过来,根据内容决定要不要回,隔多久回,毕竟自己这边已经出发按照对方的指示准备替代唐弘业去“自投罗网”了,这种情况下如果每一条信息都回复的又快又积极,似乎也是有些不大可信的,但是如果一直都不回复,又怕这这样的一种情况下,许小亮会因为等不到回音,又忽然脑袋一热出现什么变故。

    临出发之前,唐弘业无数次的确认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手机定位功能一切正常,没有临时出现了什么故障之类的,确认没有问题了,这才悬着心让杜鹃出发。

    杜鹃自己其实也是异常紧张的,虽说安慰唐弘业的时候,自己说话说得底气十足,实际上她这也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局面,之前和许小亮并不熟悉,上学期间几乎没有留下过什么印象,之前对方以“卢潇平”的身份出现,主要打交道的也是唐弘业,所以到底能不能真的和对方周旋,暂时将对方牵制住,她现在也是一丁点都预估不到,只能到时候根据情况随机应变了。

    那张手机卡装上之后,很快就有一陌生的号码打了电话过来,电话只来得及响了一声,那边就已经急匆匆的挂断了电话,紧接着,没到半分钟的功夫,一条短信就已经钻了进来,上面的内容很简单,是让唐弘业到距离公安局差不多三十分钟车程到一个地点去,到那里等待下一步的指示。

    这条短信还特意在最后强调了一下,让唐弘业最好老老实实的按照要求去进行,否则的话不能保证侯常胜的安全,有人会看着的。

    杜鹃开着唐弘业的车子,赶往指定地点,毕竟坐在车子里面可以比较少的暴露自己,也可以防止自己顶替唐弘业出来的事情早早就暴露。平时虽然两个人出任务什么的,都是唐弘业开车的时候占了大半,但杜鹃的开车技术也还是比较不错的,并不缺少这方面的经验,可是这一次,她却好像当初参加驾驶证的路考那会儿一样,两只手握着方向盘,心脏扑通扑通的猛烈跳动着,手心里面渗出了一层汗,紧张程度也是可见一斑的。

    在出发之前杜鹃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她知道许小亮是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就让唐弘业到达最终目的地的,他一定会好像是猫戏耍老鼠一样的折腾唐弘业,让他跑跟多的冤枉路,而自己现在替代了唐弘业的位置,自然也就需要面对这些绕来绕去的折腾。

    事实证明她的这种预感是正确的,她开着唐弘业的车兜兜转转,从快到中午一直折腾到了傍晚,眼见着天色都发暗了,这让她的心头又紧张了几分,毕竟他们对于许小亮的路数并没有一个非常确定的掌握,杜鹃也担心许小亮根本就没有打算和唐弘业打照面,从最开始打得主意就是先把唐弘业给绕得没了方向,然后再从什么地方伺机埋伏,来一个突然之间的偷袭。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徒手发起攻击或许还好,自己还有一个稳住对方,或者哪怕是稍微抗衡一会儿的机会,就怕对方用阴招,就像之前楼顶扔砖头那一类,那可就真的是有那么一点麻烦了。

    这个担忧之前杜鹃是只字未提的,因为自己如果再提出这个担忧的话,唐弘业估计就坚定不移的要拒绝自己跟他互换位置的提议了。

    到了天色几乎完全黑下来之后,杜鹃终于又收到了进一步的通知,给了她一个方位,让她开车找过去,这一次的地点明显要比之前绕来绕去的都更偏一些,而且和之前他们调查的租车记录里面提到过的方位处在同一个方向上。

    那个被指定的地点非常的偏僻,并不是特别好找,杜鹃对A市的路线也并不是特别熟悉,找过去的一路上磕磕绊绊,好在最后总算是找到了,在那片短信当中提到过的空旷地带停下车子,等了好一会儿,大约过了将近二十分钟,才终于又等到了带着下一步“指示”的短信,短信的内容是让她下车,沿着指定的路线向某个方向前行几百米,会看到一间废弃的民房,到时候直接进去就可以,从现在开始就不会再有更进一步的路线指示了。

    杜鹃为了不过早的暴露行踪,所以并没有打开手机的照明功能,摸着黑深一脚浅一脚的穿过了一片小树林,在小树林的另外一端看到了一个小院子,院子里面有一个看起来已经破败不堪,都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会塌掉的房子,房子周围安安静静的,从窗口看过去也是一片漆黑,里面没有任何的照明,借着一点点黯淡的夜色,也看不到房子顶上的烟囱有冒烟的迹象,杜鹃的心跳有些加速,她深吸了几口气来平复自己的紧张情绪,然后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小院子的门是虚掩着的,感觉好像已经快要烂掉了,杜鹃伸手推开门的时候,生锈的折页发出了非常难听的吱嘎声,就好像是一声痛苦的呻吟一样,这声音如果放在市中心的喧闹地段,恐怕根本就不会被任何人留意到,可是当环境换成了眼下的这种安安静静的地方,就不大一样了,在寂静的黑暗当中,任何声响都会被放大无数倍,变得格外清晰、格外刺耳。

    如果许小亮是在这里面埋伏着,那么现在他一定知道自己到了。

    杜鹃有些紧张的一步一步走向那个门口,到了门口之后停下来,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伸出手去猛地一下把门拉开,然后迅速向后撤开了几步,免得许小亮埋伏在门里面,这时候万一突然扑出来,自己会是个措手不及。

    然而事实上并不是和她想象的那样,敞开的门口就那么黑洞洞的在自己面前,杜鹃除了自己的呼吸声之外,还是什么其他的声响都听不到。

    她不敢就这么直接走进去,里面很黑,外面或多或少还有一些星光月光,那屋子里就黑的好像墨一样,估计屋子的窗口都早就被人从里面给钉死了。

    可是一直站在外面很显然也是不可行的,自己迟迟不进去,等在里面的许小亮也一定会选择一些其他的对策来解决这个问题。

    她迅速的考虑了一下,然后做了一个决定,自己下车步行之后,唐弘业他们应该就已经能够从她的移动速度和逗留的方位做出猜测,现在应该已经在赶过来的路上了,正常来说是用不了多长时间的,所以她在这期间需要做到的就是让局面尽量稳定,尽量在自己的可操控范围内。

    想要稳定局面,还想要局面可控制,那最基本需要做到的就是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没有了这个前提,其他的就什么都是空谈了。

    这么一想,杜鹃就迅速的做出了决定,她站在门口,开口冲屋子里面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句:“有人在么?有没有人在屋子里面?”

    她这么一出声,那黑洞洞的屋子里面忽然有了一点悉悉索索的声音,那声音出现的非常突兀而又急促,就好像是有人无意当中发现了什么期待已久的事情提前发生了一样。

    然后又是一片死寂,杜鹃等了一会儿,见里面没有任何动静,就又稍微提高了一点音量的喊了一句,这一次回应她的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之后从里面跌跌撞撞的出来了一个人,那人的两只手背在身后,两条腿并拢在一起,出现在杜鹃视线范围内的时候,是一条一条,就好像是一只受了伤的老兔子一样。

    等到那个人到了门口,他的脸被外面的月光给照亮了一点,至少让人能够看清楚大概的模样了。

    “杜鹃?!怎么会是你!”那人用一种极其意外的语气,吃惊的对杜鹃说,那月光下的脸,正是冒牌卢潇平的许小亮。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