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不同情

作者:莫伊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很多的犯罪过程当中,不论是抢劫还是xing侵害,原本杀人害命都不是在最初的动机当中的,但是由于被害人看到了犯罪人的样貌,犯罪人担心自己会因此而罪行败露,落入法网,往往就会造成了犯罪升级的结果,被杀人灭口。

    假如那个绑架了侯常胜的人真的是许小亮,他一直冒充成卢潇平在外面走动,目的估计就是不想要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虽然正常人都知道,这样冒充别人是不可能长久的,总有一天会装不下去,但是至少到目前为止,他都还没有揭掉自己假面具的意思,后续不知道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计划,侯常胜现在已经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这很显然是对他不利的。

    “长远来说,侯常胜的人身安全肯定是没有保障的,不过从目前来看,应该暂时还不用太担心。”唐弘业想了想,对杜鹃说,在这个问题上,他要比杜鹃略微乐观上那么一点,“我觉得如果侯常胜活着这件事,对于许小亮来说一点用途都没有,他可能早就已经对侯常胜下手了,一个能策划出这么匪夷所思的计划的人,就不可能有什么人性或者说理智。他能让侯常胜活到现在,我觉得最合理的解释就是侯常胜活着,对他来说还是有用处的。”

    “我想到了一个检验咱们推测的办法,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被允许。”听唐弘业这么一说,杜鹃也觉得挺有道理,心里面略微松了一口气,“咱们可以联系一下尹湄的那个主治医生,问问他可不可以帮咱们去试探一下,对尹湄提起‘卢潇平’这个名字,或者是‘许小亮’,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卢潇平’,毕竟我不相信许小亮会对尹湄这么一个素昧平生的人那么信任,把自己的真实身份都给和盘托出。假如说尹湄帮忙通风报信的人不是咱们认为的许小亮,那她就不会对这两个名字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假如真的和咱们猜的一样,那她一定会有反应的。”

    “嗯,这个办法是不错的,就是不知道她的主治医生会不会同意。”唐弘业也有一些吃不准,毕竟上一次尹湄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医生已经不得不对她使用了镇静剂,并且也对尹湄这种过于激动的情绪表达了担忧。

    “没关系,咱们征求一下他的意见,如果他同意那就最好不过,如果他不同意,咱们就再想办法。”杜鹃觉得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试一试的。

    唐弘业点点头,拿出手机调出医生的联系电话,给谢医生打了过去。

    谢医生很快就接了电话,他听了唐弘业的提议之后,非但没有表示反对,反而还十分的赞成,这让唐弘业有些惊讶,谢医生也很快的帮他解答了这个疑惑。

    “上次你们来的时候,尹湄情绪突然出现了非常强烈的波动,等你们走了之后,镇静剂的药效过了,她再醒过来,整个人的状态就好多了,不是和之前一样,木头人的那个样子,而是开始有了情绪,会表现出惶恐和紧张了。”谢医生心情不错的对唐弘业说,“可能在你们看来这不是什么好的状态,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就已经算是一个比较大的进步了。尹湄的情况依我来看,应该是属于比较严重的心理问题,和真正意义上的精神疾病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区别,所以如果能够疏导,效果可能比单纯的药物治疗要好得多。想要疏导,那就需要两个关键了,一个关键是找到导致情绪异常的症结,另外一个关键就是她肯发泄自己的情绪,愿意倾诉。毕竟很多时候,造成心理问题的原因就是自己没有办法很好的调整情绪,调整状态,偏偏又不愿意表达出来向其他人寻求帮助。”

    “那这样的话,就拜托谢医生帮我们跟尹湄谈一谈,我们过去一趟实在是有些麻烦,而且尹湄看到我同事的时候,情绪又特别激动,有点激动过头了,那样的话可能对你们的心理疏导工作有影响,也看不出来她到底是对谁有那么大的反应。”唐弘业有些不大放心的又一次叮嘱谢医生,如果不是这边还有事情脱不开身,他倒是希望就算不亲自询问,至少也亲自到场,从一旁观察尹湄的反应。

    “行,交给我,你们就放心吧,我会尽快找一个合适的机会问问尹湄的,”谢医生似乎也听出来唐弘业没有好意思明确表达出来的意思,“到时候我让我的同事帮忙把尹湄的反应录下来,我发给你们,这样你们不就可以亲自看看了么!”

    这样做当然是再理想不过的了,唐弘业赶忙向谢医生表达感谢,挂了电话。

    谢医生还是一个非常讲究效率的人的,在唐弘业跟他电话联络的半天之后,他就给唐弘业发过来了一段几分钟的视频,并且给他打了一通电话过来。

    “我们跟尹湄聊了聊,顺便见缝插针的在她面前提了一下你们说的那两个名字,她对‘许小亮’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不过说到‘卢潇平’的时候,她情绪有比较明显的波动,到后来还哭了半天,虽然没有跟我们直接说什么,但是能感觉得出来,这个叫‘卢潇平’的,应该是最近这一段时间以来让尹湄精神负担比较重,给她带来了很大压力的那么一个人,搞不好这一回的情绪失控,整个人处在精神崩溃的边缘,也是因为她跟这个人的一些交往导致的。”

    谢医生给出的答案比较直截了当,也证明了杜鹃和唐弘业两个人的猜测。

    唐弘业和谢医生通过电话之后,又和杜鹃一起看了谢医生发过来的那个只有几分钟的视频,上面是他在和尹湄谈话的过程,发过来的自然是谢医生有意无意提到了那两个名字的时候,当谢医生举例子说有一个人叫做许小亮的时候,尹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对这个名字似乎也是很陌生的。

    不过当谢医生有意无意的提到“卢潇平”的时候,尹湄的反应就非常明显了,尽管谢医生并没有去刻意的强调这个名字,只是若无其事的说了出来,结果尹湄就真的有了反应,她听到“卢潇平”这三个字的时候,浑身就猛地抖了一下,脸色也变得充满了紧张,又似乎是在害怕着什么,看她的那个反应,倒不像是害怕名字背后代表的那个人,更像是真的就只是害怕这个名字而已。

    一个名字能有什么好怕的呢?为什么会听到之后就有这么明显的反应?在这个问题上面,杜鹃和唐弘业也比较采纳谢医生的那个说法,“卢潇平”让尹湄很有压力,这种压力也是造成了她后来精神趋近于崩溃的主要诱因。因此听到了这个名字,她就会立刻联想到让自己倍感压力的事情,于是情绪上就有了流露。

    “肯定就是他了!”唐弘业等那一小段视频结束之后,忍不住用拳头砸了一下桌子,“这视频和谢医生给咱们讲述的一点差异都没有,尹湄一听到‘卢潇平’这三个字就反应那么大,摆明了是这两个人曾经打过交道,但是按照正常的社交范围来说,他们根本就不可能认识!我猜,尹湄当时是因为赵戚炜的事情,所以鬼使神差的就帮了卢潇平的忙,但是后来她自己因为心里面清楚这种通风报信的行为可能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所以这个认知也在某种程度上给了她非常大的压力。这就跟人说狠话和下狠手不是一个性质那样,赌气撂狠话谁都能做到,只不过绝大部分人都只是说说而已,真要让他们付诸于行动,那是根本没有办法做到的。”

    杜鹃点点头:“尹湄对我应该也就是一种迁怒,就像咱们之前说的那样,她的内心深处其实很清楚,赵戚炜会寻短见,问题的根源绝对不在我这边,所以她一边为了让自己心里面好过,迁怒于我,一方面又为自己的这种做法有一种隐隐的良心不安,本来如果只是情绪上有所针对,或者说有些什么小打小闹的行为,她可能还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反应,问题是许小亮伪装成‘卢潇平’,接近了尹湄,并且把她拉成同盟,之后的作所作为,性质估计已经超出了尹湄的预料,所以这种没想到狠话变成了狠手的差异,就加大了她内心深处的那种压力和不安。要是按照谢医生的说法,尹湄虽然是做了错事,但是这段时间也受了不少的折磨。”

    “折磨就折磨吧,反正我对她是一点都同情不起来,”唐弘业耸耸肩,“都说什么脚上的跑都是自己碾出来的,这话放在尹湄身上一点问题都没有,简直不能更合适了!如果不是她自己没有办法摆正心态,赵戚炜偏执不正常,她就跟着一起发疯,早一点看开了,也不至于闹成今天这样。这是咱们两个运气好,如果运气差一点,少则我自己,多则咱们两个人就都已经搭进去了!她再怎么良心受谴责,好歹毫发无损的好好活着呢,咱们俩那几次是有多悬!”

    杜鹃叹了一口气,点点头,在这件事情上面,她和唐弘业的观点是一样的,虽然说平时自己也算是一个比较心软有同情心的人,但是那也要看事情的性质是什么样的。或许尹湄现在这样的一个状况真的和她内心里受到了煎熬有关,但是涉及到两条人命,她宁可一个人憋着,憋到情绪失控,几乎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却也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把事实真相告诉给杜鹃和唐弘业,依旧让两个人那么茫然无知的暴露在别人的阴谋诡计下,随时随地都有着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局面。

    在这样的情况下,尹湄的那种所谓的内心煎熬,就多少带着一点假慈悲的味道了,知错,但是却不改,让杜鹃也没有办法对她产生任何的谅解。

    “算了,不管尹湄了,反正咱们现在基本上确定了她是认得许小亮假扮成的那个‘卢潇平’的,这就够了,其他的和咱们都没有关系。”唐弘业哄苍蝇一样的挥了挥手,好像是想要把方才那种令人恼火的情绪也给甩开一样,“我之前也想过,咱们就是犯了那种对自己认为很熟悉的人麻痹大意的错,他说他是卢潇平,侯常胜也说他是卢潇平,并且他也对咱们当初学校里面的事情说的很准确很熟悉,明显就真的是初中时候的同学,咱们就自动把他给默认成了卢潇平,谁都没有想到过要查一下他的身份信息什么的。真正的卢潇平早就已经注销了户口移民去了海外,这样一来,许小亮在A市活动期间,涉及到需要登记身份的,比如说乘车、住店这种,包括之前去医院住院那次,他用的身份证要不然就是伪造的‘卢潇平’,要不然就是他自己真实的身份证件,那时候咱们谁也没有怀疑过这个人是个冒牌货,所以没有去特意查过,这回咱们就可以查一查了!”

    杜鹃在这件事上又一次和唐弘业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起去,两个人立刻行动,首先就去了之前“卢潇平”因为喝了饮料“中毒”被送去的那家医院,因为当时送去的时候是晚上,当然是不可能办理什么住院手续的,而后续的东西则是“卢潇平”亲自处理的,谁也没有去确认过证件上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两个人跑了一趟那家医院,没有费多大力气就查到了当时“卢潇平”住院的时候留下的身份信息,根据医院方面的登记,当时办理住院的人名字果然叫做许小亮,那一段时间压根儿就没有过一个叫“卢潇平”的人住过院。

    考虑到既然“卢潇平”都是假冒的,那么所谓的去外地出差,估计也不过是他为了从他们的视线当中光明正大的消失,所以特意编造出来的一个借口罢了,很有可能那一段时间,许小亮根本就没有离开过A市,而是一直潜伏着,等待同学聚会,等待一个下手的机会,即便是那段时间侯常胜没有和他老婆因为什么事情闹别扭,搞什么“离家出走”,许小亮也一样会想办法把他给骗出去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